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李 玲:医疗是严重市场失灵的社会领域,怎能指望市场化? 
作者:[李 玲] 来源:[网友推荐] 2019-06-18


编者按:近日,十部委联合发文,严控公立医院数量,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引发巨大争议。特发李玲教授此文,供读者参考。


医疗的市场化,一直也是我们国家医改里面一直争议的一个问题,那么我们势必要讨论一下什么是市场。

根据“完全竞争市场”的定义,无数的消费者、无数的生产者,他们谁都不能影响价格,要信息对称,要生产同质的产品,要进出都是自由的,这才是完全竞争的市场。那么在我们医疗领域,其实1965年,美国著名得诺奖的经济学家肯尼斯·阿罗的文章里面就指出了,医疗是最市场失灵的,因为我们一般的消费,我的消费我做主,也就是我作为消费者,我想买什么,我看看这个样子,看看这个价格,摸摸我兜里的钱,我的消费我做主。

所谓的市场能够有效率,是因为消费者和生产方能够在市场上博弈。而在医疗上,是医生替你做决策,因为你并不懂你是得了什么病,你应该吃什么药,你要不要做检查,要不要做手术,是医生替你做主。那医生替你做主,医疗消费就是医生替你定的,也就是你的消费你做不了主。信息是严重不对称的,而我们医生既是医疗服务的提供方,一切服务他给你提供,他是供给侧,同时他是需求侧。所以供需都在医生一手,那你想一想,他能市场化吗?他要市场化了,病人不就是被强宰的鸡吗?宰你没商量。

所以应该从全世界来说,医疗都是非市场化的。英国最资本主义的国家,它是免费医疗体系,它90%的医院都是公立医院;我们香港特区也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它93%的医院是公立;德国、法国的主体都是公立和非营利性的医院。

我们从1949年到八十年代,能以极少的成本改善人民的健康,就是一个完善的公立医疗体系。那个时候没有医患矛盾,因为老百姓充分信任你,他到医院知道医生不是要挣他的钱的,所以治好治不好,他都不会怪医生。你看那个时候的条件那么差,中国现在的医疗技术,绝对跟世界同一水准,跟当年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不是一个概念的,但是那个时候没有这样剧烈的医患关系,因为我们那个时候的制度符合医疗规律

今天,实际上我们是一个比较市场化的医疗体系,因为我们的医院尽管叫公立医院,但是它都是自我盈利、自我生存的市场主体。每一家医院谁管它?都是它自己挣钱了。我们现在大概大型公立医院,像上海北京这些大型公立医院,国家财政给它的投入应该不到6%,它的主要收入都是来自于老百姓和医保。而我们的问题就是,我们医院没有政府替它兜底,我们的医改到现在并没有改医院的投入机制、运行机制和分配制度

医生的收入大家都知道的,无非就是那几个部分,所以他当然要创收。我就老开玩笑,我说我们一个医院院长其实挺不容易的,他眼睛一睁,跟一个出租车司机是一样的,每天要进几千万,他这个医院才能运转,他要把收入指标分解到科室,科室又分解到医生。所以医改尽管已经九年了,医院的创收机制没有变,中国无论是公立还是民营医院都是要创收的,所以我们今天所遇到的问题,其实恰恰是市场化带来的

我们国家深化改革最近这些年叫“放管服”,我觉得在经济领域确实要放,但是在社会领域,特别在医疗领域,可能我们不能简单地放。因为你的管理成本太高。

比如我们都知道,前一段时间深圳出现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这个孩子的出生某种程度上就是放的结果,他生出来了你怎么管?现在这是很尴尬的一件事,这件事对中国科学家的名誉污名化很厉害。其实中国的生命科学研究走在前面,我们有最大的人群,发展又快,但是我想这些科学家未来要想在国际上发最好的文章,可能都会被严防死守,因为你失去了人家对你的信任。

我们目前无论是食品、药品以及医疗行业,政府都要加大监管,这既是国际的经验也是我们现在问题导向。我们管的能力太差,管的力量太差了,你先把它管好才敢放,否则怎么能放。

其实还有我们极端市场化也不成功的案例,就是江苏的宿迁。这里曾经把所有的医院都卖了,但回头又建了。这是全世界没有的,就是一个城市,也就五百万人的一个城市,所有医院都是私立的。它也试了,试了十年以后又走回头路了。

无论是国际的经验,还是中国自己的经验教训,都证明,单纯的市场化肯定解决不了医疗的问题,而我们医改恰恰要走的,就是政府怎么更好地为老百姓兜底,让老百姓有信任感、获得感、安全感。因为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四十年改革开放,很多经济领域确实是政府少管这个事就好办,但是医疗它不是市场,它是社会领域,它是严重市场失灵的领域,政府这只手必须进去,保护老百姓的利益

文章来源:公众号 昆仑策研究院,2019年6月6日



相关文章:
·邱海平:我国经济学教育的严重西化倾向及其危害
·李 玲:医疗是严重市场失灵的社会领域,怎能指望市场化?
·翟玉忠:平衡市场需要商品与货币双向调节
·翟玉忠:市场调控的目标不是增长,而是均平
·翟玉忠:对市场经济的认识,中国古人比西方经济学全面深刻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9-06-18 23:19:49.0)
    “他们谁都不能影响价格,要信息对称,要生产同质的产品,要进出都是自由的” 资本主义下不可能,资本家不可能说出自己掌握的信息,不会说出商品的成本与利润,看看无数的逃税,看看无数的投机,还有无数的偷工减料,就是那些套着光环的各类外资,看看是怎么肆无忌惮的吧!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