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内业
涉密研究员:这面刻满名字的灰墙,令我含泪留下来为祖国造武器 
作者:[涉密研究员] 来源:[今日平说微信公众号2017-12-01] 2017-12-03


导读:导师站起身来转过头直视着我的眼睛说:“孩子,这面墙上刻着的是自建国以来,咱们院所有为祖国科技事业发展而牺牲的人们的名字。”  那一刻我感到十分震惊,几乎是天旋地转。这面墙上的名字何止千人!


177年前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曾经天朝上国的荣光被西方敌夷无情打碎。177年后,我国独立研发的技术领先全球的超级大型驱逐舰下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离我们前所未有的接近。作为一名参与大国重器系列的无名科技工作者,听闻这一喜讯感慨万分,也不禁想起自己亲身经历的岁月往昔,让我忍不住拿起笔写下这些文字通过邮件发给周小平,希望通过他的微信平台把一些重要的事告诉大家。请原谅我无法公开我的单位,也无法留下我的名字,更无法告诉你们我导师的名字。如果愿意的话,你们可以叫我“影子”。


1.png


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从国内某名牌大学毕业,由于专业的方向,被分配到国防科工某院工作。——“终于可以为祖国做贡献了!”这是作为出身于普通农家的我来说,当时激动且唯一的想法。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我所工作的某院是中国某空天工程的奠基之地,但是随着当年改革开放经济建设的需要,很多的科研项目一度被下马遭遇停摆,为经济发展让路。对于很多科技工作者来说,那是一个让人无比心酸又无可奈何的年代,那时国家经济建设刚刚起步,穷得叮当响,要想研究什么大型驱逐舰、四代机、航母、航天工程啥的根本不可能,国家口袋里根本掏不出钱来。

所以那些年为了解决吃饭和温饱问题,从科研单位到党政机关,从人民军队到试验基地,一切都要为经济建设让步。在那种情况下,我所在的单位也一度饿到没有钱糊口。记得当年在进行某项科学实验时,看到导师为了节省数百元经费不得不东奔西走想方设法用廉价材料代替时,我的信念一度动摇。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我十分愤怒且十分委屈,我觉得国家太穷了,什么都保障不了,这样的国家还有什么希望?我们面对破旧的设备器材和老旧的实验场地还奋斗个啥?不如别搞了!


2.png


当年很多院里的同龄人其实都与我有着相同的想法,私下交流的时候有不少的同龄人也都告诉我,现在外国同行们都是在先进的实验室里拿着丰厚的报酬搞研究,我们这样戴着高帽的草台班子下辈子也赶不上人家,还不如出国去国外搞研究,大不了以后国内经济建设情况好转了再回来。

当时,这一度是困扰在我们这一代科技工作者心中最大的问题。后来,相继有不少的同龄科研工作者递交辞呈离开了,他们都踏上了飞往异域他乡的飞机,去寻找自己的梦想。因为在我们这代人眼里,经济异常落后的祖国,是无法让他们施展自身才华的。

但是当我回家告诉父亲打算放弃工作出国去给外国人搞研究时,得到的却是父亲的一个耳光。而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父亲生这么大的气。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当年父亲他用气得颤抖的声音告诉我说:“如果你出国去给外国人研究武器的话,我就不再认你这个儿子了! ”

挨了父亲一巴掌的我又羞又怒,觉得父亲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根本不了解现在的实际情况,于是直接就气得跑回单位宿舍关上门生闷气。傍晚,在得知我一天都躲在宿舍都没有吃饭时,我的导师敲开了我的门,关切地问我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面对敬爱的导师,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后来在他深切的劝慰下,我终于鼓起勇气告知了事情的缘由,也把我的委屈和我的看法都说了出来。

时至今日,我仍记得那个下午,导师听完我的话后那良久的沉默和严肃的表情。沉默片刻之后导师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说:“周末跟我去个地方吧,我带你见一些人。” 然后导师就走了。

到了周末,我跟着导师挤了大半天的公交,七拐八拐地走到了郊区的一个小院子里。这个破破烂烂的小院子曾经是某院下属的一个科研单位,但随着后来的体制调整被弃用。走进院子后我发现这里低矮的平房虽然已经十分陈旧,但却依然被打扫的十分整洁。导师带我走进最大的一间房子里,正对着的便是一面墙,一面灰底黑字的墙。那面墙字很多,几乎占据了整个墙,而字体又很小,工整地挤在一起。

导师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恭恭敬敬地对着这面墙三鞠躬,站在旁边的我虽然还一脸蒙圈,但也跟着三鞠躬。鞠完躬后,导师站起身来转过头直视着我的眼睛说:“孩子,这面墙上刻着的是自建国以来,咱们院所有为祖国科技事业发展而牺牲的人们的名字。”  那一刻我感到十分震惊,几乎是天旋地转!因为这面墙上的名字何止千人啊!为了中华之复兴,已经牺牲这么多人了吗?这还仅仅是我们一个院啊,若是放到整个系统,整个中国的话,又有多少人牺牲了。我们究竟走在怎样崎岖的一条复兴之路上啊。


3.png


导师告诉我,墙上面的名字里,有的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科研项目带头人,有的是鞠躬尽瘁的普通工作者,还有的是牺牲在实验场上的普通员工,但是不论他们是怎样离我们而去的,他们都没有离开祖国,离开脚下这片土地…

我当时已经震撼到默然无语,但导师接着说:“他们那个年代搞科研,连个像样的办公地点都没有,很多时候都是在窝棚在草屋里面进行实验研究,但就是那样艰苦的条件,大家依然没有放弃,而是把全部的生命与精力都献给了祖国… 你看到的陈旧设备,老旧试验场,可都是他们当年求之不得的东西,也是他们拼尽了一生才换来的。你所抱怨的今天,正是他们渴望的明天。”

那一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强烈的震撼当中。多年后,在提笔写下这篇文章时,我仍记得那天下午从小院回来之后,我默默的撕掉了辞职信,相继婉拒了多名身边同学同事放弃工作一起出国的邀请,跟着导师在我所认为极度苦难的情况下进行一项又一项的科学实验攻坚。直到若干年后,我的导师也化作了那面墙上的一个名字。我流着泪,朝着那面墙再次三鞠躬!

