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李北方:啥是资本?啥是资本主义?——听大卫•哈维布道之一 
作者:[李北方] 来源:[公众号“行走与歌唱”2018-05-14] 2018-05-17

今天(5月14日)下午,大卫•哈维在南大哲学系开讲了。这张照片不是我的拍的,我坐在最后面,这是前排的朋友拍的。

哈维系列讲座的主题是马克思的资本论,是对马克思思想的一个介绍。这个工作哈维教授已经做了几十年了,几乎每年都在纽约城市大学开设资本论的课程。

我的听课笔记并非哈维教授讲座的实录,毕竟我的专业不是速记,搞实录也搞不来。如果哪位想看实录,相信南大会把系列讲座的视频以及实录整理放到网上的。其实网上有很多哈维讲资本论的视频素材,想看随时可以找来看,他的资本论导读系列也已经有了中译本。

上学期间,我上课从来不记笔记,所以不太擅长做笔记。另外,哈维用英语讲,总是会有一部分信息被漏掉的,没听清的以及没听懂的。

我要做的,是以哈维教授所讲的内容为基础,提炼出一些问题来谈一下。其中会加入我既有的一些思考。

在今天的课堂上,哈维教授首先说,马克思的思想是异常复杂的,学术界有些人在让马克思变得更加不可理解,他的目标是尽可能地让普通人接触和了解马克思。

之所以要让更多的人了解马克思,是因为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仍然是一个借助马克思才能够更好地理解它的世界。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在解释当今世界方面仍然是有效的。

哈维强调马克思是有用的(useful),他的思想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每天在发生着的事情,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哈维谦虚了一下,他说他不认为自己是研究马克思的权威,只是一个学者,一个实践者——将马克思主义与日常生活和常识联系起来加以解释的实践者。

哈维特别强调了学习马克思,尤其是资本论,应该注意的一点,即注意其思想的整体性(totality),《资本论》要三卷联系起来,整体地读。

哈维说,很多人读《资本论》只读第一卷,这么做是有害的,而且是有误导性的,会误解马克思。《资本论》的第一卷假定价值实现(商品销售)过程是不存在问题的,第二卷假设生产过程不存在问题,如果独立地看,都不是马克思的理论的本来面目。

说句题外话,这个说法真是太重要了。我就见过那种认为读《资本论》第一卷就足够了的马克思主义学者,而且连第一卷里的理论部分都可以跳过,光看看对工厂生产过程的描述,搞懂计时工资、计件工资等就可以了。

哈维对整体性的强调固然重要,但真正做到的能有多少人呢?《资本论》光是厚度就令人望而生畏,反正我只看过第一卷,而且还只看了一遍,没理解多少。

再插句题外话,马克思原计划以十卷的篇幅来写作《资本论》。结果他只完成出版了第一卷就去世了,二三卷是恩格斯整理的。很多学者认为,恩格斯虽然是马克思的好基友,但他在思想深度上照马克思差太多,并不懂马克思,他整理的二三卷对马克思的本意有歪曲。这么说的话,真正意义上的整体性的马克思主义是什么样子,没人会知道了。

进入正题。

基于哈维今天头一讲的内容,我觉得帮助大家搞懂两个最基础的问题,就够了。即:啥是资本?啥是资本主义?

行走与歌唱的读者中,应该有不少是对资本和资本主义持批判性态度的,但能说出资本和资本主义的含义的,应该不多。以下内容要慢点看,必要的话多琢磨几遍,应该会有所帮助。

啥是资本?

