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大道智慧及其在不同文明体系中的传播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8-12-17

                      翟玉忠先生在新法家网站2018年年会做讲演


编者按:新法家网站2018年年会于2018年12月15-16日在北京东城区北芦草园胡同四合院举行,本文为翟玉忠先生在本次会议上的讲演稿。


大道智慧,是宇宙大道与人生智慧的总和——它超越主观与客观、理性与感性、私利与公义。我们修行,要如天地之无私覆载方能成其大,要若流水之无形权变方能成其智。故孔子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论语·壅也》)

21世纪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信息技术以及蒸蒸日上的人工智能,给人类带来的益处显而易见。

如同一切事物都有正反两方面一样。信息技术给我们带来巨大福祉的同时,垄断资本裹挟着知识浪潮,不断侵蚀着大道智慧。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被称为“智人”的我们似乎开始变得名不副实,没有足够的智慧去应对。

南怀瑾先生说,精神病是21世纪的最大威胁——道理就在这里。

一、垄断资本对人类文明基础的侵蚀

电脑软件可以升级,人类心智可以升级,而且必须相应地升级,才能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

人类升级不能仅依靠技术,改变人的生物体结构,或人类与人工智能相结合。事实上,人类升级关键是基于德行、成就安乐,人类心智本身的升级。

如果说软件升级靠软件工程师的理性,那么人类智慧的升级则靠社会德行——德成而智出;如果说软件升级带来更好的服务,那么智慧升级带来的是身心安乐,真正的幸福——孔颜之乐。正如孔门心法的核心经典楚简《五行篇》指出的那样:智慧、安乐和德行三位一体。

遗憾的是,目前有太多大学、公司和其他机构在追求知识(knowledge),包括各类实用知识和成仙成佛的方法,却很少人关心基于情感、愿力、德行的智慧(wisdom)——运用知识,判断对错,超越自我的能力。

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十五年来,我们不顾世人的冷嘲热讽、各种力量的压制,以全部的热情和精力,投身于大道智慧阐发的原因。

《老子》云:“从事于道者同于道。”我们对此坚信不疑。

科学证明,人类自称“智人”并非出于傲慢与偏见。数万年来,从弓箭的发明到人工智能,从三四万年前的岩画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都能证明人类智慧上的非凡成就,远远超过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和我们的灵长类近亲倭黑猩猩——据说倭黑猩猩是现存和人最接近的高级灵长类。

适应世界各地迥然不同的地理气候,不同文化用自己的方式传播知识,提升智慧,从古老的萨满到中国的圣人,再到罗马的传教士,都是这样——他们对智慧的理解惊人的相似。

在现代一神教世界,他们的智慧和知识整体上分属两个系统:宗教负责德行的培养和智慧的提升(《新约·哥林多前书》上说,耶稣象征智慧【1】),大学负责知识的传承和创新。他们的宗教精神核心和中华礼义精神没有根本区别,都是因人情、节人欲——对内节制欲望,对外节制资本。

但从文艺复兴开始,经过启蒙运动和二十世纪的消费热潮,西方基督教世界从解放人性,变成了放纵欲望。享乐主义、物欲至上,消费主义盛行,根本违反“因人情,节人欲”的礼义大道,变成了“因人情,纵人欲”。这是极其危险的,如《礼记·乐记》明确指出的那样,“因人情,纵人欲”必然导致人的物化和人与人之间相互欺凌、互相剥削,这是“大乱之道”。

过去几个世纪以来,随着西方文化的强势发展,这种“大乱之道”也传播到全世界,具体表现为人的物欲横流和资本的过度膨胀。资本主义的重要精神支柱,“勤俭清洁”的清教徒精神早已成明日黄花。垄断资本不仅异化了人,也异化了资本本身,异化了人类文明。基督教也从穷人的基督教变成了资本扩张的遮羞布。

2013年,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发布《福音的喜乐》劝谕书,警告世人:“当小部分人的收入按指数律激增时,他们成为快乐地享受繁荣的一小撮,与大部分人分隔开来,而且分隔的鸿沟也同样加深。这样的失衡,溯源于袒护市场绝对自主权和金融投机的意识形态。所以,它们否认国家有权维护公益而实施管制。一种无形并经常是虚拟的新暴政因此产生,单方面地、无情地强施它的法律和规条。”

在道德已沦为笑柄,金钱已取代上帝的时代,世界真正危险并不是有些西方学者鼓吹的“文明冲突”,而是垄断资本对人类文明基础的侵蚀。

所以,我们要团结基督教世界、伊斯兰世界的一切有识之士,让大道智慧——王者归来!