如今那个小院也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被拆迁,不过那面墙上的名字却被保留了下来,国家在院内修建起了一个最神圣的纪念馆堂,希望让那些可爱可敬的名字在我们涉密科研人员当中,世代相传下去。 

我仍记得导师临终前的那段日子。在得知导师身体急剧恶化之后,院领导几乎是强行派人把他架离了实验室送到了医院,因为不论怎么劝,根本就劝不动他自己离开…在医院里,基本上导师所在的科研小组全员都移驻到医院办公,如果不答应这个条件,导师就坚决抵制任何治疗…导师最后的日子里,是一边接受治疗,一边指导某科研项目的进展,所有人都劝他,您老奉献了一辈子,把所有都献给了国家,现在好好歇一歇吧。可是,一贯和气的导师每当听到这样的话,都怒发冲冠地说:“我可没有多少日子了,但是某项目如果不在今年取得突破性进展,那么将会耽误我国某工程的整体发展…” 闻者,无不泪目。


5.png


导师离开的那天夜里,秋风萧瑟,病床旁边围着他的不是亲人,而是我们这些科技工作者。因为每当他的亲人提出陪伴要求的时候,导师都会执拗的劝他们离开,导师流着泪对他们说:“我和同事们现在要说的每句话都是国家机密,你们是不可以听的。” 华灯初上时,我导师虚弱的病体躺在病床上听着大家对他做最后的汇报,并时不时比划一下手指,来表达正确与否,这个时候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正当某位同事汇报完一项事情等待导师的指示时,大家才蓦然发现,那颗智慧的大脑已然永远停止了思考… 导师走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有给家人留下哪怕一句遗言,却给我们留下了无数宝贵的研究思路和前瞻思想。

导师离去的第二天,我院全体成员都自发来到医院送行,来送这位可敬的老人最后一程。直至今日,由于保密需要,我的名字不能告诉大家,而我导师的名字我更不能告诉大家,只能在内心默默地纪念他…我只想告诉各位平友的是:像我导师一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绝不仅仅是他一人,而是有着千千万万个他这样的中国人啊!

所以无论社会舆论如何动荡时,无论你对社会有任何不满时,都请您记得,这个国家始终都有这样一群人在默默地奉献,也正是有了这些人的默默贡献和大国重器的不断登场,才换来了今天中国和平稳定的环境。在世界纷纷陷入暴恐和战乱的时候,中国人还可以继续享受岁月静好,还能继续上网刷屏。

已公开的林俊德院士是中国科研英雄当中的代表人物,而更多的人还要继续隐姓埋名下去。他们的功绩无人能忘,但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就像影子一样。但是没关系,只要国家能强盛复兴,能对得起牺牲了的无数先辈们,我们愿意做一辈子的影子。

现在,我们国家的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每天都有各种大家口中的黑科技层出不穷。但是,在这个高新科技集中爆发的年代里,背后浸淫的却是几代科技工作者的汗水、鲜血与生命。直至今日,很多国人还依旧认为我们的科技都是“偷来的”、“骗来的”、“山寨来的”,可是你们知道吗,真正的国之利器,永远都是骗不来也山寨不来的!必须经过几代人的拼死研究和奋发学习,甚至是苦苦支撑才能换来的。

正是有我导师、林俊德院士那样一批科技工作者们的舍生忘死、薪火相传,我们中国这一代科技人才能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在无比先进的实验室内笑傲山河! 一个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要有先进的科技作为支撑。如今中国的大国重器已经相继研发成功,横空出世。很多人都惊呼“厉害了!我的国。”但我却认为,中国现在还远远不够厉害。因为相对于科技的发展已经取得的进步,我们更需要精神信仰的接力传承。


6.png


当前,世界科技发展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无比残酷的竞争时代,各个国家都在争相抢占科技前沿,同时也在抢占文化话语权和舆论阵地的主动权。在这样一个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没有一种悍不畏死的精神力量的支撑是不可能取得未来的胜利的。我们在欢呼一项又一项科研成果取得世界领先地位的同时,更要传承好这样一种不怕鬼神、不惧强敌、不畏艰险、敢于牺牲的精神,因为只要我们有了这样的精神,那么一切困难都将不再是困难,一切问题也都不再成问题。

只要我们脚踏这片土地,胸怀精神信仰,那么光荣与梦想就终将属于我们这个百折不挠、浴火重生的伟大民族!



相关文章:
·涉密研究员:这面刻满名字的灰墙,令我含泪留下来为祖国造武器
·哈佛研究员:中国政治家为什么比西方的优秀
·专访社科院研究员石俊志:中国古代的货币政策
·慨叹中国还有真正的研究员!(WANGQ)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