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钟兆云:上将刘亚楼的最后岁月(一) 
作者:[钟兆云] 来源:[历史树2016-01-23 ] 2016-01-27

                                     刘亚楼上将

带领空军走上“标兵”之路
    刘亚楼自1949年7月受命组建人民空军以来,励精图治,历经朝鲜空战、台海大空战、国土防空,使新中国空军跨越式地跻身为世界空中三强。在刘亚楼卓有成效的影响和带动下,空军成为解放军最好的军种。1962年,毛泽东提出“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翌年,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林彪提出“解放军学空军”,空军被推到了最前面,成为榜样中的榜样。也是在这一年,以刘亚楼为首的空军被中央军委树为全军的标兵。
    1964年2月14日,中央军委办公会议决定要大力整顿机关作风,并提出要宣传空军领导机关建设的经验,推广空军雷厉风行、狠抓“两头”的作风。后,中央军委领导又说:“在以刘亚楼同志为核心的空军党委领导下,搞成了一个较好的作风,也有了一个较好的基础,被军委立为全军的标兵。”
    2月16日,刘亚楼主持召开空军党委常委会,就落实中央军委指示、整顿机关作风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刘亚楼说:“军委要宣传空军,空军怎么办?第一,一定要谦虚谨慎;第二,一定要加强向地方和军区、军兵种学习;第三,一定要埋头苦干,拼死拼活地工作,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2月中下旬,在叶剑英元帅、罗瑞卿总参谋长率领下,各军兵种、院校和北京部队的首长先后来到空直机关大院参观。2月26日、27日,在中央军委召开的学习空军经验现场会上,刘亚楼从12个方面汇报了空军机关建设的情况。
    3月13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在人民大会堂召集了一个有4万多军民参加的大会,由刘亚楼介绍空军的工作经验。那个年代,在人民大会堂介绍经验的只有两个人,一是时任石油部长的余秋里,另一个就是空军司令员刘亚楼。
    “九一三”事件后,因为林彪的关系,社会上流行着空军是假标兵的非议。吴法宪晚年称:“刘亚楼代表空军党委总结的五十多条经验教训,那都是一条一条按照事实来进行总结的,每一条都是事实。我们并不愿意被立为标兵,主要是考虑当标兵压力太大,负担太重,这个排头兵不好当。况且,立空军为标兵,不是刘亚楼能够说了算的,甚至也不是林彪个人所能定的。首先是北京市委把空军大院树立为卫生标兵,这引起了林彪的一些想法,然后由他报告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经中央和毛泽东同意之后才树立起来的。”
    20世纪90年代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震回忆:“20世纪60年代,军委号召向空军学习。那时,刘亚楼司令员抓工作有股子狠劲。为了抓落实,他有句口头禅,叫做‘三方对六面’。也就是不掩盖矛盾,有问题就摆到当面。我很赞赏这种工作作风。我下部队时,也常用这种方法,敢于较真,敢于揭露矛盾。”
    这也许是空军建军以来最辉煌的一段时期,有人称之为“刘亚楼时期”。
一听“医院”两个字,刘亚楼倒先急了
    1964年8月初,美国制造“北部湾事件”,全面扩大侵略越南战争,把战火烧到中国南部边界。中国政府决定从各方面全力支援越南的抗美救国战争。侵越美军为了查明中国的军事部署,不断派飞机对中国边境进行袭扰和侦察。
    刘亚楼为此又忙开了,南来北往,东奔西跑,夜以继日。当时,空军在西南边境只驻有少数歼击航空兵部队,防空力量薄弱。在刘亚楼调遣入广西、云南的干部中,除了“U-2飞机的克星”、高炮师副师长岳振华外,还有抗美援朝的空战英雄、空十二师师长郑长华等人。把空军作战计划上报中央军委后,刘亚楼就跟随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出访罗马尼亚了。
    20世纪60年代初,罗马尼亚在赫鲁晓夫的指挥棒下,也一度卷进反华逆流,中罗关系陷于冷淡。1964年,罗马尼亚党政最高领导人乔治乌-德治决心摆脱赫鲁晓夫的控制,中罗关系开始有了转机。在罗马尼亚国庆20周年之际,罗方希望中国领导人前去访问,还说罗马尼亚总理已先后两次访问中国,“中国同志欠我们的账”。在罗方的倡议下,中罗两国决定以互派高级党政代表团庆贺两国国庆为契机,相互沟通,联手反抗赫鲁晓夫大国沙文主义。毛泽东把首次赴罗祝贺大庆这副重担交给了李先念、刘亚楼等人。
    8月16日上午,中国党政代表团踏上了赴罗的航程。代表团在罗马尼亚受到热烈欢迎,规格比其他国家代表团都要高。富有外事经验的中国国防部副部长、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充当了李先念的得力助手,给罗方领导人留下了美好印象。
    访问日程安排得很满,一向精力充沛的刘亚楼,在最后几天忽然显得疲倦,体力不支,食欲不振,眼睛周围泛起一圈黑晕。李先念关切地说:亚楼同志,你的脸色不对头啊!他毫不在意地说:没什么关系,只是拉肚子,可能是水土关系。他强打精神,时刻注意保持中国军人的威仪。
    国庆盛事成为中罗两国关系由冷变热的分水岭,代表团为走活毛泽东反霸战略棋局立了一功,毛泽东对此十分满意。
    回国后,刘亚楼腹泻厉害,面容又黄又瘦,相隔不过一个月,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本身是医生的妻子翟云英催丈夫快去医院检查。一听“医院”两个字,刘亚楼倒先急了:不行!还得准备向中央汇报呢!拉肚子没多大关系,等等再说吧!
