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山上的蒲公英:让英雄不再流泪 
作者:[山上的蒲公英] 来源:[网友推荐] 2005-08-19

这是一个悲剧,但是,这又绝不是此类现象的第一个悲剧,而就目前还存在着漏洞的救助机制而言,它也不可能会是最后一个。当这类悲剧不断上演时,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冰冷、自私的社会文化氛围,就会慢慢由于越来越多人的沉默、害怕、退缩,而逐渐形成。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我们所生活的社会,也就会退化成爱的荒漠,从此缺少相互间关心的温情,也不再有彼此间热情的扶助    

 

     8月4日中午,年仅25岁的青年韦兆安,从南宁市瑞康医院大楼19层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直到整理遗物时,他的不少亲属才知道,这位青年曾是见义勇为的英雄。他的弟弟哭着说,哥哥是担心家里负担不起昂贵的医药费,才选择轻生的。两年前,当时还在珠海市当保安的韦兆安,路见歹徒街头抢包,挺身而出,勇擒歹徒,被歹徒的同伙连捅3刀(据《中国青年报》)。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悲剧,但是,这又绝不是此类现象的第一个悲剧,而就目前还存在着漏洞的救助机制而言,它也不可能会是最后一个。当这类悲剧不断上演时,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冰冷、自私的社会文化氛围,就会慢慢由于越来越多人的沉默、害怕、退缩,而逐渐形成。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我们所生活的社会,也就会退化成爱的荒漠,从此缺少相互间关心的温情,也不再有彼此间热情的扶助。

    就这样,英雄流血又流泪的现象,似乎慢慢成了不断再版的"老故事"。7月中旬,在吉林市河南街,一个小姑娘顶着烈日跪地乞讨:"救救我爸爸吧,他叫胡茂东,在去年的中百商厦大火中奋勇救出11人,现在病重没钱治了......"随后,媒体广泛披露了这件事,使胡茂东得到了救助。但是,被救出的11个人,却没有一个前去看望他,有的被救者甚至否认事实。

    面对这种现象,我们的确有太多需要省思之处。毕竟,我们不愿生活在一个冰冷的、无爱的世界中。

    从胡茂东到韦兆安,还有更多没有被媒体关注到的英雄,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悲剧,都遵循了相同的规律:危急关头,他们见义勇为,不顾生死;随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受到了当地政府一次性的表彰;再随后,他们就被遗忘了,除非在万般无奈之下主动登门,寻求政府的救助。

    从这些事件中,我们看到的只是对英雄行为事过境迁的冷漠,仿佛一次性轰轰烈烈的表彰,就算是对英雄尽到了全部的责任和义务。

    我们必须要无条件改变这样的现象,因为它缺少人性关怀,更因为它的不尽负责。否则,我们就将无可避免遭遇更多胡茂东、韦兆安式的悲剧。这样,为见义勇为的英雄建立行之有效的长效救助机制,就成为必须要做的事。在这个机制中,最起码的一条,就是变政府坐等英雄上门求助,变主动上门救助英雄。在这方面,既可以组织志愿者参与活动,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如通信等,保持与英雄的长期固定联系,以便及时了解英雄的信息,适时帮他们除忧解困。

    同时,目前的救助机制存在的漏洞也需要弥补。比如,在一次性表彰之外,还要有长效救助机制的辅助;改变只有牺牲生命并被评为革命烈士后,其家属才能享受民政部门的补助和优待的做法,对因见义勇为致伤、致残的英雄,重新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使他们获得国家救助;尽管全国已有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了见义勇为保障条例或规定,韦兆安事件的出现,还是说明各地在沟通上还存在严重问题,这就需要像专家指出的那样,有必要在全国范围内制定统一的见义勇为救助标准;等等。

    面对英雄之死,民众的无语,只会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观念推波助澜,进而使好人受难、坏人猖狂。两者的合力,更会使我们的社会文化氛围加速蜕变,伤及社会的和谐、民众的福祉。故此,面对英雄之死,我们不得不说:行动起来,救助我们的英雄,救助我们自己。


相关文章:
·韩建业:乱世出英雄 震荡生文明——早期中国文明的形成与气候冷干事件
·李广满:英雄和诗人毛泽东
·​秦忠:“毛主席万岁”是英雄们由衷喊出来的——八路军129师军法处丁武选处长会上敢批毛泽东
·士兵炸出一座古墓,民族英雄被正史冤屈300年,终得洗刷
·王震将军评左宗棠:屠夫还是民族英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