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付金才:蒋介石真的尊重知识分子吗?——以“文化人”亡“文化” 
作者:[付金才] 来源:[作者惠赐] 2017-05-23

(▲蒋介石与胡适合影)

    2016年网络和微信圈流传过一篇题为《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骨气,让人五体投地》的文章,介绍了蔡元培、胡适、马一浮、刘文典、熊十力、闻一多、马寅初、傅斯年八位民国大师级知识分子在蒋介石、孙传芳等军阀面前所表现出来的不畏权贵的骨气。首先我们对民国大师的骨气确实十分钦佩。其次此文给读者的印象是蒋介石很尊重知识分子。同样是在2016年,一篇题为《蒋介石无法抢救出境的大师们?文革期间一个不剩!》【1】在网上流传,是明确标榜蒋介石抢救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学术名流,是想在台湾保存中华文脉,言外之意,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新中国是反对中国文化的。蒋介石真的是敬畏中国文化吗?真的尊重知识分子吗?

如果蒋介石尊重中国文化,尊重知识分子,为什么在1934年11月指使军统特务暗杀当时报业巨头史量才。九一八事变后,史量才不满蒋介石“攮外必先安内”政策,以《申报》为平台大量宣传抗日,揭露国民党的腐败,兴办公益文化事业,培养爱国抗日青年。蒋介石终于按耐不住,采用见不得人的手段结束史量才的生命。顾炎武在《日知录卷十三》中说:“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近代这句话被演绎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个宣传抗日保国的媒体巨人却招致蒋介石如此的嫉恨,莫非蒋介石希望的知识分子和青年都去走汪精卫之流的“曲线救国”之路。

如果蒋介石真的尊重知识分子,为什么在1946年7月暗杀反对内战的文学家李公朴、闻一多。

《人民文摘》2013年第7期发表《军统最后的暗杀名单》,透露1949年2月蒋由毛人凤草拟、蒋介石钦定的军统最后暗杀的名单。草拟暗杀对象的标准是心存异志、危害党国的危险分子。具体名单全文录下:

李宗仁、龙云、白崇禧、黄绍、刘斐、李济深、李任仁、李宗煌、朱蕴山、梁漱溟、柳亚子、彭泽民、邓初民、王绍鏊、马寅初、洪深、翦伯赞、施复亮、孙起孟、傅作义、邓宝珊、董其武、何思源、陈仪、杨杰、卫立煌、张澜、罗隆基、章乃器、章伯钧、史良、沙千里、黄炎培、张东荪、王造时、储安平、贺耀祖、范朴斋、程潜、唐生智、陈铭枢、蔡廷锴、蒋光鼐、卢汉、刘文辉、邓锡侯、邓汉祥、潘文华、鲜英、卢焘、顾毓权、荣德生、袁翰清、刘人爵、张严佛、唐伯球、邓介松、肖作霖、陈云章、安恩溥、龙泽汇、陈汝舟、李宗理、杨玉清、唐鸿烈、麦朝枢、林式增、黄翔、骆介子、毛健吾、祝平、骆美轮、李炯、朱敬、瞿绥如、罗大凡、郭汉鸣、徐天深、刘绍武、王慧民、郭威白、黄耀、彭觉之、杨德昭、宋庆龄、张学良、杨虎城。

蒋介石根本不考虑是否是知识分子,只要是心存异志危害党国的危险分子就要暗杀,蒋介石自己亲笔将宋庆龄纳入暗杀名单。其中多数为当时学界政界名流,不少为高级知识分子,如梁簌溟、柳亚子、马寅初等。

这样我们便对蒋介石尊重知识分子的真相认识得更加清楚。蒋介石尊重或保护或想抢运走的是那些“只知学术,不问政治”的知识分子。如果是心存异志,危害党国的知识分子,名望越高,就越应该杀掉。

