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杨斌:从法国大选洞察国际动荡、半岛危机与“一带一路” 
作者:[杨斌] 来源:[昆仑策网2017-05-16] 2017-05-17

    【集萃摘要】  法国大选虽然与美国大选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却有一个值得深思的显著共同特点,那就是原来的主流政治家纷纷遭到了民众的无情抛弃,以前被视为另类的非主流政治主张却大行其道,新崛起的政治家以批评建制派为号召赢得了民心。

  今天美国大选、法国大选突然暴露出了严重社会经济问题,这说明许多人特别是经济金融界人士应该认真反思,他们是否忽视了美欧模式的某些变化正带来重大问题?是否忽视了中国改革效仿美欧模式就可能重蹈其覆辙? 

  今天中国人访问法国却发现昔日的经济繁荣正日趋凋零,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西欧、南欧陷入了经济停滞之中,政府财政困难、债务猛增而失业人数居高不下,旅游手册提醒人们警惕在公共场所猖獗的小偷盗窃财物,长期持续的黑夜站立运动聚集了众多愤怒的民众,频繁发生造成大量伤亡的恐怖袭击事件令人深感惴惴不安,法国曾经引以为傲的自由、博爱、多元文化的价值观,正日益受到极右翼政治势力崛起和排外主义、种族主义的冲击。 

  我感到西方主流媒体难以客观报道、深入分析国际形势变化,还故意误导各国公众以维护金融大财团的利益,就撰写的著作《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深入剖析当今世界种种令人困惑的诡异矛盾现象产生的根源,帮助人们识破西方主流媒体故意制造的迷惑人的舆论烟幕,认清当年人们访问美欧感到羡慕的繁荣景象为何消失?究竟为何当今美欧频繁发生剧烈的社会经济动荡?为何全球发生的种种诡异动荡是发生更大灾难的危险前兆? 

  我的专著深入剖析了美欧为何抛弃战后缔造经济繁荣的政策,这并不是因为其导致了过多福利开支和政府债务危机,也不是其造成了效率低下并妨碍了经济发展,而恰恰是因为其非常成功并让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借鉴、效仿,反映在1974年南方国家共同斗争通过了联合国决议,要求美欧像扶植战略盟友一样帮助发展中国家,传授缔造战后经济繁荣的成功经验并建立社会福利国家,促使美国紧急制定了促使世界经济解体的新国际战略,抛弃了战后社会改良经验并转向推行新自由主义,故意废除罗斯福的金融改革恢复大萧条前夕的灾难金融模式,故意让索罗斯等金融大鳄为谋取暴利发动金融战争攻击,以求像当年大英帝国实行自由主义一样制造全球的混乱、动荡,阻碍后来国家的工业化崛起并尽可能延长自己的全球霸权。 

  我的专著提出的理论创新还可更为科学地评价政策、预测趋势,判断出当前美欧动荡源于金融资本主义已经走到尽头拐点,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激烈碰撞意味着巨大挑战,甚至可能像当年大萧条一样引发政治动荡、世界战争等连锁反应,应该完整借鉴历史实践证明的罗斯福改革和战后社会改良的成功经验,然后在此基础上结合各国的国情通过试点探索政策创新。特朗普、马克龙的政策受到实体、金融财团的狭隘私利制约,并未完整借鉴历史成功经验因而难以取得良好的效果,特别是难以应对金融衍生品等特大泡沫破裂引发的特大危机,中国应该对此特大风险有充分认识并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这就是为何美国竭力在南海、钓鱼岛、朝鲜半岛加剧紧张局势,金融资本不同于实体资本能够将经济解体变为作空获利机会,这意味着中国为维护和平发展环境必须让金融资本无法通过作空获利,必须拆除各种作空获利的投机工具和资本进出通道,必须尽快制定本土版的罗斯福监管法规制裁金融投机。 

  这还意味着朝鲜即使放弃核武器后朝鲜半岛也不会太平,美国反而可能像对弃核的卡扎菲一样随时发动战争,中国必须充分认识这种危险并设计更为周全的对策,不能相信美国的诚意而必须争取有充分的制衡保障,支持在确保美国无法发动战争条件下的朝鲜弃核,说服朝鲜配合中国迫使美国撤离朝鲜半岛的努力,中国不应该强迫朝鲜在彻底消除战争危险之前弃核,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中国确保和平、防止战争的战略目标。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不利于美国的世界经济解体战略,美国金融、军工财团必然长期对一带一路战略抱有敌视态度,中国必须同美国的破坏性国际战略进行长期、复杂的斗争,应该利用特朗普同华尔街的矛盾削弱美国的敌对态度,还应该采取多方面手段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该借鉴美国在马歇尔计划中利用多种综合手段,确保资金流入实体经济并加强监管防止金融投机炒作掠夺,不能坐视菲律宾、委内瑞拉等国家遭受美国的金融攻击和颠覆,挫败美国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领域发动软战争颠覆中国盟友,中国必须掌握这种本领后才能确保一带一路战略获得成功。 

