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人物
周小平:请记住这些不能再陪着我们走向2018的名字吧,他们才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中国人! 
作者:[周小平] 来源:[今日平说微信公众号2017-12-31] 2018-01-02


导读:南仁东、黄大年、童志鹏、高伯龙、朱显谟、任新民、吴文俊、陈莹丽、韦恩浩,这些名字在2017年相继远离了我们,无法再陪着我们走向2018年。遗憾的是,这些名字至今对很多中国青年来说依然是陌生的,但这不应该。因为他们不仅是真国士、真模范,而且还更应该成为中国青年的精神偶像。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正因为有这些人和这种精神的存在,所以我们的中国才会如此可爱。


早些年时,中国还没有什么大国重器被广泛报道,舆论场里更是充斥着德国高铁无敌,日本马桶万岁,美国制造伟大,欧洲精品最强,中国全是垃圾的妄自菲薄言论。在那个时候,我们作为网络上为数不多的几支舆论力量,虽然人微言轻但始终坚持发声,不断挖掘出那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替中国人正名。


1.png


记得那年我们进入了贵州的大山,在无线电静默的施工现场我们得到了许可,用无人机拍摄当时尚未完工的“天眼”工程,以便使它的雄姿高清地出现在万千中国网友的视线当中。而当这台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射电天文望远镜半成品在我们眼前露出全貌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接下来的拍摄也十分顺利。那一次大概也是天眼工程的高清航拍视频第一回在网络上露面,当天就有上千万网友进行了观看和传播。而作为天眼之父的南仁东,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工程师一样,戴着安全帽在现场继续指挥工作。拍摄完毕天眼之后,今日平说团队又马不停蹄地继续前往拍摄雅西高速超级大转盘,所以临别时简单问候了一下,希望将来有机会北京再聚。但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

2017年9月15日晚,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天眼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南仁东同志,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人世间。


2.png


我们知道由于建设天眼所需要的环境特殊,但没想到在这特殊环境的背后是工作环境的极端艰难。由于在大山里,又是盆状特殊地貌,且周围都是原始森林,所以就意味着那里十分潮湿,有时候早上起来被子都会潮到几乎能拧出水来。而为了确保整个工程的高质量推进和完成,当时作为一名临近70岁的老人,南仁东长期生活战斗在这里,可想而知风湿会带来的酸痛会怎样地长期折磨他。有人说很想不明白为什么科学家总是要去吃苦,为什么就不能吃喝玩乐,享受生活,甚至是去追求大富大贵呢?但其实这些人不会明白,伟大的男人都有一颗追求真理的心,对有些人而言只有不断为自己所珍爱的东西去奋斗,生命才会有意义。中科院对科学家的生活和物质保障提供十分到位,如果需要享福的话,他完全可以退休在北京享受最好的医疗,过几年最清闲且富裕的日子,享足够的天伦之乐。但很显然,天眼对他来说更有魅力,为了完成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他愿意拼尽自己的一切。

而就在南老去世的前半个月,已经完工的中国天眼仅用54.2秒就发现了一颗脉冲星。这是颗被称为脉冲星一号(FP1)的脉冲星,自转周期1.83秒,距离地球1.56万光年。这是人类首次如此精确且用时如此短暂地发现脉冲星,这颗星是他送给地球人的第一个礼物,从此人类睁开了眼睛,可以探索亿万光年外的空间。天眼是中国人造的,天眼是属于中国人的,但天眼也是属于全人类的。只可惜,为人类文明装上超级天眼的南仁东却没能跨越2018新年,而是永远地停留在了2017年。2017年我们拥有南仁东,2018年我们不再拥有他了。当朋友圈在爆刷18岁照片的时候,平局却只想贴上南老生前最后的这张照片作为跨年纪念。


                                   ——


童志鹏,一个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他也没能继续陪我们走到2018年,但他的名字却是最不应该默默无闻的才对。他曾经对着学生和科学家同事们说过这样的话:“虽然我们没有拿起武器去复仇,但我们一定要用双手、用科学建设新的中国,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侵略她,再也不允许任何人欺凌我们!” ——1950年,年仅26岁的他,就拿到了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电机工程的博士学位, 但是他却拒绝了美国开出的高薪一心回国。为顺利离境,他不得不将自己的全部家当都留在了美国,只随身携带了一些书籍,几乎身无分文地回到祖国。而刚一回国,他就临危受命为抗美援朝前线研发新型军用无线电台。在技术资料欠缺的情况下,他用白纸一张张画图,终于完成。完成速度之快,令西方人震惊。

