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人物
李广满:英雄和诗人毛泽东 
作者:[李广满]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微信公众号2017-12-25] 2017-12-25


                       一、英雄毛泽东

一个伟大民族历经苦难与辉煌,屹立数千年不倒,既得益于厚重文化,也得益于英雄精神。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脉,英雄是一个民族的骨骼,文化血脉如江河奔涌,英雄骨骼如大山挺立,有文化是我们民族的幸福,有英雄是我们民族的骄傲。毛泽东既是我们民族的一个文化标志,也是我们民族的一个伟大英雄。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利益集团和怀有仇恨的个人对其抵毁、谩骂、嘲讽和矮化,毛泽东的形象却愈加伟岸,毛泽东的光芒却愈加闪耀。

毛泽东生逢乱世,以一介书生指挥千军万马,一生未尝败绩。不论是与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进行艰苦卓绝的抗战,还是与八百万国民党军队进行大决战,无论是对付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军队,还是对付以原子弹相威胁的苏联的百万大军,或是对付美苏支持的印度王牌军,他都意志坚定,毫不畏惧,谋定而动,气势如虹,令所有的敌人都闻之丧胆。在国家存亡的重要关头,他始终以非凡的政治智慧和卓越的军事谋略,审时度势,指挥若定,在延安的窑洞中在中南海的书房里运筹帷幄,打败了所有的敌人,取得了世界军事史上少有的骄人战绩。毛泽东不仅赢得了中国人民的热爱,也赢得了几乎所有敌人的敬意。

尽管毛泽东一生从未拿过枪,却不妨碍他对枪杆子的深刻理解,他提出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让中国翻了个天,让老百姓当家做了主人,让四分五裂的中国变成一个统一强大的国家。他撰写的《论持久战》军事理论成为了世界军事史上的经典著作。在抗日战争中他指挥的敌后游击战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不仅极大地坚定了中国人民抗日的信心,而且极大地消耗了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中国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他指挥的人民战争仅用三年半的时间就消灭了国民党的八百万军队,取得了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

毛泽东成为一个伟大的军事家源于他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他来自社会底层,对普通民众所遭受的苦难有深切体会,在中国历代领导人中,最有权力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的人应该是毛泽东。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核心是”人民“两个字,他的制胜法宝就是依靠人民的力量,为人民谋利益,人民既是他革命的出发点,又是他革命的终结点。毛泽东对人民力量的理解和运用既成就了他个人的伟大,也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命运。毛泽东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军事家,得益于他代表了人民的力量,他通过战争要改变的是人民的命运,而不是某些官僚和利益集团的命运。当战争的硝烟散尽,当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的时候,全世界都以崇敬的心态对他仰慕与膜拜。

毛泽东作为伟大的军事家还在于他对政治的敏锐把握、对道路的正确选择和对局势的准确判断。1927年蒋介石搞“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搞白色恐怖,当时许多共产党人主张搞城市暴动、攻打并占领大城市以实现全国胜利,毛泽东则果断地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政治和军事思想,毛泽东的这一思想无疑是正确的。正是枪杆子为中国共产党夺取全国胜利、建立人民政权奠定了基础。抗日战争爆发后,许多人提出速胜论,要与日军正面作战,通过阵地战打败日军。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里多次发表对时局的看法,提出了“持久战”的军事思想,并做出了抗日战争将经历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的总体判断,后来的事实也证实了这三个战略阶段判断的准确性。

抗日战争胜利后,毛泽东对中国的前途命运和未来出路进行了深入思考,亲自飞往重庆与蒋介石进行谈判。作为老对手,毛泽东非常清楚蒋介石不可能与共产党搞联合政府,内战一触即发。可他仍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前往重庆进行谈判,是要使共产党处于道义的制高点,国家内战取胜的关键不是靠军队而是靠民心,在重庆谈判中,蒋介石想的是军事和政权,而毛泽东想的却是民心,民心所向才是制胜的法宝。后来蒋介石撕毁了与共产党签订的“双十协定”,打响了内战的第一枪,由此而失掉了民心,这也是蒋介石从“中流砥柱”的抗日英雄变成“独夫民贼”的人生及战略转折点。这就是毛泽东作为一个伟大政治家和伟大军事家的高明之处,一场军事对垒变成了一场打倒蒋家王朝、解放全中国的人民战争。现在有人对解放战争的性质提出质疑,认为这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战争,这场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我认为,解放战争之不可避免就在于蒋介石和国民党在消灭了所有军阀之后,以蒋介石的胸襟和气量,不可能让共产党留在他的政权之内,那是两种主义之争,也是中国的两种前途命运之争,毛泽东所代表的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而蒋介石所代表的则是官僚资本集团的利益,因此这场战争不可避免。不是所有的内战都是不道义的,美国南北战争也是一场耗时数年的内战,事实证明那场战争对美国国家意识、国家版图的形成起到了关键作用。中国的解放战争是一场真正的“人民解放”战争,而不是一场呈个人英雄意气、成就帝王功名的战争,在整个战争进程中,毛泽东所领导的人民军队始终得到人民的拥护,始终处于正义的一方。

