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黄树东: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作者:[黄树东] 来源:[察网2018-06-11] 2018-06-14


危害中国财富安全的企图可能是中国面临的另一个金融风险。

我们讲金融殖民主义,不只是讲许多发展中国家由于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而变成了金融霸权事实上的金融殖民地这个现实,也不只是讲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是征服其他国家的 重要工具,更主要的是主张中国要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思考中国的金融开放和金 融改革,构架新的金融体系,避开种种金融陷阱。

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的代价

2002 年 8 月 7 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处于货币危机中的巴西签署了 300 亿美元的拯救计划。这是 IMF 历史上最大的援助计划。从 1998 年巴西经济危机以来,IMF 的巴西贷款总额达到了 630 亿美元。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以来, 持续横扫世界每个地区的金融危机因此而翻到了新的一章。从 1997 年以后,阿根廷、厄瓜多尔、泰国、俄罗斯、乌拉圭、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和韩国都见证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这些危机都是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的续集。有人把金融自由化的理论当成浪漫的篇章,但是,它书写的却是最残酷的故事。许多国家的金融自由化过程,是一次在诱人的前景下进行的,深思熟虑、有计划有步骤的,奔向灾难的行军。

金融自由化的成本非常高。1989 年委内瑞拉根据 IMF 和世界银行的计划推动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开放外国投资者对国内银行的所有权,实行利率自由化,商业银行私有化,结果导致金融危机,1994 年出现银行系统的全面崩溃。不包括短期和长期直接间接的经济损失,仅仅是处理危机的成本就相当于 GDP 的 20%。墨 西哥在 90 年代早期搞金融自由化和私有化,然后出现金融危机,到 1999 年处理 危机的成本占 1998 年 GDP 的 17%。世界银行曾经做过调查,出现危机的经济体处理危机的成本最严重的高达 GDP 的 50% !巨大的经济社会总成本,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掉入漫长的中等收入陷阱,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掉入失败的深渊。金融 危机最大的成本还不在这里。

最大的成本是那些国家几乎丧失了金融主权。有些国家由于长期依靠西方的资金,在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以前就没有多少经济主权和金融主权,金融危机则加剧了这一状态。另一些国家本来有一定的金融主权,在金融危机中全面丧失。在金融上完全依赖西方,金融政策几乎被西方和某些跨国机构控制。有些央行变成了事实上的美联储的分支。环顾一下当今世界,究竟有多少发展中国家享有根据自己的内部经济问题而制定金融政策的完全主权?有多少发展中国家的金融政策不受美联储政策的左右,不受国际资本的左右?沦为金融殖民地是推行金融自由化的发 展中国家最大的成本。

金融殖民主义

二战以后,在民族独立的浪潮中,诞生了许多新兴的国家,许多殖民地获得 解放,然后奔跑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有许多经济体在接近终点时被绊倒了,金融殖民主义是最主要的一个路障。金融是经济的血液,而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如吸管一样源源不断地吸纳着那些国家的财富,曾经获得的经济金融主权部分或全部丧失。

金融殖民主义有以下几个特点:(1)美元霸权;(2)许多发展中国家金融主 权的丧失;(3)超国家金融机构对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控制加强,在某些时候它们 甚至完全控制了某些国家的经济主权;(4)国家财富遭到大规模洗劫,加深了许 多发展中国家对国际金融资本的依赖;(5)国际金融资本更多用来控制发展中国 家的经济,成为剪羊毛的工具;(6)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成为扩张地缘政治强权和全球霸权的战略。

几十年的金融自由化不仅没有缩小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中国除外)的差距,反而扩大了这个差距,导致许多发展中国家财富大规模流失,使它们在金融上进一步受到控制,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一个产品和资本的大循环:发展中国家用产品或资源换取美元,用美元换取美债;美国得以继续债务循环,利用回流的资本,整军备武,维持军事霸权,并且收购发展中国家的企业。 如果没有金融殖民主义,这个大循环无法继续,美元霸权无法继续,美国政府债 务循环无法继续,美国军事霸权无法继续。金融霸权极大地弥补了美国实体经济 入不敷出的困局。在经济实力迅速衰退的今天,在内部经济矛盾恶化的今天,在 地缘政治耗尽实力的今天,金融殖民主义是支撑美国霸权的最后一根柱子。这个 金融殖民主义的顶端是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

