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宋鸿兵:西班牙被资本集团掏空,产业边缘化教训中国必须吸取 
作者:[宋鸿兵] 来源:[公众号“宋鸿兵观天下”] 2019-03-01

(作者宋鸿兵)

西班牙作为曾经的“日不落帝国”一度风光无限,但近年来却沦为“欧猪五国”,经济增长停滞,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不进反退,成为了民粹主义的温床。西班牙何以至此?

地理因素对西班牙的历史进程起了很大的作用。西班牙的地形类似于一个正方形,地形以高原为主,几座山脉像一个鱼叉,从东北向西南斜插进大西洋,以中央山脉为界,北部是旧卡斯蒂利亚高原,平均海拔800米,南部是新卡斯蒂利亚高原,平均海拔是600到700米,像一个阶梯。不过西班牙的河流都是东西流向,非常缺少能联通南北的全国性河流。

打开百度极速版,看更多图片

地形以高原为主,又缺乏能联通南北的河流,意味着西班牙的南北交通与贸易线路很难建立起来,全国性的统一市场也就很难真正建立,出现了大量的经济“飞地”。比如南部的塞维利亚面向大西洋,东部的巴塞罗那和瓦伦西亚面向地中海,北部的港口主要面向比斯开湾和英国。

地理上彼此的联系很少,经济上就容易各自为战,形式上虽然是一个国家,但经济发展好的地区不愿意总是掏钱接济“穷亲戚”,容易滋生分离主义倾向。比如2017年举行独立公投的东部的加泰罗尼亚和北方的巴斯克。

巴斯克人生活在比利牛斯山脉两侧,他们很早就开始生产海盐,经济上非常富裕。由于天主教的影响,信徒在所有圣日和星期五都不能吃肉,一年有接近180天。不过吃鱼并不被禁止,所以鱼肉有很大的市场需求,而当时没有保鲜技术,只有腌鱼才能长期保存,这就催生了对盐的大量需求。

大约在公元九世纪,维京人大举南下,除了打家劫舍,获取巴斯克地区的盐也是一个重要目的。北大西洋盛产鳕鱼和鲱鱼,尤其是鳕鱼,占捕捞量的60%以上。但北欧国家的气候又冷又湿,降雨量大而日照时间短,不适合晒盐。实际上整个欧洲只有少量地区能够产盐,巴斯克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盐中心。

巴斯克人不仅晒盐,还与北欧人联合做生意。波罗的海的维京人用盐进行鳕鱼腌制,这是后来汉萨联盟崛起的重要原因。在这个过程中,巴斯克人培养起了最初的商业意识,并延续至今。

现在的巴斯克,人均年收入3.8万美元,是西班牙最富有的地区。由于巴斯克人有经商的经验与传统,所以后来搞工业也很厉害,又因为有着优质的铁矿资源,巴斯克现在是西班牙最重要的钢铁业中心、重工业中心和石油化工中心。

不过在加入欧盟之后,西班牙出现了经济结构简单化的趋势。类似于波兰和前南斯拉夫国家,由于重要的工业体系被收购,西班牙的经济结构被压扁了。比如本土汽车公司被外国资本集团收购,其他企业只能生产零部件来进行配套,汽车工业搞垮了西班牙重工业的整个经济结构,像德国瑞典的那样能创造财富的高精尖的技术发展不起来。所幸西班牙的冶金工业还可以,这是西班牙目前还能够维持欧洲二流国家的原因。

但是西班牙最具竞争力的工业基本上都被外国收购,只剩下旅游业和橄榄油葡萄酒等出口产品仍掌握在西班牙自己人手里。

而且在经济整体被历次金融危机打击得衰落的同时,西班牙“北富南贫”的地区差异也在引发社会危机。人均收入排名前十的城市中间,绝大部分是北方城市。但即使在这些地方,也有大量年轻人连养活自己都很困难,充满了不满情绪,点火就着,所以“黄马甲”这样的事件才能得到全社会范围的响应。

西班牙经济萎靡有多严重?

“经济复杂度”下降是它竞争力下降的有力证明。西班牙经济复杂度的基本趋势一直在走下坡路,排名不断下降,经济复杂度指数(ECI)略高于0.7,而中国不断上升,ECI是1.16,从中可以看出两国竞争力的相对变化。

经济复杂度这项指标比GDP、人均GDP等重要得多。GDP只是个量,无法量度背后更重要的结构问题。比如清朝1820年的GDP占全球的1/3,但全是农业产出,没有什么含金量。当时最重要的钢铁产业中国搞不了,GDP再高也没有意义。

而经济复杂度是一个国家能够通过复杂劳动创造有竞争力产品的能力,是评估一个国家究竟是先进还是落后的最主要指标。生产一块钱粮食和生产一块钱芯片的含金量决不一样,谁更有稀缺性更强势一目了然。

西班牙的经济结构性出现了大问题,老百姓日常生活也受到了巨大的负面影响,收入水平生活状况普遍恶化,大家怨声载道也就不足为奇了。

整个欧洲也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类似问题。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的史蒂夫·班农当下正在欧洲活动,试图把欧盟所有极右翼组织者全部联合起来,搞一个泛欧洲的极右翼联盟。如果欧盟的政策不改变,民粹主义会越来越强,这是欧盟现在掌权者不愿意直接面对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是逃不过去的,如果压力得不到出口,最终必将以更猛烈的形式爆发出来。

西班牙的教训值得转型中的中国学习。



相关文章:
·谢小庆:权力和资本都需要被关进笼子
·宋鸿兵:西班牙被资本集团掏空,产业边缘化教训中国必须吸取
·江因风:中西艺术战——欧美艺术资本正在掠夺中国
·江宇:“资本不干政”是中国的制度优势
·余云辉 于中寅:治金融若烹小鲜,不可瞎折腾 ——当前资本市场流动性危机的成因及其救市对策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