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胡懋仁:对下一代的教育,永远不应该脱离政治 
作者:[胡懋仁] 来源:[察网2017-11-12] 2017-11-13


有一件事,没有想明白。前两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位将军在讲述今天的俄罗斯,一位幼儿园老师给孩子们在无名烈士墓前讲故事,讲着讲着,老师流下了眼泪,孩子们也跟着哭了起来。那位将军说,这样一个民族,那么尊重为国家牺牲的先烈,年轻人结婚,都要去无名烈士墓,这样的传统是很了不起的。这样的民族也是很了不起的。孩子们并不太懂得为什么哭。只是他们看到老师哭了,他们也跟着哭了。将来他们长大之后,一定也不会忘记这样的场景。

听到这里,我也一样会对这样的民族肃然起敬。在这个方面,我们对下一代的教育实在是无话可说。不过,有一个想不明白的疑惑在于,既然俄罗斯民族有这样优良的传统,可是为什么在他们的国家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候,他们却任由国家的垮台和解体,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像在卫国战争中的烈士们那样,勇敢地捍卫国家的生存和尊严。

我有这样的疑问,并不认为,那些优良的传统就没有什么用。我想,即使苏联遭到这样的灭顶之灾,俄罗斯这个有着前述优良传统的民族依然能够坚强地战斗下去,总有一天,也会让他们的国家再度强大起来,富裕起来。同样,我们也认为,我们对下一代的教育,还存在着不少问题,有的问题甚至就是潜在的危机。如果我们的孩子只是耽迷于享乐和游戏,不想吃苦,不考虑国家的命运和民族的前途,那么中国会不会重蹈苏联解体的覆辙,也很难说。

当时苏联的教育也是存在一定问题的。虽然他们对下一代的教育中包括了对先烈的尊重和敬仰,但是对下一代的教育中,却缺少对民族和国家的历史的尊重,缺少对国家和民族承担责任的忧患意识。很久以来,他们的青年沉迷于享乐,他们的父母也认为他们的子女享受生活没有什么不对。总之,他们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吃苦,过苦日子。他们有一种战斗意志,但缺少忧患意识。不知道这是不是苏联解体时,却无人站出来为国家和民族抗争的原因之一。

今天的中国,执政党对此还是比较清醒的。但作为党,有居安思危的心理准备还是有的,但是对于我们的下一代,特别是对下一代的教育中,缺少这种居安思危的意识,却是很危险的。我们比过去富了一点,也比过去强了一点,但我们仍然面临着较大的危机。那种贪图享乐的意识在很多为人父母的心理中存在着,而且这种心理不可避免地传染给他们的子女。大家都希望过好日子,这没有错。可是如果只想着过好日子,而不担忧如果没有必要的忧患意识,这好日子来了也会给丢掉的。

在中国的发展道路上,是充满着荆棘与障碍的,没有一帆风顺,没有平坦的大道。我们随时都要准备遇到的艰险与困难。我们必须随时准备与这些障碍进行不懈的战斗。我们不是没有对手,不是没有敌人。如果我们视而不见,那就是我们最大的危机。

张文木教授最近写文章说,教育要讲政治,重实践。我赞同他的这个观点。我们现在的基础教育在有意回避政治,这是极端危险的。且不说有些人在编撰语文教材时,有意识地删除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丘少云等英雄的篇章,那些教材编撰者还有意识地更多地采用反映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文字。这不仅是敌视,更是一种叫嚣。这是在毒害我们的下一代,这是以一种更为长远的阴谋来颠覆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

毛泽东早在1939年,纪念五四运动二十周年的时候,就明确指出,青年学生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解放后,毛泽东在提出的教育方针中,也明确指出,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我至今坚持认为,毛泽东所倡导的青年学生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五十年代所提出的教育方针也依然是正确的。当然,今天要结合今天的形势,结合今天的实际情况,或许可以使用另外的说法,不一定还要使用当年的说法,但是那种基本的精神实质是不应该改变的。

看看那些所谓公知们,有几个是真正愿意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有几个是真正看得起工农群众的?从这种反面的样板,我们就需要特别重视教育中的实践活动,特别重视教育下一代青少年要走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

十九大通过的修改党章的意见中,坚持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个命题的内在就蕴含着我们在一切工作中都要讲政治,包括我们对下一代的教育。列宁也说过,政治是经济利益的集中体现。没有无产阶级政治,就没有无产者的利益,就没有广大劳动者的利益。

讲政治,当然不能再犯过去那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根本在于这种观点本身就是形而上学,本身就是没有完全地讲求实事求是。那完全是一种从观念出发,从原则出发的唯心主义观点,而与唯物主义没有丝毫的关系。今天要讲实事求是,就要看到,国际国内复杂而多变的形势,看到的确有一股敌视中国人民的敌对势力的存在。否认敌对势力的存在,否认我们面临的种种危机,本身同样不是实事求是。

对下一代的教育,永远不应该脱离政治。过去有句老话,你不关心无产阶级的政治,那么资产阶级的政治就会来关心你。这话放在今天依然是千真万确。


(作者简介:胡懋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相关文章:
·胡懋仁:对下一代的教育,永远不应该脱离政治
· 纪小兰:一代名臣左宗棠与他的左氏家风
·祝东力: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曲折
·徐实:当代阿Q是怎么来的?一场争夺下一代的文化战
·纳兰性德: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