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翟玉忠:中美之争归根结底是文明之争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9-07-18


编者按:


    7月14日上午,新法家网站第九次编辑例会在北京北芦草园胡同两宜书院举行,翟玉忠老师作题为《中美之争归根结底是文明之争》的讲演,高屋建瓴地讲了中美之争的本质和我们的应对之道。翟老师特别指出:如果我们失去战略制高点,未出师而失于庙堂之谋,将是危险的。下图为会议现场。

image002.jpg

2019516日是中美贸易争端的重要节点。当天,美国政府将中国华为公司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转让相关技术和产品。它刺激了全体中国人的神经。

 

经典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美国民主开放国家形象,以及全球化时代一切美丽幻想,都在这一刻轰然倒地,我们仿佛一夜间回到了百年前民族国家群雄逐鹿的时代。

 

打打停停之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两大国之争必将引发人类文明范式的整体变革——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精神制高点,战略高度决定未来。从战略高度理解中美贸易摩擦,经济上快速崛起的中国与长期处于世界领导地位的美国的争端,表层是经贸之争,深层是道路之争,本质则是文明之争!

 

经贸之争,主要表现为随着中国产品在世界范围内所占份额的快速增长,美国对中国产品大幅度增加进口关税,对华企业禁运,目前已延伸到教育等多个领域。其目的是直接消弱中国企业,特别是华为之类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

 

道路之争,则是这次中美贸易谈判阶段性失败的根本原因。美国对中国政府领导经济的方式指手画脚,已经踩到了我们的底线。

 

在经贸之争和道路之争的背后,文明之争才是此次中美之争的本质。

 

此次文明之争不是如亨廷顿所说的那样,是中华文明与西方基督教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天下为公的大道与天下为私的邪道,以德服人的王道与以力欺人的霸道,“因人情节人欲”的礼义之道与“因人情纵人欲”的大乱之道间的冲突。

 

基于《旧约》的西方一神教同样主张对内节制欲望,对外节制资本。在此意义上,此次中美之争是私人资本霸权文化与人类文明基础的冲突——不仅基督教文明是我们的盟友,所有反对私人资本霸权行径的美国人民也是我们的盟友!

 

包括美国国务院高官在内西方政客也讲中美“文明冲突”,他们将自己放在西方基督教文明领导者的地位,企图拉拢包括俄国内的东正教国家反对中国。这显然不会成功,因为太多国家受够了美国霸权主义欺凌,深知不受节制资本的掠夺性和破坏性,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将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

 

21世纪的美国完全不同于19世纪以前清教徒建立的美国,清教徒勤俭、节制、纯洁的美德早已被现代美国主流抛弃,代之以反基督教,反人类文明的放纵、贪婪和物欲。在私人垄断资本的推动下,从“因人情、节人欲”的礼义大道滑向“因人情、纵人欲”的野蛮大乱之道,这才是今天美国如罗马帝国一样堕落的本质。

 

美国人看不到这一点,将自己的衰落归因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竞争,在“美国优先”的原则下,放弃了大国责任和国际公道,四处点火,这是当代一切战争、动乱和灾难的总根源——从香港街头骚乱一直到波斯湾上空密布的战争阴云。这使我们想起来列宁的论断: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而金融垄断资本是全球化时代一切矛盾冲突邪恶的总根源。

 

以私有制有基础的金融垄断资本作为当代最腐朽最顽固的力量,其嗜利本性与世界大多数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愿望存在本质的矛盾,这其中既包括美国人民,更包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具有5000文明历史和生存智慧的14亿中国人民。同时,我们需要从战略上清楚: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然以中华文化的复兴为基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依靠自身的勤劳和智慧,不以威胁其他国家为手段。而外向的掠夺的金融资本绝不会坐视中华民族崛起而无动于衷,因为中华民族的崛起挡住了他们以各种方式掠夺世界的贪婪之欲,金融资本力量更不愿意已经被自由民主邪教彻底催眠的西方人民通过中华民族复兴的事实认识到社会主义治理体系的强大优势,从而全面瓦解金融资本的国内统治基础。中华民族有与各种力量合作共赢的意愿,当代金融垄断资本已经将崛起的中华民族视为生死之敌,视为金融垄断资本文明的敌人。对此,我们必须提高警惕,因为我们已经被金融垄断资本定义为生死之敌,文明之敌,要么我们投降,要么我们灭亡,否则金融垄断资本的亡我之心永远不死,亡我之行无所不用其极。

