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云泊天:让教授到农村去 
作者:[云泊天] 来源:[公众号“云泊天兮”2018-09-05] 2018-09-06

人为什么容易犯错误?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健忘。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或者走过的路,就不记得了。健忘,才是历史轮回的内在根本。

中国革命之所以发生,很大程度上就是学生运动造成的社会影响,惊醒并启蒙了海量的中国人。可见学生能量之巨大。

香港大学的学生会,明明是一个财力雄厚的政治组织,却混迹于学生丛中,分裂运动搞得肆无忌惮。再比如,中国的大学讲坛天天宣扬西方的普世价值,对中国学子进行西方式的民主洗脑。可这种明显背离中国利益的事情,却一直不能得到遏制。

他们在大学学府里影响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

 

前不久,有朋友拉我进了一个群。这个群是公众号杜课的粉丝群。杜课何许人也?杜骏飞,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教授,博导,著作等身,兼职无数。是一个名利俱丰之人。用清华孙立平的话说,是能够“充分财务自由”之人。听朋友介绍,杜课的粉丝群有好几个,每个群都是接近满员,里面大部分都是南京大学新闻传播系的学生。

群里基本无声,可能是惧于杜教授的声威吧。每天就是发发杜教授的文章,我也经常瞅瞅。活到老学到老,看看教授博导们的文章,这总是好事嘛,可是我看了几篇杜教授的文章,总感觉怪怪的。怎么说呢?这个用胡锡进的话说吧:“说一堆风凉话,还显得挺高雅挺有情怀的。”

 

比如在《管得最少的政府》一文里,杜骏飞说:“像人那样独立生活,像人那样拥有自由意志,这是人的天然属性。人的天然属性,像是树;公民也罢,臣民也罢,人民也罢,终究只像是木材,有些还是定制的家具。”又说:“改革国家的元命题是建设社会,建设社会里的真问题是确立良知。在喧闹的此时此刻,我们还谈“良知”,听上去很虚幻吧?听上去很可笑吧?是的——所以,我们要谈下去。”

再如:《我的“小学生守则”》

 

这个基本上就是从网上抄来的了,中国的小学生守则要爱国家,爱人民,爱共产党。然后引用日本,美国,英国的小学生守则,是的,杜骏飞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引用。言下之意就是,别人国家的小学生是不要求爱国爱党爱人民的啦。(这些守则在那种网络文学里到处可见,真假难辨)。然后杜骏飞给出了一个他的小学生守则。

这有问题吗?表面上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杜骏飞只是悄悄的把爱国爱党爱人民,换成了爱你爱我爱家庭而已,这是一份鸡汤,一份有着浓浓香味的毒鸡汤。日本美国小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还不明显吗?美国教师仅仅是对国旗不敬就让开除工作的新闻,杜骏飞就不看看吗?还是说,这一切杜骏飞有意给隐匿了。

640 (1).jpg  

看多了杜骏飞的文章,那种浓浓的民煮气息简直让人窒息。今天他的助手又发了一个文章在群里,我终于忍不住了。

这个文章说的是我国建国前三十年的一个人——linzhao。文章全文截图在我同名微博上可以查看。linzhao何许人?从杜骏飞的文章里明显可以看出他一无所知,他所有的资料全部来源于百科词条与网文。我也搜索了一下,发现并不简单。

 640.jpg

她就是一个反党叛乱分子。然而在杜骏飞的笔下,linzhao在监狱里用血和床单写作,一写竟然写了二十万字。

 640.png

我的天啊,二十万字,我的公众号开了快一年了,也只有50来万字。而且linzhao是用血写的,杜骏飞是不会告诉我们,linzhao到底是何物种,可以以血代墨一写就是二十万字。好吧,我们可以认为linzhao具有特异功能,那杜骏飞又能不能告诉我们,用来写血书的床单到底需要多少?

杜骏飞先生如此为linzhao抹粉,将其打扮成具有悲壮色彩的士,并说士不可不弘毅。但杜骏飞绝不会告诉他的读者的是:士,必须有家国情怀,有担当,有责任,明是分。这些在linzhao身上是看不到的。能看到的,就是linzhao那种叛逆,反抗而已。

是的,杜骏飞看中的就是反抗,因为linzhao反抗了,所以在杜骏飞的眼里就成了“士”。他如此大张旗鼓的为linzhao招魂,他的目的是什么?

要知道杜骏飞的粉丝与读者大多是心智未全的学生,基本上没有社会阅历,不知道人心险恶。杜骏飞的读者圈基本上是比较封闭的——主要是学生为主。

学生,富有激情,冲动,理想主义,崇拜权威而又集中,阅历简单,思想大多不成熟。如何教育与引导学生,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关乎国家稳定。学生的这些特质,在某些别人用心的人手里,就是达到其政治目的的最好工具。日拱一卒,不知道这是不是杜教授的行动准则呢?

还是说,死道友不死贫道?

大学里像杜教授这样的人又有多少呢?洁洁良事件撕开了高校黑暗的一角,可以窥见当今的大学生思想教育并不控制在共产党的手里,这是很可怕的事。而如杜骏飞一般的大学教授则是多得不可胜数,如果要列一个名单,那会很长很长的。在中国高校中,西方意识形态崇拜风靡校园,一切向西方看齐,跪在西方的脚下不能自拔者大有人在。以夏某去美国为标志,突显了中国教授团体思想的沉沦。夏某去了美国,其实是好事,他最少不会再毒害中国年青学子了。可是还有众多的夏业良仍然站在中国大学的讲坛上,为西方价值观代言。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当中,一定有哪个环节出了重大的问题,大学讲坛成了危害社会稳定的重要存在。然而我们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遏制这种局面进一步发展。

我想这不是杞人忧天,防患于未然才是最可取的。

1968年9月12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评论员的《关于知识分子再教育问题》,对毛泽东为《红旗》杂志写的编者按作了阐明,指出中心问题是由工农兵给知识分子以再教育。

接受工农群众的再教育,由此中国掀起了长达十年左右的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大下乡运动。

上山下乡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运动,比如有人说:“国家花了三百个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

也有人称:“在广阔天地里度过了少年和青年时代的这一代人们,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决不后悔。”

然而不管争议如何,在这一个洪流中,有人自暴自弃,就此沉沦;也有人视同“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人生大课堂,并就此走上人生的巅峰。其中的佼佼者更是正在引领着中国走向未来。

可见,争议是有,但未必是三个不满意。特别是在今天,面对知识分子集体精神沉沦,再来一次上山下乡,让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再教育,又一次体现出了实现的积极意义。

面对今天高校出现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再来一次“上山下乡”呢?让大学里的教授博导讲师走向农村,一边给农民送去科技,一边让他们开阔一下眼界,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中国人民之所想,什么才是真正的为中国人民谋福利。让这些人也“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让他们通过为振兴乡村出谋划策,帮扶教带助农村发展,省得他们天天呆在大学的金字塔里胡思乱想,祸害学生祸害中国!

这是一举二得的美事。



相关文章:
·云泊天:让教授到农村去
·周建明:深化农村改革、实现由分到统的第二次飞跃
·翟玉忠:诗赠David  Bartosch教授夫妇•海外存知己
·金一南教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中国共产党长盛不衰的生命力源泉
·周春光:坚持深化农村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