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王三义:不要跟着西方起哄,开辟新航路并非因为奥斯曼阻断东西方贸易 
作者:[王三义] 来源:[澎湃新闻2015-11-16] 2019-03-20


历史教科书曾告诉我们,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之所以开辟新航路,是因为奥斯曼帝国的崛起阻断了传统商路。事实果真如此吗?传统商路是指运送中国、印度的丝绸、香料、药材等商品到欧洲的路线。亚欧大陆最古老的一条商路东起中国,经中亚腹地至小亚细亚,再到欧洲,中间有多条支线,即陆上“丝绸之路”。而经印度洋到达欧洲的商路也是两条:一条从印度洋进入波斯湾,由波斯湾登陆,陆路到达叙利亚,商品由叙利亚转往欧洲;一条是经印度洋过红海到达埃及,再从埃及转往欧洲。如果要说土耳其人“阻断”了传统商路,必须是把这几条路都阻断了,只要有一条通畅,就不能说“传统商路不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长期以来这一流行广泛的观点——传统东方商路被土耳其人阻断值得商榷。

首先,奥斯曼帝国的发展和扩张,经过了一个较长的过程。早期的奥斯曼土耳其国家,只是一个游牧民族国家,疆域限于安纳托利亚高原。扩张之初,土耳其人将近一个世纪在巴尔干地区用兵。到1453年攻陷君士坦丁堡时,叙利亚及其以南的地区都不是奥斯曼国家的领土。这一阶段,土耳其人的势力还没有伸展到地中海东南岸。没有实力控制东地中海要道,就谈不上阻断商路。
      其次,奥斯曼帝国“崛起”,必然会“阻断商路”吗?经由印度洋的两条商路都要穿过东地中海,叙利亚和埃及是必经之地。显然,土耳其人控制这里,才有可能“阻断商路”。土耳其人征服叙利亚(包括巴勒斯坦)和埃及,是在1516-1517年,此时,通往美洲的新航路已经开通了,麦哲伦环球航行的船队正准备出发。也就是说,奥斯曼帝国的崛起与开辟新航路,这两个历史事件并不存在因果联系。
      这段历史本来是清楚的。在土耳其人的扩张过程中,有这么几个关键事件:1362年土耳其人夺取亚德里亚堡,进而侵占马其顿平原;1384年攻占索非亚,不久控制整个保加利亚;1389年的科索沃战役中,土耳其人大败南斯拉夫人的军队,塞尔维亚帝国灭亡;1453年攻占君士坦丁堡;60多年之后,土耳其人于1516年占领叙利亚;1517年征服埃及。
      新航路开辟的重要事件有:1402年卡斯蒂利人占领了加那利群岛;1415年葡萄牙人占领北非的休达城;1441年葡萄牙人发现布朗角,探险队从非洲带回黑人奴隶;1488年巴托罗缪·迪亚士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1492年哥伦布第一次航行到美洲;1497-1498年达·伽马的船队到达印度卡里库特城,挂着英国国旗的意大利船队也在大西洋上;1517-1519年麦哲伦船队完成环球航行。

从这两条时间线上看,土耳其人的扩张和西欧冒险家探索新航路几乎是在同一时段各自进行的。

奥斯曼帝国国力强盛,试图建立霸权是在苏莱曼一世时期,即1520-1566年。土耳其人与西班牙人争夺地中海霸权,是在1550年之后。例如,1559年土耳其人在杰尔巴战役中打败西班牙舰队,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的力量达到鼎盛。但1571年10月的勒班陀战役土耳其失败了。
      我的看法是,不能高估奥斯曼帝国的强大。16世纪土耳其人未能彻底夺得摩洛哥、直布罗陀和通向大西洋的出海口,也未能主宰地中海;在东方,土耳其人未能征服波斯,就无法取得面向印度洋的重要据点。
      相反,葡萄牙在印度洋的势力对奥斯曼帝国的挑战不能低估,说到底,是欧洲人阻止土耳其人闯出波斯湾和红海。这一点,布罗代尔等学者已有深入研究。布罗代尔甚至认为,“不是土耳其人阻碍了葡萄牙,相反,葡萄牙也是阻止土耳其人继续扩张的力量之一。

东方通往欧洲的传统商路并未中断,土耳其人在崛起过程中,先征服巴尔干地区,然后征服叙利亚、埃及、两河流域、非洲北部的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每占领一个地方,土耳其人不能或不愿管理他们的贸易,海关官员和税务官是由威尼斯人、希腊人或亚美尼亚人充任。土耳其人是游牧民族出身,擅长打仗,不精于算计,奥斯曼帝国时期活跃在经济领域的是少数民族(希腊人、犹太人、亚美尼亚人等)。 

