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徐实:当代阿Q是怎么来的?一场争夺下一代的文化战 
作者:[徐实] 来源:[察网2016-09-18] 2016-09-19

    摘要:从社会经济地位来看,众多当代阿Q显然属于不占有生产资料的无产者,混得稍好一点也就勉强算个小资产阶级。可是这些并不占据优势社会资源的群体,偏偏站在大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对大资产阶级有利的事情,也会让他们跟着飞黄腾达起来;并且不顾自己实际的社会经济地位,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也属于所谓“上流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阿Q普遍患有一种叫做“妄想性障碍”的精神疾病。 

    老艺术家严顺开主演的电影《阿Q正传》可谓经典,片尾的画外音意味深长——“据考据家的考证说,阿Q还是有后代的,而且子孙繁多,至今不绝……”其实这话说的一点不错。即使在21世纪的中国,各大网站、论坛和自媒体上仍然活跃着阿Q的繁多子孙。当代阿Q继承了祖宗阿Q的愚昧无知和“精神胜利法”,舆论场中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

  背着一屁股房贷、吃穿用度并不宽裕的小职员,恶狠狠地咒骂“低效的国企是社会毒”,整日鼓吹国企私有化。问题在于,私有化对他们有半点好处吗?苏联解体之后,叶利钦在俄罗斯主导的私有化是什么样子?堂而皇之将国企装入自己腰包里的,大都是苏联时代的腐败官员和国企领导,靠的是强硬后台和特殊关系,普通老百姓绝对没份。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东北国企改革,也上演了高度相似的一幕。如果国有资产再度出现流失,半点都进不了这些小职员的腰包——以他们那点少得可怜的社会资源,给孩子找个好学区都费劲,牟取暴利的机会岂能自动落在他们头上?私有化带来的公交、水电煤气等社会服务价格的普遍上涨,反倒要由他们来承担。鼓吹让自己过得更惨的经济制度,是不是愚昧?

    中小私企里的“加班狗”常与泡面和廉价盒饭为伴。即便拿着微薄薪水、面临随时被裁员的风险,他们却时常抱怨别人的生活:“国企员工的高福利是腐败!早该砸烂铁饭碗!” 这种说法匪夷所思,当下的国企其实谈不上什么高福利——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权威数据,2015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指税前工资)为62029元,也就是说,平均月薪才5000多元。考虑到中国二线城市平均房价普遍超过10000元/平方米,这无论如何谈不上高收入。不是国企的工资太高,而是私企的工资太少—— 2015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9589元。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许多小企业和创业公司连加班费都不发。被压榨得很惨的“加班狗”不敢向剥削他们的雇主争取权利,却憎恨国企员工享受本应拥有的劳动福利。认同让自己生存得毫无尊严的分配制度,是不是愚昧?

  才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在社会上没什么根基,甚至不时还需要父母接济一下。在这种窘迫的状况下,他们不去反思自己的才学浅薄,却整天抱怨“中国体制不行”,鼓吹在中国推行“宪政民主”、搞美国式的选举。在他们看来,好像只要换个体制,就可以整天吃香喝辣。可是事实如何呢?黑客Guccifer 2.0在2016年9月13日公布了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文件,其中一份捐款名单直指民主党卖官:包括美国驻英国、法国、新加坡、西班牙、日本、瑞士、南非、比利时、卢森堡、新西兰、捷克、芬兰等国的大使;还有负责国际贸易的商务部副部长和司法部副部长等政府高官。西方民主的选举玩的就是钱,选举之前搞“众筹”,选举之后就“分红”。倘若移植了财产水平决定话语权的政治制度,“屌丝”的话语权只会比现在更少——政府官员将堂而皇之地为资本服务,将广大“屌丝”抛诸脑后。移植了西方民主的台湾,25%以上的“立法委员”有黑道背景,真可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向往让自己更加没有话语权的政治制度,是不是愚昧?

