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陈平:在背后搞乱香港的那批人,恰恰是特朗普最想开掉的人 
作者:[陈平] 来源:[观察者网2019-09-23] 2019-09-26

“占中”运动发起的第一个借口是要求特区政府实行直选,带头人是港英时代香港的一个大法官、香港民主党创党成员李柱铭,以及前政府官员陈方安生。西方把他们发起的运动称为Pro-democracy,即民主运动,我认为这是完全违背常理的。

第一,美国就不是普选制度,所以特朗普才会上台。如果按照一人一票,希拉里的得票比特朗普多。如果美国不采用这种不平等的联邦制及国会的选举人(团)制度,特朗普是不可能当选的。所以美国才有改变的可能,改变以前罗斯福、杜鲁门建立的二战以后的国际秩序,也就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因此,他们要拿美国做例子,这点不成立。

第二,拿英国做例子,更不成立,因为英国的上院根本就不是选举出来的,它是贵族院。

第三,更加荒唐的是,发展中国家的独立运动领袖,比如甘地、曼德拉、苏卡诺,都是在西方殖民主义时期就发起独立运动,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压迫,才成为老百姓拥护的领袖的。请问李柱铭、陈方安生在英国殖民时代做了什么?

他们当时做英国组织的忠顺的仆人,等到英国殖民主义时代结束,香港回归了,他们跳出来要民主了。连BBC的评论员都问他们,你们怎么会向中国大陆要英国都没有给你们的东西?所以,要讲民主等普世价值的香港学生们,你们还是去读读历史补补课吧。

我猜测(香港问题)主要不是内因,而是外因,是美国当年民主基金会和中央情报局的杰作。在此,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和韩国经济学家的一个讨论。

九七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后,我就发现,原来日本、韩国和中国大陆非常有希望一起成立东北亚自由贸易区,当时日本还兴奋地要学欧元,发行“亚元”。被美国制止了以后,日本的经济和政治就分裂了,韩国也一样。

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都告诉我,过去抱美国大腿发财的时代已经到头了,将来只能搭中国的便车。但是因为有美国的占领军,所以美国可以间接控制日本和韩国的政治走向,所以才引起一系列的中日和中韩的矛盾。

之所以矛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朝鲜的存在。所以有一次,一位很资深的韩国经济学家就问我一个问题:他们和美国人一样,都认为中国是朝鲜的后台,但朝鲜有好多行为其实也给中国添麻烦了,与中国想要和平发展的目标是矛盾的,那中国为什么不控制朝鲜?

我回答道:“很简单的道理,中国早就吸取美国的教训了,你去干预别人内政是没有好结果的。譬如,当年美国更换南越政权,认为南越的政权不得人心,而越共越做越大,因此就想换成亲美政权。换完以后,南越军队就垮掉了,加速了北越军队打败南越,统一越南的步伐。”

那位韩国经济学家一听,连忙点头说:“你说的太对了,美国当年更换南越政权的头目,实际上是蠢之又蠢了。”美国人要操纵外国政治,但是结果经常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美国操纵外国政治,最主要的工具就是中央情报局。我对中央情报局的评价很简单:中央情报局的技术是一流的,他们如果要谋杀、搞动乱,技术层面很专业,但是中央情报局的战术是二流的,最差的是它的战略,三流。所以美国历届总统如果不能控制中央情报局的话,基本上中央情报局干的蠢事给美国帮的是倒忙。

比如,现在美国跟伊朗搞得视若仇敌,但是大家知不知道,伊朗是伊斯兰国家里工业最强大的?伊朗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工业?当年就是美国为对付苏联,援助伊朗建立了完整工业体系。但是等到伊朗翅膀长大了,很想独立了,情报局就颠覆伊朗政权,扶植了一个亲美的国王,然后又引发了霍梅尼的伊斯兰教革命。现在中东所有动乱的开头,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颠覆了当年伊朗的合法政权。

第二个例子,你们知不知道,原来巴拿马的独裁者诺列加是个大毒枭。他怎么掌政的?就是中央情报局扶植起来的。等到他(被)扶植起来以后,他要自己称王称霸了,美国就又违反国际法,出兵去把他抓到美国来受审。

还有,恐怖分子本拉登谁扶植的?也是中央情报局扶持的,用以对付苏联入侵阿富汗。等到苏联撤兵以后,阿拉伯的民族主义起来了,反过来制造“9·11事件”报复美国干涉中东。

所以我现在的问题就是,中央情报局和搞颜色革命的那批人在香港领事馆里训练了一批动乱分子,以制造香港动乱。我问各位观察家,他们到底是在帮特朗普的忙,还是在砸特朗普的脚?

