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翟玉忠:“伪史论”批判——信息时代的蒙昧主义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9-07-07

内容提要:“信息时代蒙昧主义”产生的原因不是信息稀缺,而是信息泛滥、信息源权威性缺失导致的荒唐见解流传。伪史论者主要通过巧妙、模棱两可地编排从各种渠道、特别是网上得来的信息,愚弄公众;全球化时代强大起来的中国,需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国人睁眼看世界的前提是:我们必须以敬意、平等、客观的心态看待其他文明,绝不能罔顾事实,轻易否定别人。


image001.jpg

(图片说明:君士坦丁堡赛马场上的图特摩斯三世方尖碑。在跨越欧亚两大洲的土耳其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我们能真正体会到欧、亚文明本无界线,地中海东部一切文化因子在这里融汇。君士坦丁堡赛马场上的蛇柱立于公元4世纪初,来自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德尔斐阿波罗神庙,原是希腊人为庆祝波斯战争中普拉提亚战役战胜波斯人而铸;图特摩斯三世方尖碑来自埃及。公元390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从埃及购买了这块方尖碑,竖立在赛马场赛道内侧。约公元前1490年图特摩斯三世在位期间,这块方尖碑就竖立在卢克索的卡纳克神庙。2019年6月3日笔者摄于伊斯坦布尔君士坦丁堡赛马场遗址。)



两年前,撰文《阴谋论流行背后真正的悲剧》【1】,反对阴谋论,有人声称要去相关部门告我一状。当时还想反对“伪史论”,友人劝我:不要写了,多立少破,这类蒙昧主义流言自然“止于智者”。

事实证明,友人说得可能不对。“伪史论”还是要反——有句老话:“扫帚不到,灰尘不跑。”

一、“小心求证”是学者的基本社会责任

近年,“伪史论”早已超出六年前何新出版《希腊伪史考》的时代。伪史论者通过书籍和网络宣称:不仅古希腊史皆伪,古埃及文明根本不存在,从阿富汗到罗马所有希腊化遗迹都是造假;西方历史是假的,只是中国历史真,所以中国是人类文明的源头,连英语也来自古汉语,英国人来自大湘西。

“伪史论”发展到如此荒诞的地步,连何新先生都认为这是一种针对“伪史论”的“阴谋论”、“高级黑”,西方诸多科技、文化成果不能全盘否定。【2】

如同“阴谋论”有利于人们警惕金融领域斗争的危险性,“伪史论”有利于人们认识西方历史构建的特点。今天学界盲目迷信西方历史(特别是以西方现代性为中心构建的全球史)问题很大,但我们不能因此走向另一个极端,对西方历史盲目排斥。

“大胆假设”是一种学术勇气。假设英语与汉语有重要关联值得赞许——我认真研读过周及徐教授广受争议的《汉语印欧语词汇比较》【3】,该书细致探讨了英语与汉语的复杂关系,认为:汉藏语和印欧语同一起源,汉语和英语、希腊语等是一个始祖的分化。

但学者不应忘记,我们还有“小心求证”的社会责任!失去了这种基本良知,知识分子同巫婆、神汉没有区别,全社会都应“鸣鼓而攻之”。而“小心求证”正是伪史论者所欠缺的。

利用参加各类学术会议的机会,我曾劝相关领域专家写文章,反驳“伪史论”以正视听。得到的回答几乎全篇一律:“伪史论”不值得一驳!

当不仅普通百姓,越来越多的学界、政界精英都对“伪史论”大加肯定的时候,笔者意识到:“伪史论”非驳不可。否则,会有更多人陷入信息时代的蒙昧主义。

“信息时代蒙昧主义”产生的原因不是信息稀缺,而是信息泛滥、信息源权威性缺失导致的荒唐见解流传。与其相伴的,是不同意见社会群体的严重分化。伪史论者主要通过巧妙、模棱两可地编排从各种渠道、特别是网上得来的信息,愚弄公众。

