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周小平:我们除了纪念张国荣,还应该纪念他! 
作者:[周小平] 来源:[草根网] 2017-04-07

也许今天许多人都在朋友圈纪念明星张国荣,这很好,说明我们不是一个善于遗忘的民族,而男星张国荣也的确是值得大家纪念的爱国敬业艺人楷模;但今天我们或许还应该记住另外一个男人,因为一切的繁华都必须建立在铁血的护佑之下,而这个男人就是在16年前捍卫祖国领空时壮烈牺牲的,因此得以安享和平岁月的我们必须永远将他记住。

他走的时候是33岁,和我今年一样大,当时的他已经有了自己心爱的妻儿,所以他的牺牲不是年少冲动,而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血性男儿在面对步步紧逼的强敌时所爆发出的一种不屈、冷静、悲怆与无奈的奋起绝唱。他叫王伟,座驾是编号为81192的一架歼8战机,牺牲于2001年。

90年代的中国积贫积弱。尤其是1999年中国驻南大使馆被炸以后,美国步步紧逼,贸易封锁+精准打击中国的方案再一次被提上议事日程。而要封锁中国,首先需要侦查的就是中国的战略核潜艇力量。中美陵水撞机事件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当时美国的侦察机就像逛自己的后花园一样没事就在中国的领空盘旋拍照、侦查,然后戏耍一翻中国的老旧战斗机之后傲然离去,据说这种情况让当时的领导气得摔碎了好几个茶杯,并把茶几拍得山响。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整个中国沿海的国防、工厂以及城市就这样暴露在美国人的枪口之下。从1993年银河号到1996年台海危机再到1999年轰炸大使馆,美国人的枪口从未转向,直指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人头。从事后的照片里我们看到81192在高昂着机头,与美国的侦察机保持平飞。这种不寻常的姿态表明当时这架飞机已经处于危险飞行的边缘。因为像歼八那样的二代战机,根本就无法维持这样的低速。但王伟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死也不让放这架美国的侦察机飞进来,中国海的海空虽然宽广,但是我们已经不能再让。

歼八快要失速坠毁了,机身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有传言说美国飞行员迫降陵水机场后还翘着嘴角竖了中指。也许在他看来,当时那架中国飞机正确的选择应该是让开通道,加速离去,否则就会机毁人亡。可是这次我们真的不能再让了啊,我们让过了银河号,我们让过了海峡危机,我们让过了炸馆之耻,但如果这次再让的的话,就是要中国让出战略潜艇的出洋基地,这是共和国的底牌。底牌如果被掀,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的忍耐都将失去意义。

这一次,我们不让了,不知道当时王伟脑海中是否有闪过93年银河号上那群面对美国军舰、烈日暴晒、断水断粮而坚决不吃一粒美国粮不喝一滴美国水的中国汉子。这一次,我们不让了,不知道当时王伟脑海中是否有闪过96年台海危机时,美国航母趾高气扬地警告中国要小心一点的画面。这一次,我们不让了,不知道当时王伟脑海中是否有闪过99年中国使馆被炸后同胞们血肉模糊的以及中国外交官在被炸碎的残骸旁无声矗立,形单影孤的画面。这一次,不让了。

在失速前的最后一刻王伟的战机和美国侦察机贴在了一起,他用这种方式告诉美国人,中国人的忍耐到此为止。面对即将发生的撞击,美国飞行员脸上的表情也许僵硬了,也许还有手忙脚乱的闪避。顷刻间,王伟化作了守护海天之间的忠魂。

——我想在那里最蓝的大海扬帆,绝不管自己能不能回还。

81192坠毁后,中国军民在南海展开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搜救行动。但是,尽管中央军委多次要求要不惜一切代价运用一切手段全力进行搜救,尽管海军司令亲自指挥搜救工作,但王伟还是永远地消失在了茫茫大海当中。而那架美国侦察机则在遭受撞击后摇摇晃晃地迫降在了中国,后又被美国接到了夏威夷基地,受到了美国媒体疯狂的赞美。美国媒体CNN的主持人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拿王伟的名字开涮(WRONG WAY),中国政府一直坚持要求布什赔偿,但最后美国赔了34567.89元这样一个带有侮辱性的数字。

王伟是有梦想的,2012年当中国航母舰载机首次试飞成功归来的庆功宴上,81192的照片和王伟生前的一副油画被静静地挂在墙上,而所有参加庆功宴的人都纷纷为其鞠躬。和九十年代中国遭遇的危机所不同的是,南海撞机事件发生在新世纪,离我们是如此之近。81192已经不再仅仅是一架飞机,而是一个符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腾。

从航母辽宁号上起飞的那架飞机编号为552553。当它起飞成功的瞬间,一句凝聚了很多中国网友心声的对话就在网络上爆炸般地流传开来。

“81192,这里是552553,请您返航!

