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内业
翟玉忠:少谈些普世价值,多谈些宇宙大道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8-09-04


自由、平等、博爱,人权、民主、理性……

在西方情报安全机构和中国西化知识分子的共同努力下,今天,上述“普世价值”已成为妇孺皆知的老生常谈。但对于蕴藏在现存唯一古典文明——中华文明中的、超越时空的宇宙大道,却鲜为人知。

所以笔者主张:少谈些普世价值,多谈些宇宙大道。

什么是宇宙大道?

宇宙大道是东西方文明在中华大地上碰撞、沉淀的结晶,从政治经济到社会教化,她内圣外王高度发展、高度统一,是中国人数千年安身立命的根本。称其连接天地、宇宙,是因为她贯通形上形下,内外不二,在人事中修天道;称其“大”,是因为她超越一切宗教、一切族群,一切地域。

宇宙大道的具体表现为成熟于轴心时代的“孔门四科”,包括德行、政事、言语、文学,囊括诸子百家,中华政教由是生焉。

近一个时期,我们常提“宇宙大道”、 “中华政教”、 “中华大道”,引起了好多朋友的误解。他们善意地担心:我们在玩玄学,如同今天诸多国学家那样,穷诸玄辩,毫无用处,——说得什么都对,都好,就是不落地,没有用处。

640.webp (3)_meitu_2.jpg

有读者将中华大道与西方科技相比较,言辞激烈地批评道:“你们说‘中华大道分崩离析’,‘中华大道’是什么玩意儿? 子曰:“吾道丧矣”,这是明明白白记录在《论语》上的。在夫子晚年,自己已经对此非常明了——不管‘中华大道’是个什么玩意儿,比之过去几百年来,西方科学技术对人类福祉的卓越贡献,都不算什么。反过来说,在没有获得工业革命带来的、对外部物资与能源的巨大获取能力之前,什么狗屁‘大道’,都是扯淡。”

还有朋友劝我们,别搞什么“宇宙大道”了,不如西方“普世价值”以及包括“普世价值”其他口号市场广阔;你不是讲古典经济学轻重术吗,用这东西搞点钱吧,也算真本事。古人云:“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上述朋友都是善意的,苦口婆心。为什么他们会产生这些的误解,根本原因是:大道智慧沉沦太久,我们的宣传远远不够。

有人一言中国文化,就数歪嘴,大谈儒、释、道;读了几部儒释道的书,就宣称儒释道皆通。殊不知,作为人类唯一幸存的古典文明,中华文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体系绵延数千年,其中变化亦大。

佛家唐宋以前与唐宋以后多有不同,唐宋以后禅、净二家独盛;儒有横通百家的先秦大儒,亦有汉以后只习四书五经的文学(即经学)小儒;道有治国平天下的黄老大道,又有避世修行的道教。

360截图20180904200658463.jpg

宇宙大道产生于青藏高源东部,是四千年前青铜时代欧亚文明大交流过程中,东西方诸多文化因子在中华文明腹地大碰撞,爆发的文明超新星。为什么宇宙大道产生于中国,而不是青藏高原以西的其他古典文明中呢?

这是因为,以青铜为核心的技术革命和以畜力开发为核心的次级产品革命(Secondary Products Revolution)流入青藏高原以东时,引发了黄河、长江流域超大文明体的巨变、整合和升华,而青铜时代次级产品革命最早出现的青藏高原以西,却因此陷入长期的冲突、分裂和动荡之中。距今约四千年前,印度河流域、两河流域和尼罗河流域古文明普遍走向了衰落、消亡,欧亚大陆上只有中华文明凭后发优势,容纳万流,逆势雄起!

在这一东西文明大碰撞的过程中,欧亚大草原上的印欧人、我国从东北至西南的半月形文化传播带族群发挥了重要作用,三代文明初始的夏王朝,也与地处半月形文化传播带核心的羌族有关。

为何夏王朝要建立起一个超越宗教、族群,地域的政教体系?这是一个超大型文明体面对青铜时代“全球化”的必然反应。据史料记载,大禹选择了尊重所有地方信仰风俗的政策,《淮南子?原道训》中说:“禹之裸国,解衣而入,衣带而出,因之也。”行静应之大道,抱法处势,无为而治,而不用一神教整合不同的地方性族群认同,使中国走向了迥异西方的文明路线,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mmexport1535977478540_meitu_3.jpg

中国没有青藏高原以南发达的个人启示性宗教,如印度教、佛教。也没有青藏高原以西上帝启示、追求拯救的——天启宗教。中华文明以世俗为中心,在人事中寻求大道智慧,安身立命,生生不息。

今天总有些人,表面上热爱中国及中国文化,却非要邯郸学步,仿效西方。要推孔子为教主,改儒学为儒教,甚至要以儒家思想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这是极其危险与荒谬的!