二、大道智慧最纯粹、最普世、最为高度发展的形式

与西方一神教文化不同,中华文明蕴含着大道智慧最纯粹、最普世、最为高度发展的形式——如同西方人对现代科学的重要贡献一样,无疑,中华大道智慧是中国人对世界的最伟大贡献之一。

说她“纯粹”,是因为中华文明早已超越鬼神信仰,脱去宗教外衣,从以神为本走向以人为本,由人道而天道。孔子的一句“敬鬼神而远之”,很好地说明了中国文化这一根本特点。请注意,这里说的不是“斥鬼神而远之”,不是简单的否定鬼神,而是要“敬”,这才是超越宗教信仰、一切鬼神的大智慧。今天,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仍是尊敬一切合法宗教,宗教信仰自由——有信教的自由,也有不信教的自由。设想一下,假如中国也如过去西方一样,将一种宗教设立为国教,会带来怎样的战争和苦难。

我们重温《论语·雍也》中这段话,就能看到,“敬鬼神而远之”对于未来世界和平,将会起到怎样的精神基石作用。《论语·雍也》上说:“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樊迟问孔子怎样才算是智,孔子说:“致力于老百姓应该做的事,尊敬鬼神但要远离它,就可以说是智了。”樊迟又问怎样才是仁,孔子说:“仁人对难做的事,做在人前面,有收获的结果,他得在人后,这可以说是仁了。”

现在学人离人道而事神道,将迷信鬼神、成就小我称为修行智慧,这是怎样地狭隘和愚蠢啊!离孔子提倡的大道智慧太远了。

说中华大道智慧“最普世”,是因为中国人智慧修行的基础,道德源自社会分层,所有复杂社会都有的正常人际关系,“伦常”,包括上下(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等等。而一神教的道德来自于至上神,建基于人们对至上神的信仰。不同宗教,信仰的道德迥然不同。

中国人的伦理道德不是这样。因为人都是父母所生,都生活在社会中,都面对社会等级,中华大道因此具有了更强的普世性。不同的信仰、地域的人们都能从中汲取和谐处世之道,人道中修行之法。

请注意:伦理道德的关键不在于仁、义、忠、信之类的德目,而在于践行社会分工所赋予每个人的职责,德目只是完成社会职责的道德律令,个人的道德智慧也因遵守这些道德律令而提高。现在太多的人,空谈道德,不讲职份,这会带来很大的负面作用。

笔者发现,有家长爱自己的孩子,却从不注重“教”的职责,以为为子女舍得花钱就是爱,花钱能搞定一切,结果孩子都得了严重的精神性疾病。

我们不能怪那些空有热情,却不懂中国人道德原理的人。最完整阐述中国伦理道德原理的《郭店楚简•六德》被埋没两千多年后,1993年才出土,目前知道的人太少;另外,它里面涉及中国古典逻辑学名学,尽管名学核心文献尚在,经过汉、宋儒家的异端化,当代知识分子西学化多方肢解,已经很难流行于世。2013年我写了《正名:中国人的逻辑》一书,发现了名学的推理方法——但对这本书的宣传,还需要太多工作要做。

西式大学学者的研究,比时间更能埋葬中国文化。随着中国哲学界、逻辑学界对名学研究的进一步展开,不管用符号学、语义学,还是其他什么西式学术方法,名学被再度埋没的可能性很大——诸君警惕!

为何说中华大道智慧“最为高度发展”呢?因为她有发达的政治经济理论,且内在修养与外在事功,内圣外王一以贯之。反映在社会生活中,就是政教的统一性。中国自古就没有西方那种以不同利益集团相互竞争,一个或多个党派联合垄断国家机器为特点的政治(Politics),中国人将政治看作一种专业,一种修养,一种教化,不仅要“为之君”,还要“为之师”,且应当“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论语·子张》)。

最后这句话是身列孔门“文学科”的子夏说的,他对孔子思想传播贡献很大。研习经典的文学科后来演化为儒家,可见先秦儒家不同于汉以后诸多不通治国大道的小儒,只知学,不知仕——为官之道。

内圣外王高度发展,相当于中国人不仅有信仰的“圣经”,还有政治经济学的“圣经”。当然,这些“圣经”不是一本,也不是排他的,诸子百家本质上都是为政治,国家治理服务的。所以司马迁说:“夫阴阳、儒、墨、名、法、道德(即黄老道家——笔者注),此务为治者也。”(《史记 ·太史公自序》)