“552,553,这里是81192,我已无法返航,你们继续前进!重复!你们继续前进!

81192是中国积弱年代的最后一次颤音,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年轻人都已经不再知道这件事,不再知道我们这个民族刚刚经历过什么。有时候我在想,如果王伟知道他在2001年时拯救下的那些呀呀学语的孩子当中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在长大后因为西方舆论的洗脑而仇视他的话,他还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吗?他还会愿意牺牲自己,拯救我们吗?我想,他会的。因为即便是换成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每一个时代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使命,王伟的使命是保护我们的家园,而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则需要保护中华民族的文化和思想。因为是男儿,虽千万人吾往矣。

十几年过去了,如果一个生活在2001年的北京人突然来到今天的北京的话,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到了纽约或者外星球。记得2002年我第一次到北京的时候大街上空空荡荡,鲜有几辆汽车,国贸“CBD”还有大片的荒地,被人戏称大北窑,很多空闲地被农户圈起来种菜,菜地里面晚上甚至偶尔会有野兔跑过,二环辅路上套着马车跑来跑去卖水果的小贩比比皆是。现在一个刚从纽约留学归来的朋友在北京南站的大厅激动地对我说:周小平啊,我跟你说实话吧,北京这儿可真的比纽约漂亮干净得多啊,这才几年啊,太了不起了。有一些东西改变了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

之前我在网上发了一组有关爆炸力学与核试验工程领域著名专家、总装备部某试验训练基地老将军林俊德的临终视频感动了很多网友。林教授1993年晋升为少将军衔。200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一直工作到去世前的最后一刻。躺在病床上时候,老伴和医生反复劝他休息,但他却说:坐着休息,不能躺,躺下就起不来了。直到将所有资料整理完毕才答应卧床休息,这一躺就没能再起来。最后为了尽可能的把自己的学术经验传递给后来人,他在生命的最后72小时,曾三次打电话指导科研组,两次召集课题组布置任务,整理了手上所有的技术资料,却没来得及给家人留下半句遗言。而当时这组微博被几千人转发和纪念。这让我感到欣慰,至少我们这个民族依然有人血未冷。

也正是因为有许许多多和林俊德教授一样的民族脊梁存在,才使得我们这个国家走到了今天。从2000年到2013年十余年间,中国一共有数百名科研人员、专家教授,牺牲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大多数人牺牲时,年龄都在50-60岁之间。面对美国军事包围圈的步步紧逼,他们发了疯一般地工作,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健康。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今天我们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西方阻止我们加入国际空间探索计划,所以今天,我们搞出了神舟!某些技术水平超过联盟号很大一截。

西方随时断掉我们的GPS,所以今天,我们搞出了北斗!GPS民用版精确到5米,北斗则精确到5厘米。

西方反对我们拥有航母,所以今天,我们有了辽宁号!同时还有两艘十万吨级的航母在两个造船厂同时开建。

西方在海外恣意欺凌中国人,所以今天,我们造出了-20”!除了苏美之外,再没有任何国家能把近300吨的钢铁巨怪送上蓝天。

西方曾经十万坦克压境,所以今天,我们造出了99-A!而出口减配版的MBT-2000坦克则驰骋在中东战场所向披靡。

西方人用先进战机恣意侵犯中国领空,所以今天我们造出了歼20!其先进程度,连美国的F-35都感叹不是对手。

西方人联合周边小国肆意占据我们的南海岛礁,所以今天我们造出了一大批052054056型科幻战舰,逐一收复领海。

西方人经常利用无人机霸占中国在非洲的盟友矿产资源,所以我们今天成为了世界上无人机最多的国家,甚至搞出了N款隐身无人机。

西方人对我们封锁高铁技术,他们一直笑话中国的火车只能跑150公里,而他们的能跑250公里。所以今天我们成为了地球上高铁技术最发达的国家,技术实力甩开西方几条街。

……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奇迹?是什么让我们不断逆袭?当然是梦想!实际上支撑着我们中国自1840年开始走到今天的,不是其他任何东西,就是梦想本身。