明末清初之际,因为理学心学的盛行,儒生名士空谈心性,没有具体能力挽救明朝的灭亡,至少还有一些知识分子为明朝殉国。所谓“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鸦片战争以后,尤其是新老军阀统治中国的民国时期,一批具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一方面坚守学术研究,一方面投入到反帝爱国的政治斗争中。这些知识分子构成了当时民主党派的主体。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平时只知读文献,不闻天下苍生何,美其名曰为学术而学术。蒋介石害怕的是关心中国社会发展的知识分子,一心想除之而后快。蒋介石想抢运的是那些所谓以读书为安身立命之业,不关心国家兴亡和民生疾苦的知识分子。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核是内圣外王,仁民爱物,北宋大儒张载认为民胞物与,提出儒者要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担当和抱负。南宋心学大师陆九渊则提出“宇宙内事即吾分内事,吾分内事即宇宙内事”。对社会对众生的责任和担当一直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典型特征,明朝心学清谈兴盛,虽无力保国,毕竟还有殉国之人。而到了民国,一批知识分子竟然将不关心时事、不关心民生疾苦,埋头于文献标榜为“为学术而学术”。而当漠视民生的学术研究和知识分子成为主流的时候,国家前途、社会公正、民生幸福无人关注、无人考虑,国家社会人民便没有了光明和未来。什么是亡天下?什么是亡文化?当主流知识分子为学术而学术的时候,就是亡天下、亡文化。“文化精英”在浩如烟海的文献中陶醉到白头,列强、军阀肆无忌惮盘剥着社会,“文化精英”们尽入列强军阀的“为学术而学术”之彀中了。蒋介石重视那些“为学术而学术”的知识分子,将他们运到台湾主持台湾的文化教育工作,让台湾的青年一代在无意义的故纸堆中消磨青春,将普通简单学术问题的复杂化、碎片化,目的只有一个引导台湾人民不关注国家大事,只关注个人利益,不思考台湾的未来,只关注细枝末节。特殊利益集团最喜欢什么样的人民?最喜欢鼠目寸光、不务国家长远未来的人民。近几年台湾青年热衷于反服贸、太阳花和台独等现象,就可以发现台湾青年是多么肤浅。而这肤浅的根源则在于蒋介石以“为学术而学术”的知识分子主持台湾教育的举措。

蒋介石终生皈依阳明心学,可以肯定的是他将王阳明“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领悟透彻了,故才设计出以 “为学术而学术”的文化人主持台湾的文化教育,使台湾文化学术沦落为空疏无用之学,使台湾青年丧失了历史通识和对社会未来的责任感。

中国文化的内核是内圣外王,青年要有对国家社会人民的使命和担当。1957年11月17日,毛泽东主席和小平同志等领导人在莫斯科大学礼堂接见中国留学生。毛主席一开头就对留学生们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只要有这样的使命和担当并扎实践行,就是在传播和弘扬中国文化。中国文化的代言人不应该是那些毫无担当只知皓首穷经的“为学术而学术”的人。而当主流学术不注重现实,厚古薄今,重言轻行,徒逞口舌之快,没有厚重的胸怀,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肤浅的社会。中国改开后三十年,上述学术风气俨然成为主流,在一定程度上蒋介石是这种学风的始作俑者。海峡那边九泉之下的蒋介石如果得知大陆的学风正如他所愿,是否也会在凄凉中露出一丝得意之笑呢?!

注释:

【1】网址:http://learning.sohu.com/20160402/n443215050.shtml,访问时间,2017.5.23.2017.5.23.


相关文章:
·翟玉忠 付金才:《黄帝四经•经法第一篇•六分第四》 会讲讲义第一至第三段
·翟玉忠 付金才:《黄帝四经•经法第一篇•君正第三》会讲讲义——第四至六段
· 翟玉忠 付金才:《黄帝四经•经法第一篇•君正第三》会讲讲义——第一至三段
·张国刚:汉武帝真的“独尊儒术”吗?
·王树增:重庆谈判蒋介石底线——毛泽东任新疆省主席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