解放战争开始后,毛泽东对全国形势进行了准确判断。他在同蒋介石谈判时同意把分散在江南的新四军全部撤到江北,其实是大有深意的。从中国历史看,江南从来不是用兵之地,而中原才是兵家逐鹿之地,因此毛泽东既满足了蒋介石的要求,又把解放军的力量集中到了中原和山东一线,为之后进行的三大战役在长江以北消灭国民党主力集结了力量。此后毛泽东又命令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把战争引向国统区,进行外线作战。同时命令林彪等大批干部潜入东北,在东北发展出了一支百万大军。毛泽东的这三大战略决策对取得解放战争的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解放战争后期,毛泽东决定发起几次大的战役,在长江以北消灭国民党主力部队,这就有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淮海战役“三大战役”的战略构想,可以说“三大战役”不仅是中国战争史上也是世界战争史上最宏大最经典的战役,毛泽东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战略方向和战略构想,这充分体现了他卓越的军事天才。

建国后,就是否要在朝鲜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进行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中央层面有过激烈的争论,林彪就坚决反对。毛泽东在对国际国内形势和战争的必要性进行分析和判断、对两军实力进行对比、对朝鲜地理地貌进行研究后,做出了入朝参战的决策,这是一次事关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生死的决策,它考验的其实不仅是军事才能,而且也是军事统帅的意志和决心。毛泽东之所以决心入朝参战,主要原因,一是朝鲜战争关系到中国的战略安全,朝鲜失守,则中国东北重要工业基地不保,继而北京处于险地;二是朝鲜与中国接壤,我们可以源源不断地补充兵员和后勤补给,而美国则要从万里之外靠军舰运送兵员和补给,虽有日本作为后方补给,可日本当时刚刚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战争,国民情绪低落且厌战;三是朝鲜北部全部是山地,不利于美国的机械化部队作战,反而有利于中国军队所熟悉的战争形态;四是虽然苏联并未答应参战,但苏联仍然对美国有一种威慑力量存在。事实证明毛泽东的判断是对的。美国虽然打着联合国的旗号,打的却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最后美国被迫在板门店签下停战协定,这场战争被美国人称为“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中华民族自1840年鸭片战争失败以来,在经历苦难、签订无数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几乎亡国灭种、被帝国主义列强瓜分的情况下,依靠自己的国家实力和军事力量,依靠中国人民的拼死精神所取得的第一场伟大胜利,这次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信心和斗志,正是这场战争的胜利使中国人民抡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西方列强再也不敢欺负中国,中国人民从此挺直了腰杆。有人认为,这场战争使中国与美国结下了深仇大恨,使美国对中国进行了近三十年的封锁,假如没有这场战争,中美关系不会坏到那种程度。我以为这是一种非常幼稚的天真想法。当时美国国内有一种仇视共产主义思想的反动思潮,叫做“麦卡锡”主义,大肆迫害有共产主义思想的人士。当时以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社会理想立国的共产党不可能抛弃马克思主义而去搞资本主义,在当时的形势下,只要中国是共产党执政,美国就不可能对中国友好,封锁是必然的。你们不看美国对古巴进行了长达五十年的封锁吗?美国与苏联不是进行了长达五十年的冷战吗?中美之间的关系不是一场战争的问题,而是事关国家战略利益的问题。

五十年代中后期,中国与搞霸权的苏联关系破裂。毛泽东不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而是从国家民族的大局思考问题,他一边反对美帝国主义,一边与苏联的修正主义对抗,可谓“高天滚滚寒流急”。毛泽东在分析世界格局与科技军事发展趋势后做出了准确判断,认为发展核武器是打破美国和苏联封锁、解除美苏军事威胁的唯一途径,必须以核对核。因此他做出了发展中国的核武器的重大决策。为了防止苏联和美国的核打击,他还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以及实行国家纵深三线工业布局的战略构想。当中国核武器研制爆炸成功后,世界格局顿然改观,中国成了与美苏形成三角关系、相互制衡的重要力量。当苏联在珍宝岛对我发起攻击时,毛泽东果断决定狠狠地打击苏联入侵者,结果取得了珍宝岛战斗的完全胜利。1962年,尼赫鲁在美苏两个超极大国的支持下在我国西藏向我发起挑衅,毛泽东毫不迟疑,毫不惧怕印度背后的美国和苏联两大国可能采取的行动,果断出手,一战而使印度所谓的王牌军屁滚尿流,溃逃得比非洲的野牛还快。

