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人物
黎阳:伟大的阳谋 
作者:[黎阳] 来源:[网友推荐] 2019-09-08


编者按:今天,伟大领袖毛主席离开中国和世界爱好和平追求幸福的人民已经43年了,他所领导的中国人民的革命解放和发展事业在中华文明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和作用,是他奠定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是他指明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唯一正确方向。谨以此文纪念这位为中国人民的幸福奋斗了一生的老战士。
1959年中苏分裂。中国结束了向苏联“一边倒”,从此对美苏“谁也不向”。如前所述,只要中国不够强大,中国在冷战中就始终处于夹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夹缝中受欺负的地位:“向美国‘一边倒’,苏联要收拾你。向苏联‘一边倒’,美国要收拾你。谁也不向,两家一起收拾你”。
在一般人看来,当时的中国实在是毫无希望:外有强敌,内乏粮草,压力空前巨大,处境极端艰难,“黑云压城城欲摧”。中国既没有力量对抗苏联,更没有力量对抗美国,又没有办法劝说美苏改弦易辙改变对中国的敌对态度。(别忘了俾斯麦的名言:“当代的重大政治问题不是用说空话和多数派决议所能决定的,而必须用铁和血来解决。”)在如此绝望的情况下,中国除了屈服投降还有别的出路吗?
历史结果是:13年后的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美国对中国的战略从敌对走向缓和,从联苏反华走向联华制苏。中国的“谁也不向,两家一起收拾你”的处境被彻底扭转,从被前后夹击走向左右逢源。对中国的封锁禁运包围孤立从此土崩瓦解。世界政治格局从两极走向“三国演义”,整个冷战局势彻底改观了。
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是怎么来的?是天上突然自己掉了个大馅饼,让中国白拣了个大便宜吗?是美国突然良心发现,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从此跟中国讲友好亲善了吗?是中国运气太好,啥也没干世道就突然之间变好了吗?
尼克松为什么访华?因为美国改变了对华战略。美国为什么改变对华战略?因为:
第一,美国终于认识到真正威胁美国利益的不是中国;
第二,美国有求于毛泽东——帮助美国“体面地撤出越南”。
美国为什么会改变对中国的认识,为什么会有求于毛泽东?因为美国陷入了越南战争的泥潭。美国为什么会陷入越南战争的泥潭?因为当时美国认为越南事关美国的核心利益。为什么当时美国认为越南事关美国的核心利益?
第一,中苏论战。
第二,援越抗美——中苏论战使美国认为毛泽东领导的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威胁,援越抗美使美国认为越南是中国破坏美国利益的突破口。
结论:美国必须在越南跟毛泽东较量。在越南取胜就等于打败了毛泽东,就保住了美国的核心利益。
今天的美国政要精英们一说到越南战争,几乎全部心照不宣地避免提及毛泽东。但在美国陷入越南战争的泥潭和毛泽东的关系这个问题上却对美国人非常“体贴入微”、“为尊者讳”,绝不在这个方向上做任何研究和发掘。中外“学者”们在此空前一致,千方百计抹杀美国在越南战争的失败与毛泽东的关系——否认了美国在越南战争的失败是毛泽东的杰作,自然也就否认了美国改变对华战略、尼克松访华是毛泽东的胜利这一历史事实。
这样一来就可以让普通人以为整个中美关系的历史性变化、中国战略环境根本性改善等等全是美国单方面的恩赐,与毛泽东没什么关系。历史就这样伪造出来了。
判断历史,真正有价值的是当时的事实,而不是“事后诸葛亮”们的信口开河。判断美国当年卷入越南战争的真正目的,看看当年美国政要的们为美国卷入越南战争辩护时的各种讲话、宣言、文件、决定等等白纸黑字的事实就够了。好在这些资料基本都已解密,花不了太大功夫就能查出来。
且看如下事实:
——1959年,中苏分裂。越共中央委员会决定武装统一越南。  
 ——1960年,“中苏论战”爆发。
