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陆寿筠:节制资本,消灭剥削;自我节制,人天和合 
作者:[陆寿筠] 来源:[作者惠赐] 2022-03-24

1)双重节制、相辅相成

社会主义的最高纲领是实现共产主义,最终消灭剥削,使生产力高度发展到能充分供给人们的需要,为人们的全面发展提供可靠的物质基础。在人与自然的矛盾没有充分暴露的前两个世纪,社会主义的先行者们把注意力和奋斗目标集中在解决人类社会内部的主要矛盾上,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生活方式造成的地球生态严重恶化,给人类的生存繁衍带来了严重威胁,就有必要将人与自然的和合列为最高纲领的另一项重要内容,可以简括如下:

节制资本,消灭垄断和剥削,以达天下均平;

自我节制,适度发展生产力,以保人天和合

由于资本主义制度是实现这双重目标的根本障碍,所以,在文明转型的总前提下,这两个目标是互相配合、相辅相成的。

2)立足本国、胸怀全球,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上升为天下主义(天下包括人类全体与自然生态)

人类共同体之所以分成相对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成为各自独有的历史文化传统的载体,是由于这些国家处于不同的地理位置以及互不相同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之中。因此,各国在实现无产阶级历史任务的过程中,具体步骤和做法不可能相同,无产阶级只能立足于本国的具体情况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全局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同时,虽然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可以在一国首先获得初步胜利,但不可能局限在一国取得最终彻底胜利,尤其在国际垄断资本称霸全球的今日“地球村”,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更是命运相依。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在今天更是明显不过的真理。所以,各国无产阶级在立足本国的同时,必须胸怀全球,即将本国的革命事业当作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一部分来做。因此必须将爱国主义与天下主义统一起来,好比“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一样,否则就是狭隘民族主义,甚至是社会帝国主义或资本帝国主义。

天下主义不同于习惯上所称的“国际主义”,而是比后者更高,不但因为“天下”实际上涵盖了人类的认识和活动所及的一切存在,即不仅包括一切生命,也包括所有无机界;而且不仅涵盖国与国作为人类共同体之局部与局部之间的关系,还突出了一国作为局部与人类共同体这个全局之间的关系。总之,天下主义并不仅仅涉及“国际”关系,涉及列国之间纵横捭阖的“博弈”关系,而是将全天下作为一个多层次的有机整体来对待。

一国的内政与外交两者之间的关系具有双向性:既有作为相对独立自主的社会实体让对外事务服从于内部事务需要的一面,又有作为一个局部自觉服从人类共同体全局需要的一面。但在人类最高合法权威缺位的历史条件下,对全局利益的确认只能在内外充分交流基础上综合己方与外部各方的意见,形成自己的理解和主张;同时为最终形成人类共同体最高管理权威而努力。

爱国主义与天下主义相辅相成:不孝父母、不敬祖宗、为狭隘集团私利而背弃民族利益、蔑视民族文化者不可能以天下为己任,只会挟天下以自利;真正胸怀天下者自然孝父母、敬祖宗,维护国家民族应有权益、尊重民族优秀传统,同时又不是称王称霸、损人利己的家族主义、狭隘民族主义者。

总之,天下主义包含了、但又高于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

3)在思维路线方面:以时空总体(人天心物)动态平衡宇宙观、历史观替代人天对立宇宙观和“生产力中心”历史观;以“经济适度发展”论替代“无限制增长”论以总体求衡思维替代终极对抗思维

这也就是以自我节制与互动制衡相结合、在不断求取整体综合平衡的进程中、以清净之心认识各种矛盾及其演变的必然发展趋势、并顺势实现社会变革,替代将低层次的、局部的矛盾冲突绝对化、全局化为终极对抗的思维和行动路线,如“征服自然”,“文明对抗”,“以阶级斗争为纲”等。

“生产力中心”历史观必然夸大资本主义的历史合理性,丑化新生的社会主义、曲解共产主义,毁坏生态平衡、最终毁灭人类。

资本主义必然提倡“经济无限制增长”论,因为只有经济的增长,不管代价如何,才能带来私人资本的永恒扩张,满足其无尽的贪欲。

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必须是有“度”的:既要适当满足人民基本物质需要、并具备足以抵御资本霸权利益集团向人类整体利益进攻的物质基础;又要恢复和保持社会人天关系的综合动态平衡。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不能制造和加剧阶级分化,造成社会和世界的不宁,也不能造成地球和太空生态的恶化——这就是“度”。