随后,他又主持完成了新中国最初的一系列军用电台、航空电台、航空雷达、地面微波接力通信设备等众多王牌电子设备与系统的设计和生产。同时根据未来战争的技术发展趋势,他在老年时又将目光转向了平流层飞艇信息系统。这种未来飞艇可以定点在2万米以上的高空执行长时间对地侦察和监视任务,用途十分广泛,美国也在加紧研究。为了赢得这场胜利,在普通人已经达到退休年龄之后的20年时间里,他依然继续工作,并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热情和精力。有一次实验之前,已经80多岁的他,前一天在北京不慎摔倒受伤,浑身缠满绷带,所有人都劝他不要去了,但他却说:“尽管头破血流,可还没有粉身碎骨。”然后毅然决然地出现在了试飞现场。终于在2015年,中国平流层飞艇“圆梦号”率先进行了首次试飞,并取得了突破性成功,而那时,他已经91岁了。


3.png


2017年12月19日,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93岁。未来中国的天空不再有这位老人的守卫了,一切都要看我们这些后来人是否能如他们一样,接过手中的旗帜,继续前进。


                                        ——


高伯龙,对很多人而言这似乎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然而他的工作却是我们每天再熟悉不过,几乎每天都要接触到。1960年,美国率先研制出了激光陀螺,并对华实施技术封锁。激光陀螺能够感知物体在任意时刻的空间位置,在航空、航天、航海、无人驾驶、人员定位等领域有着极大的实用价值。 因此我国在上世纪60年代末也开始了研究,但因为当时我国整体工业水平落后,根本无法达到研制要求,最开始搞的十几家单位都放弃了,直到中国遇上了高伯龙。 1971年,他调入了刚刚成立的国防科技大学激光研究实验室后,就立刻成为了激光陀螺研究团队的负责人。

他说:“就因为别人都下马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中国的这一国防关键技术就会夭折。”当年的中国十分贫穷,科研条件十分落后,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就连制作激光器要用什么材料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最早的实验室是由一个破旧食堂改造的,设备和实验平台也是高伯龙团队自己到处讨要废旧材料拼接的。但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在1978年,他的团队就成功地为中国研制出了第一台激光陀螺仪样机,中国人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定位神针雏形。

然而要使这个雏形真正运转工作起来,还需进行信息工程化处理。而以我国当时的工艺整体技术水平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在很多人都选择了放弃之后,已经50多岁的他又一次从头开始学习工程化,甚至为了解决其中涉及的诸多复杂的数学推导和计算,他还学会了程序设计语言,自己编程。以他的实力和决心,在那个年代若是开发论坛,他能成为最早的中国互联网掘金者,若是开发网络游戏或通讯工具,他可以成为千亿富豪。然而他却选择了为国家打造国之重器,因为他知道若没有这些国之重器,中国未来根本不可能有繁荣的经济,更谈不上什么互联网大国,也不会出现游戏大亨、网络巨头。

1994年,我国第一台激光陀螺工程化样机诞生,我国成为继美俄法之后世界上第四个能够独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国家。2008年初,正在研究双轴旋转式惯导系统的他因为大雪灾导致的停电,而不得不选择只在晚上工作,尽管那时的他已经即将年满80岁,却始终坚持每晚都到实验室来观察数据指导试验,并一直工作到清晨停电后,才回家倒头就睡。2010年,高伯龙团队终于研制成功了双轴旋转式惯导系统,解决了激光陀螺漂移误差影响系统精度的问题,精度为全国之冠!


4.png


然而所有的陀螺都有停止旋转的一天,他也如自己钟爱的陀螺事业一样,一刻不停地旋转直到生命的轨迹最终定格在2017年12月6日,享年89岁。他没能陪着我们继续走向2018年,但我们却永远都不能忘记他的名字。


                                     ——


朱显谟,又是一个令很多人感到陌生的名字,但他的名字绝不该令人陌生。黄河水清,是几千年来中国人的梦想,这几年来很多地方的网友都开始激动起来,在网上秀出黄河水泥沙减少变清澈的照片。黄河水清,竟然要成为事实了?而这一切,都和他有关。

