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践行宣传中华文化、宇宙大道需要大定力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7-11-26

                      (翟玉忠先生在编辑例会上演讲)


编者按:新法家网站第六次编辑例会暨道法学行班第五次会讲于2017年11月25日至26日在北京举行,会上新法家网站总编辑翟玉忠先生做了《践行宣传中华文化、宇宙大道需要大定力》的演讲。翟先生在演讲中指出,目前中华文化的研究存在“儒家化、西学化、玄学化、口号化”的虚热现象。研究与宣传中华文化,需要大定力坚守内圣外王,一以贯之的中华道统。


诸位同道:

现在社会上流行着一种浮燥、自大的文化气氛,我们绝对不能赶这个时髦,追这股风!

随着国家经济的强大,国人自信心增强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我们细致观察就会发现,这种自信在相当程度上是“他信”,就是从他者的眼光看自我,背后并没有真正的自觉和信心。那些先生们的殖民心态逻辑永远不变:如果连哈佛的博士、华尔街的银行家、西方政要都赞赏中国,那中国一定成了世界的中心,万邦来朝的上国。

网络上,充斥华而不实的各种崩溃论和捕风捉影的各式阴谋论。美国要崩溃,资本主义要崩溃;希腊史是伪史,罗马帝国不存在,共济会的代理人就在我们的后院……

诸位同道,我们不能卷入这个潮流,仍然要返本开新、脚踏实地践行宣传中华文化、宇宙大道。

返本开新,先要找到中国文化的大本大源,再将之因革损益地应用于现实之中。这是我们同目前中国左、右派的根本不同之处。现在我们的力量小,理论宣传不够,但不能丢掉这根弦——否则会流为轻浅的、思维严重西化的左派。

文化领域,目前最流行的是巫、医、卜、筮各类小道,大体都是在自己或他人身体上弄来弄去,搞长生不老、生命“科学”什么的。有朋友开玩笑,说如果新法家研究《易经》,给人看看风水,经济上也会比这好得多。你看,多少人不懂中医,仅仅搞中医文化就去“治病救人”,也能挣到不少钱。退一万步说,即使搞道教(文化)、祭孔子、穿汉服也能吸引眼球,也会有基金会愿意支持——你们搞内圣外王一以贯之的大道何苦呢?值几个钱?不仅要复兴“残酷”的法家,还要复兴“狡诈”的纵横家,甚至是“诡辩”的名家,这不是找挨骂吗?

这些朋友的劝告是善意的,但我们应明确告诉他们: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谓易。百家集成的中华文化蕴含宇宙大道,是人类安身立命、生生不息的根本——二十一的人类需要宇宙人生的大本大源,否则幸福安乐、可持续发展就会成为一句空话,一种永远停留在梦中的理想!

我们公开承认:不仅在社会上,在学术界,我们也不入主流。目前中华文化研究的大方向是“四化”,即儒家化、西学化、玄学化、口号化,我们要针锋相对地反对这“四化”。因为这“四化”推动的国学热是虚热,长期发展下去是灾难性的,我们不可推波助澜,助纣为孽。

你看那些儒学专家,几乎没有人会谈及大道智慧,如何实现仁的功夫。就是满嘴仁义道德,大体都是电脑中一搜就能搜到的陈词滥调。

你看那些在日本等国刺激下搞“实学”的,不仅不懂政治(黄老),也不懂经济(轻重术),更别说当代世界大势,古今之变了。

你看那些搞佛、道的(包括千奇百怪搞养生的),人人都口吐莲花,就是不做功德,为社会大众服务。

无执、无我、无私地投入到为社会、为国家、为全人类服务中去才是大定,才是大道,否则,修齐治平都是空话!

为什么我们反对将中国文化儒家化?因为诸子百家是相须为用的,用《中国古代的社会主义》的作者李学俊先生的话说是:复兴中国文化,诸子百家一个也不能少。

为什么不能搞二十一世纪的隐性的“儒家独尊”?因为中国文化的源头是王官学,学术来自政府的不同部门。我们只搞儒家,就相当于在学术上将中国的外交部、国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等全部解散,只留下教育部。大家想一想,这样的国家不衰弱下去还会有什么结果。所以宋以后儒家大兴,中国的国运也就走向了衰落——在文化上,这有其必然性的。过去千年来,中国国运的真正改变发生二十世纪儒家制度化解体,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彻底消灭了儒家的社会基础士绅阶层之后!