最近美联储降息,美元升值,人民币只不过贬值了千分之几,美国就把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 这背后的意思很简单。特朗普终于明白打贸易战、科技战都不能叫中国屈服,所以他要玩原来民主党早就想玩又不敢玩的那一招,金融战。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制造香港动乱,到底是有利于美国打赢金融战,还是致使美国在金融战中输得更惨?我的猜测是,香港动乱会让特朗普的金融战输得更惨。但是中国也有风险,这点我们以后再说。

香港现在的动乱分子,在摧毁香港原来安身立命的最基本的东西。比如说,香港的主业是金融,而他们却在金融区捣乱。原来很多西方跨国公司想在中国投资,但不熟悉中国大陆的法律,觉得香港的法律和英美接轨,且香港法制是稳定的,所以经过香港进入大陆会比较容易。动乱分子一闹,香港的外籍法官起来和香港维持秩序的警察作对,香港的法制就分裂了。想想看,香港如果不能维持社会秩序,法院和警察系统分裂,香港还有戏吗?

现在动乱又移到什么地方?移到香港机场。这就把我笑死了,因为香港动乱分子干的事儿,恰恰是在砸英国殖民主义的根基,也就是英国老的资本财团。

你们看一看香港机场的新闻,国泰航空公司的员工要罢工、参与动乱,国泰的高管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飞机停飞,损失最惨重的是谁?应该是国泰航空公司及公司背后的大老板太古集团。对于中国国航、南航而言,如果香港机场不能降落,可以到旁边的深圳、珠海、广州机场降落。所以,占领香港机场,是帮了中国国有及民营资本的大忙。

在金融危机里,汇丰银行是经济增长最快的西方发达国家银行,因为它两边都赚了——既赚美国,也赚中国。 然后一打贸易战,它出卖华为,将来就可能变成“不可靠实体”。所以,如果中美贸易战变成金融战的话,首先烧掉羽毛的,不是美国财团,而是英国财团。如果将来英国老财团股票大跌,中国的资本去抄底,比现在西方资本想要进中国股市抄底,还要机会难得。

这帮愚蠢的愚退分子以为闹事可以动员全世界舆论来打新冷战,结果中国领导人沉得住气,中国的香港政府、香港警察忠于职守,反而让吃里扒外的外国籍法官的真形暴露出来——他们执法,到底是为香港人民谋利益,还是为外国组织谋利益?

现在好多人对香港的局势忧心忡忡,我觉得这是一场滑稽戏,是一场闹剧。因为指挥香港动乱的中央情报局和搞颜色革命的那批人,恰恰是特朗普要开掉的那些人。

特朗普上台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以前民主党政府搞的普世价值没给美国带来任何好处,反而造成中东战争打掉了几万亿,资本在外国投资不回来,金融危机又烧掉十几万亿美元。所以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反以前颜色革命、普世价值的这套策略,要缩回来,省下钱来搞基本建设,然后和中国做经济竞争。因此,我很喜欢特朗普,他的大方向我是赞成的。

但是特朗普要放弃美国世界警察的地位,美国很多利益集团就不干了,第一不愿意干的就是中央情报局及吃冷战饭的那些人。所以我认为,现在在香港制造动乱的人,应该是当年希拉里留下来的搞颜色革命的精英,他们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所以要发动、训练一批无知的香港青少年闹事,达到一举双雕的结果。什么双雕?遏制中国的一带一路,给中国制造麻烦。

但中国政府早就学会了,你看看,现在香港的防暴警察全是学当年美国、英国、法国对付暴力示威的办法,如橡皮子弹、催泪弹。所以可以说,美国人是最好的教师,不但教你怎么发展核武器、导弹来维持自己的国家主权,也教你怎么控制动乱。办法多的是。

更重要的办法,中国还没学,那就是美国人最近的办法——给人家制造黑名单,不给签证,把已经拿到美国绿卡的人递解出境,只要说你有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记录,你想在美国捣乱,对不起,把你送到原地区或其他国家去。大家有没有想到,将来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国政府早晚会学到美国政府的这一招,用来对付这些又没有学问又没有高科技竞争能力,还只会闹事儿的人。如果进不去中国,这些人进了耶鲁,毕业出来能干什么?在美国制造动乱吗?

所以,我劝大家心平气和。现在观察香港动乱,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学习机会:用美国、英国的历史和实践来检验他们当年制造的理论,包括自由、民主、博爱、法治、人权等等;然后比一下历史发展的历程,到底是中国道路带给人民更多的进步和福利,带给世界更多的安定,还是美国搞的那套颜色革命和这英国搞的分而治之,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好的前途。

 


相关文章:
·陈平:诺贝尔经济学奖有两点改变可喜可贺,但咱依旧没必要对它抱过高期望
·陈平:在背后搞乱香港的那批人,恰恰是特朗普最想开掉的人
·陈平:学习速度超过西方创新速度,中国可以赶上西方
·刘仰: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陈平教授:社会的发展方向将走向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