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揭开越南频繁反华游行背后的真相 
作者:[新法家] 来源:[] 2011-08-28

    越南反华游行,实际上不只进行了10次。10次专指在河内中国大使馆门前和市政府门前的聚集行动。此外,近10周内,在河内美国大使馆、东盟办事处等地,也举行了规模不大的示威,目的仍是抗议中国所谓“对领土主权的侵犯”。但与国内外媒体报道的不同,连续的示威游行,规模并不大,人数最多的第二次中国使馆门前示威,也仅仅203人,其余各次示威游行,人数均不超过150人。这些示威,在越南国内引发的反响也不广泛,大多数越南民众,尤其是两都之外的越南人,对此几乎一无所知。像国内一样,在越南对信息最敏感的,同样是经常上网关注时事的大学生、知识分子精英。因此,在这两类人中,系列游行的影响稍大一些。

    就越南政府而言,除顺应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对第一、二此示威活动表示“理解”,并在国家媒体的每日新闻中插播7秒简讯外,无一次表示“赞同”,并在7月下旬开始,抨击示威活动。这一论调在最近几日陡然严厉,已上升到“受国内外阴谋分子煽动”、“企图反党”的程度。前日突击逮捕示威者,可以被看作是官方容忍度趋零的表现。这一举动,被国外很多人不理解。其实解释起来,很容易。类似于国内历次民间对日、对美、对法的抗议活动,肇起之际,是民众宣泄情感的突破口,当局顺势疏导,并可为外交增添筹码。但事件升级,危及正常邦交,则当然不会为当局容忍。除此以外,越南当局与越共中央就对华关系的巨大分歧,或许是导致此次“示威阴谋论”的始作俑者。

    越南当局中,主张对话强硬的,以少壮派军官、青年知识分子官僚以及无党派官员为主,而主张对华缓和、协调对华关系的,则以越共中央、越共实力派以及军政各界的越共元老派为主。其实自上世纪90年代初,越中关系正常化后,越共实力派和元老派已将中国当局视为支持越南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主要力量,这一认识,即便在两国就争议领土唇枪舌战之际,也从未改变。

    就国际形势而言,越南正处在一个困难时刻。大家都知道在西方国家有许多民运人士,总希望搞些“中国之春”。其实,在美国和英国的越南流亡势力,其声势和威望,要强过所谓中国民主斗士们百倍。以前南越总理阮高祺创建的“越南人民革命组织”为例,该组织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在英国、法国、美国共设有77个分支机构,并有16个衍生组织,单是其中之一的“越南律师争取重建1973年《巴黎协定》运动委员会”,就有会员17500名,其中越南裔流亡分子占87%。该组织在伦敦的总部,拥有房产总价值超过9亿欧元,每年接受各国非政府组织和越南国内地下机构捐助不少于13亿欧元。横向比较,该组织的经济实力是所谓“伊朗人民自由民主同盟”和“叙利亚民主运动委员会”总和的3倍。况且,这只是多如牛毛的众多越南境外反对势力之一,至少有两个以美国加利福尼亚为基地的越裔反对力量,实力与影响均不输于“越南人民革命组织”。

    越南在近年来的改革中,对言论自由的宽容度较高。因此,政府内部,特别是非关键部门,进入了一些无党派人士和知识分子精英。这些新加入人员,无论从政治倾向上,还是从思维方式上,都与国内外形形色色的反越势力接近,在国际上被成为“活跃派”。如在2005年、2007年受西方高度关注的越南“宪章请愿”运动,就是在这些人的支持下开展的。因为越共并未放弃对国家权力的领导,同时西方国家没有表现出实质性的介入姿态,这些越南体制内的“活跃派”难以从政治方向入手,插手最高权力。因此,从上世纪90末开始,借外交争端,引领国内民族主义思潮,并与国外越南裔反对势力联合,向越当局“逼宫”,就成为合理合法、行之有效的手段。其实,不光中国,与越南同样有着陆、海领土争端的菲律宾、马来西亚,与越南有着“历史遗留问题”的柬埔寨、泰国等国,也屡次成为这些“活跃派”的活靶子。总体而言,中国在越南民族主义指向标靶上,仅仅排在中游位置,激发广大越南人民仇恨的程度,甚至比不上柬埔寨。

    越南当局对这些民族主义活动,基本奉行“因势利导、为我所用、详细甄别、严密防控”的方针,在1997年、2001年、2002年、2004年分别以“阴谋颠覆政权”等罪名,逮捕当时从时对柬、对马、对华抗议的示威人士。越南当局还有一个特殊的抗衡手段,就是定期举行官方指导下的“反美”游行,并与“活跃派”引领的运动合流,从而使该运动的西方支持者无所适从,从而放弃行动。

    在这一大背景下,越南近来的所谓“反华游行”并无太大亮点,尤其不应成为此间同仁们“怒发冲冠”的对象。同样在此期间,越南全国共进行反柬游行72起,反泰游行13起,反美示威运动347起,声势远盖反华示威。作为国人,真的不应只凭借西方媒体的报道,就轻易将愤恨转移到一个焦点之上。

    要明白,就两党关系而言,中越双方的亲密程度,胜于包括中朝、中俄在内的众多“伙伴”关系,基本与中巴关系相当。而中巴关系建立在两国邦交基础之上,而中越关系则建立在牢固的两党关系基础之上,这在两国特殊的政治体制下,是格外牢固的。诸位如有兴趣,查阅一下联合国大会在所谓“中越领土争端”期间的会谈纪要,会发现期间涉及中越两国的议题共997件(截至2011年8月21日),中国支持越南发言1037次,越南支持中国发言3424次,双方对对方关心的国内、国际实务,完全支持,没有一件异议。其中包括在国际间广受争议的“利比亚冲突”、“叙利亚危机”、“美国违约危机”等。这样的外交一致,即便是同期的中、巴,也很难媲美。由此可见,在国人对越南这个毗邻小国义愤填膺之际,两国其实正以前所未有的合作深度与广度前行。

    当下和一些朋友谈话,提及越南,提及日本,一致认为那里的人们都反华,全国人都视中国为仇敌。这一来对自己太没自信,二来也侮辱了别国人民的智商。适当地深入接触一下别国的第一手舆情,对于我们的判断力是很有帮助的。


相关文章:
·秦陇纪:徐匡迪院士5问揭开当下中国人工智能虚伪的面纱
·郭锐:从管子的轻重术开始揭开“中国之谜”的谜底
·揭开上帝终极底牌:癌症自愈源于心脏
·揭开数字“七”与中医学之间的神秘面纱!
·越南是怎样废弃汉字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