金融帝国是金融资本和国家权力的结合。这个观点准确吗?这是美国广大中 下层 2016 年表达的看法。他们批判金融资本和权力的结合。年轻人这样批判它, 班农这样批判它,桑德斯也这样批判它。从美国中下层的现状和他们的反叛可以 看出,这个金融帝国主要满足的是金融资本的政治经济需要,是金融霸权的需 要,而广大中下层在过去 30 多年里,实际收入完全停滞。他们没有受惠于这个金融帝国,反而是受害者。我们在前面用许多数据从不同方面陈述了中下层不断恶化的贫困现象。他们的相对贫困化是随同金融帝国的扩张而不断恶化的,是金融帝国导致的。金融帝国是少数精英阶层对国家权力控制的结果。反对金融殖民主义不是反对利用国际金融资本,不是不负责任地反对国际合作,不是否定在目前制度下美联储承担的世界责任,而是要警惕金融霸权,警惕在金融市场的面纱下掠夺财富的扩张冲动,警惕财富的大量流失,警惕货币主权的侵蚀和金融霸权的地缘政治冲动。金融霸权最坚硬和最脆弱的一块基石就是美元;金融霸权最不平等和最具有麻痹性的基本秩序就是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

金融可能成为地缘政治和财富洗劫的工具。金融竞争成了国家竞争重要的角 力场。中国怎么办?中国希望在自己决定的场所和规则里面,根据自己的利益来竞争。在金融战略上,中国可能需要另一场长征,冲破金融上的围追堵截,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到敌人后方去”,联合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建立金融根据地,警惕和拒绝金融殖民主义是提高中国金融竞争力的关键内容。拒绝金融殖民主义不是拒绝西方在金融投资和风险管理方面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正如我们拒绝炮舰政策不是拒绝枪炮,拒绝原子弹的危险不是拒绝拥有自己的原子弹一样,拒绝金融殖民主义是拒绝大规模的财富流失,拒绝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当年美国如果 简单地在大英帝国的金融秩序里面搞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搞同世界金融秩序接轨,也许美国就不是美国了,美国就无法享有战后急剧扩张的地缘政治权力。 美国的经验值得借鉴。

金融霸权是建立在地缘政治权力的基础上的。地缘政治实力的消退必然伴随 着金融霸权的逐步衰落。而中国经济和地缘政治实力的上升,必然需要金融实力的上升。但是,在目前的世界金融和货币格局里面,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全面开放,达不到这个目的,而且风险很大。从历史上看,1945—1980 年,美国的金融霸权就不是建立在金融自由化基础上的。中国需要实实在在地夯实实体经济,建立强大的国防力量,提升国际地缘政治的实力,选择有所作为的范围,以此为起点, 建立不同的金融秩序。这比金融自由化重要得多。

推销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可能是地缘政治的工具,是国际金融竞争的手段,是建立金融帝国的战略,是金融资本的扩张冲动在地缘政治上的延伸,是金融殖民主义的工具。对此,肯定有许多人不同意,有许多中国的经济学家也不会同意。有人会指出,金融自由化是为了向金融寻求增长,是为了中国自己的利益。为此,需要回答:

第一,如果别人要求中国搞金融自由化是为了中国的经济增长,因为金融是重要的国际竞争力,那么为什么同样的国家和人群又坚决反对中国收购某些高科技企业?后者不是更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有利于增强中国的竞争力吗?

第二,如果推动金融自由化是为了发展中国家自身的经济发展,那么看看过去几十年的历史,谁是那些金融危机的最大受益者?美国的金融霸权、美国的金融资本是否通过那些国家的金融危机而越来越强大?

第三,在现有国际金融秩序下,金融自由化对于美国的金融霸权,对于华尔街,对于美国的金融资本,是有利还是不利?我们看到,世界范围的金融自由化,进一步强化了美联储世界央行的功能和地位,更有利于金融资本的控制,更有利于华尔街。

第四,现有国际金融秩序是平等的吗?显然不是。那么在不平等的基础上, 每个国家如何享有真正的金融自由?