纵观人类历史,一个国家或民族被整体消灭的事件是经常发生的,尤其是进入大航海时代以来。印第安人和澳大利亚人的消亡就是铁证。这充分说明一个民族被另外一个民族所入侵最后的结果不仅是亡国更是种族灭绝。100多年前,当欧洲人和美国人的铁船冲破大洋的迷雾闯进中国的时候,中国的科技几乎可以说已经被满清政府毁坏一空,在从宋朝就开始发展起来的火炮和航海技术以及商路的开辟努力早已在封禁下化为尘烟。等待我们这个民族祖先的就是亡国灭种的威胁。幸运的是,那时候的经济体系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的依赖石油,那时的科技也才处于刚起步的状态,我们还可以勉强招架和追赶。更幸运的是中国人有一种不向外族人低头的民族精神,有一种:总有一天,我们要扬眉吐气!的梦想。正是这种精神和梦想让我们避免了成为美洲人、澳大利亚人一样被彻底从地球上抹去的悲剧,为此我们也承受了近百年的伤痛的欺凌。

当年中国被列强肢解,西方各国用所谓的民主制度到中国发展各自的殖民代理人,当年的中国实际上如同今天四分八裂的中东地区一样,被分裂成了众多小国,选举出来的总统袁世凯、曹锟等毫无作为,地方纷纷自立为王,西北王、东北王、陕北王……林林总总,分裂的后果就是进一步被弱化,任人宰割,大量的白银被一船一船地运往欧洲和美国。在当时有两个人十分清楚这一点,他们是毛主席和蒋介石。

原本美欧都不会允许中国走向统一,不过这时候好运再一次降临了。以国际共产主义在欧洲的萌芽和苏联红军攻占柏林这两件事导致了美国不得不腾出手来应对苏联这个意想不到的由穷人组成的超强联盟。这种对峙给了我们中华民族一个喘息的时间,让我们得以在两个超级集团之间找到保全自身的契机以及筹码,如果不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历史原因,恐怕我们早已经被肢解成若干个国家,过着和中东地区人民一样反复革命并替美国卖力卖命的生活。

在美国的压力和武器控制下,蒋介石始终没能获准通过武力来一统兵权,没法锻造一个真正强硬统一的民国政府,而是被迫游走于各地军阀势力之间寻求平衡。繁华的上海建设起来了,无数的工厂耸立在黄浦江沿岸,民国时期的上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吸尘器一样,源源不断地从中国内地吸纳各种资源、女人、财富、劳动力进入上海,为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人任劳任怨地白白贡献着这一切。由于自身军事设备受到美国的控制,蒋介石根本无法摆脱这种局面,也无法拥有一个真正统一的中国,而另一方面又不堪忍受压迫而自觉走到一起的中国共产党人开始崛起。

中国共产党的崛起让更多的穷人感到了摆脱目前这种生活现状的可能,所以他们纷纷投入到这一阵营。看到这种崛起力量之后,苏联从支持国民党转而支持共产党,而美国转为支持国民党。因为苏联希望把中国当成他们的一个省,美国人则极力希望中国成为他们的一个永世廉价劳动力工厂。尽管蒋介石和毛泽东最终都不会愿意如此,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也许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以争取到自身独立和自强的时间。这种对峙下的结果就是民国政府不断地输出资源换取军事装备,而共产党则从苏联拿到了一些基本的生产技术,就算是最初只能使用再落后的汉阳造兵器也没关系,能自主生产才是关键,所以共产党比国民党更为掌握真正的先机和实力。

但是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真正的危机是在蒋介石溃退台湾之后,新中国立刻就面临被苏联吞并的危险。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从苏联拿到生产技术的代价就是中国要全面苏化。当时的中国苏化非常严重,不仅要学习俄语还要到处张贴苏联领导人头像。但无论哪种结果,中华民族的命运在当时看来就是必然从地球上消失。但即便在那样近乎身处绝境的情况下,我们的父辈们也没有放弃迟早有一天要走向独立自主和繁荣富强的梦想。