为解决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造成的黄河混浊问题,1959年时他毅然告别了生活和工作条件优越的南京举家西迁,在祖国的大西北一个叫杨陵镇的偏僻苦地拼命工作,这一干就是整整58年。在大西北工作的这50多年时间里,他跨过了黄土高原上的每一道沟沟坎坎,汗水洒遍了这里的每一寸黄土,他先后3次跨越昆仑山、2次走遍新疆各地,就为了能够完成“重建黄土高原土壤库”的超级工程,为此他先后撰写发表了200余篇学术论文,并提出了“全部降水就地入渗拦蓄,米粮下川上塬、林果下沟上岔、草灌上坡下坬”黄土高原国土整治28字方略,在这些方略的指导下越来越多的超级工程开始上马,不断减少水土流失。2008年那会儿已经93岁高龄的他,对天发誓:“黄河不清,我死不瞑目!”


5.png


然而正当这些年黄河水逐渐变清澈,黄河泥沙量日益减少的时候,当黄河还没有彻底变清的时候,他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2017年10月11日,102岁高龄的他,终于依依不舍地离我们而去,远离了这片他所热爱的土地,不能再陪我们走向2018年了。但看着黄河水一天比一天清,相信他老人家一定会瞑目的吧。未来让黄河水彻底变清的事业,就交给我们吧。朱老先生,一路走好。


                                 ——


还有一个名字叫黄大年,他的名字对很多中国年轻人来说同样陌生,甚至还比不上一个三线电视娱乐秀有名。但他才是中国当代真正的巨星,传奇科学神才,国之栋梁,国士无双。我们甚至很难具体说清楚他的研究究竟会催发多少革命性的东西,这些东西又会在多大程度上保卫我们这个民族,我们只知道他有一个外号叫:“拼命黄朗”。在2017年,他是最不应该离我们而去的一位中国人。

他回国只有短短七年,在这短短七年的时间里,他的研究却让中国诸多重要核心领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堪称突飞猛进!2009年站在英国剑桥大学顶级花园别墅旁,他对妻子说:“房子已经卖掉了,我要回中国,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走,那咱俩就散伙。”然后,他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祖国。

他是肯用自己的生命向偶像邓稼先致敬的人,他也是被习大亲笔点赞为:“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人。--国待我如国士,我必以国士报之!7年时间,带领中国“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跨越了我们和外国之间几十年的差距,并且实现了弯道超车,力压欧美,独步世界。因为这项研究,美国航母潜艇不得不从中国南海紧急后撤100海里!因为在这个范围内,他们的一切活动将无所遁形。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人为中国人打造的岛链、“锁龙链”被他的研究狠狠砸穿了一个大窟窿,从此游龙脱困,一飞冲天!要知道在中国没有自己的这项神器之前,我们根本对此束手无策,只能龙游浅滩遭虾戏。

他的研究令中国光速探明了低下干热岩储量,并已经纳入了开采计划。根据目前的项目进度,到了2020年至2030年之间,我国的干热岩开采就将实现商业化运作。一旦运作上马,干热岩发电量逐渐满足全国全部用电量,并且可以持续用3900年而不枯竭。


6.png


然而长期的拼命工作和奋斗拖垮了他的身体,2017年1月8日,年仅58岁的他因病医治无效,在长春逝世,国士陨落,举国哀伤。但是!看那飞速远遁逃离百里的美国舰队吧,这些曾经一度欺压在我们头顶上不可一世的恶虾们,终于在我中华神器的威慑下惊慌失措地逃跑了。相信,他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和心安吧。如果2017年有什么遗憾的话,我想黄大年同志不能陪着我们走入2018年就是最大的遗憾吧。但历史和中国人民始终会记得那个站在剑桥大学顶级花园别墅旁边目光坚定望向祖国的人:黄大年。


                                   ——


柯俊,还是一个令许多中国年轻人闻所未闻的名字。但他的名字,对这个国家而言,真的很重要。他是中国金属物理专业的开山鼻祖,中国大学金属物理专业就是在他的主持引导之下开设的,教学大纲也是他结合我国的实际国情自行编写的,可以说如今中国金属物理专业人才当中,他的学生数量绝不止“半壁江山”。

他曾经是革命年代的爱国进步青年, 1935年就组织和领导了著名的“一二·一八”示威。 后来因为深感当时的中国科技落后就要挨打,为了改变这一局面他远赴英国留学,并最终取得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就收到了伯明翰大学的终身教职邀请。在那个年代,留在外国就是荣华富贵,如果回到中国就要一贫如洗。但新中国成立后,他婉拒了诸多大学邀约以及外国多家知名研究机构的邀请,毅然选择回国。

