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蒜你狠”酝酿新年大反扑 炒蒜手法升级 
作者:[钱海澜 邱文佳] 来源:[中国证券报2010年12月30日] 2010-12-30

 

编者按:没有常平仓,只有个人仓储,其结果就是消费者和生产者皆受害,私人资本得利——中国古典经济学不能丢啊,西方经济学不能为我们在这方面提供清楚地答案!

    2010年初,“蒜你狠”这个颇有创意的词汇率先揭示农产品暴涨行情拉开序幕。“天价大蒜”的背后,是各路游资作祟。在“蒜你狠”的发源地“中国蒜乡”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多方走访调查发现,在国家稳定物价措施见效、蒜价下跌后,当地却有一股资金力量正伺机准备在新年前后将蒜价再次做高。更值得注意的是,炒蒜手法升级,不但以电子交易盘作为掩护手段,银行的贷款竟然也成为炒农资金一个重要的来源。

在国家对炒农游资监管日趋严格的背景下,金乡大蒜价格能否再次“狠”起来,或成为明年农产品炒作的风向标。但令人担忧的是,在整体流动性依然宽松的情况下,如何防止游资加剧农产品价格暴涨暴跌,成为监管部门面临的难题。

贱价抛售怕后悔 “小报”消息满天飞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南店子镇发现,近日大蒜现货与电子盘交易价格都有明显的上升。现货交易市场里一位管理员承认,大蒜价格近期的企稳回升与人为操作不无关系。

12月28日,5.O级白皮蒜现货批发价格达到4.9元/斤,相比11月底3.5元/斤的“底部价格”,回升了近50%。

当地一位多年从事大蒜买卖的经纪人老姚说,当地许多冷库的进货价基本都在5元钱左右,如果价钱不回升,能让80%以上的人赔钱。

实际上,今年的金乡大蒜,经历了一场价格波动。

2010年春节刚过,在灾害、减产等信息的炒作下,本地炒家开始大量囤货。3元多一斤的大蒜很快涨到了5元以上。到了新蒜上市季节,金乡的蒜农们开始惜售,至少要每斤4元钱以上才肯出售,与去年的收购价相比涨了3倍多。

蒜农惜售,冷库囤货,在这两种力量的联合推动下,大蒜入库价格一路猛涨,在7月最高达到了每斤7元以上。

金乡大蒜交易量占全国八成以上,其价格几乎决定了全国的大蒜价格。8月份,北京新发地农贸市场里大蒜批发价格达到7元/斤,农贸市场里达到了10元/斤。蒜价堪比肉价,“蒜你狠”终于引发了国家对农产品价格暴涨的干预。10月下旬以后,金乡大蒜出库价格开始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3.5元钱,在高点冒险跟进的炒家被大批套牢。

不甘心赔钱的人,采取了各种手段稳定价格,包括散布各种库存紧张的信息。在金乡大蒜现货交易市场门外,一个普通的公交站牌成了各种信息的散布场所:“大家清醒吧,不要再恐慌抛售了!春节肯定有7-8块钱的行情!”“贱价抛售,后悔晚矣!”各种各样的“小报”上的粗黑体的字样触目惊心:“现在大蒜冷库存量只有41万吨,只够市场三个月的供应,尚还缺口三个月,由此可见,蒜价上到6-6.5元是正常价格。”

“这些都是不甘心赔钱的蒜商们晚上贴上去的。”知情人说。散布这类信息的目的显然是攻心为主,制造惜售氛围,进而提高价格。然而知情人却告诉记者,这种呼吁大家惜售的做法,不过是掩护大户偷偷出货的“障眼法”。

冷库承包商老徐说,趁着这几天价格稍稍稳住,自己和其他几个大户都在偷偷开仓放货。现在价格回升只是暂时的昙花一现,明年的行情将会“更惨”。

“冷库今年囤积的量都不小。如果不趁着现在的行情卖掉,明年可能连两块钱一斤都卖不上!”他带着记者到田间转了一圈,绿油油的蒜田一望无际。他说:“今年冬天气温不低,蒜长得比往年好。今年老百姓种蒜赚了钱,把地全都种上蒜了,明年产量肯定要翻一番以上,价格怎么能不跌下去!”

与老徐同样担心明年行情走低的批发商不在少数:“涨到6块钱以上那是做梦!现在能出货就出点,少赔比全赔强!”