资本(capital),首先是钱,但钱不一定是资本。

哈维给资本的定义是,value in motion,运动中的价值

资本不是一个东西(not a thing),而是一个运动(a movement),一个过程(a process)。

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也不是所有的钱都叫资本。资本是服务于特定目的的钱,这个目的就是挣更多的钱,学名是资本增值,capital accumulation。

资本必须在运动中才能存在,一旦运动停止,资本就不再是资本了。

想起很久之前看过的哈维解释资本(主义)含义的一个视频,他当时举的是美国911之后的例子,因为飞机被劫持撞了世贸大楼,吓得人们都不敢坐飞机了,把小布什急坏了,站出来催促大家该干嘛干嘛,该飞还是要飞。布什之所以着急,就是因为一旦停滞下来,资本主义就玩不转了,就有大麻烦了。

哈维简要地介绍了马克思对资本运动过程的总结。

资本家用钱购买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启动生产过程,制造新的商品,到市场上销售。最初,资本是以货币形式存在的,之后在生产过程中以物的形式存在,等到销售完成,价值实现后,又变回货币形式。

资本主义得以成立的三个前提条件是:一个充裕的货币体系(an adequate

Monetary system),一个能够运转的商品市场(a functioning commodity market),一个能够运转的劳动力市场(a functioning labor market)。

商品市场和劳动力市场,在资本主义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经历生产过程,初期投入的资本会变成更多的钱,创造出剩余价值,其分配的流向包括以下几个部分:

  • 一部分变成工资,付给工人;

  • 一部分以税收形式交给国家,转化为国家支出;

  • 一部分变成工业资本的利润;

  • 一部分变成商业资本的利润;

  • 一部分以租(rent)的形式流入食利阶级手中;

  • 一部分变成利息,流入银行家、放贷者手中。

关于这些,学过中学政治课的人就不会觉得太陌生,这是《资本论》第一卷的内容,通常所说的马克思主义大概就是这些东西。但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关于资本,好好琢磨一下value in motion这个说法,琢磨多了,会有体会。

对复杂的事物进行抽象,这就是理论化。简洁的表达,个中包括万千气象,越琢磨越有味道,这就是理论的力量。

啥是资本主义?

我个人也经历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对资本主义有意见,但不知道资本主义到底是什么意思。

搞明白何谓资本主义,还真的就是读哈维的收获。哈维给出了另一个抽象的理论表述,endless accumulation of capital,资本的无休止累积资本主义就是一种机制(institution),其核心要旨是确保“资本的无休止累积”这一目的得以实现。

在今天的讲座中,哈维教授没有提到“资本的无休止累积”这个说法。他以另一个方式切入了这个问题:资本必须在不停的运动中才能存在,是什么力量在推动它呢?

哈维说,我们见到最多的说法,是企业家精神,有些人天生具备这种精神,发现商机,组织生产,从一无所有到身家亿万;或者是贪婪,资本是社会性的权力,有人追求更多的这种权力。马克思也讲过所谓的“动物精神”(animal spirit)。

这种说法大家肯定不陌生的,茅于轼等人就一直鼓吹是企业家推动了经济发展云云。

这种说法成立吗?显然不成立,哈维教授提出一个可能性就把它驳倒了:无论一个企业家多么天才能干,如果他搞出来的产品,拿到市场上销售不出去,无法完成价值实现,怎么办?

这里讲的销售不出去,不是说产品不符合市场需求,而是指在有效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销售不出去,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危机时刻。有需求的人是有的,但没有钱买东西。哈维举例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很多美国人失业了,没钱买东西——那也是中国的出口遭遇困难的时候。

这种情况下,资本的运动就停滞了,资本主义就转不动了。这时,国家就会站出来,创造需求。

比如在1980年代,美国的需求不足,里根便夸大苏联的威胁,搞军备竞赛,大肆采购各种武器,给企业家提供了巨大的市场。

创造需求的手段有广告,这个问题哈维没展开说。他比较详细地谈了通过“创造另一种生活方式”的办法来制造需求,举了路易•波拿巴的例子。

路易•波拿巴刚当上皇帝的时候,法国经济有问题,他知道如果不让人充分就业,他的皇帝就当不稳,于是他发起了重建巴黎的运动,搞房地产,把巴黎建成一座极其漂亮的城市。路易•波拿巴还重塑了时尚,发展各种新的文化形式,以消费主义的方式创造了需求。超市就是那时候发明的。

哈维说,2008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做的事情跟路易•波拿巴是差不多的,大规模投资,大搞城市化。这适应了全球资本的需要,在这个意义上,是中国拯救了全球资本主义。