——1960年,中国出版发行《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外电纷纷报道评论。10月17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表题为《毛想使美国成为一只“纸老虎”》的文章,称:“毛泽东夺取世界的计划在要赤色中国人民学习的一本新书中作了概括的说明。
——1960年11月19日,毛泽东公开接见并宴请古巴游击战英雄格瓦拉。顿时,“激进的赤色中国试图用游击战征服世界”的“中国威胁论”风靡一时。
——1960年12月,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成立。中国政府立即予以承认。
——1961年,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将“大规模报复战略”改为“灵活反应战略”,要求部下研究毛泽东著作,尤其是游击战的理论。肯尼迪亲自阅读毛泽东有关游击战争的著作,以求能找出破解以弱胜强人民战争的策略和方法。他常对他的妻子杰奎琳说,毛泽东把军人与人民的关系比作鱼儿与水的关系,多么巧妙。杰奎琳听后哈哈大笑。(1965年1月,毛泽东会见《西行漫记》作者斯诺时说:“美国总统肯尼迪为了对付亚非拉的新兴力量,提出了特种战争和局部战争。有消息说,他也看我写的军事文章,这可能是真的。”同年7月26日,程思远陪同归国的李宗仁见毛泽东时,也告诉毛泽东,肯尼迪生前在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一部《毛泽东选集》,看来是要人们研究中国。
 ——1961年1月28日,肯尼迪刚就职一个星期就向其高级顾问们表示他对越南问题有了危机感和紧迫感。不久,美国国务院通知驻西贡使馆:白宫已把在南越的“反叛乱”确定为美国对外政策最优先的事务之一。4月29日,肯尼迪批准在南越建立一个作战发展与试验中心,用以发展反越共的新技术。5月,美国派遣特种部队和军事顾问到南越,同时向南越提供财政支持帮助西贡政权推行“战略村”计划。“特种战争”爆发。
——1961年9月9日,肯尼迪在对NBC电视台晚间新闻节目主持人切特•亨特利和戴维•布林克利说:“中国的领土是如此之大,就像一个巨大的庞然之物一样,屹立在边境之外,如果南越倒向他们,那将比较会为他们在马来亚开展游击战争提供有利的地理条件,而且,也会给人们造成深刻的印象,即东南亚的发展趋势将掌握在中国和共产党人的手中。
——美国驻苏大使汤普森给美国国务院的备忘录声称:“中国人正在提倡以更好战更咄咄逼人的政策反对西方,特别是美国。”“我们肯定不应站到中国人一边,同苏联人相比,他们倡导一种至少在短期内对我们更危险的政策”。
 ——1961年11月下旬,一个由中央情报局、国务院情报处、陆海空参谋长、所有美国情报委员会成员组成的国家情报特别评估委员会,对中国的外交意图做了仔细的剖析,认为:“一旦形势适宜,北京就会以常规政治战争形式,支持当地的游击战争,或充当后盾和幕后操纵者。” 
 ——1962年3月26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共产主义问题研究所所长布热金斯基在《新共和》周刊上发表文章《和平交战的政策——我们如何能从共产主义的不团结中得到好处》,建议美国政府:因为“中国共产党人对美国的极端敌视”,所以应该“把友好和敌视区别对待的政策应用于中国”,“至少在现阶段继续排斥中国”。
   ——美国中央情报局1963年1月14日的备忘录中指出,“因为北京的尚武和强烈反西方的路线,一个单独在中国领导下的亚洲共产集团对美国的远东安全利益有严重影响。
——1963年12月13日,美国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希尔斯曼在旧金山联邦俱乐部发表演说《美国对共产党中国的政策》,宣布:“中国是一个‘敌视西方、威胁邻国的激烈的敌对力量’,美国在远东面临的‘最大麻烦’的问题就是中国”; “美国对华政策的首要目标是要中国不对‘自由世界和邻国进行颠覆或发动侵略’,这需要在中国周围建立一个包围圈来‘遏制’中国”。
 ——1964年3月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的备忘录宣称:“就美国的安全利益而言,阻止南越的丧失是头等重要的大事。