  西方媒体误导令人难以正确理解、分析美欧政治经济动荡,多年来我撰写一系列内部报告揭示了危机迫近,曾于2008年、2014年多次受到中央领导批示并获奖,但是,国内媒体却不愿意发表同西方流行舆论截然不同的观点,促使我于2016年开办了微信公众号、微博杨斌谈天下,明确说明目的是帮助了解西方媒体回避、掩盖的信息、趋势和风险,没想到尚未引起国内重视并且粉丝仅有数百人之时,就引起了境外敌对势力的高度重视并频繁进行骚扰、咒骂。 

  这些具有明显境外敌对势力色彩的骚扰、咒骂活动,后来竟然升级为诬告并一度封杀了我的自媒体,后来在社科院领导指示我积极斗争后才得到了恢复。这一事件发生恰逢我的文章受到了中国银行家网微博转载,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和数十万人竞相阅读、激烈争论,还有就是恰逢我的自媒体刚刚揭露了美国股市的特朗普行情的虚假性,并且还撰文揭示了北欧模式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其实,这些文章都是主要揭露西方媒体和华尔街的欺骗性,没有公开指责、批评任何国内经济金融界的人士或观点,只有被我的文章深深触动了痛处的境外敌对势力,才有强烈的动机去扼杀我的尚未引起国内公众重视的自媒体,这恰恰说明我的自媒体提供的一系列重要信息,还有运用我专著的理论创新、方法创新进行的分析,对于国内各界了解真实情况并避免风险具有重要的意义,促使我深感国际动荡局势的发展迫切需要我的研究,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出现的许多新问题需要研究新对策,督促我投入更大的力量抓紧撰写新文章、新著作,绝不能让境外敌对势力扼杀我声音的企图得逞,同时也积极与读者互动交流并请他们帮助传播我的成果。

webwxgetmsgimg (5).jpg

  马克龙是新秀崛起还是金融资本代理人? 

  201757日法国大选落下了帷幕,马克龙作为新成立的前进运动的候选人获得了胜利。这是继特朗普之后又一位反主流的政治家,又一次赢得了了西方主要大国的总统大选。 

  法国大选虽然与美国大选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却有一个值得深思的显著共同特点,那就是原来的主流政治家纷纷遭到了民众的无情抛弃,以前被视为另类的非主流政治主张却大行其道,新崛起的政治家以批评建制派为号召赢得了民心。 

  法国传统右翼共和党的菲永深陷空饷门的丑闻,甚至尚未充分开展竞选活动就遭到了民众抛弃。法国社会党曾经拉拢民望颇高的马克龙、梅特雄,但是,就仿佛是声名狼藉者一样遭到了避犹不及的断然拒绝。法国社会党前总统奥朗德追随美国轰炸利比亚,还偏袒资本推行不得民心的修改劳动立法改革,拥抱新自由主义的右倾化令其尽失民心,马克龙恰恰依靠抛弃社会党赢得了很大声誉。 

  显而易见,西方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处于时代交替的拐点,一直流行了三十多年的种种主流观点都黯然失色,美欧政治家面对着社会撕裂、失业居高不下、腐败猖獗,不仅难以继续为自由、民主等西方普世价值高唱赞歌,也无心重弹全球化、自由市场经济、反干预等经济老调。西方主流媒体面对着三十年来的政治正确遭到抛弃,只能肤浅地指责民粹主义潮流并招致民众的强烈反感,西方经济学家面对着流行经济理论和政策的失灵,不是不知所措、茫然失语就是争论不休、莫衷一是,既难以推出理论创新解释现实困境又无法提出解决对策。 

  马克龙提出了建设具有北欧风格的经济模式的政策主张,但是,深入考察就会发现他的政策仿佛是缺乏协调性的杂烩,改善就业、福利的口号像北欧而减税措施则恰恰相反,推出500亿欧元刺激计划像罗斯福而大量削减公务员则像胡佛,关键是没有提出制衡金融资本贪婪的有力监管措施,也没有指出法国经济停滞、财政困难的深层根源和解决办法。 

