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神秘的道符与巫符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21-07-15

 

民族学资料同样能为我们提供道的符号蹲踞式人形起源于石器时代萨满/巫文化的证据。萨满在原始民族中是英雄祖先,艺术表现中普遍呈蹲踞式

 

蹲踞式人形广泛存在近代北半球的萨满文化,它们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白令海峡西岸、距今两千年前的艾克温(Ekven)遗址中,考古学家发现了制作陶器时用的象牙陶拍(如图4-9)原图片说明上面有蹲踞式的萨满形象,它的手呈熊爪,意味着在迷中已经和北极熊辅助神融为一体,陶拍下端一个熊头。

 

4-9 艾克温遗址出土的象牙陶拍,该遗址属于旧白令海文化(Old Bering Sea culture),距今约2000年。图片来源:William W. Fitzhugh, Aron Crowell,Crossroads of Continents: Cultures of Siberia and Alaska,Smithsonian Institution Press,1998,P.125.

 

西伯利亚的埃文克人(Evenki,亦作Evenky)宗教用品上有各式各样的人形图案,包括抽象和具象的蹲踞式人形——他们将萨满与英雄祖先联系起来,萨满显然是蹲踞式人形所代表的祖先之雄。(如图4-10

 


   4-10 埃文克人文化用品上的人形图案。图片来源:孙运来编译:《黑龙江流域民族的造型艺术》,天津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114页。

 

《黑龙江流域民族的造型艺术》是孙运来先生根据前苏联民族学家C·B·伊万诺夫《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西伯利亚民族造型艺术资料集》一书编译而成,伊万诺夫依照博物馆的收藏目录对这些图像作了说,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埃文克人萨满服的胸巾上,常常会看到表示萨满的人形图案,萨满在跳神时求助于他们。图4-101”,来自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博物馆的一方萨满胸巾,伊万诺夫描述道:“在这条胸巾的下部,有五个表示人的图形;这些图形用深棕红色颜料绘制而成,用白鹿毛固定轮廓……这件胸巾上的人形图形的名称与作用都不清楚,但据M·萨吉洛夫讲,在纳雷河沿岸地区的埃文克人缝在萨满胸巾上的人形金属垂饰表示‘勇士’——萨满的祖先。”【8

 

4-1015”来自祭祀下界神明时用的木制鼓槌,这个鼓槌是在图鲁罕边区的埃文克人那里找到的。(如图4-11鼓槌中间雕刻而成的蹲踞式人形高5.5厘米,“根据博物馆的目录资料,他表示萨满。在这种情况下,垂直线应当表示下垂的萨满神服飘带。萨满图形不像一个活人,而更像一骨骼。可能,这个图形是某个已故萨满或女萨满的图像,上述鼓槌的占有者正是从这个萨满身上得到萨满天赋的。 9

 

 

4-11 埃文克人祭祀下界神明时用的木制鼓槌。图片来源:孙运来编译:《黑龙江流域民族的造型艺术》,天津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88页。

 

萨满文化的核心是动物,这些动物神作为助手,是萨满医疗、预言等神力之源。所以伊利亚德说,“旧石器时代人类的精神世界是由人与动物之间的神秘关系所主宰的”。【10这在早期岩画中表现得特别明显,此类图案是人与动物的合体,是扮成动物或戴着动物面具的人。有些人-动物造型已经呈现出“蹲踞式”。如法国莱斯-特洛伊斯-弗雷尔斯洞穴中著名的“男巫”像,他有一双鹿角,呈侧面蹲踞式。年代距今15000年。(如图4-12

 

4-12 法国莱斯·特洛伊斯·弗雷尔斯洞穴中著名 “男巫”像,属于马格达林文化中期。(图片来源:【美】金芭塔丝《女神的语言》,苏永前,吴亚娟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第203页。)

 

商周青铜器中,有一类“虎食人”造型令学者们大惑不解,这类造型的基本特点是动物口中含着人的脑袋,或抱着人头。商代“虎食人”造型几乎全出现在青铜礼器上,而西周时期的礼器上则不见这类题材,它们只出现在车的附件上。“虎食人”造型以商代晚期虎食人卣(yǒu)最为著名,这类商代盛酒器共有两件,相传出土于湖南省安化、宁乡交界处。一件藏于法国巴黎市立东方博物馆,一件藏于日本泉屋博古馆。一些学者凭空猜想这是商代统治者专横残暴的象征,以此威吓奴隶。(如图4-13

 