埃里克·琼斯等学者认为,16世纪奥斯曼征服埃及后,重新打通了陆上香料贸易的路线,而不是阻塞了香料之路。商队转运香料比绕过好望角的海运风险小,只是土耳其人获益不多。17世纪后期,香料贸易逐渐衰落,这主要是因为欧洲人对香料的需求减少了。大卫·尼古拉认为,土耳其人对匈牙利、巴尔干和地中海造成了威胁,不过,到16世纪末,土耳其人与西方人还是保持着活跃的贸易活动。埃里克·琼斯的著作中说,“奥斯曼土耳其人给近东带来稳定的秩序,保障了跨肥沃新月地带的贸易路线的安全”。奥斯曼帝国并不是地中海贸易的破坏者。我相信埃里克·琼斯、大卫·尼古拉等学者的判断。
      关键在于,近东的商人只做转运贸易,不管哪一个势力控制地中海,都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比如,在16世纪,土耳其人控制东地中海,奥斯曼帝国境内的商人从东亚、东南亚进口胡椒、珠宝、丝绸以及欧洲人需要的其他商品,他们很少有组织地进行与欧洲的直接贸易。欧洲商人来到东地中海的奥斯曼帝国商业中心,收购这些长途商贩运来的商品以及奥斯曼帝国本土的商品,然后装上欧洲船,运到欧洲市场。这样的贸易是长期存在的,谁控制地中海,也不可能限制商业活动。

   对“土耳其人阻断传统商路”的观点,利布耶尔1915年发表的文章中,就提出过质疑。由于利布耶尔的文章发表较早,多数人并不了解。直到沃勒斯坦的著作《现代世界体系》问世,书中引用利布耶尔的文章并加以阐述,利布耶尔质疑“土耳其人阻断商路”说的观点才为人所知。我国学者雷海宗上世纪40年代在清华大学的课堂上就指出流行观点的荒谬,认为“土耳其人阻断商路”之说纯属捏造。雷海宗先生还指出,葡萄牙人到达印度后,就回过头来破坏阿拉伯商人的活动,割断了旧日东西方贸易的交通线。
      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的目的地还是东方,仅仅是绕开了地中海。葡萄牙人从非洲南端绕行到印度,西班牙人横渡大西洋寻找通往中国和印度的航路。有的学者局限于“阻断商路”说,认定假如土耳其人没有阻断商路,那么肯定有其他民族。于是,有人提出“威尼斯和热那亚商人垄断商路”,有人提出“阿拉伯人控制东地中海的商路”。当然,有人说“传统的商路已经衰落”。
      我的看法是:地中海的威尼斯人和埃及以东的穆斯林把持了商路的正常贸易,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无法染指。东地中海原有的贸易规则和“秩序”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要躲开的,对他们来说,真正阻隔商路的是传统的贸易规则和原有的“秩序”。从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在开辟新航路过程中烧杀抢掠的各种暴行看,这些冒险家不是商人,而是强盗,他们压根儿没想着做生意,不打算通过正常商业手段获得利益,而是想直接掠夺财富。要掌握直接获取财富的主动权,不得不另辟蹊径。
     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世界各国的学者都关注过这个问题,发表的论著不少。比如,有的学者提出,葡萄牙人早期的探险是开疆拓土;有的学者指出,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着眼于商业,因而走得更远;有的学者认为,葡萄牙人要寻找非洲东部的基督教约翰王国。我们的教科书上说,《马可·波罗行记》中对中国富庶的描述吸引了西欧人。研究西欧人殖民探险的学者则指出,葡萄牙探险者最初并没有去印度的明确目标。一个证据是,葡萄牙关于东方的真实的地理和商业知识是在到达印度后获得的,到达印度前,葡萄牙人并不完全了解东西方商贸的具体路径。不管怎么说,归根结底还是想掠夺财富。

土耳其人的扩张,一开始就给欧洲造成威胁。今天的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希腊、罗马尼亚、匈牙利,整个东南欧几乎都被土耳其人征服。土耳其人几次兵临维也纳城下,几次围攻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给欧洲人造成了恐惧。16世纪奥斯曼帝国的海军,在地中海世界也是不可小觑的力量,多次与威尼斯、西班牙舰队发生战争。简言之,奥斯曼帝国崛起前威胁欧洲大陆,崛起后威胁地中海周边国家,比如地中海的商业主角威尼斯。后来也和荷兰、法国、英国形成对抗。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问题在于,土耳其人对哪些欧洲人造成了威胁。说奥斯曼帝国的崛起对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构成威胁,这是子虚乌有的,但对于奥地利、意大利、荷兰和后来试图控制地中海的法国、英国,“威胁”是实实在在的。毕竟奥斯曼帝国横跨欧、亚、非三洲,西方人的殖民活动,绕不过这个庞然大物。雷海宗先生指出,西方人为了殖民需要,惯用制造侵略借口的手段。这一点很重要。不过,殖民者为什么编造“土耳其人阻断商路”的借口?从史料看,从15至18世纪,先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试图开辟新航路,接着是荷兰人、法国人、英国人抢夺新航路,控制传统商路,在地中海、红海、波斯湾的争夺,都是欧洲人之间在激烈争斗,土耳其人插不上手。但土耳其人在欧洲人眼里是野蛮人。土耳其在陆上和海上对欧洲造成的军事威胁,使欧洲人对穆斯林产生普遍敌意。西欧渲染土耳其人反基督教文明的暴行,夸大土耳其人的野蛮,西欧知识分子制造反抗土耳其的舆论,说“土耳其人把异教伊斯兰的威胁带到了基督教西方的大门口”。但事实上,欧洲人对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人民的生活了解很少。

(作者简介:王三义,上海大学教授。)



相关文章:
·王三义:不要跟着西方起哄,开辟新航路并非因为奥斯曼阻断东西方贸易
·吴钩:韦伯不了解中国,国人不必跟着他起哄
·李学俊:决不要中兴公司的颠覆性错误在中国金融业重演
·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不要什么“乡贤”,为中央的明智打call
·兰斌强:不要再为台湾政治投机者抬轿!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