  马克龙的政策主张虽然左右逢迎并且赢得了各界的较多支持,但是,并不像北欧模式那样有长期的历史实践检验的支撑,也不像罗斯福的政策那样敢于得罪华尔街并且切中时弊,甚至有人担心马克龙就是美欧金融大财团的隐性代理人,马克龙竞选号称反体制却竟然赢得了西方主流媒体的支持,也从侧面证明了人们的这种担忧并非没有根据。 

  美欧大财团有可能充分知晓主流政治家已经失去民心,故而看中了马克龙的政治素人和历史包袱较少的特点,暗中给予资金、媒体扶植并将其包装成反体制的新秀。马克龙备受关注的婚姻是否真是浪漫的师生恋并不重要,他婚后不久就仕途一帆风顺、青云直上确是事实,这样很难排除他的岳父家庭与金融财团的裙带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奥巴马曾多次发声对马克龙竞选总统表示过支持,表明马克龙并非是一个单纯的政治新秀而是有特殊背景。倘若确实如此就可能像大财团扶植奥巴马一样求得一时安定,但是,未来迟早会面临类似特朗普崛起那样更大的政治动荡。 

  昔日法国的浪漫、繁荣为何消失不见了? 

  许多中国人会纳闷昔日令人羡慕的美欧模式哪里去了?改革开放初期人们访问法国时曾觉得资本主义完全变了,已经告别了雨果在名著《悲惨世界》描写的艰难时代,昔日的贫富悬殊、社会动荡似乎已经永远成为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完善的社会福利和缓和的阶级矛盾、经济周期,人们羡慕法国人都能享有繁荣、安详的现代化生活。 

  今天中国人访问法国却发现昔日的经济繁荣正日趋凋零,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西欧、南欧陷入了经济停滞之中,政府财政困难、债务猛增而失业人数居高不下,旅游手册提醒人们警惕在公共场所猖獗的小偷盗窃财物,修改劳工立法改革引发了激烈的社会抗议运动,长期持续的黑夜站立运动聚集了众多愤怒的民众,频繁发生造成大量伤亡的恐怖袭击事件令人深感惴惴不安,法国曾经引以为傲的自由、博爱、多元文化的价值观,正日益受到极右翼政治势力崛起和排外主义、种族主义的冲击。 

  许多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不久前还曾竭力推崇美欧模式,竭力抨击中国模式的提法仿佛这样就会故步自封,就会满足于本国尚不完善的市场改革取得的成绩,就会忘记改革的最终目标乃是效仿美欧的发达市场经济。

   今天美国大选、法国大选突然暴露出了严重社会经济问题,这说明许多人特别是经济金融界人士应该认真反思,他们是否忽视了美欧模式的某些变化正带来重大问题?是否忽视了中国改革效仿美欧模式就可能重蹈其覆辙?

   令人遗憾的是,媒体舆论界、经济金融界尚未进行这样的深刻反思,人们更多看到的是重复西方主流媒体的观点,指责民众不愿意忍受全球化、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担忧不理性的民粹主义潮流兴起可能带来更大的灾难,没有意识到当前美欧政治动荡乃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意味着近三十年来的主流经济模式已难以为继,现在已经到了必须深刻反思、改弦更张的时代拐点。

   我感到西方主流媒体难以客观报道、深入分析国际形势变化,还故意误导各国公众以维护金融大财团的利益,就撰写的著作《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深入剖析当今世界种种令人困惑的诡异矛盾现象产生的根源,帮助人们识破西方主流媒体故意制造的迷惑人的舆论烟幕,认清当年人们访问美欧感到羡慕的繁荣景象为何消失?究竟为何当今美欧频繁发生剧烈的社会经济动荡?为何全球发生的种种诡异动荡是发生更大灾难的危险前兆?

