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付金才:一劝冯天瑜,别一边享受秦朝红利,一边大骂秦始皇 
作者:[付金才] 来源:[作者惠赐] 2021-01-14
202112日,“论衡”微信公众号发表了行将80高龄,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冯天瑜批评电视剧《大秦赋》的文章《“史剧”与“史观”》,著作等身、不断笔耕的冯教授认为《大秦赋》史观反动,并说:“劝君少颂秦始皇,觉得民治定比君治强”。

冯教授如何评价《大秦赋》姑且不谈,先劝冯教授,消消气儿,年龄大了,气大伤身。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可以说“人之到老,其心也平,其言也和。孔子说:我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冯教授望八之年,高于耳顺之年近二十岁,一听到某些信息,心浮气躁,口出充满愤恨之言。
冯教授《史剧与史观》一文,很多地方充满不平极端情绪,请看:
把暴君美饰为爱民仁者,将尽斩同类、厉行文字狱、剿灭公论的阴谋家胤禛褒扬为“得民心者得天下”,扭曲历史真实,惟此为甚!
秦皇所为,全然出自一己私欲。为达此目的,可以利用一切、也可以破坏一切。秦王称帝前后的实践,是一部奴役七国臣民的血腥历史。
几代秦王皆奉行商鞅残民、弱民、穷民、愚民政策。中国文化本来长于“治民”,乏于“民治”,而秦制之下,民众更绝无问政权,有的只是服从君令,庶民任君宰割。而滥杀黎民,是秦政的家常便饭,秦将白起一次坑杀四十万赵国降卒(此种屠俘之残暴程度,在世界战争史似无第二例),嬴政挥师攻陷赵都邯郸、魏都大梁、楚都郢,皆行屠城,宫廷、民居洗劫空,贵胄、文物全数移往咸阳。列国称秦军为“虎狼之师”决非虚夸。秦王对自国秦人也极端残忍,除橫征暴敛、敲骨吸髓外,还征调数十万黔首长年修建阿房宫(后来项羽焚烧此宫,大火延烧数十日,足见其广大),又几十年如一日修建骊山陵墓(尚未开掘的始皇陵估计是世界规模最大、藏品最富的帝陵,仅以其附件——秦兵马俑规制之宏大,便可推想皇陵的伟岸),完工后,为保守陵墓机密,数以万计的民伕格杀无论。这在世界史上亦属罕见。
在统一战争过程中,秦始皇、秦二世对自己的文臣武将乃至王族亲贵也极度苛酷残忍,吕不韦、韩非、李斯、蒙恬、芈氏等有大功于秦政者,皆死于非命。秦代开启诸朝屠戮开国功臣之恶例,这正表明中国专制君主政治是一部绞肉机
秦代确立的专制君主集权政治传延两千年并不断强化,在中国历史上是一柄庞大的双刃剑,积极作用、消极作用皆不可低估。在近古以至近代,消极作用日益昭彰,君主专制集权成为阻碍中国社会近代转型的重大惰因。故在文明转型的近现代为君主专制大唱赞歌,把秦始皇抬到德越三皇、功过五帝的位置,让今人对其顶礼膜拜,是莫大错误。
统一战争中起重要作用的秦廷君臣(包括秦始皇本人)几乎无一人得到好死,这正是秦政残暴无情属性的必然表现。对此类历史现象,若能如莎士比亚《哈姆雷特》《李尔王》那样加以鞭笞,则大有历史教育作用,而《大秦赋》反道而行,竟扭曲历史实情,为秦廷君臣涂脂抹粉,给暴虐、狡诈的秦政乔装打扮,为一部鲜血淋漓的绞肉机披挂粉色锦缎,真不知是何用心。
秦朝二世而亡,连推行秦制者也以悲剧收场,从商鞅到韩非、李斯、扶苏、蒙恬,以至于秦始皇本人,皆不得好死
冯教授一文中,遍布充满仇恨、血腥、残暴、死亡等带有负面情绪的字词,形容伤害身体和死亡就有血腥宰割滥杀坑杀屠俘
屠城死于非命屠戮绞肉机双刃剑无一人得到好死绞肉机不得好死等个十几个之多,冯教授内心怎么有这么多仇恨,写出这么多带有血腥味儿的令人联想到死亡的文字。
