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美学者米歇尔·哈德森:"美帝国利用美元作为它主要的统治工具" 
作者:[新法家] 来源:[环球视野] 2019-04-11

问:米歇尔·哈德森教授,1月份您曾经对美国金融帝国主义是危险的事情发出警告。您能简短地解释这事吗?

哈德森: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建立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些工具是作为在金融上控制其他国家而建立的。

在美国1971年取消它的金本位以后这变得很明显。从那时起,美国总是企图迫使其他国家用美元保持它们的外汇储备。这意味着政府应当从美国联邦储备得到美元。为了清楚地说,你应当购买美国政府的债券,因为大多数中央银行不买公司的股票,而是购买政府的债券。至少制度是这样运行的。

在很长的时间里,美元“轰炸”了世界经济的周期。这样做也是为美国的军事支出提供资金。作为结果,私人部门处在一种依附和相当困难的地位。简短地说,美国的军事支出正在向外国的经济注入大量美元。

美联储强迫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保持美元储备,包括欧洲的中央银行,第三世界、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为了购买这些债券中央银行应当向美联储购买美元。这正好意味着这些国家资助了美国的军事预算。美国的单极政策正是这样。

问:由于这个原因,美国能够卷入全世界的战争吗?

哈德森: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几乎丧失了国家所有的黄金库存,保持了一场成本高昂的战争。关键是平衡支出,支付结算的限制。美国历届政府为它的军事机器提供资金,在自己的支付结算中制造巨额赤字。

问:美国以这种方式支撑它巨大的全球军事机器?

哈德森:如果美元不下跌的话,只能这样做。因此,美国总是企图避免其他国家用它们的美元兑换黄金。因此,美国以国际贸易为借口要求所有的国家:“保持美元或投资美国的国库债券”。

美国不只一次对欧盟说:“你们不应当在自己的支付结算中有赤字。不应当制造更多的欧元,因为欧元不可能是美元的对手。欧洲国家应当保持美元作为储备货币以便保持国际贸易。”

实际上这是一种“朝贡”。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正在资助美国的支付结算。

问:您曾经写过一场新的“冷战”正在开始。在不久的将来存在战争的危险吗?

哈德森:一场战争还不是一个现实的战争的危险。但是,像中国或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想独立于美元。美国的立场如下:“你们应当使用我们的美元,应当服从我们的规则。”

这样,美国的银行可以强加制裁。如果你不使用美国的货币,就冻结你存(在美国)的美元资金。美国整个对外政策的原则就是通过美元控制所有的国家。以这种方式确保它的全球利益。

由于特朗普总统这项原则已经不那么清楚。今天帝国的政策已经带来的后果是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开始“非美元化”,以便保护自己和反对美国的侵略和它的“经济泡沫”。“新的冷战”现在正在进行,基本上是一场金融的战争。

每天有更多的国家试图保护自己,免于美国的制裁和军事力量。请思考一下:当华盛顿将数千枚导弹放在欧洲的时候,它所想的事情是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相互破坏。从某种方式来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已经不再保卫欧盟。

问:您说的事情让我提出下列问题: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有什么前途?

哈德森:对那些想独立于美国发展自己的国家来说,在短期内美元将不再是储备货币。对于俄罗斯、中国和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美元将不再是未来的储备货币。

在不久的将来,金融的角色们将开始利用美元进行起码的交易:作为交换的货币或是为了在短期内的稳定。但是,这不是一切。我认为世界正在越来越多地走向金本位。还有另一类解决办法:作为使用相关国家的货币进行交易的经济,将不再使用美元进行交换。

请允许我更清楚地说明:在美国的调整之下,一个人不能购买美国的企业。甚至是一个加油站,因为这假设会使“国家的安全”处于危险。另一方面,对美国人来说,可以用他们的美元在美国之外购买任何东西。为了这个,美国人为地制造那么多美元,以便购买欧洲的工业和基础设施。

许多国家正在注意到这是一个不对称和很不公正的制度。现在这些国家只想结束美国的美元的讹诈和剥削。

问:您能解释一下黄金和美元的关系吗?

哈德森:各国的支付结算的赤字在它们的军事预算中。1971年以前,任何国家有能力将它的储备变成黄金,以这种方式将它的赤字最小化。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拥有世界上黄金货币的四分之三。美国利用这些宝贵的金属建立以金本位为基础的一种世界经济制度。由于朝鲜战争美国的往来账开始减少,从一种顺差变成一种越来越多的赤字。

1971年法国或德国已经做到恢复它们拥有的黄金,并产生剩余。但是美国拥有的黄金越来越少。为了向越南战争提供资金美国丧失了自己的黄金。在那个时候,许多观察员认为这意味着美国军事支出的结束。但是,美国政府通过它的军事实力和对其他国家的压力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将一个新的规则强加于人:“不再保存黄金储备,各国为了国际贸易只应当用美国的美元保持它们的储备。”1991年以后,美国做到说服俄罗斯的叶利钦政府“为了克服卢布的金融问题”保持大量的美元。