  马克龙的政策主张表面上没有过多得罪资本和劳工的利益,似乎是一种比较温和的中间道路因而遭遇反对阻力较少,不会过多扩大政府的财政支出和债务负担,但是,他的经济政策的最大漏洞没有强调加强金融领域监管,这明显不如主张恢复罗斯福监管法规的特朗普,而缺乏罗斯福法规扩大基建投资就可能变为金融炒作道具,这就是说,马克龙可能比令人感到不靠谱的特朗普还要不靠谱,特朗普明显是受到华尔街压制的实体经济领域的大亨,而马克龙却可能像奥巴马一样是金融资本的隐蔽代理人。

   马克龙主张通过加强欧盟的各种机构实现经济振兴,但是,欧洲央行的行长本人是华尔街高盛的前高管。近年来欧盟推行的一系列金融政策都紧跟着美国,如反复推出挽救虚拟经济和资产泡沫的量化宽松政策,还有效仿美国的多德富兰克法规的新银行法规,规定发生银行危机时罚没民众存款挽救金融衍生品坏债,等等。倘若欧洲不准备像特朗普一样恢复罗斯福的金融改革,就意味着没有完整借鉴罗斯福和战后社会改良的成功经验,扩大基建投资刺激经济的政策也很难发挥良好效果,也无法堵上造成经济停滞、债务危机的真正漏洞。 

  法国大选中一位投票支持马克龙的学者坦率指出,他支持马克龙并非出于意愿而更多是无奈,他更加赞成梅特雄的遏制金融资本贪婪的主张,还很欣赏阿蒙提出的给予全民固定工资保障的主张,但是,为防止极右翼的勒庞上台不得不选择马克龙。这暴露出了西方民主选举制度存在的严重缺陷,既无法确保继承实践证明成功的社会经济政策,也难以彻底抛弃民众厌恶的偏袒金融资本的政策,更谈不上选择民众真正喜欢的特定政治家和政策组合,正如我在专著和最近网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西方民主属于民众无法真正点菜的虚假民主,中国应该勇于超越西方探索建立既能点厨师又能点菜的实惠民主,这并不是好高骛远而是不这样就难以克服美欧金融危机频发的冲击。

   美国、法国民众都希望恢复罗斯福、戴高乐的成功经验,这些经验曾让西方摆脱了大萧条并创造了战后经济繁荣奇迹。美国社会各界已经掀起了恢复罗斯福监管法规的热潮,但是,美国主流媒体却故意隐瞒并对这方面的信息噤若寒蝉,相反故意散布许多令人困惑的信息让人们难以弄清真相,就像美国大选中的片面报道那样可能令人误入歧途。 

  从新视角考察美欧大选、半岛危机和一带一路 

  我的专著深入剖析了美欧为何抛弃战后缔造经济繁荣的政策,这并不是因为其导致了过多福利开支和政府债务危机,也不是其造成了效率低下并妨碍了经济发展,而恰恰是因为其非常成功并让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借鉴、效仿,反映在1974年南方国家共同斗争通过了联合国决议,要求美欧像扶植战略盟友一样帮助发展中国家,传授缔造战后经济繁荣的成功经验并建立社会福利国家,促使美国紧急制定了促使世界经济解体的新国际战略,抛弃了战后社会改良经验并转向推行新自由主义,故意废除罗斯福的金融改革恢复大萧条前夕的灾难金融模式,故意让索罗斯等金融大鳄为谋取暴利发动金融战争攻击,以求像当年大英帝国实行自由主义一样制造全球的混乱、动荡,阻碍后来国家的工业化崛起并尽可能延长自己的全球霸权。 

  我的专著不仅能够准确推断出新自由主义的金融自由化改革,首先在发展中国家推行后必然频繁引发亚非拉国家的金融风暴,还能准确预见到美欧发达国家推行后也会陷入严重金融危机,金融风暴就会逐渐从世界经济的外围地区蔓延到中心地区,因而引起美欧发达国家发生政治危机和社会撕裂、动荡,原因是金融资本出于谋求投机暴利的无止境贪婪,不仅客观上而且主观上都根本不追求发展生产力,甚至故意在全球扶植恐怖主义谋求作空市场的投机暴利,在经济蓬勃发展的亚洲地区制造金融风暴和战争紧张局势,从而必然引起当前全球金融危机频发、恐怖主义泛滥和战争动乱不断,其深层次原因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正发生越来越尖锐的冲突、碰撞。 

