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成针:中国版特朗普,为何会被儿子怼死? 
作者:[成针] 来源:[公众号“草野思想库”2018-08-14] 2018-08-16



在当代,弃商从政成功者,当属美国的特朗普,而在中国,这一殊荣非战国时期的吕不韦莫属。

吕不韦是个富二代,同时也是个成功的商人,交易一直是他的强项,当被质押的秦王孙子嬴异人出现在他视线时,无数倍套利的诱惑刺激了吕氏,他在嬴异人身上进行了大量的的钱财投资,甚至奉献了怀孕的女友赵姬。弃商从政最终使他成为秦国的实际控制人,地位类似后期的曹操,终于把自己的儿子吕政借壳上市,扶成了秦王嬴政。昔日女友更是成为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女权主义者,成为一言九鼎的皇太后,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唯利是图的吕不韦在赵姬面前永远是一个负心郎,待国王老公死后,赵姬清算吕氏的措施就是和一个猛男连生两个儿子,昔日伴侣成了陌路人,最后,嬴政大义灭亲,灭了伪继父及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太后安享了晚年,吕不韦则告老还乡暂告一段落。


    中国没有商人当道

《交易的艺术》

(《吕氏春秋》)

特朗普在《交易的艺术》中谈到交易分四个阶段:一是提出惊人的目标;二是大肆宣传;三是决策反复摇摆;四是获得直观的结果。吕不韦也是深谙此道,一部编著的《吕氏春秋》浓缩着他的政治思想,“一字千金”地炒作,更是渴望成为执政圣典,给儿子立规矩、做精神教父,只可惜嬴政不领情,铁了心坚持商鞅路线。可以设想,如果商人首脑当道,可有扫平六国,一统天下的可能?可有把货币统一的可能?可有把南海当成内湖的勇气?炎黄子孙是一个经过“义利之辨”早熟的民族,懂得战争分裂要比天下统一死去的冤魂多,更懂得“寅吃卯粮”要比“量入为出”带来更大的罪恶。秦国百姓几百年由弱到强的实践,深刻认识到一位靠谱的引路人,比什么都重要,只可惜秦孝公禅让给商鞅,商君给婉拒了。

商鞅与“资末主义”

商鞅不是秀才,他从富裕的魏国移民到贫穷的秦国,他看透人性,哪国不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先富带动后富,那是与虎谋皮。商鞅在废除封建诸侯的封建主义后,深刻的知道商人最容易完成原始积累,资金既可以作为手段,也可以作为目的,两者意识形态不同,行为结果必然有着本质的差别,交易套利者决不能主宰世界,绝不可以本末倒置!(拙文在《君臣佐使,中医对“资”本末倒置的哲思》有进一步论述),以资为“末”的“资末主义”是为着大同理想,而以资为“本”的“资本主义”则是为着利益最大化!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输掉的必然是整个世界,只要收受足够的利益,大使馆就可以安在火药桶上。如果吕不韦开发火星房地产的话,那么为了贪欲,绝对可以出卖地球人,甚至不惜炸掉地球。

徙木立信正上梁

交易让人疯狂,只要能够交易掉,农民可以种自己不吃的毒菜;只要能够交易掉,工人可以做自己不吃的毒包子;只要能够交易掉,老板们都可以生产出自己不吃的奶粉、疫苗……,经济只能经济利益,不能经济道德,有时候要想没有伤害,就必须要停止交易买卖。徙木立信是商鞅上任后的第一次走秀,这搬的是一根普通木头吗?不是,这是一根“上梁”,是用特殊材料制造的“上梁”,是一根以身作则的“上梁”,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是中国人的逻辑。凡事都要在整体论、天道下矫正。现代逻辑学,建筑学都强调底层基础的重要,中国人没有排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但更注重功亏一篑的风险,没钉子的榫卯结构,顶层如果是歪瓜劣枣,那结果就是前功尽弃。君不见穹顶,避雷针,阻尼器都承担着更多的责任。    

  道生法,法生德

相信政客,还是相信商人?商鞅的回答是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政客和商人,都难逃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标签。商鞅特有的治理方式,放在现在的语境下,就是无限责任治理,为人民服务要全心全意,容不得丝毫的虚情假意、三心二意。有限公司、股份公司都在崇尚负债经营,“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法人代表”早已沦落为实际控制人逃避责任,逃避监管的温床,这如何能可持续发展?“明法令、定赏罚”,就是要时刻保持队伍的战斗力,执法不严,再多的秦律也都是废竹简一堆。醉酒驾驶,为何屡禁不绝?肇事车辆是凶器,哪有凶器还给凶手的道理!随机杀人,为何屡禁不绝?一扣扳机绝人生死,枪械岂是过家家的玩意?嬴政追随商鞅就是这样一股狠劲,秉公执法,敢割皇亲国戚的鼻子。

                                                                            不能让“钱指挥枪”

特朗普让自己儿子在“通俄门”中背黑锅,吕不韦也让自己儿子在敌国做人质,嬴政经历了痛苦的童年,更锤炼了舍生取义的勇气。吕不韦忌讳的就是这一点,不立后(皇后)、不立储(王储),这不是在往断子绝孙的路上走吗?更气恼的是走商鞅郡县制和军功爵(战争时期军功,建设时期事功,废除只能上不能下的官风)的路线,跟各个家族叫真,撕破脸有什么好处?于是,吕氏在河南封地退而不休,依然保持着商人本色,指点江山与各地诸侯勾兑利益,试图瓦解秦国总设计师商鞅所设定的路径,耍弄资本主义萌芽,军队可以国家化,国家可以资本化,直至钱指挥枪。

                                        建中立极,节制资本

横眉冷对大资虫,俯首甘为仕农工——秦王嬴政最痛恨这些所谓的潮流大资。仕、农、工、商为序的“资末主义”社会,是为着人类匀加速、可持续的发展,资本积余沉淀在“土地”之上,储蓄、常平仓就是要防止不患寡而患不均,总经理可以任性开除他的职员,总理能随便开除他的公民?赎罪券,国库券是真财富吗?赎罪券可以被教皇用来敛财,在天堂之路上搭个收费站,钱币叮当响,殊不知这只能使“罪恶”更加恶毒,反正可以赎罪,再大的恶也敢去做,无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狂轰滥炸即可;国库券赋予了利息收益,一张“国债’欠条就可以被认为是资产,行销全球,主流货币的国债不承担 “上梁”的责任,一杯啤酒泡沫当啤酒实体卖,这泡沫迟早要破灭。      

资源有限,所以要责任无限,贪欲无限,所以要透支有限(控制扛杆)。有钱人不能浪费资源,有权者不能乱切蛋糕,最先切蛋糕者最后享用,治国就是治吏。吕不韦被儿子看作蝇营狗苟的大资虫,很是郁闷,秦王政十二年(公元前235年),他收到嬴政的亲笔信,“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与其家属徙!”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与其去蜀国路上累死,还不如现在爽死,天要下雨,娘要女权,老子千年之后还是一条好汉!于是,吕不韦让仆人调制最浓烈的壮阳酒,脑袋长在生殖器上,超嗨!终于走完他永不吃亏的一生。

(河南省偃师首阳山吕不韦墓)


(文章来源:公众号“草野思想库”2018-08-14,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相关文章:
·李毅:抓孟晚舟整华为,美国能奈中国何!
·江因风:中西艺术战——欧美艺术资本正在掠夺中国
·江宇:“资本不干政”是中国的制度优势
·翟玉忠:中国学术本是超越西方理性的智慧之学
·贾根良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