于是叶利钦不再利用俄罗斯国家的财政推动本国的经济,让俄罗斯购买美元。这是决定性的一步,帮助美国变成世界金融的中心。从那以后,其他国家开始支付美国的军事冒险。这个机制是一种“朝贡”的方式,非常类似于罗马帝国在某个时候曾经采取的做法,罗马也接受它的省份“朝贡”的付款,包括小亚细亚、希腊和今日的欧洲。

问:您如何描述俄罗斯在今天世界货币政策中的作用?俄罗斯人正在购买很多黄金……

哈德森:是的,俄罗斯正在试图让美元消失。俄罗斯明白:“如果我有美元,不论是什么方式不论是美国的债券,还是美国的债务美国政府可能在任何时候制裁我们”。

这意味着美国通过俄罗斯拥有的美元储备对俄罗斯联邦进行讹诈。由于俄罗斯不愿意支持美国的对外政策,它必须在自己的经济的这个方面重新定向。

问:您如何认定中国经济巨人?关于中国正在引入受到黄金支持的人民币元的合法性怎么看?它可能是一种新的世界储备货币吗?

哈德森:中国正在继续同样的政治战略,在19世纪它曾使美国变成富国。中国是一种混合的经济。它的整个国家集中的经济是成功的。

中国的成功关键是因为金融制度在中央政府的控制下。为了理解这一点,如果中国的中央银行借钱给一个中国没有支付能力的公司,中央银行可能决定:“只有我们以有利于居民的方式才会解决债务。”

中国可以避免一个企业因为被美国的金融利益或“秃鹰基金”的利用而破产。中国的公司不能被外国人购买。中国是独立于美国和美元的国家。这个国家利用它的对外贸易顺差推动本国的发展,而不是间接地补贴美国的经济。当然,这让华盛顿的政治家们非常担心。

面对这种新的形势,美国已经做出回答:“我们将以我们能够做的最好的方式遏制中国的经济”。但是,中国还有俄罗斯保持镇静和坚定。我们正在回到1971年以前的时代,即越南战争时期。中国人和俄罗斯人的目标是回到过去的金本位。

如果金本位被引入的话,美国将在短时间内完蛋。特别是美国的军事帝国。当然,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寻求对美元的选择作为世界支付的手段。

问:您的书《金融帝国主义》影响亚当·图兹,在他写《碰撞》的时候。关于这个问题,欧盟继续依靠美国的经济或是在欧洲将有变化?

哈德森:当我在美国国库储备工作时,我学到的东西是:美国简单地向欧洲的政治家们和议员付钱。这样,美国没有必要开始一场对欧洲的战争。很简单它向欧盟和政治家们行贿。在国库储备时他们告诉我德国和法国的政治家们是最容易贿赂的。

有关于这个问题的书,以及关于意大利政治的书。由于这个原因,美国的秘密情报机构监视德国总理安赫拉·默克尔的移动电话。这些秘密情报机构应当保障德国的任何政治家不做违反美国利益的事情。

美国不是通过大型公司,而是通过直接控制欧盟的政治家们来控制欧盟。它还通过媒体操纵公众舆论。比如反对美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行动对德国的工业造成很大麻烦。经济上的解释是清楚的。对于德国来说天然气的自然市场是俄罗斯。两个经济体完全相互补充。对于两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长这是合乎逻辑的步骤。但是,美国正企图避免它,因此保持一个媒体的运动以便孤立俄罗斯。

问:为什么大学生们认为您的书《金融帝国主义》是这个时期一种现实化的分析?

哈德森:因为它说明世界货币制度历史的变化和表明金本位的结束帮助建设一个全球控制的制度没有进行任何现实的辩解。我已经揭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从那时以来事实上成了美国五角大楼的臂膀。但是,大多数书在中国销售,在德国只在去年才出版。该书描写欧盟、俄罗斯和中国如何结束由美国布下的“经济陷阱”,也谈到找到出路和解决办法。

问:我读到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也表示对您的书有很大兴趣。

哈德森:当70年代初《超级帝国主义》出第一版的时候,来自华盛顿的订户更多—2000多册。更加特别的是来自五角大楼和国务院的订户。

这些机构要求我向它们解释,因为金本位的结束不是一场灾难。我向它们表明这项措施有助于美国发展它的全球战略。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是向其他国家通报有关如何打破美国的政策。相反,美国的国家机器是我的读者中重要的一部分。中央情报局和美国的外交官们想利用我的书作为一个关于如何通过美国的美元控制世界的指南。

问:为什么这本书从来没有受到美国左派的关注?

哈德森:我认为今天左派的政党几乎不谈经济和经济环境。这与新自由主义的思想的渗透有关系。在欧洲社会民主义者已经不为争取社会正义而斗争。也不关注劳动者的福利。实际上需要一种新的左派,在其他的事情中集中于经济的逻辑。


(来源:环球视野网2019-04-07,内容摘译自2019321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相关文章:
·美学者米歇尔·哈德森:"美帝国利用美元作为它主要的统治工具"
·美学者:“美国的自由贸易条约已经造成严重的不平等”
·美学者:地球正进入第六次生物大灭绝时代
·美学者:中情局曾支持达赖的秘密战争
·美学生不愿当兵 国防部长称美国人与战争脱节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