   ——1964年3月26日,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声称:“中国共产党人的利益是十分明显的。他们将美国视为一只纸老虎,并坚持认为,在自由世界的核防务和常规防务面前,通过缓慢而卓有成效的运动,越南就可以进行其‘解放和统一’的革命斗争。
——1964年8月,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国家评估委员的报告结论如下:“南越和老挝落入共产党人之手中,将会极为严重地削弱美国在远东的地位。造成这一结果的特殊原因是,长期以来,美国已经引人注目地公开承担了义务,要阻止共产党人强占这两个国家。失败于此,将对美国的威望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害。
“除了北越会因为实现了国内目标而感受到直接的欢欣鼓舞外,中国的共产党人也会受惠无穷。这不仅使他们早已引人注目的自信心得到了进一步的助长,北京的理论认为,未发达国家革命的条件已经成熟,美国是一只虚张声势的纸老虎,地区性的暴动和起义不会导致国际间的大战,可以毫无风险地走向最终的胜利。
——1965年2月,美国国务卿迪安•腊斯克致总统的备忘录说:界带来灾难性后果。”“我还认为,应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回击河内和越共的侵略”,甚至不惜“冒大规模扩大战争的风险”。“以谈判为掩护把东南亚拱手让给共产党北越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从那里退出,因为我们有条约,因为我们已经发表了许多言论。我认为抽身而退会使我们在全世界大失脸面,一想到世人的舆论我就不寒而栗。
   ——1965年2月,美国开始大规模地轰炸越南北方。3月8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越南南方岘港登陆。美军在越人数短短数月之后已达22万。(1966年达38万。1967年达42万。1968年达52万。)“特种战争”变为“局部战争”。
 ——美国参议员盖耳•麦吉在国会辩论越南问题时发言说,“南越如丢失,柬、泰、马、印(尼)、菲也将丢失;美国“已投下过多的资金,不能前功尽弃”。“现在指挥中心正在转移到北京,它的手法是‘最讨厌、最肮脏、最难得出定局的游击战’,因此,“必须在东亚划一条坚定的界线并坚守之”。
 ——《纽约时报》军事编辑汉斯•鲍德温说:“哪怕是中共以最大的力量打击我们,我们也能在南越和老挝打赢一场朝鲜式的战争”。
 ——1965年11月7日,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在给美国总统的备忘录说:“中国是威胁到我国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力的一个主要国家,其组织整个亚洲反对我们的可能性虽然较小,但威胁性极大”“……长期以来,有三条防线在竭力遏制中国(另外有苏联在北方和西北方‘遏制’中国):一、日本~朝鲜防线;二、印度~巴基斯坦防线;三、东南亚防线。”“对遏制中国之事,美国仍需继续给予关注,投入金钱,有时还需牺牲美国人的生命。
——麦克纳马拉在回忆录《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中承认:
   “撤离也意味着,美国在整个世界中的威望一落千丈,而共产党人对其它东南亚国家的压力,则大大加强了。最后,撤离还将意味着,全世界与西方为敌的势力将备受鼓舞。”“没有人愿意讨论退出越南。我们认为那将使我们遏制共产主义在东南亚蔓延的堤坝出现巨大的裂口,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1965年4月18日前美国国务院顾问汉斯•摩根索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在越南我们是在欺骗自己》说,美国试图在外围对中国实行军事遏制、结果必然导致中美战争,那时美国的核力量和海空优势都不会起决定作用,势必要派几百万地面部队到亚洲去。这将是美国最大的悲剧。美国必须适应中国在亚洲的政治和文化优势;在越南达成一个保全面子的协议。
