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陈先义:我们还有多少思想文化“领土”亟待收复? 
作者:[陈先义] 来源:[红色文化网2022-2-22] 2022-03-08


编者按:作者看到了文化主权旁落问题,但是究其根本原因,不是“审美权”和“历史解释权”的部分丧失导致了文化主权的旁落,而是本土学术体系的缺失和文化主体性的流失,使我们失去了中华文明的大本大源、失去了大是大非的判断能力。这才是导致文化主权旁落的根本原因。我们需要重建中国古典学术体系,而不是将中国文化简单地理解为琴棋书画、中医养生……


贸易战中亏损盈余是可以计算的经济数字,国土防御中的领土得失也是可以凭尺寸说话的,这都是看得见摸得着,是比较容易引发公众极大关注的安全问题。因此,打贸易战,打的是物价货币之战;国土坚守,守卫的是国家每一寸领土。但是,在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就不一样了,这里的“领土”界限不是那么泾渭分明。存在着有了损失我们却还没有觉察的情况,甚至是有了较大损失,相当多的人却还蒙在鼓里。换言之,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比之捍卫经济安全、守卫国土更加严峻也更难打的战争。

长久以来,毋庸讳言,其实在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很多方面,存在着即将失守,或者已经失守的极大危险。我们面临的是,要夺回我们那些失守的阵地及“领土”的严峻局面。这绝非夸张之言,看一看眼下为大众困惑不解,甚至令人愤怒的某些问题,我们就知道这个形势有多么复杂和严峻。

 如果说造成思想文化的“领土”丧失的因素很多,那么我认为摆在第一位的还是人民群众“审美权”的部分丢失。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审美传统和审美权力,这与国土主权一样,是极其重要的。美国和西方早已看到这个事实,因而,西方对我们人民群众“审美权”这项意识形态主权的争夺,布局极早,完备而且隐秘。他们认为,不在这个问题上颠覆中国人的传统认知,要想彻底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那必将是一个极其艰难的事情。

美国中央情报局于1952年就开始对中国制定了一整套颜色革命战略,其中的第一条就做出这样的明确规定:对中国青年“鼓励他们放弃共产主义教条,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鼓励他们色情奔放,鼓励美丑错乱,放弃传统,培养堕落和对性的兴趣,让中国青年去掉传统的羞耻心,特别以娱乐文化形式为传播手段。”应该说,美国中央情报局在这个问题上渗透是一以贯之,始终未有停歇的。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伴随着国内一批公知教授秉承美国主子的意图,对“性解放”进行了毫无节制地大肆宣传,造成我们曾经消灭了的伤风败俗的丑恶现象现象,一夜间死灰复燃,道德观念、廉耻观念在外国文化的入侵下,短短几年之内极速滑坡。有人说,这种腐朽现象的旧态复萌,完全是贫穷无知所致,因为穷人家的孩子没有知识。我认为,这个“贫穷无知导致腐朽现象”的说辞描绘的完全是表象,没有说出实质。可以对比的是,那些什么被取缔的“XX人间”“XX性都”里的堕落女性,有相当多的人非但不是没有知识,而且还是在读大学生,甚至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在我看来,造成这一现象的最根本原因,美丑善恶观念被完全颠倒过来了。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羞耻之心,就可以为了钱把出卖肉体;放弃道德的底线,便觉得一切都变得无所谓。

 我们还发现,如今那些贪官污吏,除了掠夺国家和人民巨量财富之外,还总是包养十个、几十个甚至更多的“二奶”、“小三”。在今天这个年代,私生子的批量出现,并且还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数字,使得一些人不再以之为耻,反而当作是一种本事和荣耀。如果一个人的审美和道德出现这样的垮塌,作为动物属性的“肉欲”便被无节制的释放出来,这样的人和出笼的禽兽还有什么不一样吗?这个关于性道德的价值观一旦垮塌,那么西方势力所期待的那种放纵和自由,便也就达到目的了。

在西方出品的文化产品以及受西方价值观影响的国内文化产品的洗脑下,在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我们已经丢失了很多道德高地和“领土”。因为我们的民族传统道德和社会主义倡导的文明,一度成为被抛弃和讥讽的对象。十八大以来,中央认识到意识形态领域和文化阵地工作的重要性收复很多之前的失地,但是在这方面,我们的任务还是相当艰巨的。因为我们国内有相当一部分学者和社会公知,至今依然在拼命把性解放当作一面旗帜大加招摇。我们很多小说家们,以善写脐下三寸为能事。你能说,我们那些走向风尘的贫寒女子,你能说她们没有受那些用巨量或隐晦或直白的文字写就的出版物影响吗?你能说她们没有受传播黄色内容和价值观的资本网络媒体影响吗?你能说那些竞相瞄准床上戏做票房大文章的导演们的影视剧作品,不是对青年们的一种教唆吗?