再回过头去想想资本主义的概念。“资本的无休止累积”是中心目标,有一套机制(主要是国家行为)来确保这个目标得到实现,其他都要为此让路。这就是资本主义,capitalism。

各种各样的新产品层出不穷,各种创新颠覆层出不穷,哈维问,为什么?我们真的需要吗?不,是资本需要。

资本主义这个体系必须不停地运动,必须不停地增长,像一个螺旋(spiral)不停上升,否则就会死掉。资本主义创造出越来越多的剩余价值,要找地方去。

哈维说,英语里有个说法,things spiral out of control,事情总会失控。由于其必须不停运动、不停增长的特性,资本主义注定是麻烦不断的,危机接着危机,而且危机在地理上是移动的,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俄罗斯、阿根廷、巴西,一直危机到美国,这是因为资本实现累积变得越来越难了。

路易•波拿巴的计划只良好地运转了15年,就爆发了危机,然后就有了巴黎公社。直到今天,资本主义还是逃不出这个规律,你懂的。

哈维教授还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人控制资本主义这个体系,还是体系控制人?他的回答是,没有哪个单个的人能够控制这个体系,也没有证据表明,总体上的人类能够控制它。

结果就是,资本主义一直会失控下去。

哈维还谈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细节。比如美国规模庞大的养老基金(pension fund)在资本积累中扮演的角色,实现增值是养老基金的法定义务,他的养老基金跑到拉美炒地皮去了,在这个意义上他成了一个食利者(rentier)。这跟他本人的理念是相悖的,但从个人角度,他也希望养老金变更多而不是缩水,挺矛盾的。

其他的就不说了。今天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大家搞懂两个最重要、最基础的概念,资本和资本主义。搞懂基础概念,对理解世界非常有帮助,那种在反复思考之后恍然大悟、眼前一亮的感觉和它伴随着的欣喜,不经历过是不会懂的。

我的这篇笔记仅仅能够作为一个导引,一个参考,各位对问题感兴趣,还需要读更多的严肃文章才行。不过,我的文章总是比新媒体领域铺天盖地的口水文强多了吧?如果您觉得有点价值,别忘了分享给朋友,也可以打赏表示支持。



相关文章:
·李北方:啥是资本?啥是资本主义?——听大卫•哈维布道之一
·温铁军:新一轮全球金融资本危机和大豆问题
·紫虬:把企业家精神从资本家的欢宴中剥离出来
·严海蓉:靠资本不如靠集体,村民互助方能振兴乡村
·李北方:毛泽东思想与群众路线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8-05-19 14:19:11.0)
    为什么卡尔-马克思的二流理论不能再卷起大风浪? 知道人为什么死,和能制造永生大补丸,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前者可以是非常严谨的科学分析;而后者,不过就是在兜售狗皮膏药。 的确,世界本来就有不少荒谬之处,而荒谬的并非就是全然无用的。马克思固然不过吹了一贴狗皮膏药,但是在特殊时期,比如百年前中国面对深重的内忧外患,而文人群体又普遍愚昧下作,连对国际局势与国家处境、以及就此所应采取的基本策略的分析能力都欠缺;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一贴狗皮膏药,至少也能“死马当活马医”的作用;用来包装一套激励、团结从而动员、组织数量庞大的底层人群的模式,从而汇集起就平均个体而言非常微薄,然而总量仍有可观之处的各种资源,以作为国家建设的基础。 然而狗皮膏药终究只是狗皮膏药,只能在非常特殊的也常常是极为不幸的时代才可较小副作用、或者甚至没有条件考虑副作用的前提下被运用。是个正常人,在还算正常的时代,对狗皮膏药的淡漠,本就是正常明智的态度。 说白了,尽管在马克思的徒子徒孙那里,资本主义“危机重重”,而且“证据无数”,然而马克思的二流理论总归在世界上不会有什么起色;这不过是表明,尽管当今世界的经济存在大量弊端,然而总归没有不正常到让正常人要去指望着一贴狗皮膏药的忽悠而已。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