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陈良:一项法案终结一场内战 
作者:[陈良] 来源:[学习时报2016年7月18日] 2016-07-28

  公元前91年末,古罗马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内战,史称“同盟战争”。位于意大利中部和南部的八个罗马同盟国家率先发难,举起反抗盟主罗马的大旗,其他同盟国家纷纷响应,风起云涌的战火直接指向罗马。当国家陷入四面楚歌、危急存亡之际,罗马人所需要的不仅是军事实力,更需要政治智慧。

  战争缘起

  战争爆发前夕,罗马护民官马尔库斯·德鲁苏斯提出一项法案,授予罗马同盟国的公民以罗马公民权。其实,盖乌斯·格拉古早在30年前就提出过类似的法案,对拥有拉丁公民权的人授予罗马公民权,对居住在意大利半岛的其他人授予拉丁公民权。遗憾的是,这个法案因李维乌斯·德鲁苏斯“搅局”而夭折。30年后,他的儿子马尔库斯则步其政敌后尘,而且提出一步到位的法案,让所有意大利人民获得罗马公民权。

  罗马共和国是在很小的罗马城邦基础上发展壮大的,从王政时代到共和时代,罗马势力逐渐从意大利半岛拓展到欧亚非三大洲。一直以来,罗马人把亚平宁半岛同盟国的人民称为“意大利人”,这些人拥有拉丁公民权。较之罗马公民,他们是次一等公民。拉丁公民没有投票权,也没有资格担任公职。随着罗马的不断扩张,同盟国公民与罗马公民并肩战斗,承担相同的义务,却没有相同的权利。

  护民官马尔库斯经常与各同盟国权势人物接触,了解各国人民的诉求。出于强烈的危机意识,他决定提出授予意大利人罗马公民权的法案。然后,此法案提交公民大会讨论,却引起一片混乱。马尔库斯关于法案的说明演讲多次被怒吼声打断,反对者不仅有以执政官为首的元老们,而且包括众多贫穷阶层的平民。按说穷人应该欢迎社会变革,可他们却不肯与盟邦人民分享公民权,关键在于怕丧失罗马公民的优越感。

  按照法律规定,在进入表决之前,护民官可以行使否决权,以使法案不必诉诸表决。为了避免正面冲突,马尔库斯果断行使了否决权。回家途中,马尔库斯遇刺身亡。

  此前,有人要动员一万名意大利人到罗马游行示威,因为犹豫而没有行动。护民官遇害,恰似火上浇油,让意大利人的不满情绪达到沸点。原指望以和平方式解决罗马公民权问题的盟友们大失所望,各部落开始秘密联络,准备与罗马决裂。而罗马方面,以为解决了马尔库斯,就可以把问题扼杀于萌芽状态,从此平安无事了。殊不知,心怀不满的盟友已经暗暗行动,战争一触即发。

  两败俱伤

  公元前91年岁末,一位罗马官员在阿斯库鲁姆恐吓群集于剧场的民众,被激怒的民众打死,战争的导火索由此点燃。意大利中部和南部的八个部落联合起兵,正式向罗马宣战。这八个部落决定组成新的国家,国名就叫“意大利”,首都设在亚平宁山麓的科尔芬尼乌姆。

  一时间,“叛乱”的烽火四起,形成进逼罗马之势。罗马方面大为震惊,不得不赶紧调兵遣将,做好迎战的准备。这是一场知己知彼的内战。公元前90年,双方在各地进行了多次激烈交战。上半年意大利方面占优势,下半年罗马方面占优势。无论是南路军和北路军,都受到严重的挫败,伤亡极大。意大利方面,损兵折将也很厉害。

  “同室操戈,相煎何急!”战火蔓延之处,满目疮痍,残烟、灰烬、瓦砾、血迹。许多罗马阵亡将士的遗体来不及运回罗马,只好就地埋葬。执政官战死后,他和一些知名公民的遗体被运回罗马,由政府举行国葬。送葬的首都居民面色悲伤,心中焦虑:兄弟阋墙,两败俱伤,究竟鹿死谁手,还是一个未知数。

  危机化解

  公元前90年冬天,交战双方进入休整状态。执政官卢奇乌斯·尤里乌斯·恺撒返回罗马,因为另一位执政官已经战死,他必须回首都主持公民大会。这一次,他向公民大会提出了一项老调重弹的法案,提议接受战争之前各同盟国提出的要求,授予所有同盟国家公民以罗马公民权,前提条件是各同盟国必须结束对罗马的战争。这项法案被称为《尤里乌斯公民权法》。

  《尤里乌斯公民权法》正式成为法律之后,很快收到明显的效果。那些犹豫不决的部落不再观望,欣然接受了罗马公民权,明确表示站在罗马这一边。参战的同盟国之所以反对罗马,理由就是争取公民权,既然权利已经落实,就失去了战争的口实。“意大利”首都失陷之后,指挥官昆图斯·西罗逃到南部山区继续抵抗,由于战争的名分不存在了,士气比较低落。至公元前89年,随着昆图斯·西罗的战死,历时二年的“同盟战争”宣告结束。罗马虽然元气大伤,却未曾出现东方国家君主们所喜闻乐见的情景,它既没有深陷泥潭不可自拔,也没有从此一蹶不振。

  毫无疑问,《尤里乌斯公民权法》的出台,对结束内战起到了重要作用。它不仅化解了罗马与盟邦之间的主要矛盾,而且促进了罗马的国家转型,原来聪明地加盟罗马的城邦国家和部落,从此成为罗马国家内部的自治体,意大利与罗马逐渐融为不可分割的整体。战争的代价是惨重的,不过一方争得了平等的权利,一方实现了成长的转型,总算没有让将士的鲜血白流。


相关文章:
·陈良:王衍清谈误国
·陈良:一项法案终结一场内战
·六成日本民众不赞同新安保法案 指其“没必要”
·普京向俄杜马递交法案 禁止俄官员开境外账户
·美国以立法形式为排华法案道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