不久前,关于美国人用倒三角的“眯眯眼”来侮辱和丑化我们中国人的广告视频,曾经激起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怒。也许有人会说,那不就是一个特殊一点的眼睛形象和妆容吗?何必认真?是的,但是你知道吗?正是因为还有相当一些人没有把它与美国人的阴谋及意识形态相关联,很多懵懂的年轻人便盲从了西方的审美标准,这些年轻人甚至还包括一些特别著名的高校的学生。我们的意识形态领土,就是在这样的麻木不仁中一点点被切割的。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现象,都是被美国人赋予了“颜色革命”功能的。

还有,当极个别的画家,在天安门前竖起中指,并且照下照片,而后复制了张贴于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以此表达对西方审美的崇拜和对中国文化的羞辱。对此,你能说这些东西不比射向中国人的子弹更具有杀伤力吗?同样我们不会忘记,当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曾经用开枪表达对西方行为艺术狂热追随的画家,最后堕落到跑去国外做赤裸行为的艺术,被瑞士警方带走,再后来终于走向支持港独,一步步走到了中国的对立面。有鉴于此,今天那些以丑为美,在大庭广众之下,半裸地表演书法的所谓“艺术家”们,他们张扬的还仅仅是艺术吗?审美的“领土”的丧失,人民是人民群众极大的忧虑。更不能允许的是,那些以艺术的名义,贩卖丑陋,张扬邪恶的坏东西,居然能够走向市场,在资本的包装下换取巨量的财富,你能说我们这个阵地今天完全属于我们吗?

“小娘炮”现象的出现,就是西方敌对势力谋划了几十年的。早先,美国是在日本和韩国进行小娘炮的培养试验,你不要以为他们是仅针对日韩,他们的最终目标还是中国。美国人让“小娘炮”占领这块阵地不过是第一步,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改造我们下一代的审美情趣,从根本上对一代青年进行政治转基因。你想想,如果一个国家的青年,都崇尚不男不女的“阴阳人”,渐渐地这个国家便丧失了英雄主义,如果男人都没有了英雄气和阳刚精神,那么这个国家的军人还能够上得了战场吗?我们很可能成为鸦片战争前的中国人的状况,一个大清王朝因为流行吸鸦片而找收不到身体合格的士兵,这是英国人对大清的一个重大阴谋;今天,娘炮战略,更是西方针对我们释放的“精神鸦片”,是帝国主义对我们和平演变战略中一个极为恶毒的损招。看今天每一个小娘炮的后边,都跟着成千上万的追星族,他们手摇荧光棒,拼命替这些不男不女的人捧场吆喝,甚至花的还是父母的血汗钱,你能说,这里边不包含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精心设计吗?

这个阵地,我们是必须要下决心全部收回的。如果任凭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我们不仅面临巨大风险,我们将没有未来。美国人鼓励台独、港独,利用的都是年轻人,在美国中情局策动的分裂反对中国的活动当中,中情局的特务们在青年人身上大把撒钱,把台湾、香港搅得一团糟。不要小看了小鲜肉、小娘炮,这绝不是娱乐玩玩,这是美帝国主义为搞垮我们实施的一个大战略。争夺青年的阵地,我们必须寸土不让,必须务求全胜。这决定了民族未来。

与审美权部分丧失相比,另一个领域的“领土”主权更不可不引起警惕,实际上这个领域已经发生了很大问题,这就是我们对于自己的历史解释权。我们的历史,解读权力如果不能把握在自己手里,如果只能跟着洋人的棍棒走,我们将面临巨大危险。西方在这个领域与我们打了几十年的争夺战。在这个争夺战中,他们便是通过各种方式,对我们的历史肆无忌惮的进行虚无。比如,美国人诋毁我们抗美援朝战争,我们内部的敌人也便打起了配合战,他们引用各种所谓的历史材料,证明抗美援朝劳民伤财,是一场不该打的战争。敌人要恶搞丑化我们的英雄和领袖,国内的公知们便起身响应,从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开始,一个个对我们的英雄烈士进行丑化和污蔑,对我们历次革命战争的英雄们,比如董存瑞、黄继光、毛岸英、邱少云、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等等,进行全面侮辱和诋毁。我们发现,这些文章,都是一个套路,往往先是由栖身海外的反动公知炮制,而后发表在港澳台的报刊上,再传播到内地。最终结果,毒害了大批国内年轻读者,不管我们用正史怎么去解释和反驳,敌人造成的危害都是既成的事实,是无法估计的损失。

对思想文化这块阵地,可以值得警惕的地方太多。比如价值观、是非观等等,这些西方的东西之所以能够长驱直入,能够在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度占据一席之地,就是因为我们长期以来忽略了这个领域的争夺战。尤其是在某些人的鼓吹和误导下,有那么一个时期,好像凡是西方的东西都是正确的,凡是美国的东西都是可以照搬的。而对待我们自己的经验和历史文化,他们却认为都是糟粕,都可以随便糟蹋,可以随便颠覆,连对自己领袖和英雄也是毫不放过。今天,我们痛定思痛,打赢思想文化领域的领土争夺战,再也不能满足于喊喊口号;我们要付诸于行动,要真正提高对我们民族文化的高度自信,要依靠全体人民,同心协力捍卫思想文化领土,夺回那些丢失的阵地。打赢思想文化领域的这场仗,极其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坚决地、毫不留情地与那些潜藏在我们内部的为数不少所谓汉奸公知进行彻底的斗争。明显的敌人是不足惧的,最可怕的是隐藏在我们队伍内部的蛀虫。鲁迅先生的话,至今都是警世之钟。

正如毛主席和列宁同志所告诫我们的:革命胜利了,站在我们面前的敌人被打倒了,但是他们换了种方式,隐藏在我们的队伍当中,他们的人还在心不死,与他们的斗争我们一刻也不能放松。

文章来源:红色文化网2022-2-22



相关文章:
·陈先义:我们还有多少思想文化“领土”亟待收复?
·普京:有必要再一次解释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全文)
·翟玉忠:还我文化山河——我们的学术历史使命
·翟玉忠:“和”与“道”,国人理解它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李玲:中国为什么能?我们开启了经济学理论新时代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