4-13 日本泉屋博古馆藏商代晚期虎食人卣。(图片来源:《中国青铜器全集》第4卷,文物出版社,1998年,第148页。

 

放眼全球,我们会发现“兽食人”造型是整个环太平洋地区的现象,且都与萨满巫术有关,那些兽代表着萨满或普通人的保护神,或称密友(alter ego)。在北美西北太平洋沿岸的土著印第安人中,保护神是一个人治疗疾病,成为战士,获取财富的保证。当地的夸扣特尔人(Kwakiutl)有两种“兽食人”造型。一种是熊吞噬人头,表示新入会者消失,意味着重生,获得萨满能力的开始;(如图4-14)另一种是熊触摸人头,代表熊在保护人。(如图4-15)这种小雕像是荣誉的标志物,常在宴会和其他节日场合展示。

 

    4-14 夸扣特尔人的“兽食人”造型:熊吞噬人头。(图片来源:Early Chinese Art and the Pacific Basin: A Photographic Exhibition,Intercultural Arts Press,1968,P.77.

 


    4-15  夸扣特尔人的“兽食人”造型:熊触摸人头。(图片来源:Early Chinese Art and the Pacific Basin: A Photographic Exhibition,Intercultural Arts Press,1968,P.77.

 

细致观察,我们会发现“兽食人”造型中的人和动物常常呈“蹲踞式”,因为在原始先民看来,处于入迷状态的萨满和辅助神动物是合二为一的,所以让动物“蹲踞式”因此,“蹲踞式”在漫长的史前时代成为性最普遍的象征之一。

 

环太平洋地区“兽食人”的艺术表现形式除了显示整个人身,有时只显示头部,即兽口中含头,或干脆戴兽头饰虎头帽是中国民间儿童服饰中典型的童帽样式,今天,在京东、淘宝上能搜到不少这商品——21世纪的现代人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它是石器时代萨满/文化的遗存。

 

“兽食人”的形式表现“人与动物之间的神秘关系”并不普遍,只是特别引人注目而已用以表现人与动物亲密关系的造型更多是兽首人身(怪兽)、人首兽身、人伴兽(兽伴人)人骑兽(包括人背兽、人抓兽,踏兽等等)。比如著名的良渚“神徽”,表现当是人骑兽。(如图4-16图中人与兽似乎已经融为一体,人手兽足。这使人想到艾克温遗址中出土的象牙陶拍,上面萨满的手呈熊爪——熊爪人足。(如图4-9

 

良渚文化中“神”,包括单独的神人像和兽面像发现较少,总共才20幅左右,且考古发掘的都出土在高等级墓中,足见“神”的特殊价值,它是四五千年前良渚复杂社会的重要象征性纹饰。

 

 

4-16 浙江良渚文化M1298玉琮上的图案。图片来源: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反山》(下),文物出版社,2005年,51页

 

蹲踞式人形是史前萨满/文化的典型艺术形态。它随着文化在世界各地的衰落逐步消,仅残存于民间巫俗中。

 

异的是,欧亚大陆东西方都用表示巫术。甲骨文、金文中“巫”的基本字形即是“”。(如图4-17)表示“巫”的文字在东西方都有“大”的意思,并与无形的“道”相联系,《老子·第二十五章》说,道“之名曰大”——欧亚大陆文化上还有太多不为人知的奥秘。

 

4-17 古文字中“巫”字的写法。(图片来源:李零:《中国方术续考》,中华书局,2016年,第33页。

 

在西方”被称为纹形十字架(cross potent条顿十字架、耶路撒冷十字架丁形十字架。美国汉学家,宾夕法尼亚大学亚洲及中东研究系教授梅维恒(Victor H. Mair),不仅注意到巫的上古汉语拟音与西方诸多文字“巫”的词根mag”相似,还详细论述了符在欧亚大陆所具有的相似意义,他认为这不是偶然。梅维恒写道:“纹形十字架最让人感兴趣的是它的形状和中国最早的关于‘巫’(magician)的图形一模一样:它们都被画成。这不可能简单地归结为纯属巧合或偶然雷同。因为是一个十分明确且特殊的线条排列。它所代表的意念复合体跟商-周文明和西方悠久的Magic传统中诸多观念类似。然而当随后在中国被“巫”代替,成为象征符号的时候,在西方这个纹形十字架却经由中世纪直到现在都一直是magician的象征符号。”【11