目前改变儒家化的趋势很不容易,不仅有历史惯性的因素,还有国外的因素。西方人将儒家学说翻译为confucianism,实际上是将儒家学说等同于孔子(Confucius)学说,而孔子在中国文化中根本不是儒家,而是上承经学下开诸子百家的一代圣贤。他本人师事道家的老子,兄事法家的子产,春秋战国诸子百家多可上溯到孔门,孔子哪里只是什么儒家!

西方人,即使是汉学家也很少能深入理解中国文化。明代,来中国的西方传教士看到中国人学习四书五经,都祭孔子,将confucianism(孔子学说)说成中国文化的主流是可以理解的,尽管很难说孔子本人创造了什么“主义”(ism)。但我们将confucianism译成“儒家”就驴唇不对马嘴了——中国学人有义务让西方人理解这一点,怎能学习西方,将错就错,将中国文化儒家化,把儒家当成主流呢?那样的话,五经何在?诸子何在?中国本土技术、艺术何在?

最近我去外边讲演,看到那些热衷宣传儒学的人为西方汉学跑龙套而不自知,感到很遗憾!从汉至清,中国人对于经学、子学(儒学为子学之一)划分得很清楚,我们怎能混淆经子,到处大搞confucianism!现在连一个几十万人的城市都有了儒学学会!

为什么我们反对将中国文化西学化?中国文化是有生命力的、有机的整体,是不能随便肢解的。将中国古典经济思想轻重学肢解为孔子经济思想、老子经济思想、汉朝的经济思想、明朝的经济思想,这是文化犯罪!我们不反对研究某个人、某个学派或时代的经济思想,但不能为了研究木树,就将森林点燃!

无论当面还是背后,我常常赞叹国外一些汉学家研究中国文化深入,这不是客套,是真诚地赞许。但我们是不是要学习西方汉学家的研究方法,是绝对不能学的。西方汉学家站在自己文化的角度,用比较分析的方法研究中国文化,是自然的现象。而对于我们来说,这种研究则是灾难性的。比如美国的安乐哲(Roger T. Ames)教授,认为与西方的个人主义伦理不同,中国人强调“角色伦理”,注重社会中人与人的相互关系,人在家庭社会中的角色。他的研究很有见地,但我们中国伦理起源于人的本性和社会的自然分层,安乐哲所说的“角色”大致相当于中国文化观念中的名位和职分,或称名分,后面则有名学作为支撑。如果我们亦步亦趋,只讲“角色”,就无法将名学深入到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各个领域去,结果屏蔽了中国文化的根脉。

大家细想想,这是怎样的危险啊!中国文化就是这样被“温柔”的阉割了,这是目前中国西式大学国学院的主流!那么多从研究西式哲学转过来的国学家都在以复兴中国文化的名义消灭中国文化,大家要清醒啊!

当然这些国学家也值得同情,中国完全西化的领域不在政治、经济,也不在科技,而在教育。大学里搞国学的学者为了同全盘西化的大学接轨,不得不将国学窄化为儒学(confucianism)、碎片化为某某哲学、僵尸化各类史学。但即使这样也不行,目前国学在中国大学体系中基本上仍处于“虚位”,建立较早的人大国学院也好不了哪去。

这样也好,反正那些先生搞的多是“无用”之学,几乎没听见过他们谈论内圣外王一以贯之,知识统一的大道——那才是东西方大学(university)的学术理想啊!

为什么我们反对将中国文化玄学化?这里所说的玄学化不是命理、数术、风水这些东西。我本人也曾经向别人讨教数术问题,也在这方面下过功夫,尽管只有皮毛,但也有不少收获。因为不理解五行八卦,就不可能理解中国文化,特别是汉以前的中国文化。比如我们读《尚书•洪范篇》,不知道一点五行学说,就读不懂古人的治国大法。还有中医,一定要研究数术,古代数术和方技的关系是很大的。

目前中国文化玄学化的主力是所谓的大陆新儒家,他们有一个通天大骗局,其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两点:

一、只要道德、内在修养提升了,一切个人问题、社会问题、生态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二、提升道德、内在修养靠读经,一时不理解经典没有关系,长大了“自然”会顿悟其精髓。

十几年前,一位目前被儒学界称为“某子”的先生,约我去北京国子监“读经”。记得他们在读《春秋》,我问他:“老师,经典如何解决现实问题?”这位先生回答:“经典犹如基督教的《圣经》,人学好了,道德提高了,社会一切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听了他的话,我就再也没有去国子监“读经”,因为孔子这样的大圣人都在不断学习各类知识技能,释迦牟尼佛成了佛还在做功德,社会问题怎能“自然”、“自动”解决呢?这是不骗人吗!

