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陆寿筠:美国金钱“民主”背后的秘密和实质 
作者:[陆寿筠] 来源:[作者惠赐] 2022-03-10

美国的民主制度,包括其政治架构和选举制度,一贯被美国大资产阶级吹嘘为民主典范而引以为豪、八方推销,实际是借此干涉别国内政、到处制造动乱、以便浑水摸鱼、谋取霸权私利。其民主制度创建和运行的历史,既体现了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尤其是作为反对大英帝国殖民政府的独立战争、和反对奴隶制度的南北战争的基本力量),也暴露出居于中下层的广大劳工民众的愿望和利益,始终被处于上层的奴隶主、资产者、乃至大资产阶级政客所利用、摆布、淹没的过程;以致国家权力和社会财富长期地掌握在少数富人、尤其是只占1%人口的豪富者手里,而99%的劳动人民被绑在金融-军工联合集团到处树敌称霸世界的战车上,不但得不到绝大部分社会财富的支配权,更被剥夺国家发展方向的主导权,而他们的一再反抗至今未能超越民粹主义的局限。直到今天,真“民粹”与伪“精英”这两端相互根本对立、又权宜扭结的奇特局面,在2016年总统选举以来的共和党阵营中,发展到了一种乖戾的程度。

首先是特朗普竞选队伍的组成:一方面,他本人是一个自称身价超过百亿美元、房地产遍布世界的顶级富豪(众所周知,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地产业与金融业一样是极少数人投机暴富的最大渊薮),属于共和党内最保守、也就是最远离平民的一族;而他的核心粉丝队伍,却是大资本霸权全球化的最大受害者,那些被抛弃和忘却于远离资本集中的大城市、而频临破产的美国中西部,挣扎于生死边缘的低教育、白人、蓝领、制造业工人们。一小撮耸立在财富金字塔的尖端,一大批被压在塔的底层。处于这样两个极端地位的人们,怎么会走到一起了呢?秘密就在于上文提到的,特朗普本人及其资本御用政客、文人、媒体利用了低教育工人的理性认知缺失,故意将社会不公的责任转嫁于此类不公的另一些受害者身上。他们歪曲真相、挑拨离间,煽起仇华仇外、仇视新移民、仇视穆斯林、仇视女性、仇视其他弱势群体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潮,转移社会义愤的目标,不惜让三K党徒或公开模仿纳粹的法西斯分子一阵阵沉渣泛起、蠢蠢欲动,目的则是制造混乱,浑水摸鱼。这种撕裂社会的偏激、甚至疯狂的情绪在工人一方是民粹主义,在特朗普一方则是政治伎俩;一方是盲从,一方是故意为之,两者相得益彰。这就是该奇特组合的全部秘密。

不过,特朗普与其支持者之间却还有某种程度的“民粹”共同性。虽然在商界,在经济地位上,特朗普属于离平民最远的顶级“精英”。在政治事务中,他确是一个完全的新手,或者说是“平民”(且不论特朗普的当选证明了,通过美式民主金钱可以买到高居于平民之上的任何特权地位,包括最高的政治地位)。而特朗普正是充分发挥了他的这层特色“平民”外衣的迷惑力,而被真正的平民们抬入了白宫。当选前,他简直毫无遮掩地谴责、揶揄、嘲讽白宫和国会山的在朝精英们,攻击民主党的各项政策(当然不是站在真正平民的立场,而是感到民主党太迁就弱势群体,于富人不利)。他是个反智主义者,从不读书。如果说,他的平民粉丝们是由于社会经济地位低下而没有条件读书,而他是因为忙于建立全球房产帝国、还要觊觎白宫宝座、企图以最高政治权力来保护和继续扩张其经济帝国,所以无暇读书。他只相信自己的直觉,拒绝圈外专门家的建言,对于每日“情况简报”之类的行政传统不以为然。在当选后与外国领导人的交往中,特朗普还一反建制精英们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绅士传统,竟然敢于无视国务院的指引、不讲外交语言、凸显其“平民”个性。

同时,他所选择的内阁成员也别具一格。据美媒分析,他不像民主党政府那样,注意收罗那些挂着“学者”头衔的御用文人,而是赤裸裸地选择跨国企业的高管们,以及多名曾经横行世界、指挥杀人不眨眼、甚至引以为乐的高级军事将领,来替他操办内政外交,将白宫表里一致地充实成为与内外敌人进行经济和军事博弈的战争指挥部。例如,被特朗普物色为国务卿的、世界最大非政府石油天然气公司在任董事长兼总裁蒂勒森,也像他一样藐视在朝精英,并相信自己的直觉,具有一付“民粹”的假面具。蒂勒森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位官僚生产过哪怕是一桶石油。”在2013年一次电视节目上,蒂勒森形容他在处理国际事务时的做法:“最终,所有的事情都要受个人关系影响。在无论哪个国家里,当你要作重要决定时,你必须直视那个国家的元首的眼睛,对他说:‘这是我作出的承诺。我也需要你作出相应的承诺。’”作为商人而非政治家出身的特朗普自然很欣赏蒂勒森这种风格 -- 俨然是具有全新思维和雄才大略的平民新晋政治家!

但是有一点他是无论如何无法掩饰的,不但掩饰不了,而且显得更加肆无忌弹地张狂,那就是:他的内阁成员还是像以往政府成员那样富有,而是不少像他本人一样的亿万豪富,被美国媒体评为“史上最富”的一届政府。特朗普本人多次对《福布斯》杂志所做的资产评估嗤之以鼻,称自己是百亿富翁(但是他至今拒绝公布资产实情和报税记录)。他至少在25个国家的500家企业有利益关系。《福布斯》杂志网站2016年12月22日报道,特朗普所提名的内阁成员财富总值达到45亿美元,这还不包括特朗普本人及当时尚未确定的农业部长和退伍军人事务部长人选的财富。据更早些美媒《Politico》预测,特朗普政府内阁23个人的财富将超过350亿美元,这等于拥有772万人刚果共和国2015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同时还超过了100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按照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同年12月初的估算,特朗普当时内阁成员的总身家达到147亿美元,是前总统乔治·W·布什政府的30多倍。他们拥有的财富超过美国三分之一最不富裕家庭的财富总和,是全国家庭平均收入的18万倍。显然,这些人离开真正的平民何止十万八千里!而特朗普的组阁路线与其政策意图是完全一致的。他们主张为富人减税、放松对大资本业界的管理、削减社会福利、取消环保机制……但是这一切,都被说成是为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辉煌)”,也就是摆出一付“平民爱国者”的高大姿态!

显然,在他们治下,能够“辉煌”得起来的不可能是组成美国基本群众的平民。也许他在某些非本质方面的“特立独行”、故作朴直,正是用来掩盖他为美国大资产阶级利益服务这一根本目的的。不少平民百姓居然相信他们的“爱国”谎言,这正是民粹主义盲目性的一大悲剧。这是那些将特朗普送进白宫的下层白人制造业工人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失业→贫穷→低教育→视野狭窄→上当→进一步贫困化——这就是美国大资产阶级金钱“民主”背后的秘密和实质。

摘自《道法社会主义:二十一世纪人类意识形态革命》政治理论篇,第二章第三节;该书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2021年5月出版,购买可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陆寿筠:兼利主义——社会主义民主应有之灵魂
·陆寿筠:遵道民主集中制
·陆寿筠:层级递进式选举制
·陆寿筠:认识结构的层次递进性
·陆寿筠:基层经济民主是民主的基石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