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蔡历:学术界与实践界的背离已成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 
作者:[蔡历] 来源:[公众号“蔡氏意学”2019-03-10] 2019-03-15

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我认为是学术界与实践界的背离和对立。学术界已经成为实践界继续前行的最大绊脚石。

当经济崛起之后,中国崛起的主要任务已经转移到文化上来,中国亟需文化的崛起。但是当今的中国存在两种文化,一种是学术界的假文化,另一种则是实践界的真文化。所谓的文化的崛起,并非凭空再造一个新文化,也不是去故纸堆里去找一个已经消失的死文化,而只需把实践界的真文化发扬光大即可。但是,学术界的假文化却已经成为实践界真文化的否定者。因此,学术界已经成为中国文化崛起的最大障碍。中国要真的实现文化的崛起,非要对学术界进行一场深刻的革命不可。

在深入讨论之前,先做一个简单的定义。学术界是指以大学为中心的官方的学术和教育系统,实践界则是指经济领域和政治、政府领域。学术界与实践界的背离,主要是指学术界的理论和价值体系,与当今中国经济实践和政治实践的背离,不符合经济实践和政治实践的实际。


下面我举一些具体的例子和现象,来说明这种背离,先从经济领域开始。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迅速崛起,这被学术界称为“奇迹”。之所以是“奇迹”,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实践超越了任何的经济理论,不符合任何理论的常规情况,不符合任何理论的预期。换句话说,中国的经济实践从根本上来说,并非是遵循任何的经济理论,而是遵循自身的文化传统和习惯。创造这个奇迹的正是被用于经济发展的中国文化自身。

尽管当日之中国已经不是40年前的中国了,尽管中国已经创造出经济奇迹了。但是,中国学术界中的经济学却还是那个旧的经济学,无论那个门派,都是40年前就产生,而且都是西方人提出的。尽管中国的经济实践已经证明那些经济学是错误的,但是,中国的学界却依然在守着那些经济学,以那些所谓的学术理论为饭碗。

最为讽刺的是,如果按照学术界经济理论的标准,已经超越任何国家而创造经济奇迹的中国经济体制,居然还是落后的,不符合“标准的”市场经济的标准!中国还需要经济向那些理论靠拢,让中国的市场更“标准”!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在铁的事实面前,学术界的理论还嘴硬。实际的事实是,学术界已经远远滞后于经济实践的发展,已经远远背离当今中国的经济实际。不是中国经济应该变的更标准,而是中国经济自身就是标准,需要改变的是学术界,是那些骗人的经济理论。

我本人就是学经济学的,但是在大学课堂中,我就认为什么经济学呀,管理学呀,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浅说陋见,压根称不上什么学问。此后多年的经济研究工作,也让我越来越确信大学时的判断。

经济学本来就不应该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因为人的经济行为从来就不是独立的。从个人来说,他的经济行为、经济表现,取决于他个人的文化背景。这里的文化并非学历,而是一切影响其心理和精神的文化背景。对一个国家和社会,其经济表现则决于它自身的文化和历史。

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经济的真正决定因素,不是什么经济规律和经济理论,也压根不存在独立的经济规律和经济理论,而是其自身的文化,而文化则来自传承和历史。中国为什么能够创造经济奇迹,原因就在中国拥有特殊的文化和历史。因此,中国经济发展的真经,中国经济现象的真原因,不应该到经济理论中去找,而只应该到中国文化和历史中去找。

下面说一个下政治领域。

在政治领域,学术界与实践界的偏离更离谱。政治学、政治系比经济学经济系更需要被取缔。

与经济实践一样,中国的政治实践并非是遵循学术界的理论进行的,而更多地是遵循自身的文化和历史。如果说,中国的经济已经创造了奇迹的话,那么中国的政治应该已经创造了更大的奇迹。

但是,为什么学术界都在讴歌中国的经济奇迹,却对中国的政治奇迹闭口不言。因为按照学术界的“标准理论”,政治和经济是分开的,经济是经济,政治是政治,政治不能干预经济。经济奇迹只是经济的事。而且经济发展是有硬指标来衡量的,譬如GDP,但是,与经济截然分离的政治,其发展水平是没有硬的衡量指标的。

想想看,即便是中国经济已经在硬指标上创造奇迹的情况下,学术界的标准理论依然认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是落后的,不够“市场化”,那么对于没有硬指标的政治体制,岂不更是如此。说什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落后于经济体制改革,说什么中国还不够民主。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中国的经济体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中国的政治体制比经济体制还要先进。我的底气源自哪里?源自中国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背后的实际支撑者——中国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中国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

衡量政治体制先进和落后的基本标准是什么?恰恰不是学术界任何的政治理论,而是中国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一条基本政治原则:“不与民争业”。

最早记录这一原则的是董仲舒,在他给汉武帝的“天人三策”中。但是绝不是说是董仲舒发明了这原则,他自己说的很清楚,这是“太古之道”,董仲舒只是一个记录者。后来司马迁在《史记》中对这一原则也进行了记录,但是却改成“不于民争利”,而且这个版本比“不于民争业”还要流行。其实“不于民争业”比“不于民争利”更能说明问题的本质。