没有想到,在某些人的鼓吹下,今天读经班在中国遍地开花。这害了多少人啊!多少孩子上了全日制读经班,已经不能适应现代社会!每当面对这些孩子家长的哭诉,我只能说一句话:快让他们回到公立学校中去吧,那里至少不吃人,不害人!

我们研习中国文化,提倡本乎经(宗经)、师乎圣(征圣)、体乎道(原道)。第一点就是以经典为根本。但宗经不是“读经”,阅读经典只是我们修习中国文化的起点,重要的是消化、体悟经典,得其义理,那样“得鱼而忘筌”可也。只让孩子“读经”,然后就撒手不管,让其自然“顿悟”,这相当于只管孩子吃饭不管孩子消化,是“以经杀人”!

前些天我遇到一位曾在儒家网工作,连专业工作都不去找的年轻人,听说我们搞“新法家”网站,就大不以为然,用我听不太懂的经学古文,大谈仁义道德——我赶紧劝他快去找工作,因为他的专业不历练就会变得一文不值——我和付老师为什么拈出“道、名、法、德”四个字来,就是怕学人只讲道德仁义,修齐治平,无所依托——空谈误己,空谈误人,空谈误国!这里有太多血的教训了!

我们反对将中国文化玄学化,至少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去全日制“读经班”,要引导孩子适当阅读中国经典、理解中国经典,引导他们逐步认识内圣外王的大道——这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报。

再强调一遍,光读经不会“自然”悟入圣贤大道。我都四五十岁了,有关儒学的书也写了几本,还在不断参学,就是因为自己对圣贤大道还把握不深,境界还远远不够。过去几十年,读那么多经典,哪里有什么“自然”悟入这回事——满世界跑,向贤达请教,吃了多少苦,才有一点点心得!

为什么我们反对将中国文化口号化?目前国家强调文化自信,认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于是乎,关于文化自信、中国话语权、理论创新的文章满天飞,大体是政府政策的放大版——天上地下,无所不谈,就是没有实质内容。

比如谈政治的,只知道源于西方城邦治理的“politics”,连君人南面之术“黄老”、“道家”这些观念都不理解,怎么会有基于中国历史和现实的理论创新呢?一些人说自由民主好,一些人说西方既然都有抓阄选举了,中国干脆搞协商民主,反正就在西方民主的大概念中绕。别说指导中国现实,就是能自圆其说已经阿弥陀佛了!

谈经济的,满脑子“economics”,中国经世济民的治国原则早忘记了。因为西方引入的政治经济理论远离中国本土现实,我们的理论家什么都用“中国特色”搪塞,有几个经济学家知道中国本土的经济理论呢?不用说古典的轻重术,连毛泽东时代的经济理论都成了垃圾。在中国经济学家的脑子里,最多的是结构、制度、共享这类西方名词!

过去五百年来,西方殖民事业最大的成功就让西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体制深入到地球上每一个角落。在西式大学垄断中国学界的今天,其他领域大体同上述政治、经济领域没有什么区别。目前我们应该清醒:中国人学会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用自己的大脑思考问题,用自己的话语向世界发声,还有多么漫长的路要走。

所以,在别人风风火火,大张旗鼓搞中国文化“四化”的大背景下,我们要有“八风吹不动”的大定力。任凭风吹浪打,坚持自己的理念不动摇!

过去十几年来,我们在天人之际,古今之变,东西之分这三个领域作了基础性的工作。不仅我本人、陆寿筠先生、付金才先生,还有太多朋友都做了巨大的努力。大家真是有才的出才,有财的出财——我们不要忘记他们啊!

今天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的无愧于古今圣贤,无愧于子孙后代……

德不孤,必有邻。比较十年前,我们的进步多大啊!相对于一年前,我们微信的订阅数就翻了一番。目前我们遇到的困难,无论是体制上,是经济上,还是理论宣传上,都是前进过程中的困难——是巨舰乘风破浪前进时的颠簸,是母腹中婴儿临盆前的骚动。

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得道多助。只要我们以足够的战略定力,坚持践行宣传中华文化、宇宙大道不动摇,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目前的一切困难都会克服!

——等待我们的,将是日新的地平线和崭新的生命!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翟玉忠 付金才:《黄帝四经•经法第一篇•四度第五》会讲讲义(第四至第七段)
·翟玉忠 付金才:《黄帝四经•经法第一篇•四度第五》会讲讲义(第一至第三段)
·翟玉忠:《人类文明的基因:人类二元观念与世界文化的分野》序言
·翟玉忠先生《人类文明的基因:人类二元观念与世界文化的分野》(图文版)出版书讯
·翟玉忠:践行宣传中华文化、宇宙大道需要大定力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