一神教有高度发达的社会理论。笔者认为,一神教扶危济困、互相帮助的社会精神和制度都值得我们学习。但他们没有产生超越信仰、地域和血缘的政治组织形态。即使被当今世界广泛认同的民主制,也残留太多原始部落的特征。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直接了当地指出:“现代西方民主观念已把基督教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思想,应用到了实际政治生活当中。但这种新型的民主观念,在西方世界的政治实践中,却表现为不是兼爱和人道,而是部落意识和穷兵黩武。”【2】

中国则产生了以“建中立极”为核心思想的王道政治。“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它主张建立一个超越特殊利益集团、吸纳社会各个阶层、代表社会整体利益的强大治理体系。《尚书·洪范》所谓:“无偏无党,王道荡荡(荡荡,平坦,广大——笔者注)。无党无偏,王道平平。”

三、知识只是工具,智慧才是力量

四千年前大禹时代的王道政治思想是中国文化的活水源头。在当时生产力相对落后的情势下,为了治理横跨长江和黄河流域的的庞大政治核心区域,夏朝的统治者不得不超越血缘、地域和(地方)信仰,中华大道智慧由是生焉。直到汉代,人们还知道诸子百家都来自王官学,并将道家直接称为管理社会的方法,“君人南面之术”。(《汉书·艺文志》)

今天,已经很少人认识到中华大道智慧的存在。因为在中国,以传授和生产知识为特征的现代西式大学几乎垄断了全部文化,他们不理解宗教在西方文明体系中的基础地位,及其与智慧的密切关系,也不理解中华文明的根本特点,以为引入西方理性知识教育体系就是现代化,知识就是力量!殊不知,知识只是工具,知识可以有益于人,也可以害人,重要的是正确运用知识——智慧才是力量!

也因此,从道德体系到政治经济,中国社会都只能摸着石头,东撞西撞,陷入混乱盲目之中——西方理性知识无法解释中华大道智慧,无法理解从四千年前的大禹王到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内圣外王的全部实践。

诸位同道,我们不知道,二十一世纪中国学术蒙昧主义还要猖狂多久。我们只知道,新法家的存在是重要的。德不孤,必有邻,地球上一切蕴含无私大道、生命智慧的文明形态都是我们的盟友。我们是星星之火,在最需要智慧的二十一世纪,她必将爆发出超新星般的能量!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未来的一切,都取决于今天我们坚忍不拔的意志和脚踏实地的工作!

诸君努力!


注释:

【1】《新约·哥林多前书》原文:“It is because of him that you are in Christ Jesus, who has become for us wisdom from God—that is, our righteousness, holiness and redemption.” (1 Corinthians 1:30)对于新国际版圣经(NIV)这段话的翻译,有较大分歧,大体有两种译文:

1、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 神、 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http://abibletool.com/book/46-1.htm)

2、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出于神,这基督成了从神给我们的智慧:公义、圣别(洁)和救赎。(http://shengjing.1amen.com/bible-huifuban/1063.htm)。

笔者特别请教了新法家英文版主编,旅居美国的陆寿筠先生,他认为:“此说可以理解为耶稣是导向智慧的领路人,也即是帮助人将心灵契合于上帝所代表的公义、圣洁,从而得到救赎。我倾向于赞同第一个译文(比较通顺、高雅),但“智慧”后面应是冒号“:”,而不是顿号“、”。但那个“又”字似乎是多余的。如果让我翻译,我会译成如下:“你们能与基督耶稣在一起,是本乎神——基督耶稣引领我们从神那里得到智慧,成全我们的公义、圣洁和救赎。”(陆先生2018年11月14日私人信件。)

杨鹏先生为我提供了新英皇钦定本圣经(NKJV),并指出较准确的中译文:But of Him you are in Christ Jesus, who became for us wisdom from God—and righteousness and sanctification and redemption.(因为上帝之缘故,你们得以在耶稣基督之中,他成为我们从上帝而来的智慧,以及正义、圣洁和救赎。)

一并感谢二位先生!

【2】汤因比:《历史研究:修订插图本》,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8页。



(作者简介:翟玉忠,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新法家网站中英文版总主编)


相关文章:
·翟玉忠:平心静意决策才能成功
·翟玉忠:司马迁为何称赞苏秦“智有过人”?
·翟玉忠:智慧之学超越西方理性知识
·翟玉忠:说服别人三部曲——蓄势、循间、势散
·翟玉忠:成功说服别人必须分散对方威势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