有梦想就有机会。

虽然当时中国面临的形势万分险恶,但机会还是来了。随着国民政府的溃退以及美国在越战、韩战上的失败和溃退,实际上意味着苏联将美国逐出了亚太地区,这就使得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防线变得岌岌可危。而这个时间段内毛泽东先是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让中国从此独立,之后又开始批判苏修主义,代表了彻底与苏联决裂,争取到了民族的统一完整和长治久安的重要一步。同苏联决裂的举措在当时来说是极其符合时宜的,还没有核武器王牌的中国断然不可能抗拒苏联的钢铁洪流或者美国的坚船利炮。但是中苏交恶的事实却让美国在这个时候则不得不让步,允许华人核武器专家(如钱学森)等人回中国,为中国发展导弹和核技术。

当时的美国不会坐视中苏开战。因为在那种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中苏开战的唯一结果就是苏联吞并中国,从而形成一个对美国而言更为恐怖的对手。毛泽东清楚地看准了这一点,并在美苏争霸的对峙中找到了一闪即逝的空间和平衡,闯出了一条生路。这需要执政党的当家人有极其敏锐的政治素质,同时这也是历史送给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最大的幸运礼包。这个礼包让我们避免了成为伊拉克的命运,避免了成为智利和海地的命运,避免了成为津巴布韦的命运。这段历史时期已经过去了,所以这种幸运大礼包今天、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再接下来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中国历史了,今天我们可以称其为大低谷时期,也可以称其为大跃进时期。由于国际形势的紧张对峙,当时中国不得不选择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搞先军政策,否则就是再次亡国。虽然中国的大低谷时期和美国的大萧条时期一样导致了一段时期内出现了大规模的饥荒和饿殍,但是我们今天所能拥有的制衡力量基础也是在那时打下的。核潜艇、原子弹、火箭技术等等。也许今天有人会说那是一种过激反应,但那却是当时没有选择的选择。所以无论历史怎么变化,任何一个公正的人对毛主席的评价永远都会是有功有过,功大于过。

有了核威慑以及核反击力量,中国人才算真正开始了艰难起身的动作。一直到邓小平时期主导进行改革开放,开启了以资源输出为代价换取和积累原始资本和原始生产技术,以后日子才算渐渐好了起来。然而随着生活的日渐富足,渐渐的人们开始遗忘了我们一路走来的付出过无数牺牲和努力的历史,我们今天在晴空万里下快乐地生活着,这种全世界和睦相处的暂时性假象日益麻痹着人们的神经,使得我们忘记了敌人的邪恶和强大,忘记了生存的现实和残酷,更忘记了我们今天这一切安宁的生活是建立在唯一的一张王牌庇护之下的,而那张王牌就是核制衡。我们今天还有一个自己的政府,牢牢地将这张王牌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使得美国这头饿狼止步于安全范围之外。这个成熟的政府就是中国共产党,他就是手持利剑的持剑人

1991年苏联倒台后,我们又面临了一个重大危机:还没有发展成熟的制导技术使得中国当时不多的核弹根本就没有充分打击美国的可能,所以中国再次面临被美国肢解。然而当时美国出于对全球经济和航路的把控需求使得美国不得不先转而应对第一要务:即解决石油问题和欧佩克组织问题,优先集中力量在中东地区。为了达成自己的战略目的,他们不得不依靠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来作为其资源的输入和低端生产加工厂,虽然这样也许会令中国获取部分科技技术,但美国人当时也没有选择,这是命运女神的又一次眷顾。而邓公明晰这一切。有些人总以为好像共产党人对今天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似的,其实早在30年前邓小平的文章中他早就多次说过今天我们会面临的一切,包括南北利益问题,意识形态之争等。可以说从改革开放那一刻开始,今天的局面就已经注定。那么最后我们如果要想留下胜利的果实,应该怎么办?邓公留下了四项基本原则的嘱托,就是所谓的四个坚持。在这看似简单的四项基本原则背后体现的则是面对这个世界不可让步和触碰的生存底线。事关生存无以为上,因为生存之下一无所有!