…… 
所有这些事实确凿无疑地证明美国当初卷入越南战争确实就是冲着毛泽东来的,就是要和毛泽东“单挑”。也就是说,美国之所以陷入越南战争的泥潭,完完全全是因为毛泽东——“中苏论战”使美国认定中国是比苏联更危险的敌人,“援越抗美”使美国认定中国的的确确正在通过“人民战争”挖美国的墙角。二者合起来就使美国精英认定:美国的最高国家利益在越南的丛林中。结果:美国倾举国之力“奋不顾身”地冲进了越南战争的泥潭。
美国几十万大军陷在东南亚的沼泽水网山川丛林中尽情地、无止无休地耀武扬威却又无法自拔。苏联则趁机大举扩张。60年代末,苏联军事力量已经与美国不相上下,在全球到处挖美国墙脚。1967年,苏军进驻中东。1968年,苏联入侵捷克。勃列日涅夫提出了咄咄逼人的“有限主权论”、“国际专政论”、“社会主义大家庭论”和“国际主义义务论”。美国精英们此时此刻突然如梦方醒,恍然大悟:坏了,上当了,上了毛泽东的大当了。原来美国真正的要害利益不是在东南亚的烂泥潭里,而是在中东和欧洲;真正威胁美国利益的不是“好战”的中国,而是美国以为“可以有共同利益”的苏联。美国敢情被毛泽东诱进了越南战争的沼泽地白挨揍,如同老牛掉进井里——有力没处使,进不得退不得,眼睁睁看着苏联坐大而无可奈何。如果还不顾一切继续在越南硬抗到底,就等于自我了断,把世界霸权拱手让给苏联。不管是谁当美国总统,借他八个胆他也不敢走到这一步。
1969年尼克松上台后宣布美国从越南撤军,使战争“越南化”,通过谈判取得“体面的撤退”——不再说“打赢”而说“体面的撤退”,这实际已经是认栽了:如果能打赢还用得着谈判吗?还有什么样的撤退能比凯旋而归更“体面”呢?所谓“体面的撤退”真正含义是:不管你南越是死是活,反正我美国得走人了。我走后你南越有本事就靠自己活下去,没本事就听天由命。我真正关心的是别一垮一大片,弄得我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只要美国脱身后只垮掉一个南越,那就谢天谢地,就算“体面的撤退”了。而要实现这“体面的撤退”,就只得求毛泽东:得绕人处且绕人,我美国当初因为你毛泽东才掉进了越南战争的泥潭,现在只好求你毛泽东高抬贵手,让我“体面”地从这泥潭里爬出来,好全力以赴去跟苏联争个高低。
美国既然有求于毛泽东,那就不得不满足毛泽东开出的价码。最终结果:
一、美国得出结论:不要在军事上大规模卷入亚洲大陆。
二、美国重新检讨对华政策。放弃敌视中国的立场。放弃“以冷战为纲”的对华政策和理论思维方式。总统亲自出马改善对华关系。承认中国大陆的政权(从想方设法推翻的准战争状态到不承认,从不承认到最终承认)。原则上停止了直接颠覆、骚扰中国的行为,停止了对流亡的西藏叛乱分子的援助。
三、美国承认“一个中国”。承认台湾属于中国。同意废除与台湾签订的《美台共同防御条约》(1980年1月1日正式废除),停止了海军在台湾海峡的巡逻,美军撤离台湾。
四、美国解除了对中国长达二十多年的全面经济封锁禁运和外交孤立政策。
五、美国承认中国的政治大国地位。支持恢复中国的联合国席位和常任理事国地位。
六、美国采取联合华制苏的战略——这意味着美国不仅实际承认了中国大陆的政权,承认了中国的大国地位,而且更进一步,承认中国已从“前苏联阵营的一员”上升为世界力量中的“一极”,即世界政治力量的格局开始从“美苏两极世界”演变为“美、中、苏”三极的“新三国演义”(如果仅仅把中国看成世界上一个普通的大国,何须如此大费周折?
所有这一切都在毛泽东和尼克松、周恩来与基辛格的会谈、《上海公报》和而后的中美关系发展过程中得到了体现和证实。这一切都是战胜国才能得到的东西——这才是毛泽东进行中苏论战和援越抗美要达到的真正的战略目标,才是毛泽东自建国以来一直孜孜以求的东西:使中国从美苏两大阵营的两面夹击中突出重围,彻底摆脱美苏冷战的支配,变“谁也不向、两家一块收拾你”为“谁也不向、两家一块巴结你”,使中国的战略处境从“前后夹攻”转为“左右逢源”。也就是说,根本改善中国的战略处境,捍卫中国最根本的民族利益。
今天要问越南战争的失败者是谁,几乎众口一词会说是美国——美国自己都不否认美国输掉了越南战争。但如果要问越南战争的胜利者是谁,那答案就各式各样了。有说是北越的,有说是苏联的,就是少有说是中国的。美国卷入越南战争是冲着毛泽东去的,毛泽东又从头奉陪到尾。美国失败了,越南战争的真正胜利者舍毛泽东其谁耶?