他对挽留他的外国朋友说的:“我来自东方,那里有成千上万的人民在饥饿线上挣扎,那里一吨钢的作用,远远超过一吨钢在英美的作用。尽管我们的生活条件远远比不上英国和美国,但是物质生活并不是唯一,更不是最重要的。”


7.png


柯俊老先生由于才华横溢成果斐然,被诸多国外同行称为Mr.Bain(贝茵体先生),因为无碳贝茵体的命名就是他的姓氏:“柯氏贝茵体”。89岁时,他被诊断为直肠癌。但,他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却依然关心学校的人才培养工作,并坚决要求每天听取学校研究生工作的进展汇报。2017年8月8日,这一天他再也不用听汇报了,在清晨7:30,这位国际著名材料物理学家、中科院资深院士柯俊先生悄然离世,享年101岁,他也没能陪着我们走向2018年。


                                 ——


任新民,还是一个令中国年轻人很陌生的名字啊,可是,我们又怎能让这些本该灼灼生辉的名字继续默默无闻下去呢?他们不仅是国之栋梁,更应该成为中国年轻人的精神支柱才对啊。

1960年中苏交恶,原本前来援助中国研究导弹的苏联专家全部撤走了,当时整个西方世界欢天喜地地表示:“中国导弹项目从此夭折,胎死腹中。” 在一片萧瑟中,是他带着火箭的发动机研制组,找到了一个很破烂的修理厂,扎下根来,开始工作。他和小组成员在这个漏雨漏风的厂棚里,揽下了我国第一枚仿制液体导弹的工程项目。当年东风3号发射时,火箭突然发生蹊跷的冒烟,但经过分析以后他认为不影响发射,于是力排众议,并大包大揽表示:“决策错了我个人负全部责任”,最终这枚导弹成功射出,威震世界。那时候他说:“不是我不想等到更稳妥一些的时候,而是中国已经没有时间等下去了啊!” 是啊,当时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环绕我国四周,不是百万钢铁洪流威胁,就是航母核弹堆在家门口,新中国随时可能摇摇欲坠。

记得当年长征4号发射时,他已达70岁高龄,但仍坚持力挺新型氢氧发动机,因为他知道这蔡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中国必须跟上。我们错过了大航海时代,我们错过了工业萌芽时代,因此承受了百年的战火和入侵以及屠杀,因此中国绝对不能再错过大航天时代!不能再让后来人躺在尸山血海中哀叹:“落后就要挨打”。因此当有人问:“发射成功有把握吗?”的时候。他拍着胸脯表示:“若不成功我包全责、包坐牢、包砍头!” 结果长征4号新型火箭带着他这份三包责任书一飞冲天,中国航天事业,从此踏上新征程。


8.png


他就是中国航天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也是中国最后一位两弹一星元勋:“中国航天的总师”任新民。万分遗憾的是,他的生命也止步于2017年,再也不能陪我们迎来2018年的新年钟声了。


                                      ——


吴文俊是谁?这个名字恐怕没人知道,但提起人工智能却恐怕无人不知。有只美籍台蛙十分无耻,在网络性骚扰林妙可,发起诋毁丑化邱少云,并曾经把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军事机密旁边大楼里随时监控情报之后,又继续无耻地给自己涂脂抹粉,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把自己装扮成为:“中国青年导师,中国人工智能之父!” 并且这种装扮还欺骗了不少中国年轻人前去追随和赞美它。为此,周小平认为必须要给大家介绍一下真正的中国人工智能探索先锋。和这位中国泰斗比起来,那个跳梁的美籍台蛙小丑连提鞋都不配!不不,应该说他们之间根本就不能进行比照,也不能拿来做对比。

吴文俊,世界人工智能开拓者之一,也是中国数学神才。37岁他就与华罗庚、钱学森一起荣获了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38岁他就当选了中科院最年轻的学部委员(院士)。他的专长是拓扑学,这是用来研究各种“空间”在连续变化下一些不变的性质,因计算异常复杂,被成为“现代数学魔鬼领域”。

