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起来,不愿做西方精神奴隶的人们——答台湾景鸿鑫教授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9-11-07

编者按:

 

本文是新法家网站总编辑翟玉忠先生致成功大学景鸿鑫教授的信。翟先生从大历史角度,阐述了中国文化在人类文明中的位置,让人耳目一新:中国文化是石器时代智人走出非洲以来,这个地球上唯一没有中断,生生不息,发展至今的原生文明;中国文化是数万年来唯一超越神话和神之信仰的文明体系;中华文化有人类文明史上最为系统的知识体系。

 

剥下中国人文学界的“皇帝新装”,让世人看到:一个幽灵,一个中国古典文化的幽灵在全球徘徊,跨越左派和右派,一切势力都为驱除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

 

让那些势力在宇宙大道的阳光面前颤抖吧!

 

 

景兄好:

 

您问:“在面对西方时,我总觉得我们大多数人常常既不知己又不知彼,以致于很容易无限上纲西方人的东西。台湾太小,只能随波逐流,但大陆是中华文化的主体,何以也会如此?”

 

君之问,引起了我太多的思考。

 

今天,中国最需要的就是像您这样学贯中西,能够西为中用。既不自卑仰视、又不狂妄自大,能够平视西方的学者。

 

过去一百多年是西方垄断资本横行的时代,西方文化伴随着资本扩张,成为全球的主流文化。近代以来,中国也被裹挟进西方文化中。新中国站起来了、富起来了,今天已经强起来了。但中国许多人,尤其是大多数知识分子,并没有从西方文化的阴霾中走出来——知识分子还没有站起来,仍像一百多年前那样,自卑自弃,仰视西方——他们抛弃了本土文化。

 

这点上,台湾与大陆知识界并无本质不同,都被植入了20世纪初反对自身传统的强大基因。这就是为什么,海峡两岸主流皆随西学之波,逐西方之流的原因。

 

与过去20年台湾停滞之象不同,改革开放以来,大陆经济迅猛发展,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诸多精尖科技领域与美国并驾齐驱。此时,由于没有世界大视野的支撑,激发出一种狭隘狂热的民族主义,有人到处讲“好”中国故事,讲“坏”美国故事。极端者竟认为中国是世界文明之源,不仅计算机时代的二进制是伏羲开创,连英语也植根于汉语。

 

这些人表面自信满满,实际上如同穷困半生,一夜暴富的煤老板一样,背后还是自卑心理作怪。

 

所谓中国文化热也一直是“虚热”,国学专家几乎成为“打马虎眼”专家,国学几乎成为越学越糊涂之学。前些年一位认真搞学问的教授出了本回归王道的小书,旁征博引,包罗中外,就是不谈王道超越党派、代表社会整体(社稷)、强有力中央政府这些本质特征。要知道:

 

大谈“政治儒学”的学者是不研究中国古典政治经济体系黄老/法家的;自己既然属于儒学,还研究黄老/法家干什么?他们不明白参政的儒生就是法家,搞教化的法家就是儒者。

 

大谈名正言顺的学者几乎不知道中国古典逻辑体系名学的存在;他们不知道名学是一切不问的基础,儒家也叫名教,法家也叫刑名法术之学。

 

大谈仁义道德的学者很少有人研究建立在普遍人伦基础上的礼义之学;他们的感召力远不如农村老大娘,后者谈仁义发自心底,感人之心

 

……

 

无论“自卑仰视”西方文化者,还是“狂妄自大”中国文化者,表面上他们没有否定中国文化,但其终极目标却惊人一致——通过否定本土完整的学术体系,将中国文化腰斩打碎,再用西方学术体系包裹起来贩卖。进而达到雪藏中国,斩断中华文明之根的目的。

 

这些人心中的小算盘是:如果肯定中国拥有政教统一的完整学术体系,他们从西方引入的学术体系就会贬值,乃至因为水土不服被抛弃。所以大家要超越左、右分歧,盘据中国大学,一起骗14亿中国人,能骗多久,就骗多久,最好骗到31世纪!

 

如果将中国文化放在人类文明璀璨的星空中,我们就能看到她的伟大。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玉忠愈挫愈奋,发愿为中国文化鞠躬尽瘁,死而不已的原动力。

 

打开被隐藏百年的中国文化,穿越数千年时空,你会在其中发现人类文明的瑰宝。中国文化是石器时代智人走出非洲以来,这个地球上唯一没有中断,生生不息,发展至今的原生文明——这是怎样的奇迹啊!

 

想一想,欧亚大陆四大古代原生文明,古埃及文明、古代两河文明、古印度文明、古代中国文明,除了古代中国文明,其它三大文明早已埋在历史黄沙之下。只是通过考古学家的艰苦发掘和细致研究,我们才得知她们的存在,解读她们的文字。遗憾的是,古印度哈拉巴文明的文字直到今天都没有成功释读。

 

想一想,面对雄伟的埃及金字塔和罗马神殿的废墟,假如这两个文明没有消亡,一直延续到了21世纪人工智能时代会是什么样子?而中国竟然从一万年前散落于东亚的无数小村庄,发展为今天拥有14亿人的泱泱大国,雄立世界的东方!