很多发展中国家因为金融自由化,而出现大量财富流失,进而跌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是已然发生的事实。

思辨的问题不如辩证的事实。让我们再次看看历史的事实和事实表达的历史逻辑。

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危机

过去几十年,在通向金融自由化的道路上奔走着许多发展中国家。那一串串的身影,有些被驱赶着,有些被诱惑着,走向贫困的深渊。金融自由化是 20 世 纪 70 年代以后,人类经济历史上一场广泛而深远的实践,一场错误理论引导下的不成功的历史运动。金融抑制理论为许多国家开出了金融自由化的药方。有些国家照方抓药,有些国家被强制灌下,金融自由化被当成摆脱经济困局和寻求经 济增长的灵丹妙药。但是,几剂下肚,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却带来了严重的金融危机。那些服用过这副汤药的,没有一个摆脱金融危机的宿命。它许诺希望和繁荣,却带来失望和萧条;它许诺绿洲和原野,却带来荆棘和荒漠。许多处于中 等收入阶段的国家,把金融自由化作为跳高的撑竿,希望借此一跳就可以跨过中等收入阶段,不料却跌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几十年。它被许多人当成通向高收入阶段的坦途,却成了一场通向危机和贫困的迷途。

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危机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呢?是偶然的?是制度设计不合理?是设计者想要金融危机?可不可能既搞金融自由化又避免金融危机?许多学者做了许多研究。他们的研究发现了金融自由化同金融危机的必然联系。这类研究成果汗牛充栋,以下仅举几例。

首先,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学者,都发现是金融自由化导致了金融危机。

比如迪亚兹 - 亚历杭德罗(Diaz-Alejandro)1984 年写了一篇题为《再见, 金融抑制;你好,金融崩溃》(Good-bye Financial Repression, Hello Financial Crash)的论文,梳理了拉美国家金融自由化如何导致金融危机的历史脉络,发现是金融自由化导致了拉美的金融危机和金融崩溃。

卡明斯基和莱因哈特(Kaminsky and Reinhart,1999)在《孪生危机:银行危机和国际收支危机》(The Twin Crises: The Causes of Banking and Balance-of- payments Problems)一文中,在研究了许多金融危机、银行危机和国际收支危机 的实证材料以后,也发现金融自由化导致银行危机和国际收支危机。

福尔曼和斯蒂格利茨(Furman and Stiglitz,1998)以及科瑟蒂、佩森蒂和鲁 比尼(Corsetti, Pesenti and Roubini,1999)相继撰文研究亚洲金融危机和货币危机,他们发现,金融自由化可能是亚洲金融和货币危机的罪魁祸首。

卡普里奥和克林格比尔(Caprio and Klingebiel,1996), 尼米(Niimi,2000), 以及格鲁本、库和摩尔(Gruben, Koo and Moore,2003) 在比较了金融自由化和 金融抑制以后,也先后指出,银行在金融自由化的条件下比在金融抑制下更容易出现危机。

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世界上发生了许多金融危机。只要搞了金融自由化就出现了金融危机。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那么多的国家,它们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人均 GDP 相距甚远,经济规模差别巨大,人口规模大小不一,地理位置彼此不同,政治制度千差万别,只要搞了金融自由化,最终都掉进了金融危机的陷阱。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危机之间的这个共同的联系是存在的。上述那些文章经受了实践的检验,说明了一场广泛实践的普遍失败。不顾普遍的历史先例,不顾可能的灾难后果,持续推动金融自由化,可能就是脱离实践的唯心主义了。也许金融自由化在初期阶段能够带来一些好处,但是同其所导致的金融危机带来的数千 亿万亿美元的损失相比,同它打断一个经济体的发展进程相比,同金融危机带来 的经济和社会动荡相比,同金融殖民主义相比,无足挂齿。西方学界有许多人认为金融自由化和快速的金融深化,是预测一个国家金融危机的有效指标。一些经济体搞金融自由化,在经历了最初的蜜月以后,投资者就会开始大规模地跑路,因为他们看到了即将来临的风暴。一旦经济出现风吹草动,这种跑路就变成了挤 逃,最后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大规模的金融风潮,导致货币大规模贬值,导致大规模的违约,导致颠覆性的经济灾难。

