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民国最窝囊的总统,孙中山却称赞他为“民国第一伟人” 
作者:[易布衣] 来源:[历史重读2017-04-12] 2017-04-19

辛亥革命,是指发生于中国农历辛亥年(清宣统三年),即公元1911年至1912年初,旨在推翻清朝专制帝制、建立共和政体的全国性革命。

    在1912年-1928年北洋政府执政的这段时期,一共有五个人先后登上了民国大总统的宝座。其中有一位与其他四个比起来,显得比较特殊,因为此人是唯一一个非北洋系统出身的,也是唯一一个两次担任大总统的人,他就是黎元洪。

    说起黎元洪,他似乎还有另外一个称号更出名,就是“床下都督”。就是说他当年在武昌起义后,是被革命党人从床底下给拖出来,硬逼着当了湖北军政府都督一事。而这事也被许多影视作品给采纳,以至于以讹传讹,到最后许多人信以为真,将此作为茶余饭后的话题。

    其实黎元洪被迫担任大都督是真,但是从床底下拖出来这事,则是被人杜撰出来的。因为当时黎元洪与袁世凯勾结,杀害了辛亥革命的功臣张振武,引起社会各界的公愤,一些报纸便编写了这件事来贬低、挖苦他。而实际上,根据各方面资料来看,黎元洪当时应该是躲在蚊帐后面的。

    虽然咱们替黎元洪澄清了“床下都督”的称号,可总体看来,他好像还是一副懦弱、窝囊的形象。像这么一个人能当上民国大总统,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直接砸进了他嘴里!

    然而,黎元洪真的就如同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无能,依靠逆天的运气才攀上大总统的高位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一起了解一下一个真实的黎元洪。

    黎元洪,字宋卿,湖北黄陂人。他从小家境贫寒,常常食不果腹,有时为了填饱肚子,不得不去偷别人种的萝卜吃。由于担心被人发现,他就把萝卜的叶子给扯下来,重新插在土里,就好像没有动过一样。大概也就是那段穷苦的岁月,造就了他后来谨小慎微的性格。

    后来黎元洪的父亲在天津当了个小军官,家境终于有所改观,他也得到了读书学习的机会。几年后,他还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洋水师学堂,成为了严复、萨镇冰的学生,迈出了通往成功道路上的第一步。

    只不过他在海军界的运气并不太好,1894年甲午海战爆发,黎元洪碰巧参加了战斗。当然那场战斗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中国惨败。黎元洪也跳入海中准备自尽,没想到天意弄人,他被一个渔人救了起来。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逃得一命的黎元洪被关了一段时间的大牢后,投入到晚清中兴名臣张之洞麾下。也正是在张之洞麾下,黎元洪过人的才能才得以展现,完成了人生的蜕变。

    甲午战争失败后,清王朝国力日益衰减,已无力重建海军,于是鼓励地方政府编练成本较低的新式陆军。在全国编练新军的大臣中,以北方的袁世凯和南方的张之洞最为积极,分别练出了北洋新军和湖北新军。

    在这一时期,大概也是黎元洪一生中最得意的时候,他不仅是张之洞编练新军的得力助手,还先后三次被派遣到日本考察学习军事技术。在日本的学习大大开拓了他的眼界,他意识到编练新军,光有军队还不够,还需要大量相关的军事人才。

    回国后,黎元洪积极游说张之洞派遣青年留学日本,张之洞采纳了他的建议。到了1906年,湖北留日学生有1360人,约占全国留日学生的1/4,这一批赴日的留学生不少人后来参加了革命党,为辛亥革命的成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黎元洪除了注重培养人才,在个人品德方面也是可圈可点

    晚清的官场贪污腐败横行,各级官员无不搜肠刮肚贪污受贿,军队里军官喝兵血的例子更是司空见惯。而黎元洪则堪称其中的一股清流,不仅不喝兵血,如果手下将士家里有困难,他还会慷慨解囊,因此深得广大基层士兵的拥护。

    除此之外,黎元洪的军事素养也非泛泛之辈,在著名的彰德秋操中,黎元洪率领的南军,在张怀芝、段祺瑞、曹锟等北洋名将率领的北军面前,表现得毫不逊色。(三次演习,南军在军事装备远逊于北军的情况下两次打平,一次小负)

    在彰德秋操中的卓越表现,加上在编练新军时积累下的巨大威望,奠定了黎元洪在湖北新军中空前崇高的地位。

    那么这时候又一个问题来了,既然黎元洪在湖北新军中地位这么高,那为什么到武昌起义时,他还只是个旅长?

    答案很简单,因为湖北新军的编制,总共就一个镇(相当于一个师,统制张彪)加一个协(相当于一个旅,协统黎元洪)。由于张彪才具平庸,是靠裙带关系才爬上来的,大部分士兵都瞧不起他,所以名义上黎元洪是湖北新军中的二把手,可实际上他才是一把手!

