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陈凯旋:要是没给总理带路就好了 
作者:[新法家] 来源:[时代周报2010年07月26日] 2010-07-30

陈凯旋挤到总理面前说:“温总理,我向您反映一个问题。”

陈凯旋不想出门,不想见人,也不想讲话。

自从7月1日给在湖南省宁乡县视察的温家宝总理反映问题并带路后,农民陈凯旋的生活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最初是当晚镇上流传,派出所要抓他。这让他当即从家里跑掉,三天没敢露面;后来是不停有人找到他,让他帮忙递材料;再后来,是一拨一拨的媒体和找他谈话的政府官员……

无法掌控的生活,让他透露出一种焦虑。这种焦虑,让他迫切地想离开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跟总理握过手,还讲过话。这是天大的幸运”。但更多时候,他会埋怨自己,“要是不给总理带路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末了,他反复叮咛记者,“对我有害的,对政府有害的,都不要写”。

从兴奋到“吓得厉害”

时代周报:见了总理后,你变成一个名人了,这对你目前的生活和性格有什么改变吗?

陈凯旋:我原本就是个很内向的人,我现在更内向了。我现在呆在家里,老婆儿子都送走了,关着门,所有人都不见。要是你们记者打电话来,我就接一下,其余的,无论谁打电话我都不接。

时代周报:但见总理是个好事情啊,你为什么会这么焦虑?

陈凯旋:我现在跟谁都讲不清楚。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太多。

时代周报:你为了看到总理,还特意坐人家的摩托车抄了近道,那你给总理反映问题,之前想过了吗?

陈凯旋:肯定是临时想的,我当时就是想远远看总理一眼,根本不知道他会停车,也不知道总理会过来握住我的手。

时代周报:总理主动握了你的手?

陈凯旋:对啊,他一握我的手,我就觉得,真是人民的好总理啊,然后心头一热,就把我们这边塌陷的事情讲出来了。我说我们村子里出现了好几个大坑,一些住宅、学校、医院埋在坑里,有200多户人家没有地方住,学生上课很不方便;但我并不是受灾的村民,我只是关心这些人。总理就说去看看,让我带路,拉着我就上了车。

时代周报:你给总理带路和反映问题后,是什么感觉?

陈凯旋:开始很兴奋啊,特别兴奋。我们那些老乡也很开心,说我出息了,还开玩笑说我走的路是“凯旋路”。消息很快就传回镇上了,我老婆开始还不相信我一个卖菜的能跟总理说上话,还坐人家的车。不过后来她又听说我给总理反映问题,她就有点担心。后来看热闹的邻居说了句,你反映了问题,小心人来抓你。当时我的兴奋劲儿一下就没了。

时代周报:听说你当天晚上就因为害怕,还半夜从家跑了?

陈凯旋:当天,大家都说镇政府的人要抓我,我就害怕了。我跟温总理反映情况后,就被拦在外面了。当时人群里就有两个人先后给我说,你闯祸了,没好日子过。回到家,邻居们也说,你给镇上惹麻烦了,人家要来抓你。我在镇政府工作的亲戚也说我冒失,让我出去躲躲。当时,我把所有人赶出去,一个人坐在铺子里,越想越害怕。回到家,老婆也说我,本来心里就很慌。镇上的干部半夜来敲我的门,夜里约12点,菜店的门被敲得叮咚响,我以为是要抓我,吓得从后门跑了。

时代周报:其实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当时镇上的人是要抓你,给温总理反映问题的,也不止你一个,你怎么会吓成这样?

陈凯旋:大家都这么说……我也觉得是这样。我躲到我弟弟家后,弟弟一直安慰我,说没事的,但我还是吓得厉害。

日子“不踏实”

时代周报:你们镇上后来给你打过电话没?

陈凯旋:打过,让我去镇政府一趟。但他们又不说干什么,我就越想越害怕。后来我去了,书记让我放心,他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我跟总理在车上说了什么,让我好好生活,让我好好做生意。我觉得没什么事情就回家了。

时代周报:那现在不害怕了?