三十年的斗转星移,不过是那一瞬间所选择的沧海桑田。

苏联的明克斯成为了中国的游乐场,未完工的瓦良格换上了中国的国旗载着中国的战机驶出了渤海湾,缓缓坠入大西洋的和平号空间站没能看到冉冉升起的天宫一号,曾经不可一世的苏27早已不敌歼10,更别提歼20。在大洋彼岸GPS也有了它的对手北斗星,民兵III也感受到了拂面而来的东风41。曾经掌握着先进生产力的苏联变成了依靠输出资源谋生的重复老路,而出口石油换取大米的我们变成了今天世界的生产和消费大国。随着一代枭雄苏联被民主之后的衰落,取而代之的是中国30年忍辱负重的艰难崛起。或者这过程中我们出现了意识形态入侵者,出现了各种分裂势力,还出现了一大批被西方舆论指挥棒操纵的公知,他们正在看不见摸不着的角落悄悄地污蔑我们的文化,大范围地散播思想瘟疫的种子。他们正在对我们灌输:别抵抗,自觉交出财富才是获得更富裕生活可能的洗脑教唆。但是,我们当中也一定会有人坚决地站出来与之抗争。而我周小平,不过是这其中微不足道一份子。因为我和我的家人及我所爱之人都生存在这片土地上,我们不能像一些拿着美金的公知或者移民海外的民斗那样自以为可以隔岸观火,(虽然最后他们也必然会落得狡兔死而走狗烹的结局。)我们也不能在美国的威逼下自觉自愿地放下武器甘愿为奴过着和拉丁美洲、地中海人一样的恐怖生活。所以,有一些东西我们必须要坚持。

今天我们终于有了可以和美国相媲美的军力。但是美国也不是第一次和军事大国对峙,并且他们有过制服军事大国的经验。因为他们知道怎样肢解苏联,所以他们也知道如何肢解中国。可是他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中国人那股永不屈服的精神和永不放弃的梦想,尽管我们提醒过他们。回想几十年前当年事已高的毛泽东在最后一次会见尼克松时说的那句话:你知道历史上有多少民族入侵过中国吗?尼克松没有做声,毛泽东继续自言自语道:可多啦,不过最后它们都被同化了。一语成谶。

总而言之,我们今天的这个家园来之不易,在我们百年近代史中很辛酸但也足够幸运,因为虽然和澳洲人、美洲人一样在全球工业革命带来的变革中我们都是在几乎没有科技基础的情况下起步,但我们没有分裂也没有被灭族,而是幸运地在美苏争霸的空隙之间找到了自己发展和崛起的空间,终于我们走到了今天,我们和美国的差距只剩一步之遥。只是,这种幸运不会再有了;美国已经彻底肢解掉世界上其他地区所有的大国,所以幸运女神也不会再次降临了;今天我们和美国之间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通过制衡来换取生存的空间,随着我们之间差距的日益减少,那么在不远地将来我们就会与他们正面狭路相逢,这是一个必然的结局,绕不开也躲不过。

硬实力上我们一点也不输于美国,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这一代人还有没有宁死不屈的精神,还有没有永不放弃的梦想?但我想这应该不是问题,因为如果这些年中国所经历沧桑与喜悦、悲怆与骄傲、愤怒与辉煌、耻辱与崛起、贫穷与发展、辛酸与昂扬都还不能让我们坚定自己信仰的话,那试问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去追寻?

中国史就是一部奋斗史,梦想早就开始,而且从未结束。如今互联网上常常会有人问:周小平,你说说,中国有什么了不起的?造出四代机又怎样?美国早就有了。神舟上天又怎样?美国早就有了。航母又怎样?美国早就有了。运-20试飞成功又如何?美国早就有了。探月又怎样?美国早就去了…… 但是美国早就有了又怎样呢?又能说明什么呢?90年代大款横行广东的时候,今天的中国富豪们大多数都还是存款只有几千元的小角色。人在面对逆境的时候往往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跪下去,一种是不妥协。而中国和全世界所有成功人士一样,都具备超强的逆商。从不认输,从不放弃,从不低头,几十年弹指一挥间,我们已经从一个人均寿命35岁且只能种苹果的饥荒大国,变成了今天现代化的中国。尽管今天的中国还不如美国,但那又怎样?中国的今天是我们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虽然中国的GDP总量高,但是人口多,算一算人均GDP就又差了美国好多倍。但那又如何?中国比美国差一万倍的时候,我们的父辈都没有选择放弃,到了今天只差几倍的距离时,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争?



相关文章:
·渊渊:秦国的崛起不一定是我们所认为的那样,让深度解读来颠覆我们的常识!
·韩毓海:这世上的书已经太多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读马克思的书?
·「父母皆祸害」:我们不能把一生都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哪怕是父母
·张晓彤谈中医:我们正在见证中医药的消亡!
·亚当·斯密:总有一种激情把我们引入歧途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