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邓小平看完军队接收香港方案,批了两个字:“软了。” 
作者:[新法家] 来源:[网友推荐] 2019-07-09


1984年5月,邓小平讲:“我讲过中国有权在香港驻军,我说,除了在香港驻军外,中国还有什么能体现对香港的主权呢?

邓小平为什么讲这话?就在讲这话的前几天,香港报纸报道,中央政府分管外交的主要领导和主持军委工作的主要领导双双表态,可以考虑不驻军香港,因香港方面英方反弹强烈。

英方说,你们不能驻军,驻军会影响香港的繁荣稳定,资金要外逃。你们不驻军,把部队放在深圳,有情况从广东过来也来得及,何必非驻军在香港呢?

当时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领导和分管外交的领导讲可以考虑不驻军,港台媒体便广泛报道,说是中央政府答应了香港不驻军。

邓小平看到了相关报道,非常生气,预见了威胁,便立即反应,都没有跟这两位领导打招呼。

5月25日,他会见港澳代表团。刚一进门,港澳代表团就看到邓先生今天板着面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大家坐定,邓小平开篇就一句话:“有关香港问题,他们别人讲的都不算数。只有我和他讲的算数,其他人都不算数。”

“我和他”是谁?邓小平和坐在他旁边的国务院港澳办缉督委主任姬鹏飞,只有“我和他”讲的才算数,其他人讲的都不算数。

邓小平一句话,说主管外交的领导讲的不算数,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领导讲的不算数。

邓小平特意对记者郑重其事地说了下面一段话:“我国在恢复对香港的主权以后,中国有权在香港驻军。这是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主权的象征,是国家主权的象征,也是香港稳定和繁荣的保证。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为什么不能驻军?没有这个权力,还叫什么中国领土!”

整个香港驻军就靠这一句话,没有这句话可能就不驻军了,有这句话就驻军了。这就叫预见威胁立即反应

1992年10月,党的十四大召开。在党的十四大会场休息室,邓小平完全退出领导岗位,把当时的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招来。

邓小平想看一看接收香港问题的军队的方案,也就是驻军方案。刘华清把军队接收方案呈给邓小平审阅,邓小平看完就批了两个字:“软了。”

邓小平下面就讲了两句话,第一句是:“军队只准备了和平接收,没有准备武力接收,不行。要准备武力接收,有准备才能应付可能发生的情况。”根据邓小平指示,军队方案全部重新调整。原来只准备和平接收,

邓小平第二句话:“1997年7月1日,香港必须回归。到了这天,不管英方以任何借口做拖延,如果出现这个局面,要拖延回归,部队就会开进去,一锤子砸死。”

整个方案全部重新调整,进入香港的部队大量增加。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极其平稳,所有接收按部就班,没有出任何纰漏。

当时香港新华社分社出了一个内奸,把我们准备“武力”接收的方案全部告诉了英方,后来这个内鬼被抓了。

他无意中起到了震慑英方的作用。他把这方案告诉英方,英方没想到我们还有这一手。所以整个程序进行得非常平稳,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我们驻港部队进港去,英军全面撤离。接收英军的营房时,刀、叉子洗得干干净净,餐巾包整整齐齐放着,都没动。

你们以为全面接收非常平稳后面是对方的善意吗?是对方的文明吗?不是的,是你方的准备。

是这种力量准备,认识威胁,立即行动,做好应对,最后才没有灾难。否则你只能寄托于对方的理性、对方的善意。

对方不理性,怎么办?对方没善意,怎么办?如果你没有考虑这些,怎么理解战略思维的对抗性?


附:邓小平哪句话吓倒撒切尔夫人 跌了一跤!

导语:邓小平在中英香港谈判期间讲了一句话,让撒切尔脸色都变了——“中国人穷是穷了一点,但打仗是不怕死的!”当时在场的不少人都听到了,撒切尔夫人愣了很长一段时间。退场的时候,神情还有点恍惚。所以才有了后来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跌了一跤的故事。

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张祥,曾多次陪同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或接待国宾,亲历一幕幕历史性的时刻。记者专访张祥,听他讲述小平“吓倒””铁娘子

记者:您曾长期从事外事工作,能不能分享一些比较难忘的故事?

张祥:印象最深的是邓小平同志。那是为了香港问题举行的中英谈判。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谈判刚开始时盛气凌人,表示可以把香港的主权还给中国,但管理权还是英国的,她的意思,“如果离开英国的管理,香港就乱了”。

小平同志不慌不忙,但口气异常坚决,从开始就表达了“主权问题不容谈判”的态度。就在撒切尔还在不停地说,甚至以“考虑非和平的方式保留香港”相威胁的时候,小平同志突然又讲了一句话,让撒切尔脸色都变了——“中国人穷是穷了一点,但打仗是不怕死的!”

当时在场的不少人都听到了,撒切尔夫人愣了很长一段时间。退场的时候,神情还有点恍惚。

所以才有了后来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跌了一跤的故事。

撒切尔夫人在大会堂门外的台阶上摔了一跤被扶起来后说,没事。

timg (25).jpg

这个动作被当时的媒体捕捉下来,并宣称这是“英国的倒下”。


文章来源:广角透视2019



相关文章:
·邓小平看完军队接收香港方案,批了两个字:“软了。”
·余云辉:为什么要把货币上升到国家和军队的高度?——法国经济的兴衰转变对中国摆脱经济困境的启示
·王跃:人民军队初创的时候——重读《西行漫记》
·佚名:管理就像带军队,规则最重要
·周建明:从塘约合作化新实践看毛泽东合作化思想和邓小平第二个飞跃思想的指导意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