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李建宏:再论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作者:[李建宏] 来源:[作者惠赐] 2019-11-11

    

我曾经先后在新法家网站发表《西方为什么越来越穷》和《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两篇文章,从西方资本主义企业管理制度以及财富分配方式等两个方面,分析指出西方国家和西方人民都越来越穷的根本原因,在于资本主义制度严重制约了生产力的发展,导致整个西方社会的日益贫困化趋势。与此同时,西方国家极其不公正的收入分配政策,使得西方普通百姓沦为经济下滑的最大牺牲者,进一步造成绝大多数西方人越来越穷。

除了上述两大基本原因以外,还有其他一些社会文化和社会心理因素在起作用。根据我二十多年来的观察,我发现普通西方人大多贪图享受、醉心娱乐,花起钱来大手大脚,根本没有省吃俭用,以备不时之需的概念,很多人甚至借钱消费、寅吃卯糧因过度消费和理财不善所造成的不必要的财务浪费,乃是构成西方人越来越穷的另一大主要原因。西方人这种消费习惯的形成,并非是偶然的个人选择,而是有着极其深刻的社会政治原因的。接下来,我就从西方的社会文化风俗和社会心理,以及造成该文化习俗和心理状态的政治经济根源等方面,简要探讨西方人为何越来越穷的社会文化和社会心理因素。

首先,西方人贪图享乐,秉承娱乐至上的人生追求

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无法充分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西方人因而养成了不思进取、好吃懒做的个人生活习性,以及骄奢淫逸、好逸恶劳的不良社会风气。对于加班加点地埋头苦干,西方人一般都不愿为之;对各种声色犬马的娱乐享受,却偏偏是情有独钟。整个西方社会享乐成风,放松(relax)和娱乐( have fun)成了西方人情之所系的口头禅,为此不惜一掷千金,即便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哪怕是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酒吧和咖啡厅等娱乐场所也常常是人头攒动、人满为患,体育馆和音乐厅更是座无虚席、一票难求。当然,这些场所都不是免费的,很多活动甚至价格不菲。所以,尽管西方人乐在其中,如此娱乐都更像是一个永远都填不满的无底洞,让西方人的腰包越来越瘪。

西方人之所以过分热衷于不正常的生活享乐,既是基于严酷的现实生活处境而自然衍生的一种生存需要,也是和西方统治精英的大力提倡分不开的。西方国家泰山压顶般强大的生存压力,压得大多数人喘不过气来。常年累月的激烈竞争,不断冲撞着西方人时刻绷得紧紧的神经。因此,西方人非常渴望从强大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压力中有所解脱,以便疲惫不堪的身心能够得以些许放松。正是在这样的生活背景下,松弛与休闲、娱乐与享受,才成了西方人最大的人生渴求。然而,西方劳动人民这一完全可以理解的正当要求,却很难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中得到满足,反被统治阶级趁机引向歧途。

西方统治阶级一向擅长操控人民群众正常的基本生活需求,并将其引导至有利于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方向。为了有效转移普通群众的政治关注力以及对社会现实的强烈不满情緒,确保其对自己不尽如意的生活境遇安之若素,美國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所提出的奶头乐(tittytainment)理论,成了西方统治精英珍视无比的统治法宝。在这一极端邪恶的愚民政策指导下,西方资本统治集团故意引诱人民沉迷于各种低俗有害的娱乐活动。电视、网络、游戏、体育、歌舞、色情、酒精和毒品等,消耗了西方人很大一部分剩余精力,令其无心思考现存社会制度的不合理性,也就无意挑战现存统治秩序的不公正性。西方统治阶级的这种做法无疑是相当奏效的,它成功地消弭了来自社会中下层的社会思考力和政治反抗意志。于是,整个西方社会呈现出统治阶级乐见其成的纸醉金迷的一幕,江河日下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遂得以在娱乐至死的末日狂欢中苟延残喘。

其次,西方人缺乏良好的储蓄习惯和基本的理财概念

西方人之所以越来越穷,与其过分热衷消费、不思储蓄、不擅理财的生活习性也有很大关系。这种不良生活方式发展到极致之后,借债消费竟致成为西方社会的普遍现象。很多西方人的生活看似富足洒脱,实则是靠着大量的债务来维持的。西方人的车子、房子、家具以及其它一些日用消费品,无一不是依靠借贷来供给的。整个西方社会,从政府到个人,大都债务缠身、债台高筑。据美国国会预算局最新预测,2019年联邦赤字预算将达到9000亿美元,2021年后,每年将突破万亿美元大关。西方各国普通百姓的个人和家庭债务,也以破纪录的超高速度一路攀升。照此趋势发展下去,西方人的债务负担只会越来越重。

当然,普通西方人的债务当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为了支付必不可少的基本日常生活开销,如房租、房贷、水电费以及医药费和学杂费等情有可原的正常开支。但是另一方面,也的确存在非常严重的支出不当和财务管理不善的问题。2011-2013年间,我曾经在加拿大一家在当地颇具影响力的非盈利机构从事社会工作,我的客户都是来自西方社会最底层的穷人。他们或者无业,或者依靠政府福利救济过活。但是,我在和他们会面的时候,他们常常津津有味地咀嚼着从快餐厅买来的汉堡、痛快淋漓地畅饮着从便利店购买的饮料,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以他们目前的经济状况和生活处境,这样的消费是否必要。他们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不当消费,本不应是手头拮据的穷人之所为。