    上述奇特现象发人深思:从社会经济地位来看,众多当代阿Q显然属于不占有生产资料的无产者,混得稍好一点也就勉强算个小资产阶级。可是这些并不占据优势社会资源的群体,偏偏站在大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对大资产阶级有利的事情,也会让他们跟着飞黄腾达起来;并且不顾自己实际的社会经济地位,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也属于所谓“上流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阿Q普遍患有一种叫做“妄想性障碍”的精神疾病,具体症状包括:

  1. 抱有怪诞性的妄想,但同时不存在其他精神病症状。(否则早就丧失劳动能力了)
  2. 不管那些奇怪的事多么不可能发生,患者还是会不加质疑的统统接受。(妄想换个体制就能吃香喝辣)
  3. 企图否定这些想法,会引起患者过激的情绪反映,通常带有愤怒和敌意。(将试图否定他们想法的人,一概斥之为“五毛”、“极左”、“文革余孽”。)
  4. 怪诞性的妄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倘若实现了,他们就不会处于目前的社会经济地位)

  既然当代阿Q随处可见,那么“妄想性障碍”是如何产生和传染的?而今看来,改革中出现的重大失误,就是在文化和传媒领域盲目推行“市场化”:文艺作品和媒体信息的生产,很大程度上已被私人资本所把持。时下多数电影、电视剧、娱乐节目以及新媒体的运作,都由私人资本在背后操盘。私人资本当然要通过文艺作品和媒体信息来传播他们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吹捧半殖民地所谓“民国范儿”,歪曲抹黑新中国前30年的历史,将一己的价值观强行定义为所有人必须接受的“普世价值”,鼓吹形式正义高于实质正义,都是私人资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疯狂进攻。

    当然,私人资本还少不了释放一些香艳的毒气弹,使文艺作品充斥豪宅、豪车、美女、“小鲜肉”以及美食华服,尽可能地激发受众的虚荣心,令受众感到“只有这样的日子才叫日子”。于是,许多受众特别渴望拥有奢侈糜烂的生活,恍惚中以为,只要接受私人资本传播的价值观、和他们保持一致,就是抓住了“时代机遇”,最好能像“风口上的猪”那样飞黄腾达。于是,很多受众逐渐站在与自己对立的阶级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以不劳而获为荣,甚至鄙视自己和他人的劳动,“妄想性障碍”的症状越发严重。

  其实,缺乏政治觉悟、只知低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的当代阿Q,恰恰是私人资本最喜欢培养的奴仆。这样麻木不仁的人越多,越有利于他们用隐蔽的手段逐步攫取对社会的控制权。被精神麻醉的当代阿Q,即使遭到剥削压迫也不知反抗,只会通过向政府和公有制泄愤来掩饰内心的懦弱。如此“省心”的奴仆,简直妙不可言!

    然而,当代阿Q们飞黄腾达的黄粱梦,总是被轻易碾碎。资本主义的运行规则本来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小生产者、小私有者一开始可能会尝到一点甜头,旋即被强大的资本所碾压,大多数的最终结果必然是无产阶级化。淘宝和天猫,其实就是把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史,浓缩在十几年间给大家看一看:一开始还有小店主能够侥幸致富,接下来财大气粗的商家纷纷进场,依仗巨大的进货与出货量,能够在摊薄利润的基础上贱买贱卖;小私有者同大资本对抗的结果,必然是前者很快不得不出卖自身的劳动,而后也被抛进产业大军里去……

  鲁迅笔下的阿Q生活在辛亥革命前后,在其后的100多年间,中国人民赢得了革命胜利,建成了工业社会,把一穷二白的烂摊子打造成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然而,中国的文化建设却远远落后于经济建设的步伐。近年来各种腐朽的思想大行其道,催生出了大批麻木不仁的当代阿Q,甚是可悲。毫不夸张地说,谁控制了文化和传媒领域,谁就能够操纵人心、争夺下一代,进而决定天下的走势。如果任由私人资本来决定文化和传媒领域的话语权,结果必然是毛主席所说的“试看天地翻覆”。当代阿Q的大量出现,应该让世人警醒了!

(作者徐实:察网专栏作家,生物制药专家,投资顾问)


相关文章:
·贾根良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刘明龙:当代中国最需要反省的群体就是知识分子
·质量问题怎么办? 秦是这样做的
·清末“大买办”李鸿章,是怎么卖国的?
·秦博 王虹 徐实: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深度融合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