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翟玉忠:经济大国VS文化小国——人文学界的堕落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0-03-15


 世界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表了《2019麦肯锡报告<中国与世界>》,【1】一个事实让人触目惊心:

 中国经济体量上已成为无可争议的经济大国,在文化上却是个小国。

 该报告称: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世界第二大外国直接投资(FDI)目的地国和来源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早在2014年已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按名义GDP总量来计算,中国在2018年达到美国的66%,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与经济上的骄人成绩相比,中国在文化上投入了大笔资金,但对世界主流文化并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报告说:“中国为了向世界发扬本国文化而投入了大笔资金,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全球孔子学院数量已从2010年的298所增加到了2017年的548所。近年来中国正在积极为全球文化娱乐产业提供融资,辅之以有竞争力的制作设施,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影片来华拍摄:2017年全球票房前50强的电影中,有12%的影片至少在中国拍摄了一部分内容,而2010年仅有2%。不过,尽管投资甚巨,但中国尚未对全球范围内的主流文化产生显著影响。”

 软硬实力如此不相称,为何?答案很简单:

 学界对本土古典学术的否定!

 只有民族的,才会是世界的。2000多年前,西汉政府开始系统整理本土学术体系,其成果保存在成书于东汉的《汉书·艺文志》中,包括六大知识系统,即《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术数略》、《方技略》。

 这六个知识体系,除了《兵书略》和《方技略》,古典军事学和古典医学(中医)由于其明显的实用性,保存相对完整以外,中国文化政教体系的核心《六艺略》和《诸子略》实际上只剩下关注社会教化的诸子之一儒家,且今天的儒家也是佛化的宋明理学和西化的所谓“新儒家”——二者与先秦儒家有天壤之别!

 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学道家、法家,

 中国古典逻辑学名学,

 中国古典外交理论技巧纵横家

 ……

 近代,这些古典学术体系被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界全面否定。他们宣称:

 中国没有自己的学术系统,有的只是思想碎片,只有西方学术才叫学术!

 即使研究中国文化,也要如诸多西方汉学家一样,将中国文化削足适履,用西方学术框架、学术概念去解析她。比如中医,许多人只承认中药的部分作用,却不承认中医理论的有效性和时代性。尽管中药的基础是中医理论!

 殊不知,中国文化积淀了人类最深厚的智慧成果,是内圣外王最为一贯、系统的知识体系。直到今天,西方研究外在事物的科学与培育内在灵魂的宗教仍存在巨大的张力,怎么能说西方知识体系才算系统知识,放之于四海而皆准?

 一个否定自己古典学术体系的族群不可能成为文化大国。以现代化和西化的名义,野蛮砍断自己的文化之根,这是中国人文学界的整体堕落,也是我们这样一个经济大国沦为文化小国的根本原因。

 今天,有些人大谈中国文化的复兴,但一谈到中国古典政治学、中国古典经济学、中国古典逻辑学……他们就大加鞭挞。

 否定自身学术体系的文化复兴,岂不是缘木求鱼!

 复兴中国古典学术体系,不是否定外来文化,但引入外来文化,并不是对外来文化不加选择、生吞活剥地引入。

 长期以来,中国文化在欧亚大陆东部相对独立地发展,与青藏高原以西的文化有较大差异。青藏高原以外的文化成果到了中国,常因为“水土不服”在中国夭折。所以,过去两千年来,成功地大规模引入外来文化成果只有两次。

 第一次东汉从犍陀罗地区引入佛教,这是一种希腊化了的佛教,佛陀本身已经由一位导师演化为神,多了佛的本生故事,也有了佛的造像。

 佛教对中国文化影响巨大,尽管其可以为部分国人提供了安身立命的基础,但也有许多负面作用。

 佛教促进了道家向道教的转化,也使先秦儒学退化为宋明理学。宋明理学参照佛家法脉发明了以“孔孟”为核心的道统,将对儒家传承居功至伟的荀子等诸多大儒排除在外;与先秦包含百家的儒学不同,宋明理学将儒家之外的诸子百家异端化,中华文化“白波九道流雪山”的波澜壮阔成了明日黄花;宋明理学修养上颠倒本末,主张先悟天道(明明德),再在事上磨炼,止于至善,导致儒家的禅宗化。

 又由于近代学人用西方理论和概念重写中国文化时,并未从根本上弄清楚宋明理学的狭隘性,极大阻碍了我们复兴中国古典学术体系的进程。

 对外来文化的第二波引入浪潮发生在1894年甲午战争以后,西方学术体系的全面引入。但从长时段大历史的角度看,中国似乎不太可能转化为自由资本主义,可能只有马克思主义能在中国扎下根。

 就如同两千年前我们引入印度文化一样,事实上只有佛教实现了中国化,印度教在中国的影响力微不足道——印度本土,佛教在宋代就基本消亡了。

 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开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才有一百年的历史。这个过程可能如佛教一下,持续数百年之久。

 今天,中国化的社会主义更像中国传统政治经济体系的回归,既没有走向苏联模式,也没有走向英美典型的、以自由企业和自由主义为核心的资本主义——特别在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以后,这一特色更加明显。

 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他写道:“我认为,1978年改革以来在中国出现的国家,不像之前的毛式国家,也不像中国人试图复制的苏维埃国家,反而更像上述的古典国家。当代中国一直在从事对悠久历史传统的光复,不管这一过程的参与者是否意识到这一点。”【2

 当代中国政治上正在回归超越党派、吸纳社会各个阶层的王道政治;经济上正在回归国家主导的公私相分的市场经济体制;在社会生活中,政教仍然具有高度的统一性,执政党坚持对教育和意识形态的领导地位……

 遗憾的事,我们许多理论家已经不知中国古典学术为何物,只会从西方文化中选择某些概念描述中国现实——他们所谓的“理论”,除了一条条地描述部分现实之外,根本无法从哲学和系统理论层次解释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惊人成就,也不能指导我们的未来。

 中国古典学术体系是中国人的灵魂,只有灵魂强大,一个国家才会真正强大。只有文化上成为一个大国、强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有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古典学术体系是中国人安身立命、安邦治国的基础。如同中医能为中国人的健康保驾护航,中国古典学术体系也能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保驾护航。

 今天,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尽管国家已经注意到中国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重要性,但由于历史的惯性,西方学术概念和思维方式已经深入中国学人的骨髓,走出西方学术和宋明理学的阴影,超越西方汉学的范式,中国文化正本清源,返本开新,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整体上,“国学热”中的人文学界对中国文化还处在叶公好龙,真得看到中国古典学术就望风而逃的阶段。所以,我们的奋斗,将是长期的和艰苦的——要有长期坐冷板凳的准备!

 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复兴中华文化呼唤无畏的学术勇士!

 

注释: 

【1】《2019麦肯锡报告<中国与世界>完整版》,网址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186170,访问日期:202039日。

【2】弗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372页。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典经济理论三原则之——自然原则
·翟玉忠:中国古典经济学轻重术的衰落与复兴
·翟玉忠:儒家自由主义经济思想造成中国长期贫弱交加
·翟玉忠:用储备碾平各种市场经济周期
·翟玉忠:西方经济学的没落及中国古典经济学的超越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20-03-27 21:39:04.0)
    莫言说文学的使命就是揭露黑暗,其实是在为他自己无底线污名化中国人进行辩解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