在和西方国家的穷人长期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的消费习惯和发展中国家的穷人有很大的区别。第三世界的穷人主要是由于经济不发达、教育水平低下等客观原因造成的,他们都懂得也愿意根据自身的客观物质条件和家庭收入情况,量入为而出、勤俭度日。而西方国家的穷人,却很难控制自己本能的消费冲动和膨胀的消费欲望,经常是不假思索地盲目消费,也不认真考虑所购商品是否物有所值。他们欠缺最基本的理财能力,甚至根本没有财务管理的概念,更不知储蓄存款为何物。西方的中产阶级要稍微好一些,但是比之非西方国家的人,特别是亚洲人,在理财方面的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很少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大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从不为未来谋划打算。所以,西方国家到处都是教授如何理财的课程(financial management workshop和financialliteracy workshop)。所讲授的内容,在亚洲人看来,只不过就是一些最基本的生活常识而已。

西方人为什么宁肯靠借债度日,也不肯根据自己的实际收入和财务状况,来合理安排自己的物质生活呢?在任何一个社会,理财的能力都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在金钱占统治地位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理财能力更是具有非同小可的重要性,特别是在经济危机迅猛来袭的艰难岁月,它甚至直接关系到个人以及家庭成员的生死存亡。那么,以金钱在西方社会的极端重要性,为什么仍不足以引起普通西方人对财务管理的足够重视呢?根据理性经济人的假设,人们总是倾向于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经济利益的选择。但是,很多西方人的现实生活选择,却分明背离了这一理论。

西方人之所以养成与其财力不相称的非理性的不良消费习惯,与西方资本统治精英的蓄意鼓动与误导是分不开的。一方面,西方统治阶级以“民主”“自由”与“人权”等空洞无物的抽象概念,来肆意掩盖金钱在西方社会中的主导地位。受蒙蔽的西方普通百姓因而无法清醒认识到资本主义制度由金钱主宰、受金钱推动的本质特性,自然也就缺乏相应的生存应对技能。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制度是以消费为驱动力的,以刺激经济的名义,千方百计鼓动老百姓不断购买商品,乃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要求。如果西方百姓都精于财务,把钱存起来不花,资本主义生产便很难持续进行下去。资产阶级从其自身狭隘的阶级利益出发,采取各种理性诱导措施,刻意营造物欲横流的社会风尚。长此以往,大多数人盲从于资本的指挥棒,渐渐丧失了自我判断力以及基本生活常识。普通西方人极不理性的消费行为,正是大众需要从属于资本逻辑的必然结果。与其说他们是自发的消费者,倒不如说他们是被愚弄的受害者。真正从中有利可图的,只有资本家,其他人都因此变得越来越穷。由此可见,理性经济人的假设并不具有普世性。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只有资产阶级才是名副其实的理性经济人,其他人只能说是被操控的非理性的木偶人。而资产阶级对自身最大经济利益的理性追逐,正是通过人为制造非理性的社会大众消费者的方式所达成的。

另外,西方人缺乏良好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妥善的应对危机的方法

西方人越来越穷的另一个原因是,大多数西方人缺乏良好的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以及妥善的危机应对方法。在日益深重的经济危机面前,正常的人本应想方设法多积攒一些钱财,以备不测。所以,经济形势越是不好,华人便越是不敢花钱。因为华人的思维方式是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导向的,他们总是力求以客观理性的现实态度,来应对经济危机所带来的家庭财政困难。而在同样的情况下,很多西方人反倒越发一掷千金,以换取一时之欢。西方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处事方式存在严重缺陷。西方人的思维处事是以情绪为导向的,安抚起伏不平的负面情绪,是西方人在危机来临之际的首要考虑。所以,在经济危机面前,西方人选择以一醉方休的方法来打发难耐的负面情绪,以求在醉生梦死的迷幻中逃脱令人窒息的残酷现实,以便从对现实的恐惧与对未来的担忧中,暂时获得情绪上的舒缓与解脱。然而,如此情绪化的非理性解决方案,非但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加速了问题的来临,使西方人的经济状况更为窘迫。

西方人这种反理性的文化心理以及鸵鸟式的危机应对方法,显然也是在统治阶级的反复鼓动和百般诱导下才形成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并不广为人知的弊端就在于,它最大限度地调动、利用、强化与操控了人类的诸多负面情绪,导致恐惧、焦虑、忧郁、寂寞与绝望的情绪在群众中广泛蔓延。其力度之强烈,足以达到常人难以忍受的程度。所以,西方人十分重视个人的主观感受。资产阶级及其御用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专家,更是极力主张高度强化个人的情感世界,并将其拔高到至高无上的至尊地位,凡事都优先考虑情感诉求。他们一味引导人们加强情绪管理和情绪控制,对造成人类负面情绪的社会政治原因却避而不谈。这种作法被民众广泛接纳以后,对个体主观情绪的关照,便成为约定俗成的解决问题和应对危机的首选之策。当然,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完全无助于问题的根本性解决,只能令西方人越来越穷。而越来越穷的西方人,自然会产生更多需要疏解的负面情绪,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综上所述,资本主义制度下异常严酷的生存现实,使得西方人民正当的物质与精神需要无法得到最低限度的满足。在西方统治阶级的精心策划下,这些需要被巧妙地导向服务统治阶级利益、维护现存统治秩序的政治目的。西方人的心理状态和思维方式因而发生扭曲性畸变,大肆娱乐、借债消费、疏于存钱等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和不正常的生活方式,成为西方社会的普遍现象。在这几个因素的相互作用下,西方人所仅有的一点物质财富,再次被资产阶级洗劫与鲸吞,他们因此变得越来越穷。

作者简介:李建宏,旅加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内江师范学院教授。文章来源:作者惠赐。



相关文章:
·翟玉忠:从榜样到恶魔——中国在西方人心中的地位变迁
·李建宏:再论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李建宏:浅谈认识西方的几个视角缺陷
·李建宏:西方统治阶级的独特统治手段——情绪管控
·李建宏: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