这个胜利是毛泽东误打误撞凭侥幸得来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美国这个世界头号超级大国也太徒有其名了,居然稀里糊涂就破了自己号称“建国二百年从无败仗”的历史记录,轻而易举就把有史以来头一个“战胜美国”的胜利桂冠拱手送给了毛泽东。世界上哪有这种美事?!这一切都是毛泽东精心策划巧妙运筹的结果,是毛泽东跟美国斗智斗勇斗力、反复较量的结果。
如前所述,冷战期间中国最根本的民族利益是摆脱冷战,打破美苏对中国的围攻。要打破美苏对中国的围攻,关键在于美国——中苏是为了美国而闹翻的:对美国对中国民族利益的侵犯,毛泽东主张坚持斗争,苏联主张中国做牺牲以适应苏联的冷战需要——中苏分裂使毛泽东可以不必再顾忌苏联,完全按照自己的判断对付美国:要打破美国对中国的围攻,就必须使美国放弃对中国的敌视。要使美国放弃对中国的敌视,就必须记住俾斯麦的名言:“当代的重大政治问题不是用说空话和多数派决议所能决定的,而必须用铁和血来解决。”也就是说,必须让美国吃个史无前例的大败仗,使美国自己得出结论:跟中国敌对没有好处,不得不有求于中国。
然而要让世界头号超级大国、号称“建国二百年从未打过败仗”的美国吃个史无前例的大败仗谈何容易?当年的德国办不到。身为超级大国的苏联办不到。处于美苏两强的前后夹攻、处于三年经济困难中的中国哪有这个力量办到?怪不得国内外当时几乎所有的“精英”都认为毛泽东是“发疯”。所有这些“精英”都是“智叟”级人物,有知识,懂逻辑,会算计,但算来算去怎么算也算不出毛泽东有任何胜利的希望——当然这也不算多丢脸:从井冈山到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所有给毛泽东“算命”的“精英”“智叟”们哪次没得出过同样结论?所以他们这一次算不出毛泽东能以弱胜强、扭转乾坤也不算太低能。
他们算不到的是:以弱胜强恰恰是游击战出身的毛泽东的拿手好戏——我弱,那就不跟你正面较量,而是设法把你引到你的强项发挥不出来的地方,使你整体虽强,但局部为弱;我整体虽弱,但局部为强。只要在局部造成如此强弱逆转之势,那胜败就由不得你了。如此持之以恒打持久战,随着时间的推移,局面就必将改观——“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看透强弱的辩证关系,调动敌人为我所乘——这正是毛泽东过人之处。
毛泽东经过五十年代与美国的三次大较量(抗美援朝、解放一江山岛、炮击金门),对美国已经摸了底:美国虽强,但不是没有致命弱点:
第一,骄傲狂妄,自我迷信——世界上头号超级大国,“上帝的宠儿”,经济力量第一,军事力量第一,科学技术第一,文化优势、心理优势,世界上没有美国办不到的事。难怪肯尼迪就职演说会如此牛气冲天:“我们将付出任何代价,忍受任何重负,应付任何艰辛,支持任何朋友,反对任何敌人”——“任何”、“任何”、“任何”,没有“任何”限定词。古人云:“骄兵必败”。美国国力再强也不是无限的。认识不到这一点而盲目妄自尊大,这正是当时美国的致命伤,为日后的失败奠定了基础。
第二,意识形态挂帅,“以冷战为纲”——美国当年把全世界简单分成非黑即白的两大类,不反共就是共产党,不承认民族主义,不承认民族独立,一切都是“共产主义全球扩张的阴谋”。中国内战是“共产主义扩张”,朝鲜战争是“共产主义扩张”,古巴革命是“共产主义扩张”,越南战争也是“共产主义扩张主义”。麦克纳马拉说:“我们对敌友分析上的失误,反映出我们完全忽视了该地区的历史、文化、人民的政治信仰及其领导人的个性特征与习惯。”“对于胡志明领导的运动,我们也完全忽视其民族主义的色彩,而将其首先视为一名共产主义者,其次才把他当作一位越南的民族主义者。”美国这样简单粗暴地对待第三世界的民族独立、民族解放运动,结果只能走到与人民战争为敌的地步。意识形态挂帅的另一个后果是麦卡锡主义阴魂不散:当年为“谁丢掉了中国”不知整了多少人。从此谁不主张强硬、建议妥协谁就有“同情共产主义”的嫌疑。麦克纳马拉在国会流露出对扩大轰炸效果的怀疑,马上就挨了当头一棒:“部长先生,我对您的话感到异常失望。我认为它会令共产主义者们感到欣慰。这是对共产主义退让的言论,这是一种失败的言论。”结果:美国政府官员明知越南战争打错了、打不赢也没人敢反对,唯恐被戴上“谁丢掉了越南”的大帽子。
第三,唯武器论——只要武器先进、训练有素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看不到也不肯相信人民战争中人心的向背才是最关键的,持久战才是最无法招架的。因为自持武器天下第一,所以敢毫不犹豫大包大揽往越南战争泥潭里跳。