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根据西方文化和人格特点认为人有生本能和死本能,主使着人的言行。弗氏提出死本能是基于西方文化背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殉教而死,西方宗教有末日审判。中国文化以生为核心,生生不息,面向未来。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周易》说:“天地之大德曰生”。冯教授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熟知中国元典,还写过《中华元年精神》一书,不过中华文化乐生重生思想对冯教授影响不大,冯教授的文字中才处处带与死有关的有血腥味道。
秦始皇统一全国,统一文字度量衡等等事业,冯教授也是承认的。秦国统一全国、修建长城、驰道等确实给那个时代的人民造成痛苦和伤害,那个时代的人民怨恨秦始皇、仇恨秦国,完全可以理解。秦始皇病死巡视途中,没能寿终正寝,秦朝也二世而亡,没能万世。但是秦朝为后世中国留下了丰富的遗产和红利。最大的红利就是中央集权统一的郡县制国家,统一成为中国政治的最高价值。人民在强大中央集权国家治理下安享太平,安居乐业,汉唐、明清等便是这样的时代。中央集权国家衰落的时代,人民饱受战争的蹂躏之苦,所以才有宁为太平鸡犬,不为乱世良民的俗语。太平盛世是秦朝留给中华民族的红利。
要革命,就会有牺牲。要统一,就会有战争,就会死人。作为安享统一和平红利的后人应该充分理解这一点,读史使人明智就有这层含义吧。正如前面所说,在统一战争中牺牲的人民,在秦始皇和秦朝治下为国家统一和建设中付出劳动甚至生命的人民,可以怨恨秦始皇,怨恨秦朝。我们同情更感恩始皇帝和秦朝时期的人民的付出,是他们血汗、死亡和牺牲为炎黄子孙留下了统一和平的红利。然而组织带领那个时期的人民实现国家统一的是秦始皇以及始皇帝的祖先,所以贾谊才说:愤六世之余烈,振长策于海内。
正因为统一成为中国政治和文化的追求,历代英雄豪杰为统一国家的治理进行不断探索和实践,才会有我们今天的生活:凭着一口汉语、一笔汉字、一张身份证,不用翻译,不用通关,自由地在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470万平方公里的领海内工作生活。这其中就有秦国和秦朝的贡献。秦国成为过去,秦朝已经成为历史,始皇帝和秦朝是功在当时,利在千秋。秦朝时期人民劳动和牺牲的红利,我们在分享。秦朝时期的人民有资格埋怨吐糟始皇帝和秦朝,作为今天的我们,包括望八之龄的冯教授,没有资格埋怨吐槽甚至辱骂始皇帝和秦朝。一边享受秦朝的红利,一边吐槽,这是忘恩负义之举。冯教授对秦始皇和秦朝极尽抨击之能事,两千多年的始皇帝肯定没有伤害过冯教授,冯教授怎么有那么怨气发到秦朝身上呢?是单纯吐槽秦始皇?还是指桑骂槐?
魏晋南北朝时期,武汉极为落后,故民歌有曰:“宁饮长沙水,不食武昌鱼。”由于中央集权统一国家的不断发展,武汉成为九省通衢,成为中国中部地区的特大城市、政治经济中心,教育文化中心。武汉大学便位于武汉,冯教授即执教于武汉大学,现在于武汉安享晚年退休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冯教授也是在分享统一国家的红利呀。
冯教授是研究中华传统文化史的教授,从历史发展的高度认识历史人物和现象,是文化史研究者的基本素养,而对秦始皇和秦朝的认识,冯教授显然不是从历史发展的高度出发的。
冯教授如何认识秦始皇和秦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冯教授如许高龄,接触到以影视形式颂扬秦朝《大秦赋》,引发那么多的负面情绪,不利于老人家的身心健康,毕竟气大伤身。冯教授如果不喜欢《大秦赋》,不看便罢,练练太极,跳跳广场舞,安享晚年的退休生活最重要。



相关文章:
·冯天瑜、范军,你们想让中国再分裂、再死人吗?
·付金才:一劝冯天瑜,别一边享受秦朝红利,一边大骂秦始皇
·付金才:《大学》三纲“止于至善”为初始,“明明德”为终极,朱熹倒置本末
·付金才:从石家庄寺院碑记看明朝士大夫对佛教的批判
·付金才:《大学》之“至善”即《中庸》之“明强”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