  我的专著提出的理论创新还可更为科学地评价政策、预测趋势,判断出当前美欧动荡源于金融资本主义已经走到尽头拐点,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激烈碰撞意味着巨大挑战,甚至可能像当年大萧条一样引发政治动荡、世界战争等连锁反应,应该完整借鉴历史实践证明的罗斯福改革和战后社会改良的成功经验,然后在此基础上结合各国的国情通过试点探索政策创新,特朗普、马克龙的政策受到实体、金融财团的狭隘私利制约,并未完整借鉴历史成功经验因而难以取得良好的效果,特别是难以应对金融衍生品等特大泡沫破裂引发的特大危机,中国应该对此特大风险有充分认识并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当年西方列强长期对中东地区实行殖民主义统治时,还有二战后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多次爆发中东战争时,诞生了世俗阿拉伯社会主义运动却没有出现恐怖主义,原因是阿拉伯民众知道恐怖主义不会有任何成功的前途,但是,今天似乎民众却莫名其妙地拥抱滥杀无辜的的恐怖主义,其实,这根本就不是证明了冷战之后不同文明必然发生冲突,而是美国故意扶植野蛮恐怖主义攻击全球各种不同文明,根本不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扶植野蛮恐怖主义攻击一切文明,目的是帮助美国为维护全球霸权力促世界经济解体,已经被美国扶植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的大量确凿证据所证实。 

  这就是为何美国竭力在南海、钓鱼岛、朝鲜半岛加剧紧张局势,金融资本不同于实体资本能够将经济解体变为作空获利机会,这意味着中国为维护和平发展环境必须让金融资本无法通过作空获利,必须拆除各种作空获利的投机工具和资本进出通道。 

  这还意味着朝鲜即使放弃核武器后朝鲜半岛也不会太平,美国反而可能像对弃核的卡扎菲一样随时发动战争,中国必须充分认识这种危险并设计更为周全的对策,不能相信美国的诚意而必须争取有充分的制衡保障,支持在确保美国无法发动战争条件下的朝鲜弃核,说服朝鲜配合中国迫使美国撤离朝鲜半岛的努力,中国不应该强迫朝鲜在彻底消除战争危险之前弃核,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中国确保和平、防止战争的战略目标。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具有特殊的国际战略意义,力促发展才能根除恐怖主义滋生、泛滥的根源,恰好击中了美国的世界经济解体战略的要害。美国金融、军工财团必然长期对一带一路战略抱有敌视态度,中国必须同美国的破坏性国际战略进行长期、复杂的斗争,应该利用特朗普同华尔街的矛盾削弱美国的敌对态度,还应该学会运用多方面手段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该借鉴美国在马歇尔计划中利用多种综合手段,确保资金流入实体经济并加强监管防止金融投机炒作掠夺,不能坐视菲律宾、委内瑞拉等国家遭受美国的金融攻击和颠覆,挫败美国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领域发动软战争颠覆中国盟友,中国必须掌握这种本领后才能确保一带一路战略获得成功。 

  为何西方主流媒体屡屡误导各国公众? 

  西方媒体制造了大量关于当前美欧动荡根源的误导舆论,以至于无论是国内外的学者、媒体或民众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都误将西方媒体散布的误导信息、分析当作了客观事实,如谈到法国、希腊等欧洲国家困境和改革出路时,都指责二战后的政府干预和提高社会福利导致了今天的经济困境,致使政府债务膨胀、企业员工偷懒和效率低下,而今天难以摆脱困境是因为不理性的民粹主义浪潮,阻碍了削减社会福利、债务和提高企业效率的结构性改革。 

  实际上,深入考察客观证据就会发现种种流行说法站不住脚。二战后美欧各国都曾经背负着沉重的战争债务包袱,但是,迫于冷战时期共产党赢得大选和来自东方阵营的压力,美欧各国都被迫推行了大幅度提高社会福利的改革,同时还严格管制资本账户防止投机浪费稀缺外汇资金,结果大大加快了战后经济复兴和战争债务包袱消失。 

  近三十年来美国、西欧纷纷转向新自由主义,推行削减社会福利、取消政府监管的种种改革,但是,政府负担包袱并未减少反而陷入了主权债务危机。北欧国家的政府税收、社会福利远远高于美国、西欧,哈耶克的新自由主义理论攻击瑞典模式是通向奴役之路,倘若西方主流媒体鼓吹新自由主义政策的舆论是正确的,就意味着北欧应该陷入远比美国、西欧更为严重的危机。 

  事实与此恰恰相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北欧国家经济状况远远好于美国、西欧,瑞典的政府债务比重不到美国、西欧国家的三分之一,经济增长率却比美国、西欧高数倍之多。北欧广大民众依然都能享有优厚的社会福利保障,人均收入指数、生活幸福指数、政治廉洁指数等位居世界第一。 