    一转眼,时间到了1911年10月。就武昌起义爆发了。至于起义的经过我就不再多说了,反正最后黎元洪被强迫拥立为湖北军政府都督。在这个过程中,黎元洪是极度不情愿的,与之前的威风八面似乎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其实这也许就是黎元洪的一个性格缺陷,用徐世昌的话来评价最合适不过:“黎元洪德量如曾国藩,旷达如彭玉麟,惜遇事不能当机立断。”(此话存疑,姑且用之)

    其实以黎元洪当时在湖北新军中的威望,无论是带兵平叛,或是顺应历史潮流,与革命党积极合作建立共和,都是可行的选择。在武昌起义的时候,革命党的高层领导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连起义的总指挥吴兆麟都是临时拉来的。

    而吴兆麟正是黎元洪的得意学生,也是吴兆麟提出来要拥立黎元洪为湖北军政府都督的。甚至包括参与起义的士兵,大部分也并非革命党人,很多人都是稀里糊涂被拉过来的。因此如果当时黎元洪要一门心思的镇压革命,武昌起义几乎不可能取得成功。

    偏偏黎元洪选择明哲保身,置身事外。在平时这样做或许可行,不过,在那种非常时期,他又处在那样的位置上,怎么可能逃离得了那场巨大的争斗漩涡。好在没过多久,一开始摆出一副非暴力不合作面孔的黎元洪,在看到汉口、汉阳相继光复,各国领事馆表示“中立”的态度后,也终于想开了,于13日晚上召开军事会议,并发表就职演说。

黎元洪终于肯合作了,可这时候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到来

    第一,武汉三镇虽然光复,但是清王朝在湖北地区的政界一把手瑞澄和军界一把手张彪并未被俘或击毙,对于湖北的民心稳定仍是极大的隐患。

    第二,当时的革命党派系林立,矛盾重重,能否团结到一起尚是未知之数。

    第三,清朝陆军大臣荫昌率领的北洋新军和萨镇冰率领的舰队即将水陆并进,夹击武汉三镇。

    这三个问题,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极难解决,没想到此时的黎元洪竟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将其一一化解。

    首先,瑞澄和张彪在湖北的确是权高势大,可两人狼狈为奸,残酷收刮民脂民膏,湖北人民对这两个人早已恨之入骨。反倒是为官清正廉洁,爱民如子的黎元洪在湖北颇得人心,所以黎元洪的上台对地方的安定起到了极大的积极作用。

    其次,当时的革命党内,光是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和章太炎、陶成章领导的光复会就闹得不可开交,在湖北地区的文学社和共进会也并非表面上那么团结。作为党外人士的黎元洪恰恰超然于事外,与革命党各方面都没有矛盾,而且在武昌起义爆发前,对武昌的革命党人还多有维护,包括刘静庵和季雨霖等革命党人都受过他的恩惠。

    所以尽管武昌起义时,黎元洪亲手枪毙了两位参与起义的革命党人,但总体上,他与革命党的关系并不差。在他上台后,还积极邀请黄兴、宋教仁等革命党大佬来汉主持大局,并给予黄兴全力的支持。

    同时他还大力拉拢立宪派,毕竟革命党在全国的实力和影响力还相对弱小,因此当拥有巨大政治资源的立宪派也争先恐后加入到辛亥革命的阵营中时,中国走向共和的大门才逐渐打开。从这一点来讲,黎元洪对于辛亥革命的成功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最后,也许是运气使然。荫昌名义上是陆军大臣,与袁世凯的私交也相当好,可私交好不意味着他能指挥得动袁世凯一手打造的北洋新军。眼看着北洋新军早已到达武汉,却磨磨蹭蹭的出工不出力,迫使清王朝不得不重新启用袁世凯。当然大家也知道,袁世凯不但没有剿灭革命,反而亲手埋葬了腐朽的清王朝。

    而另一路的海军,一开始倒是全力出击,令武汉的革命军损失不小。这时,黎元洪给许多海军将领写信,信中言明大义,倡导共和。

    我们前面讲过,当时的海军统帅正是黎元洪在北洋水师学堂的老师萨镇冰。在那个时期,海军本就是中国最现代化的军队,很多人心中早已有了共和的想法,碰巧在武汉主持大局的黎大都督还是“自己人”,故而黎元洪的信打动了不少人。

    于是海军也开始消极怠工,到后来萨镇冰干脆借口生病出走,将舰队的指挥权交给副官汤芗铭。这汤芗铭正是湖北著名的立宪派人士汤化龙的亲弟弟,没过多久,汤芗铭便率领舰队起义,追随哥哥的脚步一起投入到轰轰烈烈的革命中去了。

    中华民国成立后,凭借在辛亥革命中积累起来的巨大声望,黎元洪一路升为副总统、大总统。只不过在大多数时间里,他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傀儡,用来平衡各方势力的一枚棋子。

    正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在波云诡谲的政坛中,黎元洪能不被名利所诱惑,坚决反对袁世凯称帝而独善其身。也可以力排众议,支持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从而开启教育界的一段佳话。然而指望他纵横捭阖、拨乱反正,能力上则显得稍有不足。

    总而言之,黎元洪既没有像孙中山那样,对革命起到开创之功的经始之能,也没有像袁世凯那样,逼迫清帝退位,和平建立共和的雄才伟略。可是在武昌起义到建立民国这段承上启下的期间,黎元洪起到了旁人无法替代的作用。孙中山曾称赞他为“民国第一伟人”,这话说的可能有点过了,但是称他为“一代伟人”绝对是实至名归!


相关文章:
·长河红阳:《南渡北归》,为民国哭灵堂!
·章永乐:耿直的特朗普总统发话,我们数数哪些奴隶主国父的雕像可以拆
·葛剑雄:被高估的民国学术
·民国最窝囊的总统,孙中山却称赞他为“民国第一伟人”
·陈志平:“第三条路”:民国孙德谦的诸子学研究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