无论对强大的美国还是对凶恶的苏联,毛泽东从不畏惧,他取胜的关键在他对国家、对人民、对中国军队有充分的自信,在他对国际政治关系有深刻认识,在他作为一个大国领袖所具有的坚不可摧的精神力量。一个国家面对强敌一旦示弱,就永远也站不直身体,那不仅是事关一场战争的胜负问题,而且是事关一个国家的尊严和一个民族的精神问题。战争是残酷的,但战争的本质是为了和平,是为了尊严,一个没有尊严的民族在与别国交往中会低人一等,会被人视为劣等民族。战争所要讨回的是道义,为什么有时候明知会死会输,却一定要走上战场,与敌人拼死一搏?那拼的其实并不仅仅是生死,而是尊严,是精神。中华民族的尊严和精神是毛泽东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在朝鲜、在珍宝岛、在中印边境为我们讨回来的。

毛泽东是一个政治家,一个军事战略家,同时也是一个军人,一个有血性的军人。每一个伟大的军事家首先必须有血性,其次才是他的军事谋略。毛泽东一生的军事生涯中,从不知道什么叫怕,他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大无畏精神,一种英雄气概,正是这种血性和英雄精神成就了他的伟大。无论是面对美国还是面对苏联这样强大的对手,无论他的敌人是用现代化武器还是用原子弹相威胁,毛泽东从无畏惧之心,他的英雄主义气概在每场战争胜利后都令他的敌人胆战心惊。

毛泽东终其政治家和军事家一生,实现了国家独立和人民当家作主,维护了国家主权,打出了大国的威风。无论在抗日战场,还是在解放战争战场,无论是在朝鲜战场还是在中苏边境和中印边境战场,毛泽东都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取得了世界军事史上从未有人取得过的骄人战绩。

面对世界强敌,一生无败绩,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人能够超越的奇迹。作为伟大的军事家,作为一个伟大的民族英雄,毛泽东靠的不仅是军事谋略,不仅是英雄血性,也不仅是政治智慧,而是他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深深的热爱。

                      二、诗人毛泽东

要认识毛泽东诗词的文化价值和历史地位,首先需要了解中国古典诗词是怎么走下神坛、渐渐式微的。其一,中国古典诗词到北宋末期就已经成为了一种亡国哀曲,从精神层面来说,宋代诗词中的文化已经不再硬朗,不再成为中国文化的精神支撑,而仅仅是文化人玩味的雅趣或雕虫技艺。其二,中国文学样式渐渐向长篇叙事故事体裁转变,如在元小曲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西厢记》《桃花扇》一类的长篇戏曲和《红楼梦》等四大名著及《儒林外史》等为代表的长篇小说。其三,随着满人入关入主中原,中国士大夫们为了逃避异族统治,纷纷躲进故纸堆中搞音韵文字考据等学术研究,出了一批考据方面的学术成果,即使不时有诗词大家出现也已经撑不起中国古典诗词的大厦。其四,随着科举考试中“八股文”成为官场中占主导性的文化,中国文化渐渐从开放走向封闭,从生动走向僵化,从文言文到古典诗词都因为脱离生活和百姓而一并走向了没落和衰败。

到清末民初,为了寻找救亡图存的道路,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从君主共和、辛亥革命到新文化运动,一批革命志士东奔西突,希望寻找到一条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这其中的新文化运动对中国文化的革命和清扫最为彻底。这种文化变革主要在两个方面展开,一是彻底消除文言文,从书写到交流全部采用白话文,让脱离生活的语言重新恢复活力。二是对古典诗词的扬弃和改造,倡导以白话文为表达方式的新诗体,于是从民间到绝大部分文人都开始放弃对古典诗词的写作,并由此造成中国人不再阅读和欣赏古典诗词,整个社会将古典诗词抡进了字纸篓,写古体诗词被人认为是老古董而受人鄙视,中国文坛的主流变成了以白话文为主要表达方式的新小说、新散文和新诗,虽然仍有一部分人在坚持旧体诗的写作,那也只是朋友间的唱和和故纸堆里的把玩,难登大雅之堂。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毛泽东诗词出现了。由于毛泽东诗词最大的特点是脱去了书斋里文人们僵化的腐儒之气,而是以生活化、明白晓畅的语言直抒胸臆,这既是唐诗宋词中硬朗、明快诗风的回归,也是重拾中国古典诗词的文化风骨,既有厚重沉郁的民族情怀,又有柔美伤感的离别伤逝,对于尚处于分裂与战乱年代以及刚进入新中国的中国人来说,毛泽东诗词带给中国人和中华民族的并不仅仅是它的文化价值,而是它给中国人带来了一种发奋图强的力量,带来了一种坚韧不拔的意志。