    刘亚楼埋头准备向中央的汇报材料。接着,又找来几位干部到家中谈工作。过了几天,又到南京主持空军“四个第一”落实座谈会。
    到南京后,刘亚楼拉肚子更厉害了,但一天还作八个小时的报告,晚上除找干部谈话外,还要批阅大量文件。秘书劝阻无效,便报告翟云英。翟云英很是担心,打电话给随去南京的空军副参谋长姚克祐,请他督促刘亚楼检查一下身体。刘亚楼知道后,打电话安慰妻子:我这边不要紧,你不要小题大做。翟云英说:你对工作认真负责,我不反对,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总不能不注意吧?一部机器还有个维护时间呢,何况身体。
    话筒里传出刘亚楼的声音:不要紧,垮不了!毛主席那么大年纪了,还日夜为全国、全世界的事情操心,我有什么理由不拼死拼活把工作做好!
刘亚楼提出了一个“甩上去”的战法
    此时,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频繁入侵中国大陆,也容不得刘亚楼休息。美国在扩大侵越战争的同时,频频派飞机侵入中国领空,重点对云南、广西一带的军事目标进行侦察。
    美军鉴于造价昂贵的U-2飞机屡遭覆亡,于是使用新研制的火蜂1型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自1964年8月29日至10月中旬,该机窜入两广、闽浙沿海及中(国)越(南)老(挝)边境地区达九次之多。美军无人驾驶飞机高度可达1.8万米,速度1179公里/小时,航程1282公里。机上装有多架高性能特殊照相机,综合运用无线电遥控和程序控制进行制导,即能完成间谍侦察摄影任务。为了躲避解放军导弹的攻击,该机还配备了相当先进的电子干扰系统。为了打下这种给中国国防安全造成重大威胁的美军无人驾驶飞机,空军于9月底至10月上旬,先后增调比较先进的国产歼-6型飞机至江苏徐州、江西向塘、广东遂宁、广西南宁等地。歼-6最高能飞1.75万米,高度不及无人机,追着追着就进入螺旋状态,拿它没办法。
    有人建议用地空导弹萨姆-2去打,但刘亚楼认为这样做代价太大。苏联政府单方面撕毁援华协定后,不仅撤走了在华全部地空导弹专家,而且停止了原计划援助中国的另外四套萨姆-2地空导弹,不再供给零部件,中国的兵工厂还没来得及将此导弹仿制出来。1958年以来从苏联引进的五套萨姆-2,只有62发导弹,打一发少一发,弄得导弹部队训练时只能摆摆空架子,连实弹打靶也不敢搞。打不下这种飞机,不知惹恼了多少飞行员。
    刘亚楼琢磨打法,并把有关指战员叫到北京磋商。他提出一个“甩上去”的战法,就是精确计算好美军无人机的航线,并预先设伏,在敌机到来的一刹那,加速冲过最高升限开火。
    10月13日,美机从友谊关窜入广西南宁及海南岛地区,空一师作战分队副大队长邹广如驾驶歼-6飞机迎敌,在1.76万米高度上先后对敌机进行了三次攻击,最后炮弹打光了,也未命中目标。邹广如决心驾机把这架在中国领空肆无忌惮的美机撞下来,与敌人同归于尽。但因高空空气稀薄,飞机操纵系统反应较慢,邹广如动作过猛,结果造成失速,飞机进入螺旋状态。在完全失控的情况下,邹广如只得饮恨跳伞,飞机坠毁。一架歼-6飞机价值数千万元,给国家带来多大的损失呀!更重要的是一击不中,无功自毁,对空军部队是个沉重打击。邹广如返回基地后,引起了许多议论。
    有人说他好大喜功,想露一手,结果丢了脸,摔了飞机。在讲评会上,师首长也批评他蛮干,“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摔了飞机,放跑了敌人,邹广如心里难过,思想压力很大。
    病中的刘亚楼得到作战部队对这次作战情况和部队情绪的报告后,立即复电空一师:“你们的心情我都了解。出了事故总结教训是必要的,但要抓准,不能批评飞行员蛮干。这不是蛮干,这是勇敢,有这样勇敢的飞行员,我们应该自豪,但是要进一步研究一下战术,怎样利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打下敌人具有优势装备的飞机。士气可鼓,不可泄,我相信你们!”刘亚楼的指示在前线部队传达后,引起强烈反响。邹广如热泪盈眶,激动地说:司令员真是了解我们飞行员的心啊!
    该怎样把空中强盗揍下来呢?电报发出后,刘亚楼犹嫌不够,又组织工作组,飞往战地实地研究战术。工作组成员有空军副参谋长姚克祐、军训部长吴恺、作战部长梁璞及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吴富善等,都是空军能征善战之将。刘亚楼还通知空七军副军长林虎从驻地南宁赶来参加会议。
    在遂溪期间,刘亚楼多次邀请参战的飞行员、指挥引导人员、雷达操纵员和军、师级干部等参加调查座谈会,着重对以往的战斗情况进行详尽分析,力求掌握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的性能、活动规律和未能将其击落的原因。经过连续两天卓有成效的工作,弄清了情况,从兵力部署、作战指挥、战术技术和各种保障工作方面,提出了改进措施。(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迟浩田上将:妈啊!
·钟兆云:上将刘亚楼的最后岁月(三)
·钟兆云:上将刘亚楼的最后岁月(二)
·钟兆云:上将刘亚楼的最后岁月(一)
·美上将抛“南海军事化” 解放军少将当场连续发问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