4)关于民族(中小)资产阶级

在当代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历史条件下,国际垄断资本无孔不入地渗透到世界各国的内部各个领域,到处扶植、物色、收买当地的官僚资产阶级、买办资产阶级、或官僚买办兼于一身的资产阶级,及其在各界的代理人,通过他们控制各国的经济、政治、文化,企图完成对于世界的全面霸权。在这样的总形势下,各国的集团性大资本必然大多是官僚资本、或买办资本、或官僚买办资本;那些既不依附于本国官僚资本、又不依附于国际垄断资本的当地民族资本一般都是中小资本。

各国民族资产阶级一般都具有这样的两面性:既剥削本国劳动人民、追求私人财富无限扩张,又常常遭受国内外垄断资本的排挤打击、因而有可能服从社会主义政策的引导而发挥其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积极作用;在对待国内外垄断资本的态度上则既有抵触反感、又想靠拢依附。因此,对中小资本的政策也应包含既有所限制和引导、又予以团结和支持这样两个方面,以减少阻力、增加同盟力量、集中力量解决主要矛盾。只要国内外垄断资本的霸权势力存在一天,或者虽然一时崩溃但仍有卷土重来的可能性,这个政策就不应改变,除非民族资产阶级在政治上整体倒向垄断资本霸权势力,或者社会主义的精神和物质力量已经强大到足以轻易地击垮垄断资本势力的任何进攻。如果不从社会主义全局利益出发对中小资本加以限制引导、听凭其无限制剥削劳动者以及腐蚀以共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那是右倾。如果面对着强大的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的经济、政治、军事威胁,仍然无视民族资产阶级在一定条件下团结对敌的可能性,而过早地采取全面废除私有制的做法,实际上不利于孤立垄断资本势力、巩固社会主义阵地,那是左倾。在主要反对当前资本主义全面复辟危险的同时,也要警惕左倾回潮的潜在可能。

5)从各尽所能、按劳分配提升到各尽所能、按功(贡献)分配

按劳分配的理论基础是劳动价值论,即将社会产品使用价值的源泉仅仅看作来自单个劳动者的劳动。但笔者发现产品使用价值首先来自生产原料中蕴藏着的、天然潜在可供人们开发使用的价值,同时还来自生产设备技术、企业和社会宏微观管理技术中蕴藏着的人类集体世代积累的智慧价值,然后才是一个个单个劳动者的劳动。天然潜在价值和人类集体智慧原则上属全人类所有。在世界分裂为众多主权国家的历史条件下,按照各大文明体历来共同的传统,也根据资源的就近管理、使用这一经济效用原则,笔者曾经设想了一个“人类三级共同体联合所有制”,即人类共同体、国家、以及劳资民主平等管理的企业这三级联合共有制,这也就是生产成果分配的制度基础。

按照上述共有原则,国家通过合法政治程序受全民委托,作为在中间层次对社会经济生活作出贡献的一个主体,有权从全局出发对企业的生产活动进行宏观管理协调,有权收取其生产成果的一部分(税收),用于对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的维护治理,包括履行对人类共同体的相关义务;用于与生态、交通、教育、文化、国防、政府运作等相关的大型公共工程和项目及日常开支;还用于大社会中对社会生产活动有直接或间接贡献、但不能从特定企业直接收取工资的多方面的劳动者、工作者的报酬、福利,以及其它社会性用途(在学理上,这是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福利国家的所谓“二次分配”的)。