“不与民争业”实质上是一个行业分工问题,在各行各业中,硬生生地逼出一个独立的行业——政治业来。“不与民争业”说的是,只要你进入政府做了官,尤其是高官,拿了国家的俸禄,就不能再从事任何产业。用现在的话说,一旦你从事了政治业,你就被剥夺了经营任何产业的经营权。这样政治业就被切断了与其他任何产业的直接联系,就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行业。

从整个人类历史来看,唯有中国存在这么一条政治原则,而且自古就有,自有政府时就有。这是让人很震惊的,也意味着,在从古至今的整个人类文明史中,唯有中国存在真正独立的政治业,唯有中国存在专业化的政治。唯有独立的、专业化的政治才是真正的政治,真正的政治唯有中国有。

相对于中国,西方的政治则一直是不独立的、不专业的,因为他们没有“不于民争业”政治原则。在历史上,他们政府的国王和高官都是大地主,大产业的所有者和经营者。在当下,被誉为在政治体制上最为先进的美国,他们的在任总统就是个大地产商,他的女儿也是大商人,即便登上总统宝座,他们的生意照样做。

现代文明是非常讲专业化的,各行各业都讲专业化,但是,在极其重要的重要领域,西方却不讲专业化。这一点就体现在没学术界奉为至宝的“全民选举”。以美国来说,他们的总统选举的整个过程,就政治业来说,就是非专业的选民去选举非专业的总统候选人,结果非专业的特朗普就脱颖而出。

为什么中国的政治体制决绝全民选举,原因很简单,中国的政治一直是独立的、专业的,对于选举国家领导人这个如此重要的政治专业问题,决不能交给非专业人士,同时,非专业人士也绝无可能成为候选人。

这些都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中国不仅继承了专业化的领导人选举做法,而且也继承了意在维护政治业独立和专业的,古老的“不与民争业”的传统。在当下的中国,高官依然绝对不允许经营其他产业,同时高官的家属、子女的产业经营行为也被严格限制。官商勾结依然是中国政治的禁区。

因此,在当今世界,依然唯有中国的政治是真正独立的、专业的,其他任何国家的政治,包括被认为在政治体制上最先进的美国,都是不独立的、不专业的。

因此,我说中国的政治体制世界最先进。但绝不是说,中国的政治体制已经完美了,没有缺点了,也有,即便如此,也是世界最先进的。

但是,学术界中的政治理论,却置最重要的政治原则不顾,置独立性和专业性不顾,反而去拥抱和讴歌那些来自西方的,落后的非专业非独立的政治原则,去拥抱和讴歌“官商合一”的政治体制。并且以这些本来落后的政治原则、政治体制为先进,反说中国当前的政治体制为落后,岂非颠倒乾坤!

下面再说一下科技领域。

经济崛起和国防崛起的背后,一定是有科技支撑的。如果说,中国在经济上已经创造了经济奇迹的话,那么在背后一定存在着一个科技奇迹。

但是,学术界的标准理论可不这么认为。科技领域的标准理论认为,科学和技术是两回事。中国在技术上或许做的不错,但是科学上依然落后,因为中国缺乏为科学真理献身的科学精神,缺乏科学思维,

中国人缺乏科学精神,不是为科学真理而科学的重要例证是,中国的科学家不是为了科学真理而工作,而是在国家的科研机构,服从国家的指令,为了国家而工作。同时,很多科学家做到一定程度之后,更感兴趣的是高升做官,而非继续从事科学。

这是没错的,在中国具备最崇高价值的,唯有国家,而非什么科学真理。在中国最伟大的科学家并非是为了科学真理而工作,而是为了报效祖国而工作。以报效祖国为最高荣誉,则源自中国固有的文化和历史。

祖国代表什么?代表“公”和“道义”。实际上,前面说的中国自古以来就存在的独立的政治业,就是道义业。中国的政治从本质上来说就是道义政治,中国的政府就是道义政府,国家就是道义国家。政府是国家的代表,也是道义的代表。

所谓的“科学真理”,其实就是脱胎于基督教中依附在上帝身上的神学真理、哲学真理。科学推翻了上帝,但是却继承了依附在上帝身上的真理和真理观。究其实质,科学真理与基督教的神学真理并无二致,都是一种虚构。

因此,在科技中,的确非为两部分:科学和技术。但是,科学为虚构,唯有技术为真实。中国的确缺乏科学精神,一如缺乏迷信神灵的宗教精神一样。错的不是中国,而是所谓的科学真理、科学精神本身。

以祖国和道义为最高价值,以技术为实的中国式科技体制和科技思维,才是真正正确的、合理的。因此,“科技”应该改一下名称,而叫“道技”或“义技”。

通过技术研究的确可以发现新技术,但是凭借发现新技术就说自己发现了“科学真理”,与昔日宗教时代凭借一些技术就说自己已经接近上帝、与上帝合一一样,是骗人的鬼话。上帝不存在,科学真理同样也不存在。

因此,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应该抛弃科学真理的理论和观念,而重拾自身固有的道义、义理传统。道义、义理是真实的,因为其基础是真实的人心、人性。而所谓的科学真理与神学真理、哲学真理一样,是虚构的,也是背离人心人性的。



相关文章:
·蔡历:学术界与实践界的背离已成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
·王锐:中国历代法制实践之经验
·张文茂:毛主席晚年实践绝不是“晚年错误”,而是新的飞跃
·马社香:毛泽东教育理念及实践的初步探索一一朱旦华访谈录
·张文木: 教育要讲政治、重实践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