其次,为什么金融自由化导致银行危机和金融危机?是政策和措施缺乏足 够的论证?不是。许多研究发现,所有的改革都有充分的理论准备和论证,并得到世界银行和 IMF 的帮助,都被证明能够达到推动经济持续增长的目的。是制度设计不合理?也不是。所有这些案例虽然有制度上的细微差别,但其共同特点和基本原则,从金融自由化的角度讲,设计完全合理。所以,金融自由化导致金 融危机,不是那些国家的决策者不够聪明,是制度使然。无论什么样的金融自由化,都会导致金融危机。道路决定命运。在错误的道路上,无论多好的汽车,也会走向深渊。金融自由化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再次,有人还试图从理论上回答为什么金融自由化必然导致银行危机。美国 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经济系的贝蒂 • 丹尼尔和约翰 • 巴利 • 琼斯(Betty C. Daniel and John Bailey Jones) 在 2008 年写了一篇文章《新兴经济体的金融自由化 和银行危机》(Financial Liberalization and Banking Crises in Emerging Economies), 在这篇文章中,他们指出,不能把金融自由化过程中出现的金融危机,归结为 制度设计的不合理、政策的不合理、规范的不到位,而应该归结为金融自由化本 身。他们指出,在金融自由化过程中,即便银行制度设计从长远来看是合理的, 也会走向银行危机。因为在金融自由化初期,由于制度设计合理,可能出现比较 快速的、低风险的经济增长,但是,随着外资银行竞争加剧和资本边际产出的下 降,导致贷款利率下降。贷款利率下降导致银行为了利润而追求额外的风险,最 后导致银行危机。结论就是,只要你搞金融自由化,即使你的制度设计很科学很合理,短期经济增长也不错,即使你不欢迎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最终也会光顾你。这项研究对那些认为金融自由化过程中的危机能被有效管控和避免的观点很 有针对性。

上面这些理论,证明了金融自由化理论的固有缺陷。所有的金融自由化设计 都注定要失败,无论它多么的“合理”。难道这不是正好证明金融自由化注定是 一条通往深渊的道路?是谁把那么多发展中国家推向这条道路的呢?为什么要持 续推荐这条道路呢?在第一次向发展中国家推荐这条道路的时候,也许可以用失 误来解释;第二次也可以,第三次也可以,几十次乐此不疲,甚至以多种方式强 迫发展中国家走上这条道路,就无法用失误来解释。当几十个国家被绑着推着骗 着走向这条道路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深思一下。

谁主导,谁受益?

伴随着金融自由化,我们看到的是:(1)美元霸权更加强大;(2)发展中国家金融主权进一步丧失;(3)发展中国家对国际金融资本的依赖加深;(4)发展中国家同发达国家的差距拉大;(5)美国获得巨大的地缘政治利益;(6)美联储成了世界的央行。

读者可以想一想,假如世界上没有汇率自由化,没有资本账户自由化,美联储还可能是世界的央行吗?在一个实施固定汇率的世界里面,美联储的紧缩政策,不可能导致发展中国家本土货币的贬值预期,也就不可能导致流动性紧缩,不可能导致资本的外流。在一个实施资本账户管制的世界里面,美联储提息缩表,不可能推动资本大规模地流入美国;相反,美联储的扩张政策,也不会导致世界流动性泛滥,不会导致热钱大量流入发展中国家,导致资产泡沫通货膨胀。 总之,控制资本账户,是限制美元霸权的有效办法。控制了资本账户,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就主要在自己的锅里面煮自己的青蛙。

在目前的情况下,资本账户开放是剪羊毛的工具。

金融资本主义有自身的逻辑,必然走向危机。金融资本的过度扩张冲动,把美国也推进了危机。而这个危机的成本对内转嫁给了中下阶层,对外转嫁给了发 展中国家。现在就是一个节点。对外转嫁需要汇率自由化和资本账户的开放。危 机以后到现在,精英阶层的财富呈指数级暴涨,而广大中下层依然收入停滞。这 也辩证地指出,金融帝国的金融资本同国家权力的结合,剥夺的不仅是发展中国 家,还有美国广大的中下层。这同样值得我们深思。

历史表明,要求其他国家资本账户开放是美国转嫁国内经济困难的重要工具。防范金融风险,保障金融安全,捍卫财富安全,是今天中国国家战略和地缘政治的重要考量。即使我们所有的选择都是正确的,只要在金融放开上面失误, 就可能导致巨大的财富灾难,重复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灾难,一切的一切都可能是颠覆性的。反之,中国就管理好了最大的经济和发展风险,赢得一个经济发展的 战略安全期,在 10 年内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的成本和效益是不 对称的,它的风险和收益是不对称的。在金融战略上,我们要参考朝鲜战争的战 略考量,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你搞你的长驱直入,我搞我的迂回包抄,扎 紧资本账户的篱笆,把金融殖民主义挡在国门以外。

【黄树东,察网专栏学者,本文的基本观点在黄树东近期出版的新书《制度与繁荣》中有详细的论述。《制度与繁荣》,2018年4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相关文章:
·李毅:抓孟晚舟整华为,美国能奈中国何!
·江因风:中西艺术战——欧美艺术资本正在掠夺中国
·江宇:“资本不干政”是中国的制度优势
·翟玉忠:中国学术本是超越西方理性的智慧之学
·贾根良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