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军事战略
斯大林: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 
作者:[蒋经国] 来源:[] 2007-01-24

提要:六十二年前,斯大林在向中国政府解释占领外蒙的理由时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 以下转自《蒋经国自述》。


  1945年,美国还没有把雅尔达协定公布以前,我们政府已经派员到莫斯科去进行中苏谈判,我也参加。这次的交涉,是由当时的行政院长宋子文先生领导的。


  我们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见面,他的态度非常客气;但是到了正式谈判开始的时候,他的狰狞的面目就显露出来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斯大林拿一张纸向宋院长面前一掷,态度傲慢,举动下流;随着说:“你看过这个东西没有?”


  宋院长一看,知道是雅尔达协定,回答说:“我只知道大概的内容。”


  斯大林又强调说:“你谈问题,是可以的,但只能拿这个东西做根据;这是罗斯福签过字的。”


  我们既然来到莫斯科,就只好忍耐和他们谈判了。谈判中间,有两点双方争执非常剧烈:第一、根据雅尔达协定,有所谓“租借”两个字眼。


  父亲(指蒋介石)给我们指示:“不能用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帝国主义侵略他人的一贯用语。”第二、我们认为,所有问题都可以逐步讨论,但是必须顾到我们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后来,史大林同意不用“租借”两字,对于中东铁路、旅顺、大连这些问题,也肯让步;但关于外蒙古的独立问题──实际就是苏联吞并外蒙古的问题,他坚持决不退让;这就是谈判中的症结所在。谈判既没有结果,而当时我们内外的环境又非常险恶。这时,父亲打电报给我们,不要我们正式同斯大林谈判;要我以个人资格去看斯大林,转告他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外蒙古独立的道理。


  我遂以私人资格去见斯大林,斯大林问我:“你们对外蒙古为什么坚持不让他“独立”?”


  我说:“你应当谅解,我们中国七年抗战,就是为了要把失土收复回来,今天日本还没有赶走,东北、台湾还没有收回,一切失地,都在敌人手中;反而把这样大的一块土地割让出去,岂不失却了抗战的本意?我们的国民一定不会原谅我们,会说我们“出卖了国土”;在这样情形之下,国民一定会起来反对政府,那我们就无法支持抗战,所以,我们不能同意外蒙古归并给俄国。”


  我说完了之后,斯大林就接着说:“你这段话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过,你要晓得,今天并不是我要你来帮忙,而是你要我来帮忙;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


  说时态度非常倨傲,露骨地表现帝国主义者的真面目。


  我也就开门见山地问他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外蒙古“独立”?外蒙古地方虽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出产。”


  他乾脆地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


  他并把地图拿出来,指着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


  我又对他说:“现在你用不着再在军事上有所忧虑,你如果参加对日作战,日本打败之后,他不会再起来;他再也不会有力量占领外蒙古,作为侵略苏联的根据地。你所顾虑从外蒙进攻苏联的,日本以外,只有一个中国;但中国和你订立“友好条约”,你说二十五年,我们再加五年,则三十年内,中国也不会打你们;即使中国要想攻击你们,也还没有这个力量,你是很明白的。”


  斯大林立刻批评我的话说:“你这话说得不对。第一、你说日本打败后,就不会再来占领外蒙古打俄国,一时可能如此,但非永久如此。如果日本打败了,日本这个民族还是要起来的。”


  我就追问他说:“为什么呢?”


  他答道:“天下什么力量都可以消灭,唯有“民族”的力量是不会消灭的;尤其是像日本这个民族,更不会消灭。”


  我又问他:“德国投降了,你占领了一部份;是不是德国还会起来?”


  他说:“当然也要起来的。”


  我又接着说:“日本即使会起来,也不会这样快;这几年的时间你可以不必防备日本。”


  他说:“快也好,慢也好,终局总是会起来的;倘使将日本交由美国人管理,五年以后就会起来。”


  我说:“给美国人管,五年就会起来;倘使给你来管,又怎样的呢?”


  他说:“我来管,最多也不过多管五年。”


  后来他不耐烦了,直截地表示:“非要把外蒙古拿过来不可!”


  谈话一直继续下去,史大林又很正经地向我说:“我不把你当做一个外交人员来谈话,我可以告诉你:条约是靠不住的。再则,你还有一个错误;你说,中国没有力量侵略俄国,今天可以讲这话;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


  这的确是斯大林的“肺腑之言”,他所以要侵略我们,还是害怕我们强大起来:因此,只顾目的,不择手段,用尽千方百计来压迫、分化和离间我们。


  接下去,他又说:“你说,日本和中国都没有力量占领外蒙古来打俄国;但是,不能说就没有“第三个力量”出来这样做?”这个力量是谁?他先故意不说。我就反间他:“是不是美国?”他回答说:“当然!”


  心里暗暗地想,美国人订下了雅尔达协定,给他这许多便宜和好处;而在斯大林眼中,还忘不了美国是他的敌人!


