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陈良:王衍清谈误国 
作者:[陈良] 来源:[《学习时报 》2017-07-21] 2017-07-30


西晋“八王之乱”后期,东海王司马越击败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等反叛势力,掌控了西晋局势,在晋惠帝死后拥立司马炽,是为晋怀帝。司马越自任太傅辅佐朝政,辅政期间专横跋扈,杀戮朝臣,大失众望。就在西晋内乱之际,北方游牧民族迅速崛起,不断进犯中原。永嘉四年(310年),胡虏侵逼郊畿,司马越不能自安,请求征讨石勒。当年十一月,司马越率领十万甲士出征,屯兵项城。稍后,苟晞起兵讨伐司马越,指责司马越“使天下淆乱”,内忧外患使司马越于翌年三月忧惧而死。

司马越死后,众人推举太尉兼太傅军司王衍为统帅。王衍眼看贼寇蜂起,惧不敢当,就推辞说:“我年少时无意做官,凭借家世和资历,逐渐到此地位。今日事关重大,怎能让不合适的人接任统帅?”王衍推荐王范,王范婉言谢绝说:“您是天下第一名士,您不接手谁敢接手?”众人随声附和。王衍无法推托,只好接下担子,出任统帅。

随后,王衍率领大部队奉送司马越的灵柩归葬其封国东海。与此同时,石勒率领轻骑兵在后面追赶,王衍等浑然不觉。至苦县宁平城,石勒号令骑兵围攻晋军,王衍惊慌失措,“将士十余万人相践如山,无一人得免者”。王衍和诸多王公大臣成了俘虏。

石勒是王衍的“粉丝”,一向仰慕其名望与风采,故而以礼相待。可是,王衍接下来的表演,却令人大跌眼镜。石勒召见王衍及西晋王公大臣,询问西晋旧事。王衍侃侃而谈,叙说西晋败亡原因,坦言责任不在自身。石勒一开始佩服其谈吐,对他颇为欣赏,与他谈了好久。说着说着,王衍为了讨好石勒,竟然奉劝石勒称帝。如此无耻行径,着实令石勒恶心,禁不住大怒说:“你少壮被朝廷重用,如今名满天下,身居三公高位,怎能说无意于仕宦?败坏天下的,不是你们又是谁?”除了王范,其他王公大臣与王衍表现差不多,都为自己开脱。石勒对他的参谋孙苌说:“我走遍天下,没有见过这些奇葩!”像王衍之类名流,在石勒看来不过如此。中看不中用,留之无用。不过,石勒对王衍还是手下留情,叫人不要动刀子,而是推墙把他压死。

死一个王衍其实无关紧要,问题在于,十万晋军主力毁在他手里,直接导致西晋的灭亡。所以,后人每每提起这段往事,总会发出王衍清谈误国的感叹。

王衍口头上常说自己“少无宦情”“不预世事”“不以经国为务”,其实,他这是假装清高,自欺欺人。他热衷于清谈,无非是借以炒作,把自己炒成名士首领,从而实现一箭双雕,既赢得话语霸权,又获得实际利益。所谓话语霸权,就是他成为言谈霸主,即便“信口雌黄”,人家也会买账。所谓实际利益,不外乎高官厚禄;除了早年当过县级干部,他大部分时间在朝廷做大官,以至位极人臣。除了成功运作自己,他还巧妙运作女儿婚姻。他的女儿,一个嫁给愍怀太子为妃,一个许配贾充之孙贾谧。一边归依太子,一边缔结后党,在当时宫廷倾轧中,无论哪一方获胜,他都能成为赢家,至少立于不败之地。他还有一女为裴遐妻,而裴遐是东海王司马越妃裴氏从兄,因此他与强势的司马越又增加一重关系。通过女儿婚姻,王衍为自己买了三重保险,哪怕皇室争斗热火朝天,他都会有惊无险。

王衍深知,清谈在当世颇有市场,一旦成为大腕,既为士林推崇,也会被朝廷看重,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所谓清谈,主要是谈玄。王衍虽然以谈玄闻名,被当世奉为宗师,但名不副实。史籍除了记述他推崇何晏、王弼“贵无”思想而反对裴頠“崇有”之说等寥寥数语,找不到他对玄学有什么贡献。

清谈,虽能欺世盗名,但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尤其是战争,战争不相信清谈与名气,只相信谋略与实力。对此,王衍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当司马越去世众人推举他为统帅时,他坚决推辞。可是,紧要关头,你不担当也得担当,谁叫你平时名声那么响。可惜,王衍毫无军事才能,当统帅不到一个月,就中了石勒的埋伏,把西晋的本钱败得精光。

王衍首次带兵失败,倒也情有可原。问题是,王衍被俘之后,竟然劝石勒称帝。他无非是在算计,等到石勒称帝了,他照样养尊处优,终日手持麈尾清谈。只是,石勒肚子里虽无玄妙学问,但有做人的底线,能够明辨是非与忠奸。对于王衍的卖身投靠,石勒并没有笑纳,因为他压根儿瞧不起王衍的厚颜无耻。

王衍平生喜爱夸夸其谈,没有留下什么名言,倒是临死前说出耐人寻味的话:“呜呼!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王衍这段话,既是对自己喜好清谈作出反思,也是对来者提出警示。

仔细思量,清谈误国并非王衍一个人的过错。清谈,最早可追溯到东汉末期。当时有很多太学生、士大夫评议朝政、针砭时弊,遭到把持朝政的宦官势力摧残与迫害,史称“党锢之祸”。原为太学生领袖的郭泰,为了明哲保身,“一变其具体评议朝廷人物任用的当否,即所谓清议,而为抽象玄理的讨论”。在言论禁锢之下,郭泰由清议转向清谈。到了魏晋时期,尤其是司马氏集团执掌政权以后,“钳制舆论,镇压异己,不择手段,弄得社会紧张,气氛恐怖,道路以目”。嵇康因为率性直言而招致杀身之祸,他的好友阮籍由于任诞谈玄得以安然无恙。自阮籍之后,朝野上下盛行清谈之风,形成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清谈,不仅没有风险,而且名利双收,于是士人无不乐意为之。

不过,偌大的国家,仅靠司马家族是不行的,必须与士族共同治理,于是擅长清谈的名士纷纷进入朝廷任职,王衍就是其中最有名的代表人物。然而,善清谈者未必有治国理政能力,一旦把他们推上显要高位,终究会误事或误国。





相关文章:
·陈良:王衍清谈误国
·朱永嘉:西晋王衍——一个空谈误国的典型案例
·陈良:一项法案终结一场内战
·上海通报社保基金案 陈良宇强调反腐不放松
·陈良宇要求上海市党政干部带头倡导八荣八耻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