电子交易做掩护 拉高价格暗出货

当地乡民们都说:“炒现货发不了财,炒‘期货’才能赚大钱。”乡民口中的“期货”实际上只是一种大蒜中远期电子交易品种,金乡目前唯一的大蒜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是距离现货市场仅50米之距的大蒜国际交易所。

知情人爆料称,目前金乡当地两位大户正在进行现货和电子交易的“配合操作”:为了掩护自己现货头寸拉高出货,利用资金上的优势在大蒜电子交易中进行“控盘”操作,从而实现带动拉高价格的目的。业内人士反映,这种行为无疑直接影响了现货价格的走势。

近几个星期以来,金乡大蒜电子交易市场明年3月交割的大蒜主力“DS03”合约已经从上一波涨幅回落后9700元/吨(11月24日)的近期低点一路上涨到了近11400元/吨,涨幅达17.5%。同期,金乡大蒜现货市场6.0级红蒜的报价也从11月24日的4.8-5.00元上涨到了目前的5.5-5.7元。

一位参与大蒜电子市场的交易商告诉记者,在正常情况下,大蒜电子盘交易的价格应该紧密地跟随大蒜现货市场涨跌起伏,但在大蒜现货紧俏、价格敏感的时期,资金总量并不大的电子交易市场却可以对现货的涨势起到一定推波助澜的作用。

中国证券报记者登陆了金乡大蒜果蔬电子交易市场的行情软件,大蒜主力合约“DS03”12月27日的最新结算价为11368元/吨,订单量为20486手。如果按照该市场20%的合约保值金来计算,“DS03”合约的保证金存量大约只有不到5000万元。这意味着,在金乡当地大蒜电子交易市场的“盘子”里,只要有千万元级别的资金实力就可能实现相当程度的价格控制。

位交易商说,上文所提到的“大户”之一,目前手上大蒜现货储量有1万吨左右,动用资金已经上亿,利用千万元资金控制电子盘面并非难事。正是由于金乡大蒜电子交易市场“盘子”太小,手上有现货头寸的大户,等到市场上供应紧张的时候,趁机“拉上一把”,影响蒜价现货加速上涨,掩护自己出货。

电子盘被大资金“控盘”的显著现象就是电子交易价格大幅背离大蒜现货市场的实际价格。比如金乡大蒜电子盘今年12月到期的大蒜合约的交割价就明显高出了现货价格。

这种现象导致很多在电子交易市场做空的中散户赔本。大量亏损的空头都不愿在电子交易市场对冲平仓,而不得不用现货交割。在金乡地区采访的过程中,记者遇到了一位正打算现货交割的交易商王先生。“按理说,现在国家打压价格,大蒜不应该还往上涨。这个走势很奇怪。可是我不敢继续赌啊,现货价格4块多钱,‘期货’的交割价格5块多,我要是做现货交割,一斤只赔一块钱,可要被平仓,赔得就更多!”

2009年下半年,山东东营一家主做大蒜交易的龙鼎电子交易网暴出丑闻。龙鼎公司参与做空豪赌,最终造成亏损高达2亿元之多,公司最后不得不被迫重组。王先生也曾经是“龙鼎事件”的亲历者。“这个行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看明白的了。现在想想,交割了也是好事,免得再陷入当年的惨剧。”

小额农贷易申请 四家凑成“炒蒜团”

物以稀为贵。灾害、减产,这些信息被放大,为今年大蒜涨到天价打下了基础。然而在更深的层次上,各路游资的汇集,建冷库,囤积货源,扭曲了蒜价的供需关系,推高了蒜价。

游资来自于哪里?在炒蒜这个典型案例中,金乡当地游资和外地游资表面上有着不同的来源,但实际上都源于一处。

临近年关,银行等金融机构都在收缩银根,金乡县蒜农小赵为贷不到钱而着急。“大家都不是拿自己的钱炒蒜,但现在向银行借不出来钱,干着急。现在交易量不大也和这个原因有关。”小赵所说的“贷款炒蒜”在金乡是一个人所共知的秘密。“我们哪里有那么多钱炒呢?都是去银行贷款。”小赵说。

在农村地区,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扶持农业生产,都会给符合条件的农民发放小额农业贷款,一般每笔贷款不超过5万元,审批条件相对宽松。但正是这笔钱成为“小赵们”炒蒜的启动资金。

“贷款时不能说炒大蒜去,那样就不贷给你了。我们想个理由,把钱贷到手,以后没有人到你家里来看你这笔钱到底干什么去了,只要到时候能还上钱就行。”

炒大蒜的资金门槛很低。今年6月,小赵就申请了这样一笔贷款。申请贷款时填的理由是“种菜”,在他看来,这种做法很正常。他又找到三个朋友,一家拿出5万元,一共凑了20万,组成了最简单的“炒蒜团”,以每斤5元钱的价格收购了一批货源,转手卖到了6.5元。