  最后,经过许多次的谈判,“中苏友好条约”终于签订了。不过,父亲当时对于签订这个条约,有个原则上的指示:“外蒙古允许“独立”,但一定要注明,必要经过公民投票;并且要根据三民主义的原则来投票。”这原则,史大林总算是同意了。斯大林说过:“条约是靠不住的。”我们绝不以人废言,只要自己能发愤图强,有了力量,反共抗俄能够胜利,外蒙古还不是仍旧可以归还到我国的版图吗?而且,“中苏友好条约”,经俄帝澈底破坏之后,我们已经明白宣布其“无效”;依理依法,外蒙古仍然是中华民国领土的一部份。


  我还记得,在签订友好条约时,苏方代表,又节外生枝。他的外交部远东司的主管同我商量,要求在条约上附上一张地图;并在旅顺港沿海一带区域,划了一条黑线,大概离港口有二十海里的距离,在这线内,要归旅顺港管辖。照国际法的观点,公海范围是有一定的规定,就是离开陆地有一定的距离;俄方此一要求,显然是不合理的。为了这一问题,争执了半天,从下午四点半到晚上两点钟,还没有解决。


  我很不耐烦的说:“你要划线,你划你的,我是不能划的。”


  他说:“不划这个线,条约就订不成!”


  我说:“订不成,我不能负责;因为我没有这个权力。”


  他说:“我是有根据的。”


  我说:“你有什么根据?”


  他拿出一张地图,就是沙皇时代俄国租借旅顺的旧图,在这张地图的上面是划了一条黑线的。并且指着说:“根据这张图,所以我要划这一条线。”


  我觉得非常滑稽,因此讥讽他们说:“这是你们沙皇时代的东西,你们不是早已宣布,把沙皇时代所有一切的条约都废止了吗?一切权利都全部放弃了吗?你现在还要拿出这个古董来,不是等于承认为你们所打倒的沙皇政府吗?”


  他有点着急说:“你不能侮辱我们的苏联政府!”


  我说:“你为什么要根据这个东西来谈判呢?不是等于告诉全世界说:你们还是同沙皇政府一样吗?”


  他说:“你不要吵闹,你的火气太大。”


  我说:“你要订约可以,但无论如何这一条线是不能划下的!”


  经过一番力争之后,这一张地图,虽附上去了,可是那一条线始终没有划出。由这件事看来,我们完全了解,斯大林原来就是沙皇的再世。


  (参与中苏谈判的还有宋子文,签约时他拒绝签字,由中华民国外长王世杰签字)
 


相关文章:
·胡一刀:这份报告埋下苏联崩塌的伏笔!中国要警惕
·鹿野:苏联对鲁迅独树一帜的评价
·潘祥辉:弥赛亚主义---苏联政治传播中的东正教因子及其转化(上)
·潘祥辉:弥赛亚主义---苏联政治传播中的东正教因子及其转化(下)
·普京:苏联本可以改革,没必要摧毁它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7-13 21:18:43.0)
    ZG和毛熊的斗争始于清朝康熙时期,由于当时外交上的无知和对北边领土边界的不重视,虽然几次战役勉强打赢了,但还是将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的西伯利亚包括北海(今贝加尔湖)一带区域轻而易举地让给了毛熊(现在想想假如拥有西伯利亚的东、中、西的任何一块的话现在北边国境的压力肯定小很多,对北冰洋也能控制),东北方面外兴安岭——库页岛以北的区域也让给了毛熊,这还不算最坏,但《尼布楚条约》和《布连斯奇条约》的签订原本已经画好界限,但清政府对北边边境疏于管辖,北边边境军事力量几乎为0,故而贪婪的毛熊进一步南下,把外兴安岭至黑龙江以北的中国居民屠戮殆尽,继而东渡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库页岛(因为根本无中国军队守卫!)同时大肆修筑据点,派兵守卫,达到军事占领,致使清政府失去了黑龙江以北的实际控制权,等到八国联军那个时候再签订北京、瑷珲等条约,其实只是走个书面程序罢了,为的是使其已成事实的占领变为合法化,ZG从此失去了150万平方公里国土,海参崴、伯力已经成为历史词汇,取而代之的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和哈巴罗夫斯克这两个带有侮辱性质的词汇,这个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ZG东北的出海口完全被毛熊封死,无法涉足太平洋。中北部毛熊又把唐努乌梁海吞并,同时如法炮制外蒙古,使之独立(没有吞并外蒙古的原因请搜相关资料),ZG又损失3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抗日战争接近尾声时(当时由于美国的两颗蛋蛋日本已经准备投降),又借口对日宣战,跨过黑龙江,占领现ZG东北全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时的外蒙和东北已落入毛熊手中,要不是最后美国方面的介入,发表开罗宣言(你懂得,当时ZG官方政权还是美国支持的国民党治下的国民政府,为对抗毛熊必须拉拢ZG),今天地图上鸡头可能也看不见了。GCD执政后后,外蒙问题确实很想收回来,当时清政府时期被毛熊割去的远东地区也想收回,但“弱国无外交”,当时毛熊坚决不同意ZG收回,希望继续保持独立现状(实则想继续实行其在外蒙的殖民统治),远东地区这块通往太平洋的肥肉哪有松口的道理,对ZG也是口头敷衍(列宁做过口头承诺,但是没有还,斯大林根本就没承认过)。当时GCD建国不久,被美国等西方国家完全封锁,处于孤立状态,当下也只有委曲求全依靠毛熊,承认外蒙古独立也是无可奈何、被迫之举,至于远东地区根本没那个实力收回,作为换取毛熊支持的条件,也只好放弃对其主权要求。所以说国家综合国力强大了外交上才能真正强硬起来,领土才不会丢失,国家不强大,就像清政府那样,割地赔款、丧权辱国。说句实话,现在的领土,都是GCD实打实打下来的,对新疆、西藏等地区的统一老毛在这个方面还是做出了一定贡献的。这里再罗嗦一句,虽然现在GCD和毛熊关系很好,但是毛熊生性贪婪,喜欢趁火打劫,历史告诉我们,必须得时刻提防着毛熊。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