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陆寿筠:社会主义从“科学”到“道法” 
作者:[陆寿筠] 来源:[作者惠赐] 2022-04-20

“社会主义”可以涵盖从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以来五花八门的众多流派。不过从20世纪至今,影响较大的就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和以北欧诸国为代表的“社会民主主义”。在这两者之间,还是马克思的思想比较最接近于天地大道,因为社会民主主义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没有脱离资本主义范畴,因此逃脱不了资本主义最后崩溃的命运。

说到北欧的社会民主主义,瑞典更是被看作为典范。这个深居资本主义世界后院、一贯养尊处优的殷实小国,六、七年来,也已被卷进了正扫荡着整个欧洲大陆的、世界性社会矛盾大爆发的旋涡,持续不断地发生暴乱,情况越来越糟。暴乱的由头都与外来移民与当地原居民之间的种族矛盾有关。实际上,这与遍布北美西欧各国的社会矛盾是同类的,但发生在远离国际纷争热点地区、比较太平安静的北欧后院,这仍有警示意义。

众所周知,在资本帝国主义的军事威胁和思想渗透所达到的世界各地,国际垄断资本可以自由出入,到处榨取当地人民的血汗,然后盗回国内,以税收和福利的形式尽量将国内的社会矛盾调和到不至于颠覆资本主义秩序的程度,而那些北欧小国更以高税收、高福利闻名于世。但与大资本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流动相对照的是,用血汗创造着世界财富的劳动力却不能如此自由地在各国之间流动。这一方面固然是由于劳动力不能像资本那样可以符号化,然后借由电子通讯,既灵活又快速地处处通达;但主要是垄断资本利用其窃据在手的国家权力,完全从对于资本增值单方面有利的目标出发制订移民政策,根本不把劳动者的切身利益放在他们的盘算之中。再加上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为了国际垄断资本财团的利益,到处制造纷争动乱、直接以武力或通过代理人挑起战争,迫使千百万异邦民众失去家园、流离失所。这就是当今发生在西亚、北非、南欧的难民问题的实质。被国际垄断资本收买、控制的主流媒体则蓄意隐瞒其中真相,百般挑动当地居民与移民、难民的矛盾,煽动宗教歧视、种族主义等极右思潮,重复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可悲历史。这就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旗帜也免不了风雨飘摇、终将破产倒地的历史必然性。

对于有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别的国家来说,在特定时期也许可以借用社会民主主义高税收、高福利的“二次分配”政策。但社会民主主义仍然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变种,在这种制度下,广大劳动者仍然不是企业和国家的主人,而是接受福利“恩赐”的被雇佣者,它不可能从根本上克服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及其造成的社会危机。所以,不能以“社会民主主义”的政策冒充和代替与资本主义彻底决裂的社会主义革命。

相比之下,只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因其合理的内核,最接近天地大道,才具有革新的基础、复兴的可能,尤其是经过近一个世纪、半个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实践、积累了丰富经验教训之后的今天。只是它需要吸收古今东西其它思想传统中有价值的养料,与时俱进地进行自我革新,才能有效地应用于当今新的现实。可以预见:在21世纪,社会主义理念与中国传统道法思想相结合后的革新和复兴,有其历史的必然性。这一复兴的实现将是非常可能的,如果在这之前,人类文明尚未遭遇灭顶之灾的话。

“科学社会主义”需要提升到“道法社会主义”,乃是由于前者的发源地所处文化传统和历史条件的限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没有达到圆融彻底度。主要表现在:哲学上没有完全摆脱心物、人天二元对立的思维路线和物质中心主义(如其关于人类解放的思想缺乏精神维度和精神信仰的高度),由此导致其社会理论方面没有摆脱人类中心主义(如看不到生产资料中有着天然潜在的对于人类有用的价值,完全被资本独占了)和机械的思维方式(如其信仰者们的观念中“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机械对立,看不到两者有重叠之处),其机械思维还表现在原子-铁板论视角(如原子论看不到生产设备和技术中存在着全人类世代积累的集体智慧所具有的价值,也被资本独吞了;铁板论则表现在其信仰者们的实践中以“集体主义”“整体利益”的名义普遍地忽视阶级与民众中每一个成员的相对独立性、主体性以及相应的权利和利益,结果影响到群体运作的有效性、造成集体事业的巨大挫折和损失)。

要将科学社会主义提升到道法社会主义,关键要提高其信仰层次和思维理性层次。

提高信仰层次:原来的共产主义信仰的目标是消灭阶级剥削、解放全人类,同时解放生产力、使物质财富充分涌流,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这一信仰需要提高精神层次,把“解放全人类”理解为将人类的精神从物欲的奴役中解放出来,将“消灭剥削阶级”理解为将所有具有剥削行为和思想的人们从物欲的精神奴役中解放出来,使全人类在与天地万物的和谐相处中,在精神和基本物质需要两方面都生活得安乐自在。

提高思维理性层次:传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实践遵循的是终极性对抗思维,见之于缺乏终极求衡目标的“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而“道法社会主义”的“道”,指中国道家黄老学派所崇信的心物不二之道;“法”既指社会层面上的法律、法治,又指大道所蕴含之“法理”,万物之理,其概括性表述就是:“多维整体动态平衡”。

只有将必要的奋斗提升到顺应多维整体动态平衡这一大道终极至理的高度,一切斗争才能取得意想的效果,而且具有最高终极意义。


 (摘自《道法社会主义:二十一世纪人类意识形态革命》政治理论篇,第五章,第一节;该书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2021年5月出版,购买可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陆寿筠:兼利主义——社会主义民主应有之灵魂
·陆寿筠:遵道民主集中制
·陆寿筠:层级递进式选举制
·陆寿筠:认识结构的层次递进性
·陆寿筠:基层经济民主是民主的基石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