 

知识分子和国学专家们从来就没有想过,历史悠久、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文明卓越的中国为什么能行?他们决不会认同中国之所以能行,是因为中华文化的根基是道法文明,中国政治的核心是自远古以来一以贯之的中央集中领导,中国人民信仰的是通过有组织地劳动创造文明的人类共同体。

 

但在今天,海内外学者几乎异口同声地宣布: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族群。于是,那些国学家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要建立孔教,孔子成教主,自己不装扮成圣人,也要装扮成贤者,以便分得死人一杯羹。

 

专家们怎么就不想一想,中国人并不信仰至上神、唯一神,不将人生和文明的大本大源问题归结到神灵身上——中国人靠的是自己。就像《国际歌》所言:“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正是因为中国人不信仰神灵,信仰自己有组织的劳动创造,中国才能行。

 

中国文化是数万年来唯一超越神话和神之信仰的文明体系。她以道为核心,主张敬鬼神而远之、道在帝先、人为神本;西方文明则与此相反,主张帝在道先,以神为本,“敬鬼神而近之”。

 

抛弃顽固的、以现代性为基础的西方中心论,东西方文明的分野应划在地理分界线青藏高原。青藏高原以东,是以中华大道为主体的文化;青藏高原以西,是以神话和神之信仰为基础的文化,这种分野从四五千年前一直持续至今。

 

以人为本的中华大道智慧,因为其包容性、世俗性以及系统性,将会为全球化、世俗化以及智能化的21世纪做出巨大贡献。这是值得排他性一神教关注的历史大趋势——怎么能说中国人没有信仰,甚至说中国人是异教徒呢?!

 

中华文化有人类文明史上最为系统的知识体系。今天却被诸多学者说成:中国文化只有碎片化思想,没有西方那样的完整学术体系。

 

这种论断20世纪初西学全面引入的时候就开始了。胡适等人以此为理由,将活生生的中国文化体系史学化为博物馆中的古物——中国文化是中国人安身立命、安邦治国的基础,就这样弃如敝履!

 

当然,中国文化沉沦的原因不能全部归罪于五四一代知识分子。宋以后,中国文化内圣外王,修齐治平一以贯之的大道已经被高度印欧化的佛学肢解——除了儒家,诸子百家等外王之学成了异端,宋明儒家又将内在修养之法佛家化了——宋以后中国文化转入空疏,国运衰弱成必然之势。

 

其实西方学术才是碎片化的,因为它起源于私人学术。不同于中国王官学,中央政府运行天然具体统一性。西方私人学术经现代大学融汇,仍然不能建立起内外一贯的学术体系。21世纪雄心勃勃的大历史学派,只是想把外在的物质、人文知识统一起来,并没有统一宗教智慧与理性学术。

 

中国文化不是这样,诸子百家皆源于西周官方学术,按政府设置,社会不同功用分类,各安其用。每家都有适用于其社会功用的心法,进而形成一个做人与做事,内养与外用、政治与教化统一的文明体系——这么完备的文明体系怎能是思想碎片?

 

是的,那些寄居在统治全球的西式大学里,被经费快要淹死的学者们害怕人类这一伟大学术体系的存在。如同鼹鼠害怕阳光一样,这些学者经历宇宙大道的阳光照射,中枢神经很快会混乱,器官失调。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于碎片化西主学术带来的混乱与昏暗!

 

醒来吧,海内外同胞们!过去两千年的历史表明:除了佛教、马克思主义这样异类的、革命性的思想体系,其他西方学术并不能引入中国。我们从印度引入了佛教,但并没有成功引入印度教等其他教派;我们从西方引入了马克思主义,并不意味着必然引入西方的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体系。再说,佛教和马克思主义成功引入也是二者中国化的结果。

 

经历七十年的建设,中国大陆各个领域都开始走向“新常态”。这种情况下,只有中国文化中蕴含的知识体系,才能解释清楚中国现实政治体制、经济体系和生活方式——不要再用西方五花八门的思潮稀释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才是历史大趋势!

 

因为缺乏对中国大陆政治、经济、社会价值理念的认同,香港、台湾独立势力兴风作浪,已经严重影响到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难道我们还不反思自己吗?还将头埋在沙子里大骂美国中央情报局吗?忽视内因,只重外因,这样永远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同胞们,学者们,是我们挣脱西方精神枷锁的时候了——起来,不愿做西方精神奴隶的人们!!!

 

景教授,感谢您送给我杰森·布伦南(Jason Brennan)的《反民主:选票失能、理性失调,反思最神圣制度的狂乱与神话!》一书。希望这本严谨的政治学著作大陆能早日引进——让更多中国人走出西方迷信,深入理解现代西方政治。

 

也感谢您的长期鼓励和支持,我们一起努力!

 

握手!

 

翟玉忠

 

                                      2019113

 

 

 

(景鸿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应用力学系博士,现为台湾成功大学航空太空工程学系教授,厦门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东南大学客座教授。著有《Delamination and Debonding of Materials》,《Dragon in the CockpitHow Western Aviation Concepts Conflict withChinese Value Systems》,《石油用完了怎么办?15堂你不知道的科学课》、《景注公孙龙与名家:图象思维的再诠释》、《景注老子:老子思想的体系化》等书。)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传统上是一个反封建之国
·翟玉忠:中华政教体系才是构建我国软实力的基础
·翟玉忠:中华政教基础——汉家制度
·翟玉忠:秦朝二世而亡,谁之过
·翟玉忠:起来,不愿做西方精神奴隶的人们——答台湾景鸿鑫教授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