陈凯旋:不害怕了,哎,还是有一点吧。

时代周报:为什么还是有一点?

陈凯旋:这个我现在不方便讲给你听。我现在很烦,我们当地的人天天来找我,让我帮着递材料什么的,我又帮不上忙。还有你们这些记者,天天来找我,我又不敢说错话。说错话会对我不利,对政府不利。

时代周报:别人叫你递什么材料?

陈凯旋:就是一些告状的事情,都是我们当地的一些村民,到处都在找我。

时代周报:你觉得你的日子,是见温总理之前好一点,还是之后好一点?

陈凯旋:当然是之前好一点啊,之前我有一个门面,做点小生意很踏实。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我那天一定只远远看一眼。

时代周报:现在不踏实吗?听说你担心事后有人报复,把你开了多年的菜店都转让了。

陈凯旋:当然不踏实,换你也不踏实。我是把菜店都卖了,万一以后人家来找你麻烦呢?还是回家安全一些。

时代周报:你以前开菜店能收入多少?

陈凯旋:一年四五万块应该有吧,现在收入就没有了。我这次5万块就把菜店转出去了,其实我觉得,十万块也能转出去。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

时代周报:你现在好像对这种生活很困扰,而且一直在说自己要离开这里?

陈凯旋:说真的,我现在压力很大。好大的麻烦啊,好大的关注啊,现在我后悔了。我要是不见总理,我还卖卖我的菜,过过平凡的日子,赚点钱供我儿子上大学。

“我没法再呆下去”

时代周报:听你的意思,现在你挺后悔给总理说这些?

陈凯旋:其实也不是……哎,我不知道怎么说,这是一个很荣幸的事情。你想啊,好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总理,我不但见了,还跟他坐一辆车,他跟我说话,还跟我拍了照片。我觉得挺荣耀的,很多人也很羡慕我的。但现在很烦啊,天天有人来找我,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想换个手机号码,让你们啊、政府里的人都找不到我,所有人都找不到我。

时代周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陈凯旋:我不会上网,就让儿子上网给我看,越看心里越烦。你们这样关注,让我的压力很大,让政府压力很大。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了,我没法再呆下去。我只能走了。

时代周报:政府现在对你什么态度?他们还会觉得你给他们惹了麻烦吗?

陈凯旋:他们叫我不要乱说话,其实我没有乱说话,我是按照事实说的。你们报道后,我们政府(指镇上),包括我省的,都来了人。我们灾民都被安置了,现在我们的政府都按城里的指示在做,温总理指示后,我们县、我们市还有更高的领导都没有睡觉,现在灾民都被转移出来了,还给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我们现在的领导都做得很好的。

时代周报:邻居怎么看你这件事情?家人又怎么看?

陈凯旋:有的很羡慕我,有的则觉得我现在这样是活该。不过他们怎么看,跟我没关系,反正我现在不出门,也不跟他们打交道。我老婆挺埋怨我的,说当初就不该这样;儿子好一点,说大人的事情他不管。

时代周报:觉得自己很像惊弓之鸟吗?

陈凯旋:我不知道,现在一点风吹草动,我就很担心。现在有些事情,我不太好讲,说出来,对我不利,对政府不利,还是不要讲了。

时代周报:你现在空下来会想什么?是希望这个事情能快点过去吗?

陈凯旋:有时候我很后悔,不见总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麻烦、这么大的关注。现在一切都被改变了。说实话,我有时候觉得哭笑不得,明明算是一件好事情,怎么就变这样了?

时代周报: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陈凯旋:这件事情早点被淡忘,有人能给我一份工作,让我能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我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相关文章:
·陈凯旋:要是没给总理带路就好了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0-07-31 10:26:34.0)
    的确 这本是件好事
新法家网友(2010-07-30 13:20:28.0)
    看陈凯旋的表现,他周围正义的空气稀薄了点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