 

长期以前,中国高科技领域受“缺芯”之痛,大量高性能芯片都依赖从美国进口。很少有人意识到,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缺芯”,而是“缺心”——我们的知识体系差不多全是从西方进口的,几乎没有自己的政治学、经济学、伦理学、逻辑学……

 

中国近现代知识体系几乎全面西化,全面采纳西方资产阶级学术话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作为西方学术体系肢解的对象而生气全无,而曾经具有无限生命力创造力,改变了世界与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只能依靠公共课传播,被知识界忽视。我们需要强传统文化之心,强革命建设文化之心。

 

西方国家通过思想文化征服中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既要防备中国学习西方先进科技,有想以西方资产阶级文化对中国知识界进行洗脑。这也是今天为什么美国为中国人文学者访美大开绿灯,却对理科学者闭关锁国的终极原因。而大量中国人文社学科学界人士纷纷前往美国,笔者不相信那些前往西方国家访学进修的人对美国文化充满无限的向往,倒是我们的管理者们需要深思反省,不具备西方学习访学经历不能评定高级职称等类似的规定是为渊驱鱼,为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文化征服提供便利。中国文化“缺心”知识界有责任,知识界的决策者管理者也有责任。

 

大家想一想,自然科学领域有高低,社会人文领域哪有高低之分。我们盲目学习西方,只会导致国家软实力的不断流失,最后连“缺心”都感觉不到——已经麻木了!

 

中国文化包含一个丰富、系统的知识体系。马一浮先生说,国学“不是零碎断片的知识,是有体系的,不可当成杂货”。(《泰和宜山会语·论治国学先须辨明四点》)中国有自己的政治学黄老之学、自己的经济学轻重术,自己的伦理学儒学、自己的逻辑学名学……那是王道文化的基石!

 

过去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只能持续的、谦逊地向西方老师学习,风气所及,从西方镀金回来的留学生,即使对中国现实一无所知,也被认为高人一等的“人才”——只要这些人不明确反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哪怕他们满脑子是自由市场经济、自由民主政治、个人主义生活方式 、非彼即此的二元对立思维,也会得到重用。

 

因此,我们一直无法逃脱西方老师打中国学生的厄运。我们学习西方,还要挨西方打——原因很简单,你没按西方老师教你的去做:没有搞自由市场经济,国家仍然参与到了市场的培育、稳定和发展中去;没有搞自由民主政治,没有竞争性的投票选举;没有个人自由,所以你是警察国家,尽管中国的治安超过了极大多数西方国家;在二元对立思维指导下,西方是民主中国就是专制,西方是现代中国就是落后,西方是自由中国就是专制……

 

于是,我们不仅要面对西方政府的压力,更要面对中内西化知识分子的压力——未来中国最大的危险不在西方霸权主义,而在内部,在西化的中国学术——警惕啊!同胞们!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复兴中华文化,直面人类文明史上注定影响深远的此次文明之争呢?

 

当务之急,建议着力点放在以下三个方面,即:

 

培育中华文化的自觉性,树立中华文化的主体性,阐明中华文化的时代性。

 

自觉性是一种价值观念。目前对中华文化价值的认同,我们还基本停留在艺术和道德层面,模糊地认识到相信中华文化在改变社会风气,移风易俗中的作用。对于中华文化的根本价值在政治经济领域,中华文化是历经数千年完整的政教体系,仍缺乏最基本的自觉。

 

政治、教化相统一,使中华文化超越一切基于神话的宗教,内圣外王一贯的大道横空出世。我们的政教原则在古老文献《尚书》那里就奠定了,一直持续到21世纪。学习西方宗教与政治二元的政教体系,我们学不来,因为中国不是一神教社会。

 

对中华政教体系的自觉才是真正的文化自觉,这是我们要着力培育的。

 

光有文化自觉性,对中华文化价值的认可还不行,还要树立中华文化的主体性。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所以总有人担心,中华文化的主体性会侵蚀、甚至冲击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这种二元对立观念要不得。细致考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经验不难发现:正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才是中国革命得以胜利,中国取得如此辉煌的经济建设成就的根本原因——如果说宋以后印度佛教激活了中国部分内圣之学(心性儒学),那么20世纪西方马克思主义主要激活了中国外王政治体系(王道),如佛教一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

 