我们常说毛泽东诗词具有革命浪漫主义情怀,是因为无论身处绝境还是遭逢强敌,毛泽东的诗词都如掏出自己的丹心点燃的明灯,照亮黑暗,指明道路。他一面“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一面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他一面是“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一面是“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一面是“敌军围困万千重。”一面是“我自岿然不动。”一面是“人生易老天难老。”一面是“不似春光,胜似春光。”毛泽东的这种春意浩荡、青春激昂的诗风一下子就让中国文化寻找到了自己的年轻状态,在一个古老而衰败的国度,在一个国家破败、国民柔弱的年代,毛泽东诗词让国民感受到了一种蓬勃向上的激情和喷薄而出的力量。所谓救亡图存其实是救人的精神,是凝聚民心,增强意志,敢于拼搏。有了强大的精神,才会有强健的文化和国民,才会有强大的国家和民族。因此毛泽东诗词的价值并不仅仅在诗词本身,而在文化和精神。

由于毛泽东一家为国家和民族作出了巨大牺牲,他经历了从家族到家庭的巨大创痛,体验过种种离别即永别的伤感,他的诗词中也流露出了离愁相思和伤逝苦痛,“晓来百念都成灰,剩有离人影。”“挥手从兹去,更哪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知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这种至情至性情感在诗词中自然流露,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伟人面对亲人离别甚至生死两隔时肝肠欲断的悲苦。正因为他有比普通人更多沉重的苦痛,才让我们知道他在写作“泪飞顿作倾盆雨。”时的伤痛与狂喜,才让我们知道他为什么会写“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才会知道他为什么能写出“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家国情怀。毛泽东常常将个人的悲痛掩盖在他解救国家民族复兴的大我之下,独自抚摸。

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内心柔弱的一面,只是有人给你看的是伤疤,有人给你看的是从容。毛泽东所追求的是“遍地哀鸿遍地血,无非一念救苍生。”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是“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是“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是“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是“我欲因之梦寥廊,芙蓉国里尽朝晖。”是“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毛泽东呈现给我们的正是这种博大的情怀和豪迈的气慨,看古今中外,哪一位领袖能够通过诗词表达这种以天下苍生为念的伟大抱负?

曹操的《龟虽寿》:“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毛泽东曾写过一首《浪淘沙.北戴河》:“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毛泽东与曹操似乎在东海边隔着时光和历史唱和,曹操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留下逐鹿天下之后的暮年壮心,毛泽东以“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表达时代变革社会变迁人民幸福的豪情,时间虽跨越千年,秋风依然萧瑟,洪波依然涌起,星汉依然灿烂,然而时光荏苒,人间已换,这既是一种诗词的唱和,也是一种精神的交流。

毛泽东最受大家推崇的词当为《沁园春.雪》,这首词的气度、意象、格局、胸襟与境界不仅超越了曹操,也不逊于中国文学史上任何一位诗人,这首词气势恢宏,意韵纯厚,境界高远,格局阔大,气度非凡。“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首诗奠定了毛泽东在中国诗词史上和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这首诗为中国古典诗词在现代创造了一座新的高峰,与《诗经》、屈原、唐诗、宋词并峙耸立,我们无法在3000年的中国古典诗词史上找到一首气势如此雄奇、胸襟如此伟大、意象如此深远的诗词,正是这首诗使得毛泽东在成为世界历史上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和军事家,成为中国书法史上伟大的书法家的同时,成为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伟大诗人。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高峰和精神长河,毛泽东诗词的历史地位和文化价值或许还需要我们继续发掘,但毛泽东诗词让中国古典诗词重新走向了辉煌。在“中国诗词大会”上不少诗词达人朗诵毛泽东诗词,这让我们感到亲切和喜悦,我们看到更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开始喜欢毛泽东诗词,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还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中国古典诗词的无穷魅力使中国文化越来越被当代世界重新认识和重视,随着中华民族崛起、中华文明复兴的到来,中华文明正在成为世界多元文明中最光彩夺目的文明。

从《诗经》到《离骚》,从“乐府”到陶渊明,从唐诗到宋词,中国古典诗词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现在我们知道,毛泽东诗词是在中国诗词逐渐式微状态下产生的又一座奇峰,那是一种文化现象,也是一个文化境界,更是一种文化精神。



相关文章:
·李广满:英雄和诗人毛泽东
·​秦忠:“毛主席万岁”是英雄们由衷喊出来的——八路军129师军法处丁武选处长会上敢批毛泽东
·士兵炸出一座古墓,民族英雄被正史冤屈300年,终得洗刷
·王震将军评左宗棠:屠夫还是民族英雄?
·揭秘法国民族英雄圣女贞德为什么被烧死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