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本质——不平等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0-09-21

编者按:


今天已经很少有人相信历史循环论,却不能够否定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两千多年前,战国末期的韩非子将他的时代称为“多事之时”、“大争之世”,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啊!西周时代旧制度、旧秩序、旧文化面临全面危机,中国古典政治经济理论面临全面深化和改革。一个国家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彻底地变革旧法,彻底地刷新自己;那是怎样一种激烈的竞争啊!政治上的,经济上的,文化上的!争得全面,争得彻底,争得漫长!

大争之世过后,秦汉将中华文明推向了历史的峰巅!

两千年后,在所谓“全球化”温文尔雅的口号之下,中华文明不得不再度面对这样一个大争之世。此时此刻,为了保卫这一伟大的文明形态,为了人类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文明范式,我们必须作出明确的战略选择!

 

从大英帝国古老的自由贸易理论到今天的全球化理论,在人类经济史上,话语权似乎是一切霸权的基础。

 

“全球化”被当今社会奉若神明。比如我们眼前的电脑吧,CPU来自美国,液晶显示屏核心组件来自日本,又在中国组装,最后还要装上美国的软件,这不是全球化又是什么?

 

托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一书被炒得洛阳纸贵之际,总有—些不和谐的音符打破全球化主旋律——如同19世纪末“物理学上空的两朵乌云”一样(这是英国物理学家W·汤姆生在19世纪最后一天的科学家聚会上提出的,指经典物理学理论解释光的传播和高温物体能量辐射时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这两朵“乌云”最终导致了20世纪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伟大革命),今天全球化理论上空也悬浮着两朵“不祥之云”。

 

第一朵乌云是中国企业买美国企业老是碰壁。这不禁使人想起2005年中海油以185亿美元现金竞购优尼科的往事。本来全球化的市场中,中国人出价高,竞购成功是天经地义的事。但美国众谇院却以398票对15票的压倒性多数否决了这笔交易。此事让那些天天口诵“全球化”的经济学家大为困惑——原来,世界市场中的决定性因素不是价格,而是政治意志。记得20世纪70年代初石油涨价后,赚得钵满盆盈的沙特阿拉伯人也像今天的中国人一样,傻乎乎要去买美国企业,美国人明确表示,买美国国库券行,买美国企业就是不友好行为。

 

全球化的第二朵乌云是中国人去美国越来越难了,前不久还引起了陕西师范大学一位要去美国参加学术会议的教授抗议。这位先生描述自己被拒签时的感受时说:“签证官立即扭身操作电脑,迅速扔出我们的全部材料:‘对不起,我无法给你们签证!’我们握着材料木然转身。我回身又走到窗前平静地说道:‘我是洛杉矶会议的三位组织者之一,请你看看邀请函的署名。我不能与会,会影响会议。’签证官大声叫(我不愿使用‘咆哮’这个词):‘我已经作出决定了!’事情前后仅几分钟,,我们连一句辩解讲话的时间也没有。”

 

说去美国越来越难是恐怖分子闹得也罢,反正国际旅行社的先生们老是抱怨签证难。不仅是美国,西方所有发达国家的反移民倾向这些年都变得越来越严重。

 

那么,在报纸杂志白纸黑字、电视主持人侃侃而谈的背后,是什么力量使全球化大生产成为可能,其真实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二战”后,特别是冷战结束后全球化大生产是由两种力量推动的,一是信息技术的革命,大大加快了资本的全球流动、实现了跨国公司的全球治理。二是远洋运输的飞速发展,将产品供应链延伸到地球每一个角落,促进了生产的国际分工。从表面上看来,信息技术和远洋运输是建筑全球化的推动力量,事实上正是这两种力量加剧了世界经济的不平等和等级化。

 

拿信息技术来说吧,当你自由地在互联网上冲浪的时候,很难想到,负责将网址转换为IP地址的最高级别域名服务器都控制在美国政府手中。目前全球仅有的13台这类域名根服务器由美国授权的国际组织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统一管理。200571日美国宣布将永久保留对这些服务器的监控权。

 

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钱华林曾不无担心地指出,美国对根服务器的监控打破了全球对互联网安全的幻想,一旦美国与其他国家发生激烈冲突,便可以从技术上停止对该国国际域名的解析,造成该国所有网站都无法访问;另外,如果需要,美国政府可以很方便地对任何国家网络使用情况进行监控,这意味着所有非加密类信息没有任何安全保障。信息产业部电子科技情报研究所研究员唐静女士告诉笔者,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美国政府就曾对管理伊拉克域名.iq的根服务器进行控制,导致伊拉克网站从互联网上消失。

 

世界海洋运输业的发展同经济全球化进程是同步的,但低成本、大容量的远洋运输对全球化的影响却常常被人们所忽视。请看如下数字:20世纪初期,世界商船注册总吨位约为6600万吨,到1948年,注册总吨位上升到8029万吨,1965年达1.60亿吨,和1948年相比增加了一倍。1975年达3.42亿吨,比1965年又增长一倍多。1985年,世界商船注册总吨位约为4.20亿吨,截至1999年底,世界商船总吨位为7.99亿吨;1948年,世界海上运输的总量不过4.9亿吨,1960年为10.8亿吨,比1948年增长一倍多,1972年“石油危机”前竟达27亿多吨。1985年,世界海运总量达32亿吨左右,是1948年的近7倍。1999年,世界海上运输的总量达到51.00亿吨。

 

进入21世纪,全球海运市场除了2001年周期性回落之后,于2002年、2003年开始回转,2004年实现了高达5.3%增长率。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07年初在总部日内瓦发表《2006年世界海运回顾》报告,2005年全球海运总量达71.1亿吨,增长率为3.8%,并预计2006年全球海运贸易将增长3.8%

 

在世界各大洋上这些巨轮是自由行驶的吗?不是的。美国海军以绝对的优势控制了全球所有大洋及其咽喉要道,它想对谁进行经济制裁只要将这个国家的港口用军舰封死就行了。目前除美国以外,世界上只有17支海军舰队总吨数超过5万吨,而美国的海军吨数已经超过286万吨。但美国还不满足这一点,200627日,美海军作战部长迈克·马伦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五角大楼计划在未来五年内耗资663亿美元,新建51艘军舰。

 

美国及其盟国对信息技术和海洋力量的垄断将世界撕扯为不平等的三大板块:最上层为资本和高科技板块,主要是美国及其欧洲盟国(还有亚洲的日本);下边分别是廉价劳动力板块国家和资源板块国家,前者包括中国、印度、越南等国,后者包括中东、俄罗斯、南美等国家。不同板块国家间,只有资本相对自由流动,劳动力却不是自由流动的。

 

(节选自翟玉忠《道法中国:二十一世纪中华文明的复兴》,该书由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出版。)



相关文章:
·翟玉忠: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力行工战
·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谓西方的政治正确——中国不自由
·翟玉忠:抛弃幻想,准备斗争——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
·翟玉忠:为什么要作《世界春秋》——超越西方中心论的全球史
·李建宏:西方人穷到住不起房—— 西方人究竟有多穷之二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