本来,“伪史论”多能折腾也没关系,只要我们去埃及、希腊、小亚细亚考察一番,眼见为实,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我相信:考察者也会如赞叹中国文明的成就一样,赞叹古希腊人的惊人成就。

从某种意义上说,地中海文明是幸运的,当地有极其丰富的大理石资源,它们的石制建筑比中国诸多土木结构建筑更能历经风雨保存下来——我还记得6月9日参观土耳其以弗所古城,走过巨石高墙的感受:这简直是巨人的城市!


image002.jpg

(图片说明:以弗所气势非凡的Celsus图书馆,建于公元100~110年,公元270年毁于一场地震,之后没有重建。因为其正立面用作了街道喷泉的后壁,得以保存至今,并于上个世纪70年代移回原地;2019年6月9日笔者摄于以弗所考古遗址。)


以弗所是古希腊人在小亚细亚建立的一座大城市,从罗马共和国开始,它是亚细亚省(小亚细亚西部)省会,被誉为“亚洲最大的大都会”。

但我知道,能花费大量时间、金钱,进行这种考察的人总是少数。

所以,2019年6月2日至6月17日,笔者去爱琴海地区考察西方文化后,决定撰文批判“伪史论”。

二、特洛伊古城岂是虚幻

学术是一个求实的过程,没有绝对真理。在同西方学人的交流过程中,我深刻感受到:西方学人和中国学人一样,总在不断地探索,接近实相。这与足不出户,坐在电脑旁边编造“宏大理论”的伪史论者不同。

反驳“伪史论”最大的困难是他们天马行空且逻辑混乱。以我早就读过的何新《希腊伪史考》为例,他说“希腊”是一个文化范畴,不是指现在的希腊共和国——这本是常识。但何新又多次强调:希腊文化遗迹及希腊哲人多不在今天的希腊共和国境界,所以西方人在制造伪史。

比如位于土耳其境内的特洛伊古城,何新就用一个貌似合理的逻辑诡辩道:“如果中国人可以同意一个远隔大海千里之外的异国土耳其地区的特洛伊古城,竟然属于异国古希腊历史并且是希腊雅典历史的起源这种荒谬说法可以成立,那么对于韩国人所说孔子是韩国人之类的说法也就完全没有必要惊讶和反对了。”【4】


image003.jpg

(图片说明:特洛伊古城遗址公园的木马,荷马史诗《伊里亚特》特洛伊战争中使用的“木马”,已经成为一个计算机概念,广为人知。世界各地的人来到这里,在血红罂粟花间,瞻仰特洛伊古城;2019年6月5日笔者摄于特洛伊古城遗址。)


古希腊文化主要是以爱琴海为中心发展起来的,特洛伊古城所在的土耳其小亚细亚地区是古希腊文化的核心区域,怎么成为“远隔大海千里之外的异国土耳其”?小亚细亚历史与古希腊历史紧密相联,两国的恩恩怨怨一直持续到21世纪,连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都出生在希腊的萨塞洛尼基。古代土耳其与希腊属同一文化圈。但何新却断言:“特洛伊古城与古希腊无关系”!【5】

何新在那里空想的时刻,过去一百多年来,西方考古学界长期坚持对特洛伊进行考古挖掘,挖掘本身已成为人类文化史上的传奇。目前主持发掘的是土耳其恰纳卡莱三一八大学的考古学家吕斯特穆•阿斯兰。

吕斯特穆•阿斯兰指出:青铜时代晚期,公元前1300~1180年,即考古学上的特洛伊Ⅵ和特洛伊Ⅶ,最有可能是荷马所指称的特洛伊。他写道:“如果我们试图从考古学的角度来确认特洛伊战争爆发的地点城市,我们可以放心地说,这一时期的定居点应该是最接近的地点了。”【6】

但在何新眼里,这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成了虚无漂涉的存在,特洛伊可能远在英国——谢天谢地,何新没有考证出:同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长城也是造假!

