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杨光斌:看世界史要避免浪漫主义 
作者:[杨光斌] 来源:[观察者网2019-01-8] 2019-01-13

    20世纪初的比利时属殖民地随处可见被殖民者剁掉手掌的儿童


美国加拿大联合导演的“孟晚舟事件”,“国际社会”中的“五眼联盟”排斥华为5G技术,瞬间让很多中国人惊醒。一切伪装都撕下后,世界政治也因此暴露出其真相。

世界政治是工业化把各国联系在一起的产物,因此一般把世界政治的起点视为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的公元1500年,此前的“世界”都是地区性的,分别有东亚文明秩序、欧洲宗教秩序、印度文明秩序和阿拉伯商业秩序。

公元1500年以来世界政治的起点是什么样的?过程是什么性质的?结果又是什么样的?只有认识到起点、过程、结果这几个关键词,才能深刻地把握世界政治的本质特征,才能避免犯浪漫主义幼稚病,也才能理解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必要性与艰巨性。

一、起点的血腥性

1500年的时候,西方尚处于中世纪的“黑暗时代”,此时的欧洲人因宗教信仰而轮番进行残酷宗教战争,并最终在消灭当时欧洲人口1/4的30年宗教战争中打出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形成以民族为单元的国家,即被西方人称为现代性的民族国家。

欧洲人内部尚且如此,对外殖民扩张中的血腥性更变本加厉,在“发现”新大陆后不久,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急剧减少,其中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事实性种族清洗,后来的法西斯德国灭绝犹太人就是以北美白人灭绝印第安人为案例的。

世界政治起点是血淋淋的,全球史奠基者麦克尼尔如此定性:欧洲人“根深蒂固的鲁莽好斗的性格”,“使他们能在约半个世纪内控制了全世界的海洋,并只用了一代人的实践就征服了美洲最发达的地区”。

民族是由鲜活的个人组成的,“嗜血”的人性必然构成一个扩张性民族;而以这样的民族性所组成的国家,必然具有扩张的帝国主义性质。工业化推动的300年世界政治史,就是由其起点的血腥性、扩张性和好战性所决定的。

二、过程的残酷性

起点的血腥性决定了过程的残酷性。兴起后的西方以两种手段向全世界推进:战争和贸易,把内部的残酷性扩大到全世界。欧洲在16世纪完成了现代性军事革命,同样以先进的军事工具为手段对目标国长驱直入,因此无论是在亚洲的中国和印度,还是在非洲和拉丁美洲,都是热兵器对手持冷兵器抵抗者的大屠杀。

在完成军事占领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摧毁式贸易,英国的纺织业摧毁了印度手工业;贸易亏空则依仗军事优势而搞掠夺式贸易,如鸦片贸易。资本主义撕下体现家庭关系的封建主义温情脉脉的面纱,而对全世界实行血与火的“全球化”,以暴力残酷的方式完成对全世界的支配权。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产生了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反向运动”,但终究没有动摇资本主义主宰的世界体系。同时,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内在性质决定了,资本主义必然表现为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从而导致帝国主义之间导演的几乎毁灭人类的一战和二战。这事实上是西方人内部争夺主导权的战争,是西方内部的权力转移。

三、结果的霸权性

西方人再也承受不起两次世界大战那样惨烈的结果,因此以制度安排的形式把西方人对全世界的支配权固定下来,这就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以及配套性地禁止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高科技技术的“巴黎统合会”。

这些被称为“国际制度”“国际机制”的组织或者法律,事实上将霸权制度化,因此现存的世界秩序必然是不平等的。比如,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享有一票否决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取决于国内法。

再比如,“巴黎统合会”的存在意味着,不能向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出口高科技技术产品;而当中国某些技术赶超西方的时候,不但不得进口,还要非法地搞“政治追杀”,其根据就是体现了高于国际法的事实性“治外法权”的“长臂管辖”,而治外法权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旧制度。

300年来的世界政治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其历史简单且明了,那就是不平等的世界秩序。处于这种历史进程中的非西方国家的政治家、民族资本家乃至知识分子,很自然地会对这种不平等的世界政治同仇敌忾,这就是轰轰烈烈的世界性民族民主解放运动。

为此,在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世界化进程中,伴随着军事帝国主义和经济帝国主义,西方也开始启动文化帝国主义工程。19世纪中叶流行的“白人优越论”和“白人责任论”,20世纪初开始则是以新教伦理为代表的“文化优越论”,到冷战时期则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论”即制度优越论。

在文化帝国主义工程同时,开始了各种法律工程和制度工程,即将霸权性的、不平等的利益格局法律化和制度化。不得不说,二战之后西方文化帝国主义工程取得了空前成就,在不平等的世界秩序不变前提下,使很多非西方国家的精英阶层改变了对世界秩序的看法,以为这个世界已经是“永久的和平”,因此容易患上浪漫主义的政治幼稚病。


(作者杨光斌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教授,其新著《中国政治认识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已于2018年8月上市,本文刊于1月8日《环球时报》。)



相关文章:
·杨光斌:看世界史要避免浪漫主义
·杨光斌:成天“美必赢”,胳膊肘往外拐的人究竟咋想的?!
·杨光斌:思想话语权事关国家安全
·魏智猛:睁眼看世界——读《人类文明的基因——人类二元观念与世界文化的分野》有感
·杨光斌:中国民主的巨变与走向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