 就在这样的魔鬼领域,他却仅用一年时间就突破性地对美国数学大师的定理做出了更为简单而新颖的证明。并且他为了不让中国人永远跟在外国人后面跑,还开创性推导出了“吴公式”、“吴示性类”以及“吴示嵌类”。在公式前加姓氏,这可是只有在这个领域取得人类顶级成果的人才能享受的“专利”。他的 “吴公式”有多厉害呢?举个例子:1984年时,曾经有中国一位年轻数学家去美国参加比赛,他在现场演示时,仅用十几分钟证明了几百条几何定理,全球哗然,而他用的就是“吴公式”。


10.png


他叫吴文俊,中国数学大师、中科院院士、世界人工智能的开拓者,中国人工智能探索先锋。2017年吴文俊同志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8岁。从此世间再无吴大师,但人类文明史册永远铭刻“吴公式”。2018年,我们再看不到这位老人爽朗的笑脸,但相信他的精神会透过“吴公式”永远地激励着我们继续向前。


                                 ——


除此之外,2017年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离开了我们。有英勇的战斗机驾驶员,有海外的维和战士,有战斗在黑暗角落的缉毒警察,有牺牲在抗震救灾前线的解放军战士,还有无数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有一名叫陈莹丽的女孩,只是一个平凡人,她一生的梦想是当老师,去年她终于任教了,她对孩子们很好,每天会自己掏腰包给孩子们买小礼品,会夸奖成绩好的学生,会激励和安慰成绩不好的学生,她看起来是如此乐观善良和积极。但却没有人知道,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每天来上课的她已经是肝癌晚期,人们永远不会知道她上的每一堂课需要忍受多大疼痛。哪怕有人曾经看着她弓着腰走路,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时,她却也只是淡淡地说,没啥问题,只是肚子痛而已。人们只知道在她上最后一堂课时,她捂着肚子进教室,当时的她已经虚弱到连手提电脑都拿不动了,而一向站着授课的她,那天竟破天荒地坐着讲,在这节课之后,她就躺在了床上,这一躺下就再也没有起来。那一天,是2017年6月16日。


11.png


2017年,有一名老人也走了,他也是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领着退休工资安度晚年。但在生前身边的人一直都认为他是个流浪汉,因为他总是在捡垃圾卖废品。唯一和其他流浪汉不同的是,他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但却很干净。并且每天他都会走进公共图书馆看一会儿书,而每次走进进图书馆之前他都会仔仔细细地洗手。这一幕后来被记者拍到,并冠以:“看书前要洗手的拾荒老人令人敬佩”的标题,引发了很多人的兴趣。人们都对这个拾荒者表示了称赞。

但在他去世后大家才发现原来他不是拾荒者,也不是流浪汉。他每月有5000退休工资,但家里却没有一点像样的家具,他自己也没有任何一件新衣裳。钱都去哪了?还有他每天拾荒卖掉的钱,都去哪了呢?后来家人在他的床下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堆满了各种捐助收据。原来多年以来,他一直都在隐姓埋名地向希望工程捐款,箱子里除了一大堆收据之外,还有一大堆受助学生的来信,每一封都催人泪下。他不是买不起眼镜,不是非要拾荒,不是一定要穿旧衣裳,而是他只想把这些钱给到那些更需要它的孩子们手中,他叫韦恩浩。而他生前唯一一次用自己的真名签字的捐献单子,是志愿捐献自己的遗体器官…

12.png


有时候常有人问我说:“周小平,你为什么总在说中国很好、中国人很伟大?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国家并不完美,且照样有坏人吗?” 每当听到这样的问题时,我总是会想:是啊,我们的国家的确面临很多问题,我们的社会也总存在一些令人无法容忍的坏人,但着又如何呢?我热爱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理由从来都不是因为他是完美的啊。

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傲立世界民族之林而从不衰竭,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完美,也不是因为中国人都是圣贤,而是因为我们这个民族始终都有这样的一群人存在。无论是在山河破碎时,还是在社稷危难时,又或者是面对内外压力时,甚至哪怕只是在平淡的太平岁月中,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总会催生出一个又一个不惜拼尽自己充满才华的一生和一切,也要让这个民族和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这就是可爱的中国和中国人啊。

2017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相关文章:
·周小平:请记住这些不能再陪着我们走向2018的名字吧,他们才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中国人!
·水木然:“买房只要记住一句话,就永远不会出错”
·周小平:我们除了纪念张国荣,还应该纪念他!
·周小平:英国暴恐、法国爆炸、德国砍人、瑞士枪击,是谁把西方逼到这地步的?
·周小平:韩国企业乐天与中国对抗的深层原因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