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灭儒02 唯仁者能爱人,能恶人 
作者:[血海飘香] 来源:[] 2007-01-24
  “唯仁者能爱人,能恶人。”这句话出自据说是儒家入门读物的《大学》。《论语》也记载了孔子的类似言语:“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仔细挑剔起来,这两句非常近似的话却有不同的解释。论语中的解释是,仁者没有私心,所以他才能公正地爱憎。而《大学》里的这句却要这么翻译:
  只有有仁爱之心的人才会坚定地爱某些人,恨某些人。
  《大学》里说,对于那些妨贤而病国的坏人、奸臣,只有仁者才会对它深恶痛绝,并采取确实有效的行动,将他逐出中国,流放得远远的。对坏人不能驱逐得远远的,是一种过失。朱熹最后注释说,知道爱憎,“而未能尽爱恶之道,盖君子而未仁者也。”意思是说,如果爱恨不分明、不彻底,那这个君子还不太“仁”。
  
  原文如下,读者可跳过:
  秦誓曰:“若有一个臣,断断兮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寔能容之,以能保我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媢疾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通,寔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孙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诸四夷,不与同中国。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能恶人。见贤而不能举,举而不能先,命也;见不善而不能退,退而不能远,过也。朱熹注:“若此者,知所爱恶矣,而未能尽爱恶之道,盖君子而未仁者也。”
  
  善与恶,是儒家思想里的一对重要矛盾。“为善者为君子,为恶者为小人。”好人、坏人,是所有中国人都知道的概念。将善恶对立起来,扶正祛邪、惩恶扬善,是中国人熟知的传统观念。不幸的是,这简单的善恶对立的观念,现在已证明落后于时代。
  善恶对立,必然导致敌我观念。世界被分成黑色和白色、朋友和敌人,分成“有价值的”和“没有价值的”生命。对君子尽情地美化,比如古人如此形容好的人格:“似兰斯馨,如松之盛。川流不息,渊澄取映。”(《千字文》)而对小人无情打击,制之死地而后快。孔子正是这件事的不遗余力的创始者。孔子晚年编纂《春秋》,就是用手中之笔,将他无法在现实世界进行惩罚的恶人进行丑化、贬低和道德审判。这件事后来成为儒者引以自豪的光荣传统。
  我曾见过这样一段对话:
  ——好人杀人吗?
  ——当然不,好人杀的都是恶魔。
  敌人概念的灌输会使本来纯朴的人变成刽子手,而这正是纳粹主义宣传的诀窍。“不仅国外有敌人在窥视,不,国内也有。”凡是极端化的思想首先都要歪曲、恶魔化一个阶层或族群,然后把对这一个阶层族群的迫害和屠杀以种种美好的理由合理化。
  
  或许有人认为我发挥无度、引申过头。那我们就来看看儒学的讲道德是怎么演变为人性暴行的(以下引自魏斐德的《历史与意志》,王阳明是明代大儒,开创有阳明派):
  
  1518年,王阳明在江西南部地区镇压起义时创立了乡约制度,它企图用诱使起义者回到文明社会的办法使他们平复下来。……订立乡约的地区的居民们应推选出“约长”,来记录他们的日常行为。个人要为每月的宴会捐助财物,每次聚会,击鼓如仪,众人大声发誓:
  “自今以后,凡我同约之人,祗奉戒谕,齐心合德,同归于善。若有二三其心,阳善阴恶者,神明诛殛。”
  然后,对每个成员在过去一个月中的举止行为进行琐细的讨论。好的行为备受赞扬,坏的行为遭到批评,恶人被迫跪下,当众认错。反复强调聚会的根本目的,不是惩罚人,而是改造人。在发现有人做了坏事时,人们尽一切努力来帮助当事人,而不是把他移交司法当局了事。
  
  对于那些屡教不改的大恶分子,儒学自然不会公开地施展暴力,而是约长事先劝告他开会时好好自首、反省,而开会时大家“共诱掖奖劝之,”“以兴其善念”。办法用尽而这个“坏人”还不改悔,这些好人们才把他扭送官府。
  以下继续引用:
  
  乡约制度在明朝末期消失了。但在17世纪中叶的动乱之后,清朝(1644—1911)第一个统治者顺治皇帝(1644—1661)颁布“六谕”[26]“教化民众”,重新施行了乡约制度[27],其原因一半是为了恢复文明社会,一半是为了维护自己王朝的长治久安。……乡约的头头和他的副手每月两次召集居民们宣读“六谕”,敦促人们孝敬长辈,教育后代,邻里和睦,安居乐业,勿犯罪过。
  ……1670年,康熙皇帝入情入理地详述了16条“圣谕”。……“圣谕”所期望的德行要达到的社会目的,是用各种实例来说明的。邻里和睦相处是为了防止纷争,讲究礼仪是为了守好规矩,学校将得到发展,谬说则遭到受尊崇的学问的抵制,等等。首先特别要强调的是,人们应安于各自在社会中所处的生产地位。崇尚节俭,积蓄钱货,克奉职守,解决人们的要求。这样,帝国的全体臣民就被分成顺民和刁民两类。皇帝正是依靠前者来阐释法律,警诫愚顽之徒,并作为文明社会与其弃民之间的调解者来发挥作用的。
  
  对于经历过文革的人,我想什么解释都是多余的了。善恶对立和尊崇道德,如果不说它直接导致了人性暴行的发生的话,至少要说它对人性暴行无法约束。因为我们伟大的儒学、伟大的传统,本身就留下了这样的诫命:对恶者,要“深恶而痛绝之”; “唯仁者能爱人,能恶人。”“未能尽爱恶之道,盖君子而未仁者也。”

相关文章:
·病树前头万木春——新法家网站2020-2021年度工作报告
·单军守孤城——新法家网站2019-2020年度工作报告
·龚忠武: 三家文化斗争,仁者无敌——纪念五四文化运动一百周年
·李毅:台海局势:2018、2019、2020
·2020年,世界一元多极共治?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