在企业劳动者(包括一般职工和管理人员)之间的按劳分配,在防止差距过大的同时,必须反对平均主义,不能完全机械地按劳动时间计算工资、造成出工不出力、混吃“大锅饭”的情况。一般劳动、熟练技术劳动、管理劳动、科技人文思想劳动所付出的体脑劳力强度是不同的,后几种劳动者在职前学习训练期间(长则数年)和在职时的工余,一般来说都会付出不计报酬的额外时间和较大强度的体脑劳力,即使在计数劳动时间内所付出的体脑劳动强度也较大,因而在相同的计数劳动时间内对于生产过程的实际付出及其效果也较大。那么,体现如此不同素质要求的不同性质的劳动,其工资报酬理所当然地也应相应地有所区别,否则就是违反了按劳分配、按功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虽然其中仍含有所谓“资产阶级法权”,但在生产资料的中小资本私有制尚且不得不有所容许的历史时期,体现个人劳动能力之区别的“法权” 当然更不应立即废除了。我们只能提倡和鼓励各尽所能、不计报酬的共产主义劳动态度和贡献精神,但尚不能废除制度性的按劳取酬原则。

至于资本,包括企业内部成员的和外来的投资,其相应的利润分配则可有原则性分配与权宜性分配两种情况:

1.原则性分配:如果其来源合理,即其原始积累来自劳动所得(包括管理劳动)的节余、或再通过一次或多次的“合理投资”(即不是资本单方管理、剥削雇用劳工,也即合于劳资平等之理)所得的“合理利润”再作为资本进行的投资,则由企业劳资双方参加的民主管理委员会按照国家宏观管理部门的指令、协商决定劳资之间的分配比率、并分得应有的一份。此即“合理利润”,即不是超额利润,就不是剥削。这也是“按劳分配”。

2.权宜性分配:在允许中小私人资本单方管理的企业有限制地存在的一个较长的过渡时期,即在全面废除私有制的内外社会条件充分成熟以前,这些企业除了履行对于大社会的税收义务(如上述)以外,其内部分配也要接受国家宏观管理部门的指导,其一定程度的不平等可以按法(国家有关法令)予以容许,并受到法律保护,不可随意冲击。只要全面废除私有制的条件没有充分成熟,国家有关法令没有改变,任何冲击都是犯法行为,也要按法制裁。另外,在共有制企业内,来源不全合理(但不犯法)的资本,如有必要,也可以酌情按合理资本同样的比率分得利润,这也是一种权宜性分配。

在国民经济的总体上,原则性的按劳分配应处于主导地位,并且鼓励私营企业,在企业实际运营状况允许的条件下,在绝对依法自愿的基础上(只要有关法令没有变更),逐步缩小劳资之间实际分配比率的不平等差距,从权宜性分配逐步地向原则性分配接近、靠拢。

现在有一种所谓按“要素”分配的理论和实践,就是不管是资本,还是劳动,是合理获得的资本,还是剥削、贪污、欺诈等得来的不合理资本,一概称之为“要素”,似乎是平等地一视同仁,但是恰恰掩盖了一切由资本单方面说了算的不平等生产关系。即使名为“特色社会主义”,也不能掩盖其实质。因此,原则就是原则,权宜就是权宜,尽管可以一时共存,但在思想上、理论上必须分得清清楚楚,才能永远保持清醒的头脑、和正确的方向,避免右倾投降或左倾冒进。

除了权宜性分配以外,上述所有其它分配方式的综合就是按功(贡献)分配制。按功分配包含了、又不限于按劳分配。三级共同体联合共有制,加上按功分配制,这就是人类未来理想的生产关系体系。这一体系,与多层次上民主的政治制度相结合,符合多维整体动态平衡的天地大道,不同于福利资本主义和传统社会主义,可以克服两者的弊病,将人类引向天下大同、或曰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

总之,在由全球资本主义化的现在向共产主义目标过渡的、漫长的社会主义时期,一方面必须牢牢把握社会主义的方向,一方面又必须容忍一定程度的、非垄断性的资本主义因素,在与既存的和可能会继续不断产生的、内部的和外部的垄断资本霸王的反复曲折地较量的过程中,逐步地缩小资本主义因素的存在范围和影响,直到垄断资本霸权连同其滋生的土壤完全消失,即社会主义在其完整意义上的实现,那就是共产主义,或天下大同。

(摘自《道法社会主义:二十一世纪人类意识形态革命》政治理论篇,第三章,第三节;该书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2021年5月出版,购买可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陆寿筠:兼利主义——社会主义民主应有之灵魂
·陆寿筠:遵道民主集中制
·陆寿筠:层级递进式选举制
·陆寿筠:认识结构的层次递进性
·陆寿筠:基层经济民主是民主的基石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