如果说本地农民参与炒蒜的资金来自于地方银行的贷款,那么外地炒家们则是带着从股市、楼市、煤市等从各个渠道斩获的资金,信心满满地前来参战。小赵清楚地记得,最早带着钱来炒蒜的是一帮操着南方口音的外地人。2008年,一斤大蒜的价格连两毛钱都不到,这些人却最先嗅到了大蒜的商机。有些人名义上是说自己做大蒜出口,但买了货以后都不运出金乡,只是换个冷库重新储存。大蒜在冷库里能放两年以上,第二年蒜价就涨到了两块钱,很快这些人就赚了近十倍的利。

除了这些炒家熟练的身手、庞大的“胃口”之外,给小赵留下更深刻的印象是这些人“来的时候还普普通通,走的时候都开着好车”,让小赵这些本地蒜农分外羡慕。

有了南方炒家们的启蒙,“小赵们”也开窍了,2009年金乡冷库数量从1000余洞猛增到近1500洞,这些新开的冷库就是各路炒家的藏宝库。在这些藏宝库里,本地资金、外地资金汇聚在一起,轻易地将每斤大蒜的价格从2元抬高到5元再到7元。

2009年末,金乡县政府对“山西煤老板和温州炒房团资金炒大蒜”的消息辟谣,称今年大蒜价格行情及涨价主要原因是大蒜供求关系决定的,山西煤老板和温州炒房团资金炒作并非主因。但这一说法显然与2010年的事实不符。

不论是本地贷款,还是外地游资,从总体上来说,炒作大蒜等农产品的游资来自于宽松的流动性。加之房地产市场上的投机渠道被渐渐堵上,泛滥的资金只能寻求农产品作为自己的出口。

农产品背后的游资推动行为已经引起了国家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国家相关规定明确指出,贷款不得流向股市、楼市和农产品炒作。但是相对于股市和楼市,国家对贷款流向农产品市场的监察力度显然不是那么“给力”。北京中期期货经纪有限公司高级分析师杨莉娜认为,投资渠道依然只有有限的几种,明年游资豪赌农产品仍然是大概率事件。

今年赚钱明年赔 涨跌怪圈需打破

“暴炒之后就是暴跌。”尽管今年多收了几万元钱,但一说起明年的行情,金乡蒜农们都是一脸无奈。

蒜农小赵家今年的收入不错,10亩大蒜收入7万元,这可以算是他家的“历史最高纪录”。但是,对于明年的行情,他担心不已:“看到今年种蒜赚钱,大家就一窝蜂地都去种,明年大蒜肯定又不值钱了。”在村头的田野里,一片绿油油的全是为明年种下的蒜苗。“以往这些田里有一半会种小麦、玉米,可你看现在的种植面积,最起码比去年多一倍。”

根据小赵估算,化肥、农药、地膜、人工,所有的生产资料都在涨价,估计每斤至少要卖到1.6元才能保证不亏本。但是根据现在的种植情况估计,明年的行情可能连今年价钱的一半都不到。“能否不赔钱,只能听天由命了。”

金乡大蒜只是今年游资暴炒品种之一。绿豆、苹果、大白菜、棉花、白糖……这些被轮番炒作的农产品背后都有游资的身影。游资介入暴炒,直接破坏了农业种植周期规律,扭曲了供需关系,放大了流通环节的利润,挤占了产业链两头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利益。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姜长云认为,随着我国近些年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农产品产业链条不断延长。但在生产端,农民种植养殖环节“靠天吃饭”的初级化特征却没有得到改进,农民没有定价权,同时掌握信息和对市场的判断能力不足,在某种农产品市场高价时往往会跟风大量种植,对新的种植周期的变化无法适应。今年暴涨明年暴跌,农民的利益被损害,直接影响的是他们的种植意愿。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认为,要建立专门的机制,监控游资动向,防止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市场上炒作。而打破农产品暴涨暴跌怪圈,最根本的还是从生产角度稳定市场,通过采取鼓励农民建立专业合作社、建立农产品协会、农超对接等措施,从种植品种、种植面积上早做规划,使农民能“抱团”面对市场,尽量平抑农产品价格波动。

“我们不希望一夜暴富,但希望能够细水长流。”小赵的希望代表了大多数蒜农的心声:“政府应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建立稳定的订单收购制度,每年收购价格有一个基本的保障。我们不愁今年种的庄稼卖出去,明年就会更加努力地种田。”


相关文章:
·旷新年:为什么西方不乐意出席中国抗战阅兵?
·安倍新年感言: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才刚开始
·中国渔政船新年首巡钓鱼岛 与日舰机对峙
·“蒜你狠”酝酿新年大反扑 炒蒜手法升级
·美帝国大反扑与中国应变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