正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通过肃清弱化国家的儒家士绅地主阶层,扫除了工业资本积累的制度障碍,一举扭转了中华文明的千年弱势;不同于西方依靠殖民和掠夺的工业化,中国人民通过艰苦劳动和内生性积累,实现了“文明”的工业化,铸就了人类历史上真正的工业文明;中华民族因之得以重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人类仅存的古典文明再发新机,表现为中国共产党人激活了宇宙大道——在精神文化上,他们主张大公无私,去私立公,为人民服务;在政治上,他们主张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人民当家作主;在经济上,确立公有制的基础地位,多种经济形式协调发展,消费、积累、投资统筹安排。

东汉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近两千年历史清晰证明:独尊儒术,只重儒家教化,中央集权国家必然消弱,乃至陷入分裂割据!民众必然陷入贫困,流离失所。因为孔门四科被割裂和蒙蔽,变异后的儒家文化既反对中央集权,又反对民众觉醒,最后堕落为彻头彻尾地维护士绅阶层眼前利益的文化。

mmexport1533262956880.jpg

大道出于治道,归于治道。道的本意即是治道——治国理政之道。道之大,在于其治国、平天下的事功,包括儒家在内的诸子百家皆出于融治身、理国为一体的古道术。《汉书·艺文志》直接指出,道家之学是国君治理国家的政教理论体系和实践经验的凝练,“道家者流,盖出于史官,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然后知秉要执本,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之术也。”

《汉书·艺文志》中,诸子百家都是依古代官职,按不同社会治理功能分类的。除了道家出于史官,还有儒家出于司徒之官,法家出于理官等等。诸子百家用于治国平天下是一致的。所以《汉书·艺文志》说:“易曰:‘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今异家者各推所长,穷知究虑,以明其指(通“旨”——笔者注),虽有蔽短,合其要归,亦六经之支与流裔。使其人遭明王圣主,得其所折中,皆股肱之材已。”

如果将宇宙大道,中华政教比作一尊巨鼎,那么孔门四科是巨鼎之四足,诸子百家构成了孔门四科的具体内容。其与诸子百家的关系大体如下:

德行——理性知识只是力量,不是智慧。美德才是智慧的基础,德成智出,德行为百家所共修。特别是儒道二家,前者主教化立德,后者主政事行权,尤其需要大智慧。

政事——黄老(道家)、法家、兵家等等。

言语——名家、纵横家。

文学——儒家。

这些具体内容,需要在理论和实践上长期研习,方能有所受用。现代人对中国文化,多叶公好龙,不能修身、齐家,不敢治国、平天下,连名学、纵横术、法家、黄老都不知为何物。枯守四书五经之本本,不明四书五经之真义,以标榜四书五经为门面,却不通读精读四书五经,抓住其中片言只语,奉为启示性真理,不为小善,自吹自擂,拉帮结党,追名逐利,还美其名曰“行道”、“修道”、“成道”,岂不荒唐!

未来,当西方学术不再垄断中国人的头脑时,我们要像今天学西方经济学、西方政治学、西方逻辑学、西方伦理学一样,在大学里讲习孔门四科——那样,中国人就会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中华文化就会改变千年的发展路线,脱虚向实。那时,世人就会发现:宇宙大道,中华政教,真实不虚!

学习中国文化,不是反对西方科技,西方科技也是人类文明的物质文化结晶。想一想,没有伊斯兰、中国的哲学和科学积累,哪里会有西方现代科学技术。但科学技术也需要文化的引领,若被垄断资本俘获,将是灾难性的。所谓“童子操刀,其伤实多”,这也是现代无孔不入的西方文明体系的大问题。

4-150Q41FSO96.jpg

南怀瑾先生认为:中国累积数千年的文化精神,足可补救物质文明的缺陷。(《人文世界》杂志创刊词,1971年)只有将现代科学技术纳入东西方古典人文的轨道,对外节制资本(不是消灭资本),对内节制人欲(不是消灭人欲),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才能平衡发展,人类才能真正享受科学发展的成果——这也是我们多年来努力的方向。

我们现在方方面面都遇到了困难:人才、宣传、资金……。但倘能活命,目前我们还不想听从诸友的劝告,放弃阐扬宇宙大道的志业——甚至不再提“宇宙大道”、“中华政教”这几个“令人胆寒”字。

人生当各尽其性,各求其志。有善货殖者做生意者,当做生意;有善博学审问者,当做学问;有善为治者,当去做官,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宋人诗人、隐士林逋云:“人生贵适志耳,志之所适,方为吾贵。”

金温铁路是南怀瑾先生发起推动、造福一方的大事功。1997年,金温铁路建成通车时,南师已近八旬,他曾做诗一首,表达老骥之志:

“铁路已铺成,心忧意未平。世间须大道,何只羡车行。

先贤大志,谁人承之?多少崎岖路,尚待吾辈修!岂敢长揖别人间,妻梅子鹤随波流!

独立寒秋,冷暖自知。做此文,一并答长期关爱我们的诸君。

mmexport1534377231612.gif

小山丘.jpg

作者简介:翟玉忠,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新法家网站中英文总编辑。










相关文章:
·翟玉忠:立志、养志、固志(上)
·(演讲视频)翟玉忠:智慧·德行·安乐——三位一体幸福大道
·翟玉忠:理神、清神、盛神
·翟玉忠:中国学术本是超越西方理性的智慧之学
·李建宏:西方“普世价值”背后的民主赤字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