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足以震惊国人的世界关系网 
作者:[四水那儿] 来源:[] 2007-06-27

    孟广美女士是台湾女演员,但在台湾知名度并不高。她主要还是在大陆的凤凰卫视和中央电视台作了一些节目因此积聚了一点人气。年前孟广美在台湾电视上批评大陆落后愚昧,尤其对大陆民族主义青年表示不满,说他们太狭隘,南京事件不过一个历史事件而已,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们却念念不忘。消息既出,大陆网友对孟广美呼吁抵制,更有好事网友去翻孟小姐的履历,发现她曾经在电影 Red Corner 中饰演一个小角色,有少量和男主角Richard Gere的床戏和一个全裸镜头。Red Corner 是一部批评中国司法的电影,由国际著名影星Richard Gere 担纲主演,好莱坞著名导演Jon Avnet 执导。后来曾经担任柏林电影节评委的中国女星白灵女士当年是该片女主角,这也是白灵进入好莱坞后第一部和国际影星合作的大片,白女士由此敲开了自己的星运之门。Red Corner 为中国大陆所禁演,Richard Gere 也一直不能获得进入中国大陆的签证。因此有网友说,孟广美的反华是一贯的。反华不反华且不说,这个电影的确串起很多有趣的名人。Richard Gere 是达赖喇嘛的学生,跟随达赖学佛多年。他经常批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纪录,曾经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国侵犯人权的重视。魏京生先生则担任了此片顾问。而达赖喇嘛和魏先生也有不错的工作关系和私人关系。除了一些议题上的合作外,魏先生早年的恋人平妮女士是达赖喇嘛的追随者和私人朋友。除Richard Gere外,达赖喇嘛还和许多国际电影明星都有合作关系,包括“西藏七年”的男主角Brad Pitt 先生。该片根据达赖喇嘛家庭教师的回忆录改编。

 

       白灵女士以性解放著名,最近刚刚完成德国人出资的“上海宝贝”的拍摄,白女士担任女主角是原书作者周卫慧女士挑选的。周女士和白女士很合得来,周女士专门写过文章,声称白灵女士“不象中国人想象的那么坏。” 白灵女士是第一位上了美国杂志“Playboy”封面的中国女郎,同时也是第一位被美国杂志“People’s Magazine” 评为“全球最美丽的50人” 之一的中国女郎。白女士还曾经3次受邀参加 Larry King Alive 的访谈,席间多次提到其在大陆受到的不人道待遇。白女士绯闻很多,曾一度和国际著名影星 Mat Damien 拍拖;也曾数次参加Playboy 老板Hefner举办的私人派对。 Hefner先生和Kinsey博士是战友,而Kinsey博士又是李银河女士的“精神导师”。李银河女士又是性自由战士卫慧女士的战友。卫慧女士因为上海宝贝而受大众嘲笑的时候,著名自由派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挺身而出为卫慧女士辩护。

       伯恩斯坦先生(美国蓝灯书屋老板,国际商界和人权界名流)是魏京生先生书信集“傲然独立的勇气”的出版人。当年傲然独立的勇气在全球以10种语言同步首发,伯恩施坦先生主持的首发式上可谓群星璀璨,由美国著名剧作家Arthur Miller领衔,数位著名美国作家接力朗诵了该书片断。伯恩斯坦先生是中国民运的主要赞助商之一,也曾是中国人权的董事和主席。曾经和刘宾雁先生有工作上的合作关系。伯恩斯坦先生和纽约时报集团关系也很密切,所以时报记者有次对于伯先生不甚有利的新闻感兴趣,也不知谁一个电话就让报道一风吹了(当时是因为伯先生担任主席的中国人权闹出刘青丑闻)。伯恩施坦先生交游甚广,所以虽然刘青彻夜赌博以至大西洋城赌场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了,许多其他民运人士想炒刘青的尤鱼却就是炒不掉,因为刘青先生有伯恩施坦先生护着,而中国人权的主要经费来源多和伯恩施坦先生直接间接有关。伯恩施坦先生也是柴玲女士和李录先生的师长,人称柴女士和李先生是“伯恩斯坦先生的明星组合”。 柴玲女士的丈夫是美国麻州前财长和国际咨询界重量级选手Bain公司曾经的合伙人和创始人之一乔治马金先生(国际咨询界的头把交椅是麦肯锡公司,但Bain后来居上,甚至成为一个trend setter – 如果说麦肯锡的座右铭是“我们绝不介入客户内部事务”,Bain的成功之道则在于“我们必须介入客户内部事务”。) 马金先生和前美国民主党总统侯选人杜卡基斯先生是工作上的拍档,此外还和美东波士顿数家财团关系密切。李录先生现在是华尔街新生代的金融家,旗下已经有三家基金。李录先生早年好像担任过美国著名歌星Sting夫妇的私人理财顾问,Sting夫人在其影响下也曾经赞助过中国人权事业。刘宾雁先生和国际金融界巨子索罗斯(Soros)先生也有过合作关系和比较友善的私人关系。索罗斯先生也曾经是中国民运早期赞助商之一。中共曾一度指控索罗斯先生是CIA 特务,刘宾雁先生曾经代为辟谣,称以他和索罗斯先生的交往来看,索罗斯先生绝对不可能是CIA 特务。

 

       刘宾雁先生是刘衡女士的老同事和老朋友。刘衡女士是李克林女士的下属和朋友,也是刘荻女士的祖母。李克林女士的女儿是李银河女士,刘荻女士则是新一代的“自由战士”,如今常和刘晓波余杰聚在一起。余杰先生被小布接见过,正如魏京生先生和达赖喇嘛被小克接见过。最近小布也和热比娅会见并称颂其为“维吾尔族最优秀的代表”。王若水先生也是刘宾雁先生的老同事和老朋友,同时又是李银河女士的“梦中情人”。(这是李女士在自己的博客中陈述的)

