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陆寿筠:民粹、民主、革命 — 美国大选和中国文革(二) 
作者:[陆寿筠] 来源:[作者惠赐] 2017-01-21

                   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就职现场


二、 2016年美国大选:富豪与贫民的奇特组合

美国的民主制度,包括其政治架构和选举制度,一贯被美国大资产阶级吹嘘为民主典范而引以为豪、八方推销,实际是借此干涉别国内政、到处制造动乱、以便浑水摸鱼、谋取霸权私利。其实,其民主制度创建和运行的历史,既体现了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尤其是作为反对大英帝国殖民政府的独立战争、和反对奴隶制度的南北战争的基本力量),也暴露出居于中下层的广大劳工民众的愿望和利益,始终被处于上层的奴隶主、资产者、乃至大资产阶级政客所利用、摆布、淹没的过程;以致国家权力和社会财富长期地掌握在少数富人、尤其是只占1%人口的豪富者手里,而99%的劳动人民被绑在金融-军工联合集团到处树敌、称霸世界的战车上,不但得不到绝大部分社会财富的支配权,更被剥夺国家发展方向的主导权,而他们的一再反抗至今未能超越民粹主义的局限。直到今天,真“民粹”与伪“精英”这两端相互根本对立、又权宜扭结的奇特局面,在今年总统竞选的共和党阵营中,发展到了一种乖离的程度。

首先是特朗普竞选队伍的组成:一方面,他本人是一个自称身价超过百亿美元、房地产遍布世界的顶级富豪(众所周知,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地产业与金融业一样是极少数人投机暴富的最大渊薮),属于共和党内最保守、也就是最远离平民的一族;而他的核心粉丝队伍,却是大资本霸权全球化的最大受害者,那些被抛弃和忘却于远离资本集中的大城市、而频临破产的美国中西部,挣扎于生死边缘的低教育、白人、蓝领、制造业工人们。一小撮耸立在财富金字塔的尖端,一大批被压在塔的底层。处于这样两个极端地位的人们,怎么会走到一起了呢?秘密就在于上文提到的,特朗普本人及其资本御用政客、媒体利用了低教育工人的理性认知缺失,故意将社会不公的责任转嫁于此类不公的另一些受害者身上。他们歪曲真相、挑拨离间,煽起仇华仇外、仇视新移民、仇视穆斯林、仇视女性、仇视其他弱势群体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潮,转移社会义愤的目标,不惜让三K党徒或公开模仿纳粹的法西斯分子一阵阵沉渣泛起、蠢蠢欲动,目的则是制造混乱,浑水摸鱼。这种撕裂社会的偏激、甚至疯狂的情绪在工人一方是民粹主义,在特朗普一方则是政治伎俩;一方是盲从,一方是故意为之,两者相得益彰。这就是该奇特组合的全部秘密。

不过,特朗普与其支持者之间却还有某种程度的“民粹”共同性。虽然在商界,在经济地位上,特朗普属于离平民最远的顶级“精英”;但在官场上,在政治事务中,他确是一个完全的新手,或者说是“平民”(且不论,特朗普的当选证明了,通过美式民主,金钱可以买到高居于平民之上的任何特权地位,包括最高的政治地位)。而特朗普正是充分发挥了他的这层特色“平民”外衣的迷惑力,而被真正的平民们推入了白宫。当选前,他简直毫无遮掩地谴责、揶揄、嘲讽白宫和国会山的在朝精英们,攻击民主党的各项政策(当然不是站在真正平民的立场,而是感到民主党太迁就弱势群体,于富人不利)。他是个反智主义者,从不读书。如果说,他的平民粉丝们是由于社会经济地位低下而没有条件读书,而他是因为忙于建立全球房产帝国、还要觊觎白宫宝座、企图以最高政治权力来保护和继续扩张其经济帝国,所以无暇读书(Donald Trump。。。 has said he has no time for books at all)。他只相信自己的直觉(instinct),拒绝圈外专门家的建言,对于每日“情况简报”之类的行政传统不以为然。在当选后与外国领导人的交往中,特朗普还一反建制精英们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绅士传统,竟然敢于无视国务院的指引、不讲外交语言、凸显其“平民”个性。