第四,包袱沉重,输不起——“历史上从未打过败仗”这一历史记录谁也不敢破。“白种人优越、不能输给东南亚‘蚂蚁之国’的乡巴佬”的自负谁也不肯破。既然是“自由世界领袖”,那就必须有威信:有“威”别人才怕,有“信”别人才跟。打了败仗就没了“威”,半途溜号就没了“信”。约翰逊说:“如果我撒手不管这场战争,听任共产党人接管南越,那么我就会被看成是一个懦夫,我的国家就会被看成是一个绥靖者,我们和我们的国家都将发现,我们在整个世界上将不可能再为任何人做成任何事情。”1965年3月下旬,麦克瑙在为麦克纳马拉起草的一份备忘录中直言不讳地分析说,美国在越南的目的70%是为了避免丢脸的失败,20%是使南越及其邻近地区“不落于中国人之手”,10%是让南越人民享有“较好、较自由的生活方式”。麦克纳马拉说:“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从那里退出,因为我们有条约,因为我们已经发表了许多言论。我认为抽身而退会使我们在全世界大失脸面,一想到世人的舆论我就不寒而栗。”——如同黑社会老大,无“威”无“信”今后在道上可还怎么混?所以“面子”比天大,一旦卷入就无论如何不能容许失败,代价再大也得硬着头皮顶住撑下去。
第五,战略重点意识薄弱——在美国眼里,全世界到处都是“美国利益”。结果:美国在全世界到处设防,哪里有动静就手忙脚乱调兵去救火。面面俱到必然顾此失彼——到处都是重点结果就是没了重点。毛泽东通过1958年炮击金门已经发现了这点:美军登陆黎巴嫩,中国大陆向金门一开炮,美国就赶紧把航空母舰从中东调往台湾海峡。等弄清楚大陆并不准备攻占金门,又赶紧把航空母舰开回去。哪里吃紧往哪里跑,证明美国对哪里是要害、哪里是重点心中并无成算。这样的对手容易被调动——否则美国怎么会把越南的沼泽地当成美国的核心利益?
毛泽东不但善于知彼,更善于知己:对付美国,最有效的办法是人民战争,最有利的地方是越南的丛林——作为游击战的大行家,毛泽东非常清楚什么样的地方最不利于现代化武器威力的发挥。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统一战争是民族解放战争,地地道道的人民战争。只要得到中国的大力援助就能够战胜最强大的敌人。中国援越抗美,选择在越南跟美国较量是“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俱全,决不会失败。不怕美国不来,只怕美国不肯上钩。结果是美国非常合作地上了钩,乖乖地跳进了越南战争的泥潭。1965年中国国庆时一位西方记者如此评价当时的中国:“政府廉洁有效。外交咄咄逼人。正带着满意的心情地看着美国在越南战争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美国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跳进了越南战争的泥潭?阳谋。毛泽东的阳谋——“中苏论战”+“援越抗美”。 “中苏论战”是虚招,“援越抗美”是实招。毛泽东一虚一实双管齐下,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虚实结合,出神入化,在全世界眼皮底下上演了一出空前精彩的谋略大战,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都玩弄于股掌之上,把美国这个头号超级大国的“战略思维”打翻在地,使其自己闯进越南战争的泥潭里动弹不得,最后不得不向毛泽东认栽求和。  
作者简介:黎阳:著名时评人。文章来源沧海之瓠 微信号2019-9-6,上传时有删节。



相关文章:
·黎阳:伟大的阳谋
·李洪波: 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李晓鹏:重现伟大中华史:把被儒家文官颠倒的历史再颠倒回来
·〔德〕埃贡·克伦茨: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成就将深刻影响21世纪的世界
·张文木:论“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兼谈认识世界基本矛盾的方法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