众所周知,西方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没有涉及像中国这样一个落后的农业大国,如何建立社会主义的问题。毛泽东领导的第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依靠什么?就是对数千年来农民革命成败经验的总结,从游击战术到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都是这样。

 

同中国革命一样,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同样充满了艰难曲折。但有一条基本经验,我们没有盲目学习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也没有盲目学习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如果总结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经验,我们的指导思想暗合于中国古典经济学轻重术,那是一种国家参与其中的市场经济。

 

这次中美贸易争端,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中国政府不要参与市场经济中去。表面上这是道路之争,实际还是一个文化问题。我们有自己对市场本质和经济管理的看法,与西方基于私人资本的自由主义经济学不同——很可惜,目前我们研究轻重术的太少,以至于无法从文化和经济理论上将中国现实说清楚。反过来,这也说明树立中华文化主体性的紧迫性及中华文化的时代性。

 

我们树立中华文化的主体性,不是盲目排斥西学。在大学中,我们可以讲西方经济学,也可以讲东、西经济思想比较,但我们还要讲中国自己的经济学轻重术;我们可以讲西方政治学,也可以讲东、西政治思想比较,但我们还要讲中国自己的政治学黄老之学;我们可以讲西方伦理学,宗教学,也可以进行东、西伦理及教化的比较,但还要讲礼义、讲《大学》、《中庸》,因为后者才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西方一神教不是!

 

文化没有高低上下之分,也没有古今新旧之别,文化会演化、甚至消失,但不会过时。中华文化发展到今天,其高度的世俗性、纯粹的智慧形态,以及非凡的包容性、统一性,是身处全球化、智能化和世俗化的现代人急需的。

 

遗憾的是,在阐明中华文明的时代性方面,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按照西方二元对立逻辑,现代与古代两分,社会上仍普遍认为中华文化属古代,已经过时;诸多学人鼓吹“六经皆史”,却不知“六经皆魂”,包括诸子百家在内的经典是中华民族的不朽灵魂。

 

我自己由于宣传中国文化的时代性,竟被一位知名杂志编辑笑为“过去的翟玉忠”!

 

我们要改变世人对中国文化的错误认知,恢复中华文化的主体性,唤醒国人对中华文化的自觉,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即使从宋以后儒家斥诸子为异端算起,中华内圣外王的王道隐而不彰也已经太久,这增加了我们复兴中华文化的困难。

 

在霸道横行的大争时代,面对资本垄断霸权肆无忌惮的掠夺的破坏,我们没有选择。那些西化学者即使将美国哈佛,英国牛津都搬到中国来,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也逃脱不了被西方老师打的命运。我们只有在灵魂上站起来,中华民族才能最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在文化思想上,我们不可能一直靠西方输血活下去——希望诸君至少能够认清这一点。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翟玉忠:商、周是中华道/法原文明的一个重要发展期 ​
·翟玉忠:治国离不开法家——中华法家原文明谱系
·翟玉忠:治国离不开法家——从孔夫子到毛泽东
·翟玉忠:破除儒家的德治神话
·翟玉忠:六经是21世纪中国屹立世界的基础——六经皆魂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9-08-12 09:06:58.0)
    我赞同翟先生关于'中美之争是文明之争’的讲话!西方最流行的一种说法:中国人来自非洲,是七万年前非洲人夏娃的后代.但是中国的考古界却得出相反的结论.中国人从没离开过北纬35度欧亚大陆.隆起的喜玛拉雅山把现代人的祖先分为至少两部分,它就像非洲的刚果河把黑猩猩分为两个群体-黑猩猩,倭黑猩猩一样,喜玛拉雅山把现代人的祖先分为两个以上的文明群体,犹太文明和儒道文明!这两种文明在几万年前就分道扬镳了.犹太文明生活在中东和北非的伊甸园中,即热带亚和热带.智人不愁吃喝,雨季吃水果,旱季啃树皮挖草根.蛋白缺乏了偶尔猎些小动物.生活在北纬30-40线的智人,他们的生存就没像犹太的祖先那样轻松 !这里四季分明,中华的祖先们只能在夏和秋季采集.如果冬春季没吃没喝就得集体饿死亡.于是他们就像狮子等动物一样采取团队协作打猎方式,猎杀大象,犀牛等大型哺乳动物!1976年在湖南出土的帛书易经就记载了我们中国人祖先的这种团队生活方式!
新法家网友(2019-07-20 13:12:35.0)
    要不无产阶级的一边,要不资产阶级的一边,没有第三条路。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