4-18是梅维恒列举的,欧洲中世纪魔法师召唤魔鬼与亡灵的诸多手册中的一个印记。印记(sigil意为护身符,据说能让魔法师拥有大天使之下,万物之上的能力,不同的天使、精灵有不同印记。梅维恒特别指出:“手册大都出现于1618世纪,但它们却保存了许多古老得多的资料。”【12 

4-18 欧洲中世纪魔法师使用的印记。图片来源:梅维恒:《古汉语巫、古波斯语Magus和英语Magician》,收入【美】夏含夷主编《远方的时习》,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74页。

 

约翰·迪伊(John Dee1527~1608年)是英国数学家、天文学家、占星学家及伊丽莎白一世顾问。他用著名的“上帝之印”召唤天使,同天使交流。“上帝之印”最初出现在14世纪的魔法书中,后来被约翰·迪伊完善。印记上除了诸多符,还有上帝和天使的名子。(如图4-19 

    4-19 约翰·迪伊创造的“上帝之印”。(图片来源:[英] 萨拉·巴特利特:《符号中的历史:浓缩人类文明的100个象征符号》,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年,第234页。

 

在欧亚大陆这个符号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500年的西亚哈雷夫(Halaf)的陶器上,在同属哈雷夫文化的女神肩膀上亦有发现。(如图4-20

 

4-20 哈雷夫文化女神雕塑(左)的陶片(右)上的”。(饶宗颐:《符号·初文与字母:汉字树》,上海书店出版社,2000年,第84页。

 

出现在新疆昌吉古代岩画、马家窑彩陶、西周蚌雕人头像上,饶宗颐教授在墨西哥古文字中发现过,且周边发出太阳似的光芒,不知何意。许辉先生在墨西哥国家人类博物馆注意到一件奥尔梅克时期(公元前1000年)的彩陶盆——三足呈兽形,盆底有巫符。(如图4-21

 

    巫符竟然流传到了美洲古老文化之中!

 

 

4-21  奥尔梅克时期彩陶盆上的巫符。(图片来源:许辉:《奥尔梅克的发现》,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54页。

 

马家窑文化蹲踞式人形与并存的例子,使人联想到蹲踞式人形与萨满、巫术存在复杂关系。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彩陶博物馆有两件镇馆之宝,纹饰大体一致,都属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距今约4600年。图4-22这件最为精致,上面萨满文化的X光风格肋骨(从另一件肋骨边缘有横线将上半身带状物末端连在一起看,不代表羽毛的带状物),女性性特征夸张,呈蹲踞式,但小腿向上,与上臂相似——周围布满符,口沿处还有一圈交叉的十字。

 

4-22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彩陶博物馆收藏的周边有符的蹲踞式人形。(图片来源:王志安:《马家窑文化彩陶文化探源》,文物出版社,2016年,第45页。

 

中国文化中,与萨满文化相关的蹲踞式人形演化为“大”字,而英语中巫师一词“Magician”的词根也有大的意思。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大卫·巴拓识教授(Prof. Dr. David Bartosch)告诉笔者:在英语中的magicianmaster(大师、硕士),和拉丁语的magister(即英语中的master, magus(魔法师,占星家),这些词的词根mag”都是大的意思,来自阿维斯陀语——阿维斯陀语是一种古老的印欧语言,属于伊朗语族的东伊朗语,也是波斯古经《阿维斯陀》成书时所使用的语言——波斯地处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区,当深深影响了整个欧亚文化。

 

石器时代的萨满/巫文化,不仅产生了至高天神这一人类根本信仰,还铸就了诸多影响世界不同文明的文化因子——研究这类现象是激动人心的知识远征!

 



(节选自翟玉忠《智慧简史:从旧石器到人工智能》,华龄出版社2021年出版)

 

注释:

 

8】孙运来编译:《黑龙江流域民族的造型艺术》,天津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53~54页。

 

9】同【8】,第88页。

 

10】【美】米尔恰·伊利亚德:《宗教思想史》,晏可佳等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 2004年,第21页。

 

11】梅维恒:《古汉语巫、古波斯语Magus和英语Magician》,收入【美】夏含夷主编《远方的时习》,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72页。

 

12】同【11】,第73页。

 




相关文章:
·翟玉忠:悼念刘雨虹先生
·翟玉忠:和——中国人生命、社会的最高境界
·翟玉忠:国无学不立——中国学术版图全境沦陷于西学
·翟玉忠:儒道本来是一家——《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本义
·翟玉忠:美国缺乏作“世界领袖”的文化素质和思想资源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