同时,他所选择的内阁成员也别具一格。据美媒分析,他不像民主党政府那样,注意收罗那些挂着“学者”头衔的御用文人,而是赤裸裸地选择跨国企业的高管们,以及多名曾经横行世界、指挥杀人不眨眼、甚至引以为乐的高级军事将领,来替他操办内政外交,将白宫表里一致地充实成为与内外敌人进行经济和军事博弈的战争指挥部。例如,被特朗普物色为国务卿的、世界最大非政府石油天然气公司在任董事长兼总裁蒂勒森,也像他一样藐视在朝精英,并相信自己的直觉,具有一付“民粹”的假面具。蒂勒森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位官僚生产过哪怕是一桶石油。”在2013年一次电视节目上,蒂勒森形容他在处理国际事务时的做法:“最终,所有的事情都要受个人关系影响。在无论哪个国家里,当你要作重要决定时,你必须直视那个国家的元首的眼睛,对他说:‘这是我作出的承诺。我也需要你作出相应的承诺。’”作为商人而非政治家出身的特朗普自然很欣赏蒂勒森这种风格 -- 俨然是具有全新思维和雄才大略的平民新晋政治家!

但是有一点,他是无论如何无法掩饰的,不但掩饰不了,而且显得更加肆无忌弹地张狂,那就是:他的内阁成员还不是像以往政府成员那样一般地富有,而是不少像他本人一样的亿万豪富,被美国媒体评为“史上最富”的一届政府。特朗普本人多次对《福布斯》杂志所做的资产评估嗤之以鼻,称自己是百亿富翁(但是他至今拒绝公布资产实情和报税记录)。他至少在25个国家的500家企业有利益关係。《福布斯》杂志网站去年12月22日报道,特朗普所提名的内阁成员财富总值达到45亿美元,这还不包括特朗普本人及尚未确定的农业部长和退伍军人事务部长人选的财富。据更早些美媒《Politico》预测,特朗普政府内阁23个人的财富将超过350亿美元,这等于拥有772万人刚果共和国2015年的GDP,同时还超过了100个国家的GDP。按照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去年12月初的估算,特朗普当时内阁成员的总身家达到147亿美元,是前总统乔治·W·布什政府的30多倍。他们拥有的财富超过美国三分之一最不富裕家庭的财富总和,是全国家庭平均收入的18万倍。显然,这些人离开真正的平民何止十万八千里!而特朗普的组阁路线与其政策意图是完全一致的。他们主张为富人减税、放松对大资本业界的管理、削减社会福利、取消环保机制……但是这一切,都被说成是为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辉煌)”,也就是摆出一付“平民爱国者”的高大姿态!显然,在他们治下,能够“辉煌”得起来的不可能是组成美国基本群众的平民们。也许他在某些非本质方面的“特立独行”、故作朴直,正是用来掩盖他为美国大资产阶级利益服务这一根本目的的。

说到“爱国”,西方主流文人学者和媒体一贯批判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反帝反霸的言行是“民族主义”,因为“民族主义”在他们的字典里一直是一个贬义词,而将他们称霸世界的言行美化成“普世主义”。其实他们才是最狭隘、最虚伪的民族主义,因为以美国为例,包括曾经的总统候选人John Edwards在内的不少美国人都公开承认,实际上存在着“Two Americas” -- 不是指南北美洲,而是指“一个是富人的美国、一个是穷人的美国”。而特朗普的政策主张和组阁路线再明白不过地证明了,他们一伙要使其再次辉煌的美国只是富人的美国而已,这与反帝反霸国家的正义力量为了保卫绝大多数人民的生存发展权而伸张的民族主义完全是两码事。他们连自己国家99%的平民大众都不包括在被“爱”之列,他们的“爱国主义”显然与他们的“普世主义”一样虚伪、无耻。不少平民百姓居然相信他们的“爱国”谎言,这正是民粹主义盲目性的一大悲剧。

事实已经明摆着:驾着民粹主义浪潮登上白宫宝座的亿万富豪特朗普,不但不会为了中下层平民的利益而对华尔街金融大佬和那些跨国工商巨头们有所约束。恰恰相反,人们预期的是“松绑”,即对于那些大老板们,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将比奥巴马的民主党政府还要宽松仁慈。这是那些将特朗普送进白宫的下层白人制造业工人们万万没有想到的!失业→贫穷→低教育→思路受限→上当→继续或进一步贫困化:这就是美国大资产阶级金钱“民主”背后的秘密和实质。

