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汉心:谁敢“刀枪入库,放马南山”? 
作者:[汉心] 来源:[作者惠赐] 2021-08-25

用经济学算账,一般人都以为战争就是抢钱、抢生意,篡位夺权圈地盘,或出于争强好胜心理作怪,想搞大事建功立业。其实,诉诸具体的“夺利之战”一般都有边界,好算账,就像打官司可以商量,只要确定诉讼主体和议价标的,就可以对着法律条款让渡妥协,权衡利弊而后“定分止争”。但倘是为颜面和荣誉,为捍卫某种抽象的概念比如国家民族大义,或某种无可质疑的绝对真理和信条,也即现代人熟悉“路线和价值观”之争,就没法妥协退让,也不能通过交易认定谁是谁非。缘乎此,不动粗来一场“文攻武卫”决出高下,谁也不服气,也没法诉诸“讲道理”,或中国式一厢情愿说好话,献殷情达成谅解和共识。

据说,当年老蒋也知道与各路军阀之争,无非是地盘和利益扯皮,可多可少,攻守易位也不会触及本质,导致体系崩盘和结构重组,而比之于毛泽东的革命理想,则是关乎政治路线、价值观和历史正当性,以及未来中国道路的生死之争。

除此之外,以后人热衷讨论的“世界大战”为例,战争还是一种抒情的暴力美学,一种源自人心所好的宏大叙事,战端一开,想象中的惊险叙事,社会动荡中的悲欢离合不仅抒情浪漫,还很好玩有趣。所谓“文章憎命达”,文学式的创伤想象既可以抵消和平时代日日重复的“平庸和无聊感”,重启苦中作乐,“扮酷搞炫”的极端体验,还可以借此破局翻身一统天下,重构理想社会和观念体系!

所以有学者说“有些人是欢迎战争的,他们把战争当成一种冒险,一种奇遇,一种超可以凡入圣的身心陶醉。仿佛一下子发现自己被高看,被重视起来,都能据此超乎个人独处时的胆怯和谨慎而后问鼎英雄的事业。于是,以往潜伏着的卑琐,迫于法理规范假扮的教养和小心翼翼,似乎都可以转化成伤害异己、攻伐对手的壮举。

是的,和平久了,人是会有这种妄念的。还有一些人倒是害怕战争。但是老觉得恐惧,时间久了,神经绷得太紧,反而会有一种“既然逃不过,还不如早打早省心”的感受。所以,据说,在第一战爆发时,参战各国的老百姓往往有一种兴奋感,或者是一种如释重负感。

因此,只要认定人人都受野心和欲望驱动,就没谁敢“刀枪入库,放马南山”

所谓有人就有江湖、有政治,有主从关系及相应的权力规训和意识形态。这听起来高大上,实则都是追名逐利,斗智斗勇的结果而不是原因。从个人或小众维度叫“故事”,关乎家国兴衰就是历史,就是宏大叙事,这便是文明生成的前世今生和演化玄机!还是马克思概括得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意识反作用于物质”,在东方侧重于经验事实的归纳,由“做法决定想法”;在西方大体是理念规定范畴,由“想法决定做法”,同一问题反其道而行之。殊知,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不同,其派生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乃至立身处世和行为方式自然分叉!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所谓世界“主流价值观”,如今更像是变本加厉!其法理基础就是鼓励私人占有,是主权至上和排它性的权利“独享”和自由竞争,也即马基雅维里利式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其缘起是“经济理性和商业算法”,假设人人都是“势利眼”,不讲善恶道义,认定人就是利益驱动,故只能用欲望抑制欲望,用法律取消德性,用技术和交换价值替代生活意义和人情世故。

就事实和经验而言,凡不能通过谈判让渡的问题,都不是利益而是政治,也无关道理充分而是生死之争,是路线与文明范式的终极博弈。从以往的历史可知,政治正确与权力合法性并不在意谁的言辞和观念更文明,更公道,而是取决于实力筹码,利益收买和民心支持,三手都很硬的立法权和概念定义权。当下的现实也表明:谁的拳头大并懂得力道权重,能吃得准世界人民喜欢什么,恐惧什么,谁就能决定财富流向而且享有违法获利的豁勉权。 

由此可知,国家能力及其政治得失,并非舆论场清谈的文明范式孰优孰劣,也与由谁主导政治无关,更无涉一干“知识分子”搞出的学理或主义,而是实打实武备、技术,财政和金融打包支配的老戏法。

所谓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国运盛衰因缘种种。实情与文化传统和意识形态好坏关系不大,相反,其优化机制仍然是弱柔强食,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出货币,出立法权和思想文化定义权,是力学中的不均势引发的斗智斗勇、分化组合,并经由“克敌制胜者”权衡利弊而后确立的世界规则和势力范围。

哲学家赵汀阳说,“全球化没有带人类普遍的福祉,倒是成就了金融资本和媒体霸权,前者决定了人可以怎么行动,用什么交易,后者定义了现代人怎么想,什么才算正确”。

天下为公很好,也值得期待和努力,至少,在政治上对超越国家和民族主义冲撞的愿景有好处,文化上也具有无可争议的道德正确。但对于当今全球化背景下的国家而言,内政外交,宗教文化已不仅仅是一国之事,尤其现在,对资源有限而人欲无度之世而言,''鱼和熊掌”如何兼得?至少就现在而言,国家、族群和亲亲相顾仍是不可超越的社会单元。

吊诡的是现代人大都接受了个人利益和国家主权神圣的反复说教,故此,肯定会将所有局外人都看成异己,当作利益侵犯者和萨特式的“地狱”而加以防范。当下流行的文明论、进步主义、市场化和民主主义在动机上也在鼓动人们自私自利,不劳而获,由此派生的“无明大众”自会反对普世情怀和政治上大公无私,更不会支持普济苍生的天下主义。

曾几何时,全球化饕餮盛宴让福山等不少人以为历史已经终结,大同世界从此欣欣向荣,水波不兴。但亨廷顿们却不这么认为,大众民主,资本主义在逻辑和价值关怀上也不接受一团和气,美美与共!据说,塔利班和不少伊斯兰圣战者都怀揣一本《文明冲突论》。可见你把我当坏人,撒旦,我就和你不一样,轻则互相瞧不上,打嘴仗,重则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过得好,更没有谁敢放马南山,刀枪入库!这就是人的宿命!




相关文章:
·汉心:谁敢“刀枪入库,放马南山”?
·汉心:小国寡民可投怀送抱,大国人多势众,谁敢容你入伙?
·世界最早的木板地图——天水放马滩地图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郎大将军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