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外媒:“苹果中国造”并没有给工人带来实惠 
作者:[新法家] 来源:[联合早报2011-12-17] 2011-12-19


    全球最大电子代工企业富士康近来公布百万机器人大军计划后,引起外界瞩目。业内专家担心,如此大规模的机器人投入生产后,将对企业用工造成冲击。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富士康总裁郭台铭不久前在考察富士康山西晋城园区时说,富士康在晋城研发的机器人已经下线,今年这一园区的机器人产能将达到1万台,3年后达到百万台。

    相关人士透露,未来在某些车间,机器人将扮演生产的“主角”。今后5年,富士康机器人项目在晋城的投资将达到90亿元,产值可突破500亿元。
设想“机器人战略”若能如期完成,3年后,富士康机器人规模与当下富士康员工的数量几乎相当。业内专家预言,大批机器人上岗后,短期内将挤占人类岗位的现象不可避免。

    太原理工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谢刚举例:“假设一条装配线上原来需要10个工人,换成使用机器人后,就意味着这10个工人将失去工作。”为此,短期来看,“机器人战略”势必伴生着一批生产工人的下岗。

    在近年接连发生的苹果制造商富士康“连锁跳”事件沉寂不久,富士康重拳退出的百万机器人计划,势必给企业用工带来巨大冲击。于是,外媒再度把目光聚焦在“苹果中国造”—— 苹果生产线的外移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在中国,苹果产品的制造工人命运究竟如何?

    大约一个世纪前,美国发明家爱迪生发明了白炽灯,仅这一项发明就为美国人提供了上千万的就业机会,其恩泽惠及美国几代人。

    如今,苹果家用电脑却没有给美国带来这么大的恩惠。仅仅造福一代人后,所有苹果公司的生产岗位在美国销声匿迹,原因是苹果产品的制造已经转移海外——主要是中国。本该供给美国人几十年的就业机会就此终止。

    对苹果公司往日的雇员而言,这是一场灾难。

    这确实出乎人们的意料。事实上,当初苹果的工厂进驻加利福尼亚州的埃尔克格罗夫和科罗拉多州的方廷市时,人们以为前途大好。1992年苹果在埃尔克格罗夫建厂。这座工厂一周开工7天,雇员达到1500人。与此同时,方廷市的工厂投产,并很快成为苹果公司最大的生产企业,年产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达100万台。

    表面上看,苹果遵循着美国产业发展的典型模式:一位具有创造精神的企业家发明一种产品,继而设立工厂制造这种产品,继而向市场销售推广——在此过程中,雇员不断增加。

    但事实并非如此。

    1996年,华尔街的投资者们认为苹果公司辜负了投资人的期望。苹果被迫将方廷的工厂出售。此后,苹果相继关停了上述几家和在美国其它地区的工厂。因为美国国会和华尔街另有打算,苹果公司在方廷等地区提供给成千上万美国人的优薪岗位现在转移到了中国。苹果的每项产品——Mac、ipod、iPhone和iPad——现在都由中国制造。

    从公司角度看,苹果公司获利巨大。今年苹果公司账户里的钱甚至比美国财政部的还多。以9月19日这一天为例,苹果公司的股票价格高达3820亿美元,甚至超过了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全球最大国际油气公司的股票价格,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有钱的公司。

    然而,在中国,苹果产品的制造工人命运如何?

                      造苹果的中国人

    深圳,一个拥有1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在深圳市外,分布着面积广大的像“要塞”似的人口聚集区。“要塞”有墙体围绕,保安严密:入口处的保安员会阻止每一辆进出的机动车,使用指纹识别扫描仪检查乘坐者的身份。

    在一个墙体包围的“要塞”里有很多工厂、宿舍、后勤设施和内部电视网络,它们都夜以继日地忙个不停——这就是龙华科技园,世界上高科技制造企业最密集的地方之一。龙华隶属于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和电脑配件制造商——台湾富士康科技集团,龙华雇佣的工人达30万人。

    这些工人在巨大的厂房里一排一排地坐在工作台旁,工作台一眼望不到头。他们组装ipod、iPhone、iPad以及供其它制造商用的产品。人们偶尔可以从张贴着的宣传照片上看到这样的画面:本厂的工人们——通常是年轻女工,身穿白色工作服,头戴白色工作帽——正在光线明亮,环境宜人的厂房里工作,这场面与当初美国埃尔克格罗夫和方廷工厂的情况相似。但是,这只是与苹果在美国以前工厂唯一的相似之处。

    龙华园里的工人们常每天工作10至12个小时,有时甚至一连工作7天而没有加班费。没有保安许可,工人不可以在岗位上互相说话或者离开工作台——甚至连上厕所也不行。工人们每小时所挣只有1美元多一点。富士康在中国其它地方工厂的工人状况也相差无几。

    多数年轻工人住在工厂附近高大拥挤的宿舍楼里,12个工人挤在一个有3层架子床的狭小房间里。他们中的多数是农民出身,19至20岁左右,受到城市的诱惑,梦想着进城赚钱,为自己也为家人,结果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生产进度表里忍受煎熬。
 
    最近几年,苹果公司在中国的工厂有超过24名工人自杀身亡,他们通常是从自己所住的宿舍楼跳楼自尽。自杀事件在某一时期屡屡发生,以至于中国的一些博客开始把深圳的工厂称作“富士康自杀快线”。

                        向内陆转移

    2010年初富士康工厂一连串自杀事件发生后,公司采取了措施:将宿舍楼周围用织网连起来,以阻止工人跳楼自杀。公司还封闭了阳台门和通向楼顶的通道。苹果公司后来在关于供应商责任的报告中称:苹果公司“因得知工人自杀事件而感到非常难过”,并承诺采取措施“以防止更多悲剧发生”。苹果公司还委托富士康“迅速采取措施”,包括“给工厂建筑物安装大型安全网以防止冲动性的自杀行为”。

    据报道,安全网安装之后,自杀人数降了下来,但是龙华和其它富士康工厂的工作条件却几乎没变。尽管苹果公司已经承诺与富士康合作改善工人工作条件,但公司没有将改革进行到底,所以很多诱发自杀的条件仍然存在。

    自杀事件之后,富士康和苹果公司加紧计划把更多的iPhone和iPad的制造部门转移至中国西部和中部的内陆城市,那里对生活条件和工作条件的监督甚至更少。一个新的主要的iPad生产中心现在设在中国西部的成都。

    在第一年生产中,这个工厂就发生一起爆炸事件,有3名工人死亡15人受伤。爆炸显然是由于通风设备故障引起的。这里的条件与苹果公司在东部沿海地区的工厂有许多相似之处:工人将化学药剂、密封剂等涂抹到零件上,再将它们组装成iPad;连续工作长达数小时而没有休息。他们辛苦地组装着这些产品,但是他们知道,这些产品由他们组装,他们却永远也买不起。一个年轻工人哀叹自己甚至连做梦都不敢拥有一个iPad,因为这会“花掉2个月的工资”。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耜铁之谋
·如果有十三亿个贾庆国,还有中国吗?
·施一公:为什么极优秀的中国学子到国外脱颖而出的非常少?
·程燎原:千古一“治——中国古代法思想的一个“深层结构”
·翟玉忠:从人工智能到大道智慧——人工智能时代的中国文化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