 

       王小波先生是李银河女士的丈夫。其恩师许倬云先生是自由派史学的代表人物,当年曾在王小波先生最潦倒的时候帮助王小波先生在美国混文凭。许倬云先生又是李银河女士的论文委员会的成员,许先生回忆说,当年许多大陆留学生和台湾教授往来不多,但王李夫妇却是例外,和台湾教授来往很多。看来这样的来往给王小波先生带来了一定的收获,除了混到了美国文凭以外,王小波先生走向成名的第一本书《黄金时代》当年获得联合报文学奖也是出于许倬云先生的推荐。许倬云先生是克鲁兹奖获得者余英时先生的老朋友。而余英时先生也是中国民运的同情者,和刘宾雁先生曾经有工作上的合作关系。

 

       索罗斯先生曾经和赵紫阳先生的身边人有过工作往来,给他们经费作项目。而李银河女士也和赵紫阳先生的身边人关系密切,当年李王夫妇自美国归来后在北京找工作没少请智囊团推荐。

 

       索罗斯先生的前助手Goldfarb先生现在是国际人权协会的主席,而国际人权协会则由俄罗斯金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先生出钱创办。别列佐夫斯基先生是普金先生的死对头,同时又是车臣独立运动领袖扎卡耶夫先生的赞助人。别列佐夫斯基先生的新闻发言人是贝尔爵士,而贝尔爵士则曾经担任撒切尔夫人的顾问。

 

       读者,尤其是没织过毛衣的男性读者,看到这里肯定觉得有点乱——“关系学”据说是中国的,但学科带头人净是跨国的。那我就再把这张网的经线和纬线抽出数条,平行线似地陈列在下面。

 

1)      性自由线(上海宝贝)——卫慧、白灵、 Hefner、Kinsey、李银河、王小波;

2)      反共电影线(Red Corner)——Richard Gere、Jon Avnet、魏京生、孟广美、白灵;

3)      上海宝贝线——白灵、卫慧、张五常、德国电影公司;

4)      中国人权—民运线——Richard Gere、魏京生、刘荻、刘晓波、余杰、柴玲、李录、伯恩斯坦、索罗斯、刘宾雁、赵紫阳的前助手们、余英时;

5)      好莱坞和美国流行文化线——Richard Gere、白灵、Joe Avonet、Sting 夫妇、Brad Pitt、 Playboy, Larry King Alive, Peoples’ Magazine

6)      美国精英文化线——伯恩施坦、蓝灯书屋、纽约时报系、 Arthur Miller;

7)      宗教线——Richard Gere、达赖喇嘛;

8)      美国商业和金融线——索罗斯、伯恩施坦、马金、柴玲、李录;

9)      海内外的自由派史学和舆论线——王小波、许倬云、余英时、联合报系,孟光美;

10)   国际反共产国家和前共产国家线——索罗斯、伯恩施坦、Goldfarb、国际人权协会、别列佐夫斯基、贝尔爵士;

11)   美英政界线——小布、小克、撒切尔夫人、美国政府、英国政府;

12)   共产国家和前共产国家民族分离运动线——达赖喇嘛、扎卡耶夫、 热比娅


    至于这几条线之间的节点或联络人,读者自己找着玩吧,看谁快。

 

    网即组织,就像刚才说过的织毛衣。其组织化程度高可以高到设组织委员甚至组织部,低可以低到BBS上的打招呼。至于本文所涉及的这张网,其中网民之间的关系究竟密切到什么地步,那只有网民们自己才清楚。如果哪位读者往红枪会黑手党那上面想,你肯定有点可笑。诚然有不少网民是基于理念认同而走到了一起,但你要以为他们都是君子之交,那他们会笑,放心地笑。

 

    国有国歌,校有校歌,网也应该有网歌。这张网还没听说有网歌,我替他们想了一段儿歌:

 

公社是个啊,常青藤啊——

社员啊,都是藤上的瓜

瓜儿连着藤,藤儿连着瓜

不怕风吹和雨打——

 

    最后举个例子:

 

    话说柴玲女士和李录先生流亡到美国,得到了伯恩施坦先生的青睐——也就是说“上”“网”注册了ID。当时就有网络专家预言:“因为获得了伯先生的青睐,柴女士和李先生就此走上通向成功的星光大道”。如今10多年过去了,柴玲女士和李录先生果然成为美国商界的新星,在事业上取得了绝大多数留美学人做梦都不敢想的成就。

   


       读者看到这里,也许会以为笔者在指责众网民。其实笔者对上面提到的许多人,比如金融家索罗斯先生,剧作家Arthur Miller 先生, 刘宾雁先生,Sting 夫人。。。都充满敬意。但所谓网络者,牵一发而动全身,所谓纲举而目张,网民个人的理想和操守并不能改变整张网的某些属性,即便这些属性和网民的初衷并不一致。北岛当年感叹过网一般的生活,其实网里许多还不都是善良小百姓,但缠一起就让诗人不得自由。而今天笔者所说的这张网,撒下去,拉起来,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贪财者看到满眼鱼儿虾儿活蹦乱跳的利益。然而作为居住在中国的中国人,我却不能不想,撒下这张网,拉起来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中国?


相关文章:
·为什么德国人甘愿做技工?
·董寅生:不杀亦足以平民愤
·中国人在西方刊行的第一本经济学著作——《孔门理财学》
·伍国:中国人到了一个客观研究美国社会的时候
·孙歌:明治维新并非值得中国人羡慕的现代化转型方式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