三、古希腊不缺乏书写材料

每当我谈“伪史论”的荒唐,常常常有人反问:何新提出的一个证据无法反驳,古希腊没有那么多纸莎草纸和羊皮纸书写材料,古希腊数以百万字的经典当然是伪造的。【7】

所以这次去爱琴海地区考察,我参观每个博物馆时都注意书写载体。我甚至去了羊皮纸的发祥地土耳其帕加马古城(Pergamum)。两千多年前,帕加马图书馆是地中海东部地区第二大图书馆,藏书达20万卷。第一大图书馆是埃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藏书约70万卷。

欧迈尼斯二世(EumenesⅡ,公元前197年~160年)统治期间,帕加马图书馆是斯多葛学派的中心之一,其藏书量增长如此之快,埃及托勒密六世害怕帕加马图书馆的藏书超过亚历山大图书馆,竟然对出口帕加马的纸莎草禁运,这刺激了小亚细亚羊皮纸的发展。后来“帕加马”成为羊皮纸的称谓——拉丁语pergamenum、法文parchemin、英语parchment。

事实上,羊皮纸(也用小牛皮做)是一种比纸莎草纸更适合的书写材料。它不仅可以两面书写,还能装订成现代图书的形式,比纸莎草纸卷更适合阅读。


image004.jpg

(图片说明:精美的羊皮纸福音书,表面上和纸没有区别。年代:11世纪晚期至12世纪早期;2019年6月9日和我同行的易华教授摄于希腊萨塞洛尼基拜占庭文明博物馆。)


直到公元一世纪,羊皮卷才取代纸莎草,成为广泛使用的写书载体。到13世纪,它又被中国人发明的纸取代。【8】

无论纸莎草纸还是羊皮纸,在古代世界都十分廉价。纸莎草在古代埃及三角洲到处都是,原料几乎是无限的。《世界文明史》的作者这样感叹纸莎草对西方文明的贡献:“天幸有了纸莎草这种在尼罗河三角洲地带遍地都是的植物(纸莎草在下埃及十分丰产,以致在象形文字中纸莎草的图形符号表示‘下埃及’),埃及人有了一种廉价的可用以书写的廉价原料。把这种草压平晒干,其斜条就可用来记录象形文字,然后可把它们卷成筒状储存起来或传送出去。与在泥板上书写相比,在纸莎草上书写的好处在于纸草卷使用起来方便些,份量也轻得多,因而它们不仅成了埃及的通用书写材料,而且通过埃及人的传播为古希腊和罗马的各个文明采用。(罗马帝国能够用泥版文书建立其庞大的管理体系吗?这值得怀疑。)”【9】

但何新却断言:“纸莎草纸工艺复杂,制作成本高昂,不可能形成大规模制作生产的工业。因此,这种书写品在古埃及被称为‘法老的财产’,产品基本上被法老垄断——成为特供品。”【10】这话从何说起?现在纸莎草纸贵,是因为重新研制出的纸莎草纸用于旅游纪念品制作,当然贵——现在竹简做的书也好贵!


image005.jpg

(图片说明:公元前4世纪的Derveni纸莎草残卷,被称为最古老的欧洲图书(the oldest European “book”),1962年发现于希腊萨塞洛尼基附近的一座古墓。在埃及和近东,考古学家发现了数以万计的纸莎草纸。由于土壤潮湿,纸莎草纸很难在希腊保存下来。Derveni纸莎草纸幸存,是因为火化时它放在墓主人的手里,被炭化了;2019年6月9日笔者摄于萨塞洛尼基考古博物馆。)


因为没有印刷术,所以东西方古代书籍都较贵。但很难说书写材料——纸莎草纸和羊皮纸比中国古代的竹简更昂贵。从41岁开始,汉代司马迁能在有生之年写出50多万字的《史记》,为何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亚里士多德一生写不出百万字的作品?获得亚历山大大帝支持的亚里士多德不会没有钱买纸莎草纸!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亚里士多德流传下来的作品都是“真的”(他自己写的)。西方学界多年来做了细致的辨伪工作,取得了相当丰富的成果。以前归为亚里士多德的约20部著作被认定为伪书。【11】