那么,人们或许会问:为什么这样一个奇特乖离的力量组合居然能够一反主流预期而取得竞选的胜利?其实,这恰恰证明了潜伏在美国社会深层的根本矛盾已经达到了极其尖锐的危机程度,已经危急到常规政治运作,包括美式民主,已经无法应对的地步。这里不谈历史,也不猜测未来,但需要分析一下当下美国两党竞争的本质。

不可否认,美国民主党的主流派在某些社会政策方面,与共和党和特朗普相比,对于某些平民阶层和群体(新移民、穆斯林、同性恋、女性、穷人、退休长者、老弱病残)的权益诉求有所让步顾及,对于某些业界精英有一些无关痛痒的约束,但是在根本上奥巴马政府并不敢、或者根本不想得罪华尔街金融大佬和军工集团,既不对他们实行必要的监督管控,也不对他们的不义行径给予应得的法律制裁。如2008年的次贷危机,就是由于金融监管制度的缺失,让华尔街的投机者钻了空子,弄虚作假,欺骗大众而造成的。但是,那些造成民众和社会经济巨大损失的投机高管们事后都逃之夭夭,毛发无损,依然保有着无数破产民众的血汗换来的高额利润,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数百倍于普通民众工资收入的天价薪酬。因此,造成那场全球性经济危机、贫富两极加速分化的社会祸根还在继续发酵,而且其恶果越来越引起广大民众的普遍义愤和社会的动荡不安。那是因为民主党政府同样是由金融军工集团的金主们支撑着上台的,是由他们的高管们以及为其张目的经济学家、学者文人组成的。两党背后的大老板基本上是同一批大垄断资本家,他们是同一批政治玩家手中的两个双簧木偶;两党的分歧只是在维护这些大老板的寡头统治和特权利益方面的策略稍有不同罢了。

只有民主党内以桑德斯为代表的、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者”的非主流左翼(这个“左”只是相对于特朗普之类的极右、和民主党内奥巴马、希拉里所代表的主流而言,在马列毛主义者眼里恐怕只能算是“中右”、即比较温和的“右”吧),只有桑德斯及其支持者们呼吁对华尔街以及跨国公司进行更严格的政府监管,实施更加公平的税收,消减极少数富人与平民大众之间极其严重的不平等状况。他们虽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者,但在当下所有明显拥有相当多粉丝的公开社会力量中,他们才是最接近于有资格代表一般平民大众的真“民粹”。虽然这股力量不但受到来自共和党方面的攻击和抵制,也受到民主党内主流势力的排挤和压制,但它的兴起和迅速发展已经严重威胁到既有政治经济体制的稳定和延续。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具有特殊政治直觉的特朗普一伙,看准了一部分受害最深的底层民众所具有的认知弱点,所以变换策略,重新谋划出让大资本霸权得以继续苟延残喘的一种新企图。特朗普筹组新内阁的过程和结果,一目了然地表明了他的这一策略获得了暂时的成功。

当下美国“左”、右两种民粹主义思潮和运动的发展,以及垄断资产阶级不同集团对其采取的不同策略及其结果说明了,这既是当代世界各国人民反对国际垄断资本全球霸权浪潮的一部分,特朗普的暂时成功又是垄断资本势力变换策略,煽动、利用其受害者群体的民粹主义情绪、转移他们的愤怒指向、为大资本的持续疯狂扩张打掩护的典型实例;反映了冷战结束以来为西方金融垄断资本所操控、以个人自由主义为思想基础、以市场经济与宪政民主为旗号的全球化所固有的、在世界秩序多层次上显现的各种根本矛盾,正以前所未有之势集中爆发,威胁着跨国垄断资本一统天下的现有世界秩序,令极少数具有极大社会能量的资本寡头们感到惶惶不安。但是,可以预见,特朗普的暂时得逞不可能从根本上阻挡人类历史沿着动态平衡的天地大道一往无前的步伐。只是无法预见,人类是否必须付出像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那样惨烈的代价,才能度过人类文明转型的阵痛这一难以避免的劫难……



相关文章:
·陆寿筠:边界人的富有(散文)
·丁一凡:西方话语霸权下的中国民主的“内在理路”
·任健峰:真实的政治与可能的生活——评《超越民主》
·鲍伟豪:资本主义再也供养不起西式民主
·陆寿筠:生命之歌(六首)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