  据调查,美国有一半以上家庭难以拿出四百美元应对意外支出,意味着基本生活、身体健康、人身安全缺乏保障,而北欧国家人人都是生活富裕的百万富翁,基尼系数全球最低仅为0.25而富豪比重最高,这说明没有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北欧国家仍然是繁荣的天堂,而近三十年来美国、西欧推行了新自由主义改革之后,正迅速失去当年令人羡慕的繁荣并陷入了越来越深的地狱深渊。西方媒体将民众呼吁改善福利的社会运动视为民粹主义,但是,为何北欧的社会福利备受重视却没有出现排外民粹主义,重要原因是广大民众并不担忧难民涌入会冲击自身的福利,媒体也不误导民众将福利下降归咎于难民等弱势群体。 

  我于2000年撰写的金融战争的开山之作《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于2016年发表的最新创新之作《金融软战争》,都例举了大量美国为维护全球霸权策划金融战争的确凿证据,美国战略刊物上曾公开发表相关证据并未实行严格保密,恰恰误导了前苏联情报机构认为这些公开信息不属于重要情报,遭受了倘若重视这些信息就完全能够避免的经济解体灾难。美国主流媒体故意隐瞒这些重要信息以让公众难以弄清真相,中国媒体、经济金融界轻信西方媒体也很容易受到误导。 

  为何境外敌对势力企图扼杀我的自媒体? 

  西方媒体误导令人难以正确理解、分析美欧政治经济动荡,多年来我撰写一系列内部报告揭示了危机迫近,曾于2008年、2014年多次受到中央领导批示并获奖,但是,国内媒体却不愿意发表同西方流行舆论截然不同的观点,促使我于2016年开办了微信公众号、微博杨斌谈天下,明确表明目的是帮助了解西方媒体回避、掩盖的信息、趋势和风险,没想到尚未引起国内重视并且粉丝仅有数百人之时,就引起了境外敌对势力的高度重视并频繁进行骚扰、咒骂。

   这些具有明显境外敌对势力色彩的骚扰、咒骂活动,后来竟然升级为诬告并一度封杀了我的自媒体,后来在社科院领导指示我积极斗争后才得到了恢复。这一事件发生恰逢我的文章受到了中国银行家网微博转载,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和数十万人竞相阅读、激烈争论,还有就是恰逢我的自媒体刚刚揭露了美国股市的特朗普行情的虚假性,并且还撰文揭示了北欧模式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发现反常现象后到咒骂者的微博上进行了一些考察,观察到这些人都没有提供任何个人信息,没有住址、单位、学历的介绍和个人照片,经常发表粗暴的反共言论显示出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攻击对象却有高度选择性显然背后有高人指点,否则很少想象为何会关注到我的粉丝数量很少的微博,同时还攻击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中心的学术报道,攻击的词语如赤匪不像大陆习惯而像是台湾习惯,但是,明显不是不满社会、泛泛攻击政府的愤怒青年,积极支持不赞成以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的主流经济学家,积极呼应陈有西、贺卫方等公知的政治体制改革言论,甚至还有泄密或伪造所谓中共内部文件等明显违法行为。

   其实,这些文章都是主要揭露西方媒体和华尔街的欺骗性,没有公开指责、批评任何国内经济金融界的人士或观点,只有被我的文章深深触动了痛处的境外敌对势力,才有强烈的动机去扼杀我的尚未引起国内公众重视的自媒体,这恰恰说明我的自媒体提供的一系列重要信息,还有运用我专著的理论创新、方法创新进行的分析,对于国内各界了解真实情况并避免风险具有重要的意义,促使我深感国际动荡局势的发展迫切需要我的研究,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出现的许多新问题需要研究新对策,督促我投入更大的力量抓紧撰写新文章、新著作,绝不能让境外敌对势力扼杀我声音的企图得逞,同时也积极与读者互动交流并请他们帮助传播我的成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国家经济安全课题首席专家、研究员,曾获九项中国社会科学院对策信息类优秀科研成果奖)


相关文章:
·杨斌:从法国大选洞察国际动荡、半岛危机与“一带一路”
·梅新育:从法国大选看西方的两种“民粹主义”
·揭秘法国民族英雄圣女贞德为什么被烧死
·杨斌: 社会创新跟不上机器人创新就意味着大灾难 — 爆发全球特大经济金融危机
·周小平:英国暴恐、法国爆炸、德国砍人、瑞士枪击,是谁把西方逼到这地步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