四、圣贤经典化为灰

在土耳其和希腊旅行,每遇到古代大型图书馆遗迹和珍贵的纸莎草纸、羊皮纸资料,我总是流连许久,不愿离开。读《汉书•艺文志》,笔者曾感叹大量古籍的失传之痛。在西方,我再次深感圣贤经典化为灰之痛。

就算没有伪史论者对其他文明的无端否定,古代文献的保存也着实不易。公元前41年,帕加马图书馆20万卷书被罗马巨头安东尼赠给埃及王后克娄巴特拉,以补充公元前47年亚历山大被围时亚历山大图书馆损失的大量图书。不幸的是,这些书中一部分在安东尼与屋大维争夺王位的战争中也被焚毁了。后来,宣布基督教为国教的罗马皇帝狄奥多西 (Theodosius,约346年~395年)在禁止异教的运动中又焚毁了一部分。公元七世纪穆斯林占领埃及时,他们又摧毁了剩下的一小部分。【12】

最后,帕加马图书馆留下的古代作品少之又少。今天,我们只能通过图书馆废墟墙壁上支撑书架的孔洞,遥想当年哲人们在此研讨的盛况!



image006.jpg

(图片说明:帕加马图书馆曾是古希腊文化重要的哲学中心。上图为帕加马图书馆复原假想图。图片来源:Kazim Selcuk Tuzcuoglu,Pergamon,Past and Present,Istanbul: Duru Publications,P.21)


作为一名中国文化研究者,我深知以西方现代性为中心,西方主导的现代史学怎样贬低、屏蔽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伟大文明。但我们没有理由用狭隘的自我中心视野看世界,如伪史论者一样,一味否定或贬低西方——这种趋势连“伪史论”的始作俑者何新先生都难以阻止!

全球化时代强大起来的中国,需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国人睁眼看世界的前提是:我们必须以敬意、平等、客观的心态看待其他文明,绝不能罔顾事实,轻易否定别人。

若任由伪史论者胡编乱造,将使中华民族重陷19世纪诸多士大夫那样的蒙昧之中。在21世纪的全球化时代,基于特定族群的文化优越论只会遭到世人的鄙视——文化优越论带给我们的不是真正的文化自信,而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我们一定要知道:中华复兴还有相当漫长、艰辛的路要走,今日之西方文明仍然具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实力。我们不能再盲目学习西方,但我们不能不认真研究西方!


注释:


【1】翟玉忠:《阴谋论流行背后真正的悲剧》,网址:http://www.xinfajia.net/15184.html,访问日期:2019年7月3日。

【2】何新:《高级黑:一切文明起源于中国?!》,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12d230102yafw.html,访问日期:2019年7月3日。

【3】周及徐:《汉语印欧语词汇比较》,四川民族出版社,2002年。

【4】何新:《希腊伪史考》,同心出版社,2013年,第61页。

【5】同【4】,第60页。

【6】吕斯特穆•阿斯兰:《特洛伊:神话与考古之都》,伊斯坦布尔钢铁治金工业公司出版,2018年,第29~30页。

【7】同【4】,第66~69页。

【8】Struggle against time,Conservation of antiquities in the Museum of Byzantine Culture,Museum of Byzantine Culture,Thessaloniki,2015,P.109.

【9】菲利普•李•拉尔夫、罗伯特•E•勒纳、斯坦迪什•米查姆、爱德华•伯恩斯:《世界文明史》【上】,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95~96页。

【10】同【4】,第66页。

【11】Konstantinos Sismanidis,Ancient Stageira,Birthplace of Aristotle,Archaeological Receipts Fund ,2003,P.83

【12】Kazim Selcuk Tuzcuoglu,Pergamon,Past and Present,Istanbul: Duru Publications,P.21



相关文章:
·翟玉忠:六经是21世纪中国屹立世界的基础——六经皆魂
·翟玉忠:黄帝和《黄帝四经》
·翟玉忠:伏羲开创的思维方法影响至今
·翟玉忠:知识只是工具,智慧才是力量
·翟玉忠:中国再次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9-07-23 19:42:38.0)
    好文章。翟先生有理论有见地,何不做个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